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上钩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一十章 上钩了

    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所有的天际旗下艺人又开始忙碌起来。跑行程的跑行程,该练习的在练习,但他们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随后的公司家族亚洲巡演上。而亚洲巡演的第一站则是日本东京,举办地点经过再三斟酌,最后选定了“tokyo-dome”东京巨蛋,日期也定在了二月二十九日,门票总共五万多张,一经放出就以创纪录的三个多小时销售一空。

    而宝儿的英文单曲也确定在三月初正式发行,原本池明哲是打算将珍藏的另一首《royals》(贵族)交给她来唱,可经过反复的考虑,最后还是选了《love-the-way-you-lie》这首歌给她。那首“贵族”池明哲是想留给李孝利生完孩子以后让她来发表,毕竟曾经答应过孝利让她也在格莱美上走一遭的,这歌可是后来第56届格莱美奖上的“年度歌曲”,还让演唱者获得了“最佳流行独唱”的殊荣。

    不是池明哲偏心他也为后面的布局在考虑,毕竟宝儿还年轻机会后面多的是,而丫头们去年底发布的那些英文单曲,今年参选格莱美是完全没指望了,发歌日期超出了格莱美的评奖期限(前年九月到翌年九月),今年的第四十七届格莱美早已经公布过了提名,并在二月十四日就已经举行了。

    明年丫头们和宝儿都很有希望在格莱美典礼上大有收获,况且《love-the-way-you-lie》这首歌也不是好相与的,公告牌七周蝉联冠军,一张钻石单曲的销量就是前世它的成绩。哪怕最后她们只有一两首歌在格莱美上出了成绩,那也是极好的,算是让丫头们即将开始的歌手生涯有了完美开端,而宝儿也可以凭此打开在美国的市场。

    李孝利则是准备生完孩子再“疯一把”后,就安心待在家相夫教子。毕竟出道多年,自怀孕以后也有了“退休”的打算,如果有个格莱美奖获得者的头衔,也算是对她作为歌手演唱生涯的最后完美“落幕”,一个最大的褒奖了。

    过完年以后宝儿就有事没事的在池明哲面前晃悠,不断缠着问他是不是把自己发歌的事给忘了。好在公司随后在官网上公布了宝儿的新歌发布日期,这才让她放过池欧巴。

    。。。。。。

    最近朴振英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他老婆徐尹静大过年的带着女儿跑去了美国,在马里布海滩自家的豪宅里待着算是要和他分居,起因就是怀疑他和“学生”朴志胤有私情。至于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反正池明哲给他放了假去美国向老婆解释。前世朴振英是在2010年的时候跟老婆离的婚,这一世两人会不会还是以离婚收场就不得而知了。

    “我走了明哲!”

    面色有些憔悴的朴振英走上飞机舷梯,池明哲特意用自己的专机送他一程。

    “好好跟嫂子解释!”

    望着他冲后挥手的背影,池明哲也只能在内心祝福他。

    作为唯一的好友,池明哲是希望朴振英家庭和睦的,况且两人还是亲家,自己儿子未来的老婆可不能成长在单亲家庭,在池明哲看来单亲家庭的孩子是很可怜的。

    当初在朴振英的婚礼上,池明哲和李孝利还一起合唱了《some》作为祝歌,并且一直都没在外界发表过,虽然当时很多在场明星都对这首歌赞不绝口,可因为事先打过招呼所以没有外泄,这两天池明哲又将李孝利拉进录音棚将歌曲从新录制了一遍,并通过各大韩国音源网站进行了发布。

    成绩当然很不错,可惜没在任何的打歌舞台上,进行现场演绎。

    。。。。。。

    “怎么了这是?好好的又从发这首歌!”

    “没什么!就是振英哥家里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些感慨!”

    趴在床上,池明哲正帮李孝利做着按摩,这些日子她老是嫌腰酸背痛的。

    “感慨?人家尹静欧尼多有主见,情况不对就带孩子离家出走,哪像我们这些傻女人,都要死要活的守着你。。。还不知足。。。”

    对于她的揶揄池明哲只能装傻,对于他偷偷带成宥利去美国的事,李孝利这怨气看着还没散尽。

    “嗯!轻点。。。你这是报复吗?”

    “我哪有?”

    “哼!我说有就有!”

    转过身来孝利随手就拍了他一巴,报以苦笑的池明哲只能这么受着。

    她肚子还没显怀,只是身子开始变得丰盈起来,那腰那腿看起来都肉滚滚的。池明哲在她身边躺下,胳膊穿过后劲将她搂进怀里。

    “真决定发完英文歌就退出?”

    “嗯!。。。这些年我也累了,不想再像以前那样四处奔波了,不是还有你吗!以后得养我,听到没?”

    抚着池明哲的脸颊,孝利眼里带着些笑意。

    “好!养我的孝利。。。一辈子!嗯?”

    “哼嗯!算你有良心!以后啊!我就在家守着孩子,带着他玩带着他睡,你呀!就靠边吧!”

    “呵呵!”

    扶在她腰上的手顺着丰盈的大腿,滑进了胯间。

    “。。。嗯!”

    “怎么湿了?”

    在她唇上啄了下,池明哲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不要脸。。。要干嘛!坏蛋!。。。”

    仰起脸将唇递了过来,池明哲一口含住。

    “。。。想要吗?欧巴!”

    孝利的手也轻轻伸在他腿间揉搓。

    “是你想要吧!嗯?”

    “嗯!。。。想要!”

    主动承认着,孝利腰身不断迎合着他的手在扭动,毕竟她也忍了很久,主要是怕对孩子有什么影响。

    “从后面来。。。轻点,欧巴!”

    又侧转过身子,孝利将睡裙掀上后腰,彻底拽下了内裤将硕大的臀部向后撅了撅。

    “好!”

    “嗯!。。。好舒服!”

    后颈枕在他脖子下,孝利喘息着。

    。。。。。。

    “哇!这衣服。。。真是。。。”

    嘴里赞叹着,智妍“惊喜”的看着床上摆着的两套情趣内衣,尽管是自己和秀晶从店里买回来的,可当时两个丫头都没敢细瞧,毕竟那导购小姐和收银小姐怪异的眼神,让她俩只能匆匆结账走人。

    “。。。这穿上,会不会。。。挨骂?”

    秀晶也有些不确定了,一时冲动买下的东西,这会儿看了都羞臊的要死。

    “这个洞是干嘛的?秀晶!”

    细带似的黑纱内裤已经很纤巧了,中间部位还有道缝,朴妹子拿在手里向两边撑了撑。

    “呀!别拽坏了!好贵的!”

    秀晶出言制止道。

    “这能穿吗?欧巴会不会打我们屁股!”

    智妍的话让秀晶也是紧皱眉头。

    “先收起来吧!”

    这是两人最后的决定。

    “你就放这?”

    见秀晶将内衣袋塞进床头柜下,智妍不由问道。

    “这里安全嘛!谁会想的到!”

    “哦!”

    智妍也不得不佩服秀晶的机灵。

    。。。。。。

    “赵社长,我们合作愉快,告辞了!”

    “好的,周常务!您费心了!”

    赵志荣与对方握了握手。

    这里是首尔威斯丁朝鲜酒店大厅里的咖啡苑,赵志荣和从大邱来的一家商务公司代表进行了磋商,达成了一笔买卖。对方还要赶回大邱从而拒绝了他的商务招待。

    自对方走后赵志荣就独自继续坐在这里喝着咖啡,视线也不由向四周打量着,直到定格在一个举止端庄,长相极美的女人身上。

    李妍美是个女演员,在竞争激烈的韩国娱乐圈里根本毫无名气,哪怕演技不俗也只是曾在一些不出名的电视剧里客串过,连台词基本夜少的可怜,这还是她那家更没什么名气的经纪公司社长舔着脸花大价钱求来的。

    作为一个女演员想要有好的发展必须有人捧,而且自身的演技和长相也很关键,但其实演技什么的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豁得出去肯陪人睡机会还是会有的,可残酷的是,不是你想陪人睡别人就会答应,这还得看长相,可韩国这个“小池塘”里从事娱乐行业的人就有十几二十万,什么长相的美女没有,哪怕赵妍美的确长得很漂亮,这陪睡的机会也是寥寥。

    “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里,进入娱乐圈里的女人,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跨越那一张张的床,只是有时候那床上早已人满为患。”---池明哲

    娱乐圈里的女人不能娶是众所周知的,身子都不知被人玩了多少回,娶回去一定成了活王八,历来这些人最后的归宿都是找的圈里人,算是自产自销了。

    李妍美最近接了个大活儿,还是公司社长亲自交代的,并且承诺完成以后送她出国留学,并且还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今天她来到这里就是要将自己那不俗的演技在现实里施展一遍,而演“对手戏”的人。。。正望着这里。

    眼神带着忧郁,丰满的身子前倾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娇舌自然的在唇上**了一下,却将赵志荣的视线牢牢黏在了这里,随即他站起了身。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彬彬有礼的赵志荣,自认自己的外形定能获得别人的好感,尤其是女人。

    只是看了他一眼,李妍美又将视线转向别处。

    “。。。随你的便!”

    似喃喃般的低语,让赵志荣嘴角撇起了笑意。

    “上钩了。。。傻货!”

    李妍美眼里的郁色更浓。

    。。。。。。

    “继续关注,有什么进展就和我联系!”

    挂上手机随手搁在床头,池明哲嘴角也撇上一抹笑意。

    “干嘛!这么高兴!”

    金泰妍依着他身子,拿过他胳膊担在自己肩上,还往他怀里钻了钻,又仰脸看着他,显然有些好奇。

    “当然高兴了!只要一见到软软我就特别的高兴!”

    “。。。骗人!坏欧巴!”

    “我骗过你吗?”

    “嗯!骗过!”

    “哎?什么时候?”

    伸手在她雪白粉嫩的脸颊上揪了揪。

    “好早了。。。在瑞士的时候,还说人家是你前世的老婆,哼嗯!大坏蛋!”

    “呵!那个啊!。。。嗯!。。。”

    “没话说了吧!。。。还把舌头伸进人家嘴里,坏死了!”

    听着泰妍的话,池明哲回想起好几年前的那天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不由的失笑。

    “还笑。。。过来!”

    “嗯?”

    “人家要报复你。。。把舌头也伸进你嘴里!”

    “呵呵!。。。嗯!。。。”

    这是被金软软强吻了。

    。。。。。。

    郑秀妍来到秀晶宿舍的房里却没见着人影,于是就打算在这等她,靠在床头正准备打开电视机,可遥控器却不知搁哪了,四处找了找,最后拉开床头柜时发现了一个拎袋。

    少的可怜的布料被提在手里,郑秀妍立刻脸色冰冷。

    “lejaby!”(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