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管他呢!-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零五章 管他呢!

    10号上午池明哲来到秋瓷炫这里,她妈妈也在这似乎是特意在等他。

    热情的招呼池明哲坐下后,秋妈妈好好把他打量了一番,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以前都没有这个机会,而且很快秋瓷炫就被“抛弃”了。

    “明哲啊!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的,偶妈!”

    秋妈妈愣了下,而边上的秋瓷炫心里也欢喜极了。

    “我们瓷炫不懂事,以后有什么冒犯之处,希望你多担待些。”

    “偶妈!”

    秋瓷炫的不满听着像似在撒娇。

    “偶妈千万别这么说,瓷炫她很好的,很懂事!是我前面忽略她了!”

    说完望着瓷炫笑了笑。

    笑容绽放的很绚烂,她今天特意打扮过,从前的那种憔悴和绝望早已离她远去。自池明哲答应从新接纳她以后,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般。

    “那就好,你坐着吧!我去厨房了!”

    秋妈妈起身准备去厨房忙活,秋瓷炫也起身准备打下手。

    “你跟着干嘛!陪明哲坐会儿!”

    老太太笑呵呵的进了厨房。

    “欧巴!去我房里聊会儿!”

    “好!”

    两人上楼的身影落在秋妈妈的眼里,更是让她笑意盎然。

    。。。。。。

    “欧尼!冰箱里有这么多菜啊!”

    宇蓝和姐姐回到家以后,准备拿些饮料喝,却发现冰箱里被各种食材塞得满满地。

    “嗯!欧巴不是晚上要来吃饭吗?”

    “哦!”

    两姐妹除夕和春节都是在爷爷奶奶家里过的,今天才回到自己家里。而宇蓝在这栋大厦里也有了房产,可依然“赖”在姐姐这儿,而宝蓝也愿意她继续住在这里,毕竟一个人的时候难免有些寂寞,况且房子面积很大,宝蓝难免会感到有些害怕。

    “你要是累了,就回房躺会儿!”

    “不累!我帮你给姐夫做饭吃!”

    看着宇蓝专注的从冰箱里,一样样拿出食材去清洗,宝蓝抿了抿嘴。

    池明哲送给宇蓝房产时,问过她的意见,虽然心里不舒服可并没有阻止,甚至都打算就此放任不管了,可池明哲和宇蓝并没有过多的进行接触,似乎双方都在刻意“回避”,这让宝蓝心里踏实的同时,又为妹妹的“懂事”感到高兴。

    脱去外套,宝蓝也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

    “欧巴!。。。”

    瓷炫躺在池明哲的怀里,脸颊紧紧贴着他胸膛。

    这一上楼来进到她的卧室,秋瓷炫便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里,随后自然是情到浓处脱衣上床,至于楼下她的偶妈似乎被遗忘了。

    “钱够用吗?”

    “嗯!够用的,卡里的钱都没怎么花,我。。。”

    “傻瓜!那是给你过日子的,别省着!往后每个月我都会继续往里打钱的,嗯?”

    “哦!谢谢欧巴!”

    “不用!”

    依然是把她想成了秀晶,而且更加的疯狂,瓷炫却很配合甚至将自己当做是秀晶去迎合他,在池明哲从低呼秀晶的名字直到最后时刻大声的叫出,秋瓷炫都莫不吱声的配合着。

    “替代就替代吧!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只要他能时常出现在眼前,关心自己就好!”

    尽管事后想想都觉着心酸,可秋瓷炫决定就这么忍受了,她希望有朝一日,池明哲在自己身子上轻唤的是自己的名字。

    真是作孽!

    。。。。。。

    “欧巴!”

    “恩静啊!怎么了?”

    “明天来家里吃饭吧!偶妈想谢谢你!”

    从秋瓷炫家里出来,开着车的他接到了含恩静的电话。

    “好!什么时间?”

    池明哲知道她嘴里说的家是哪儿。

    “中午!”

    “知道了,向咱偶妈道声新年快乐!”

    “哦!我挂了!”

    车子行驶的方向,自然是奉恩寺路论岘无穷花公园旁孝盛家的方向。

    这几天他是尽奔波在路上了,挨家给全智贤、李孝利她们娘家拜年,都没怎么歇下,特别是在金泰熙家里又碰见那个赵志荣和金熙媛时,对泰熙心里也有了歉意,她姐姐的婚姻要不保了,安排郑则熏去做的事,刚起了个开头要等过完年以后才会真正实施。同时看了眼金熙媛他心里就觉着很痛快。

    池明哲的公司这个新年放假天数在韩国是最长的,从2月8日除夕那天一直放到2月13日初五,整整六天比别的企业假期多了三天,再加上下发的那些福利,让他旗下的“良心企业”之名更甚。他也习惯了媒体给他戴高帽子,以他今时在韩国的名望与地位,已经完全不会去在意这些。

    街上的行人和车辆比起前两天来算是恢复了正常,明天各大韩国企业就得正常上班了,让首尔作为韩国第一繁华城市之名又实至名归起来。每到年节时分这首尔的人流和车辆都会向全国各地疯狂涌去,一下子就让这里成了座“空城”,也不禁让他想起前世中国的春运期间。而时到今日池明哲有时都会搞混,自己究竟算是哪国人,自己的故乡究竟在哪。

    “此心安处是吾乡!”

    就是他时常在心里念叨的话语。

    。。。。。。

    “姐夫!”

    宇蓝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异样的站在门厅处看着池明哲,特别是她的眼神里更不含一丝的“杂质”。

    或许是顾忌到这会儿还在厨房里忙碌的姐姐,又或许是因为此刻欧巴的手,已经轻轻抚上自己面颊而在失神强撑着。

    “乖!”

    一个红包递到眼前,让她瞬时回过神来。

    “谢谢姐夫!”

    回头瞧了一眼,宇蓝迅速倾身在池明哲唇上啄了下。

    嗯!逆袭姐夫的感觉很棒!

    宝蓝在厨房里做着事,可耳朵却在仔细倾听门厅里的动静,随即又莫名放松下来还自嘲的笑了笑,自己都打算放任不管了,还这么关注干嘛!

    “。。。管他呢!”

    这不算是豁达,只是无奈与妥协。

    。。。。。。

    “辛苦了!我的宝蓝!”

    耳边传来低语,后劲也不由枕在了他胸口处,一双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腰,力道不轻不重,只是有道鼻息在雪白颈脖间流窜,让宝蓝身子都起了鸡皮疙瘩。

    “。。。啵!”

    “嗯!。。。”

    手脚早已停下,自是在耳垂被轻柔与湿热所包裹时,嘴里也不由发出声让人羞涩的低吟。

    “欧巴!我在做事。。。嗯!。。。”

    脸颊被掰过,娇唇被彻底的裹住。

    宇蓝冲厨房里望了眼就抿了抿嘴自觉的退开,手里捏着的红包也差点发出“惨叫”。

    低头望了眼就随手拆开,一张十亿韩元的支票让宇蓝愣了下。

    “。。。威廉!”

    坐在沙发上,全宇蓝不知在想些什么。

    。。。。。。

    晚饭吃的自是很温馨,当然这是宝蓝的感觉,而宇蓝却吃的很快,随后就上了楼,把餐厅让给自家姐姐和姐夫。

    “晚上。。。在这睡吗?”

    “想我留下?”

    “嗯!”

    笑了笑,池明哲刚要说什么,手机就响了。

    “在哪?”

    居丽的声音传了出来,宝蓝也听见了。

    “宝蓝这儿,你呢?”

    “在大厦楼下,来接我!。。。”

    “呵!等着!”

    挂上电话,却见宝蓝也起身穿着外套,就明白这是想跟自己一起下楼。

    房门带上时,宇蓝还从二楼探了下脑袋。

    。。。。。。

    风衣被脱下挂在臂弯上,居丽站在大厦门厅里低头望着鞋尖,不时还在地毯上蹭一下,或许是身材很婀娜,又或许是想看看她的脸是不是猜想的那样漂亮,几个进出的男女不由将视线关注到她身上,可惜墨镜将她的脸遮挡的很严实,所以,

    “碰!。。。”

    “噗!。。。”

    一个年轻男子过于关注居丽,而撞到了门厅玻璃,他边上的一个女子一把将他拖出了大厦。

    “这么开心!”

    电梯门打开,里面出来的池明哲和全宝蓝,就看见居丽捂着嘴在笑。

    “欧巴!宝蓝!”

    她和宝蓝是同年,尽管月份小了半年,可是两人一直都是直呼对方名字,而且也习惯了。好姐妹吗!

    “怎么不自己上去?”

    “呐!”

    两只大行李箱搁在门厅角落里。

    “我都饿死了!你那儿还有吃的吗?”

    “有!多着呢!”

    拄着宝蓝的胳膊,两人直接就进了电梯,而池明哲拉着行李箱也随后进入。

    。。。。。。

    “好饱啊!”

    居丽舒服的依着椅背,还拍了拍肚子。

    “这是准备搬过来住?”

    “先放些衣服,房子太大。。。一个人住害怕!”

    说完还瞄了眼池欧巴。

    “待会儿陪你回屋!”

    宝蓝边收拾餐桌边说道。

    “哦!还是欧尼好!”

    “行了!一边待着去!”

    “嘻嘻!”

    居丽一只手搁在池明在肩上,捏了捏。

    “我渴了!”

    “哦!厨房冰箱里有。”

    “我渴了,欧巴!”

    见他无动于衷,居丽又说了一边,身子还扭了扭,声音带着甜的腻死人的娇糯。

    “好!给你去拿。”

    刮了下她的鼻子,池明哲进了厨房,宝蓝正在洗碗,侧头望着他打开冰箱。

    “欧巴!”

    声音很低柔,嘴唇还微微噘起对着他。

    “。。。啵!”

    宝蓝满意了。

    。。。。。。

    当晚池明哲没有留宿,因为宝蓝被居丽留宿了,正想象着是不是“小姨子”全宇蓝会让自己留宿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在外浪了一天,还不回来!”

    郑秀妍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就回,等我!”

    “哼嗯!。。。”

    电话这就挂断了,看着有些不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