第三百一十四章 拯救-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拯救

    “嗡嗡!。。。”  手机在床头柜上不断震动,可床上的两个身影却一动不动。  “嗯!。。。”  咸恩静的身子动了动,眼睛不由轻轻睁开。  昨晚她约好池明哲一起来了论岘路自己房子这里过二人世界,临走时留在宿舍客厅里的宝蓝和居丽都是一脸的狡黠,还劝她晚上“悠着点”。  只是那嗡嗡的响声,让嘴角还挂着轻笑的恩静很快回过神来。  “欧巴!欧巴!。。。醒醒。。。!”  赤着的身子被紧紧搂着,池明哲的一条腿还压在她的大腿上,膝盖正抵在那芳草茵茵之地,偶尔的轻触都会让她身子不由轻颤。  “嗯!怎么了?。。。宝贝!”  被叫醒的池明哲一脸茫然,还迷糊着。  “电话响了半天了!”  “哦!。。。啵!。。。”  小嘴被亲了下的恩静,还抬头看了眼自己这边床头搁着的闹钟,现在是早上七点。  “喂!。。。”  声音有些干涩,可恩静早已拿起床头的水杯递到他嘴边。  “乖!”  小小的夸赞让恩静笑了笑,主动凑头在他唇上啄了下。  “欧巴!是我。。。”  “瓷炫!早啊!”  “欧巴也早,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电话那头的秋瓷炫声音里带着歉意。她凌晨接过李恩珠的电话以后就再也没睡着,心里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在床上辗转到这会儿忍不住给池明哲打来电话。  “傻瓜!到什么歉,怎么了?”  “我。。。我凌晨接到恩珠的电话,她跟我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我这心里就很不安,怕她会出什么事!”  “恩珠?”  “嗯!你见过的。”  池明哲醒了醒神,脑子里才想到恩珠是谁。  “欧巴。。。欧巴。。。!”  “呃!。。。在那。。。我在那!”  “我今天上午打算去她家看看,欧巴有时间吗?”  “上午。。。有的,到时候我来接你!”  想了想池明哲决定陪秋瓷炫一起去李恩珠家。  “谢谢欧巴!”  “不用!”  秋瓷炫挂上电话觉得有个男人依靠真好,可随即又满带愁容,为李恩珠担心起来。  。。。。。。  “电话吵醒你了吧!”  就手搁下电话,池欧巴一个翻身压在了恩静的身子上。  “嗯!一直嗡嗡的响,我先以为屋里有蜜蜂呢!”  “哦?蜜蜂啊!”  “嗯!。。。我最怕蜜蜂了,它的刺扎人很疼的!”  胸口被搓揉着,那两点嫣红也不断消失在池明哲的嘴里。  “呵!欧巴也有刺的,正准备扎我的恩静呢!”  恩静岂能感觉不到,伏在身上的欧巴那里又变得硬邦邦的,正抵在自己那变得有些湿热之处。  “。。。坏!昨晚都三次了,我都累死了,身子到现在还发酸呢!”  嘴里娇嗔着,恩静却将两条大腿分的开开的,似乎要方便欧巴的进入。  “待会进来就不酸了,嗯?”  “哼嗯!。。。不要脸。。。嗯!。。。”  “滋!。。。渍渍!。。。”  两人都不在说话,只有那油脂润滑般的声音,不断在房里响起。  。。。。。。  “今天几号?”  “哎?。。。二十二号啊!怎么了?欧巴!”  恩静正服侍池明哲穿着衣服,看着他突然仰头盯着天花似乎在想些什么。  李恩珠前世就是今天在家里自杀身亡,而这会儿池明哲才想起来。  “我有事先走了,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公司,注意安全!嗯?”  “哦!开车小心点!”  咸恩静越来越像个已婚的小女人,有着啰嗦的潜质,可池欧巴很爱听。  “对了!。。。啵!。。。”  走到房门口的池明哲又回到床边在她唇上啄了下。  “。。。剪个短发给我看看,应该很漂亮!”  端详着恩静的脸庞,池明哲转身时又说道。  “短发!。。。”  看着房门被轻轻带上,恩静又躺回床上还抚着自己的一头秀发,嘴里喃喃着。  。。。。。。  “。。。居丽。。。居丽!”  “嗯!。。。怎么了?”  “几点了?”  宝蓝已经睡醒了,看了眼窗帘缝隙里透出的光线,急忙推了推睡在自己身旁的李居丽,两人昨晚聊到很晚,于是宝蓝就睡在她房里了。  今天她们还要练习,这段时间她们tara都很努力,不光是她们,其他各个组合的姐妹们都很努力,毕竟月底又要开始公司在国外的家族巡演了。  “这么早?”  嗜睡的李居丽显然有些不满,抬头看了眼床头闹钟。  “八点了!”  “哎呀!那快点起来,九点就开始练习了,我先回房洗澡,楼下客厅里等。。。一起去吃早饭啊!”  风风火火的全宝蓝一身性感的睡衣,看起来很是诱人。  一把拉开居丽的房门她跑回自己的卧室。  “哇!。。。呃!欧尼早!”  “你们早!”  走廊里传来孝敏、智妍和宝蓝相互的问候声还夹杂着两个丫头的惊叹,居丽在床上听了也坐起身,赤着脚跑进了浴室。  练习室里,tara们差不多都到齐了,当然还缺一个恩静没到,大家也没等就打开音响练习起舞蹈。只是对着镜墙,宝蓝和居丽相互挤着眼睛,似乎在交流咸恩静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来。  这会儿正是早晨的高峰期,咸恩静站在大厦楼下的路边,半天都没拦到出租车,等了会儿她向前面路口走去。路过一家已经开门的美容院时,不由又想起池明哲的话,掏出手机看了看就手给宝蓝发了短信,告诉她今天上午迟一点到,随即推开了两扇玻璃大门。  。。。。。。  “欧巴!”  秋瓷炫上了池明哲的车。  “吃过早饭了吗?”  “还没有,欧巴呢!”  “那一起先去吃早饭吧!”  “嗯!”  转动方向盘,池明哲将车开出南山北边这儿的别墅区。  。。。。。。  早上六点李恩珠就起了床,穿了身轻松的运动服饰就坐在写字台前发呆,手里攥着的笔始终无法在一页白纸上写下什么。  她已经心存死志,想着给母亲写些什么,可知道这会儿还无法下笔,可见是心里还在挣扎,但是她一想到自己经纪公司社长和经纪人的嘴脸,心里就充满了绝望。而且自己居然在喝醉后被人睡了,更是让她很莫名的不能原谅自己。  “偶妈!对不起!。。。我爱你!”  艰难的写下几个字,笔悬在那儿还微微的颤抖着。  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滴在白纸上,晕染了一小片湿迹。  “家里的情况现在好多了,也不再缺钱。。。我可以放心了,偶妈。。。”  “咚咚咚!。。。”  房门突兀的被敲响。  “恩珠!起了吗?。。。出来吃早饭了!”  哥哥的声音自门外响起,李恩珠赶紧用手背抹了抹眼睛。  “起了,欧巴!等我一会儿,就出来!”  “那快点。”  将那页白纸收进抽屉,李恩珠用纸巾擦干脸颊,开门出了房间。  。。。。。。  对于怎么去死李恩珠想了很久,上吊、出门撞车或是服用安眠药她都考虑过,反正就没想过活下去。吃完早饭和妈妈、各个聊了会儿就回到房里继续完成那份遗书,随后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发呆。  “到了欧巴!就是那里。”  秋瓷炫指着路右边的一座小区,对池明哲说道。  这会儿已经快十点钟,两人吃完早饭就往李恩珠家这儿赶来,在池明哲看来时间还早,前世的记忆告诉他,李恩珠应该是下午一点半左右自杀,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开解开解她。  停好车坐电梯上了九楼,秋瓷炫摁响了门铃。可一直都没人开门,她有些慌了拿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你们找谁?”  电梯门里走出个拎着袋子的中年妇女,看着家门口的秋瓷炫和池明哲开口问道。  “姨母,您好!我是瓷炫!”  “哦莫!是瓷炫啊!好久没见你了!。。。这位是。。。”  “您好!姨母!我是瓷炫的男朋友!”  戴着副平光镜的池明哲弯了弯腰。  “哦!你好!”  恩珠妈妈一边打开家门还一边还准备对池明哲继续说什么,秋瓷炫却来到李恩珠房前敲起了门。  “恩珠!在吗?我是你瓷炫欧尼,恩珠!。。。”  拧了拧门把手发现门被反锁,秋瓷炫急了敲门的声音更大。  恩珠妈妈也过来敲了敲门,发现房里没动静这才慌了神。  “让开!我来!”  池明哲站到门前。  “咣当!。。。。”  。。。。。。  “啊!。。。恩珠!”  一个移动衣架搁在床边,李恩珠的脖子悬着一根腰带正好卡在气管上,她微微的在挣扎两只腿也在地板上磨蹭,这看着刚吊起来没多久,只是左手腕上有道深深的伤口还不断流着血,身旁地上跌落着一把小刀。  “恩珠啊!。。。”  她妈妈已经瘫坐在地上嚎哭起来。  池明哲立刻上前拦腰托住她身子,由秋瓷炫帮着将她脖子从腰带里卸下。放倒在床上以后,池明哲拿出手绢给她扎起手腕,随即又拿出了电话。  给自家慈心医院打完电话,池明哲捧起李恩珠的脸颊不停摇晃着。  “恩珠!。。。恩珠!醒醒。。。千万别睡。。。”  急救的常识他还是懂点的,李恩珠意识有些模糊,眼睛半睁半闭,嘴唇也微微煽动想说什么。  “恩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秋瓷炫一边哭着一边晃着她。  池明哲心道好悬,这前世报道里可是说李恩珠下午一点多才自杀,现在这才上午十点多钟她就掉了脖子,也太不讲究了,就不能尊重下“历史”吗?  好吧!不管他怎么吐糟,可心里还是很高兴,自己算是拯救了她,这救人一命可是大功德。可随即又疑惑起来,李恩珠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对自己可真是狠啊!上吊了不算还在手腕静脉处来一刀,得多大委屈才选择这样自杀。  一直自诩有着正义感的池明哲,决定过后好好调查一下。前世的媒体报道可没说她自杀的原因,只是模糊笼统的称其压力过大才选择自我了断。  。。。。。。  “哥!”  郑则熏将一叠资料搁在池明哲办公桌上。  “都在这了?”  “是的,而且都处理好了。”  “哦!”  神色平淡,好像已经见惯了生死。  李恩珠的事情很简单,无非是潜规则给她带来了轻生的念头。随着郑则熏的频频出手,她的经纪人、公司社长的等人都落入了“法网”,当然可能池明哲的习惯被“空降兵”们都熟知了,就手他们的家属也一个不剩的被“逮捕归案”,随后就是审讯、取证写认罪书等等流程看起来跟警方一样的正规。但是最后的程序可不是送交法院宣判,是直接让他们出去“旅行”了,至于那家公司最后怎么办,池明哲是根本不在意的。当然李恩珠的合约必须拿回来。  “咦!这杂碎还是大国家党的?”  拿着一页资料,池明哲看着郑则熏。  “嗯!这人我们只是监视没动手,估计对哥可能有用。”  上了李恩珠的人是首尔市政厅里的一个小官.僚,还是大国家党成员,想来一定和李明博走的比较近。  “嗯!找时间我和他见见面。”  “好的。”  李恩珠的事情算是结束了,虽然还有一个没得到惩罚,可毕竟对池明哲有用,所以暂时就放过了他。  。。。。。。  “谢谢!明哲欧巴!”  “不客气!早些养好身子要紧。”  李恩珠已经出院,正在家里修养,池明哲带着她与前公司的经纪合约来看她。  将自己的合约仍在一旁,李恩珠也深深呼了口气,过去的一切她都会努力去忘记,争取重新做人。。。咳!  “这份合约也给你,好好看看,我就先走了!”  劝阻了准备起身相送的李恩珠,池明哲告辞而去。  “美亚经纪?。。。”  翻开手里的合约书,李恩珠愣愣的瞧着,优厚的一项项条款让人不敢置信,可李恩珠知道这是真的,闻名全韩的美亚合约捧在手里,让她不由的浑身发颤。  眼泪不知不觉的又流了下来。  “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明哲欧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