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济州之行-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七十七章 济州之行

    这次的济州岛之行,池明哲除了视察自己的投资项目进展以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自己在这里设立的威廉大学已经建设完毕,等待他这位投资人验收。

    其实这所大学并不算是从头到脚全新建立的,而是他兼并了位于济州西归浦市的私立耽罗大学又陆续扩大了校区,最终才建成如今的济州威廉大学。

    原本的这所大学建立于1997年,算是位于韩国最南端的的一所私立综合大学,以真理、创造、发展为校训,而这校训池明哲觉得挺好,所以就没在那些急于拍他马屁,让他亲自发布校训的那些人的请求下给予更换。

    这所大学原本就设置了本科、硕士和博士课程。包含了警察行政、经营、航空服务经营、社会福祉、酒店观光、观光经营、商谈心理、tesol、国际地域、高尔夫体系、休闲运动、跆拳道、建筑设计学科、社会环境体系、计算机工学科等本科专业。

    随后在此基础上池明哲又设立了影视传媒与音乐舞蹈类等专业,这分别又得到了他的母校纽约大学和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帮助,都分别派遣资深教师前来任教,而计算机等工科类专业又获得了其父的母校加州理工学院的支持,就冲这三所世界顶级名校的帮衬,威廉大学想必很快就能在韩国所有综合类大学中,脱颖而出获得学子们的青睐。

    当然其中与这三所世界顶级名校的协议与资金花费自是不必细说,池明哲是个只看结果的人,能花钱将自己的大学知名度抬起来,他是很乐意的。

    今后他的小心肝们也可以来此镀金,想必那时候的威廉大学已经在国际有了一定的名望也不一定。

    。。。。。。

    “哇!济州岛好漂亮啊!”

    从机场出来,在一列长长车队之中的某辆奔驰轿车上,李顺圭看着两边的风景不由感叹道。

    “只要肯投资,垃圾场都能成公园。”

    池明哲轻描淡写的回应了一句。

    “哼!知道你有钱,行了吧!”

    冲他举了举拳头,李顺圭又撇了撇嘴。

    全孝盛却莫不吱声的靠着座位,望着两边不断倒退的美景,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坐在两人之间的池明哲,悄悄伸出手捂着她搁在座椅上的手背揉搓着。

    “欧巴!。。。”

    娇嗔的声音很低,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而顺圭哪会看不见,还抵了抵他胳膊,那意思告诉他自己吃醋了。当然结果是皆大欢喜的,她们都被池欧巴揽在了怀中。

    郑则熏坐在副驾,不动声色的抬手将后视镜掰了一个角度,还示意驾驶员看着前方小心开车,这动静自是看在顺圭和孝盛的眼里,羞涩的红晕也自然爬上了她们的脸庞。

    车队直接开往西归浦市,待会将有大学竣工的验收仪式,两个丫头是不能出现的,她们将直接被送到中央公园附近的一家度假村酒店里。

    “欧巴!。。。要快点回来啊!”

    顺圭和孝盛下了车,自有度假村酒店的工作人员接待安排,可她们心里还是产生了对陌生环境的恐慌情绪。

    “嗯!午饭后就回来,下午带你们好好逛逛!”

    他笑了笑将车窗缓缓升起。

    直到车队驶出很远,矗立在原地的她们才在酒店接待人员的带领下,进了一座别墅休息。

    。。。。。。

    “。。。欧巴坏!都不带我去济州岛玩,昭宥欧尼说那可好玩了!”

    车上的池明哲接到了朴智妍的电话,自又是责备他偷偷出去玩而不带上她,这妹子现在也有些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我是来工作的小宝贝啊!过两天就回来,下次一定带你来!”

    “哼!不理你!”

    电话那头的朴妹子虽然耍着性子,可还是能听出她因为池欧巴的亲昵称呼,而高兴了起来。

    “早点回来!宝宝会想你的!”

    “嗯!乖!。。。嗯嘛!”

    “哦!我乖。。。嗯嘛!”

    挂上电话时车队已经到大学校区,已经有不少人在那等待,除了济州自治道的相关官员,和一些大企业前来祝贺的代表,赫伯特、金再勇、李圣荣、李秀满这些人等也都已经到场,当然还有很多的媒体记者,以及kbs、sbs、mbc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人员围在一旁。

    而另一列车队也同时到达现场,他们是在济州国际机场接到的韩国教育部和人力资源部的官员,都是获邀前来参加这次威廉大学验收仪式的。

    整个验收仪式也只是走个过场,相关人等排成一溜剪了彩合了影,池明哲与济州道官员、教育部、人力资源部的官员,分别接受了记者提问和采访,随后又在校区里逛了逛,他们装模作样的身影,也会出现在今晚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里。

    仪式完成后这些人又驱车去了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那里已经安排好了招待酒会。如果允儿在这一定会很高兴,因为这座酒店可是她名下的产业,并且今天的酒会可是笔大业务。当然这次酒会的费用由济洲国际自由城市开发中心(jdc)来支付,酒会规格自是很高毕竟自家池老板很要面子,他的一些请客习惯下面人自然是摸得很清楚,这就是所谓的上有所好下有所投了。

    。。。。。。

    “几点了?孝盛!”

    “已经下午一点半了!”

    “还不回来!”

    顺圭和孝盛也是刚刚用完午餐不久。

    这会儿的济州岛可不是个旅游的好季节,外面的天气虽然不错,可再怎么样室外温度也只有5度,寒冷而干燥又多风,所以她俩在温暖的别墅客厅里也有些昏昏欲睡。

    客厅门被推开时两人都一起望着那个方向。

    “都吃了吗?”

    脱下外套,顺手递给跟着进来的郑则熏,随后他退出客厅将门轻轻带上,他和保镖们就住在旁边的一栋别墅里。

    “吃了!。。。怎么那么久啊!”

    “有些事耽误了!”

    顺圭依着他坐在沙发上,那撒娇的声音连孝盛听了都觉得头皮发麻。

    可池欧巴习惯了,搂着她肉肉的身子一把抱坐到腿上,还冲孝盛招了招手让她坐到身旁,一只手搁在了顺圭的腿上轻轻摸搓着,另一只手则揽着孝盛的肩头揉捏着。

    客厅边上一座大壁炉里燃着汹汹火焰,不断向四周散发着让人昏昏欲睡的热力,池明哲的眼神盯着地毯也不知在想什么。

    不久前的酒会结束以后,池明哲还和自己手下的干将们开了个短会,李秀满也参加了,他在一些人的眼里可是属于池明哲的属下,当然池明哲对此不置可否,属不属下的池明哲并不在意,只要李秀满不出什么幺蛾子,保他个前程还是可以有的。

    会议结束后李秀满特意和他聊了会,还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自己的侄女,这话里的意思就真当他是自家的侄女婿了,听得池明哲嘴角直抽,同时也发现这李秀满还真的适合混政坛,不要脸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来的。

    李秀满还小心的暗示,希望池明哲想想办法,在明年4月的国会议员补选中让他能进国会,这心真的有些大,不过池明哲也没当场明确拒绝。

    这不愧是老李还懂得玩迂回套路,在听说自家侄女来了,那眉梢也挂上喜意,还瞄了他一眼说晚上要请侄女吃顿饭,仅仅只是单独请自家侄女一个人。池明哲听了也是暗自带上苦笑,这算是赖上他了,晚上不定会和顺圭说些什么。

    李秀满的能力池明哲还是很看好的,也相信有自己的扶持,他在政坛上说不定就真能混出个名堂,当然前提是他能团结在自己的周围。

    想到这池明哲看了看靠着自己,已闭上眼打着盹的顺圭,又瞧了瞧一旁依着自己胳膊,低头玩着手指的孝盛。

    “顺圭!。。。”

    “嗯?”

    睁开眼,李顺圭瞧着他等他继续说。

    “晚上你叔叔要请你吃饭,回头他会来接你!”

    “哦!”

    眨眨眼她好像还在等着什么。半晌,

    “就请我一个?”

    她还是问了出来。

    “是啊!你们是一家人好久没见了,我这个外人自是不方便参加。”

    “你是外人吗?”

    诱人的嘴唇微微噘着,看着他的眼神里还带着问询。

    “那我是你什么人?”

    “我的欧巴呀!”

    釜山话又冒出来了,池明哲心里却麻麻地。

    手臂紧了紧坐在腿上她的腰,侧头吻了上去,孝盛有些坐立不安,心里也责怪池明哲和顺圭,自己还在呢,就这么亟不可待?刚想着是不是坐到一边去,两人这亲吻的幅度可有些大,一只手又将她拽了过来,随即她的嘴也被吻上。

    。。。。。。

    顺圭吃完晚饭回到别墅时,楼下客厅已经每人在了,餐桌上堆满了餐盘和一只空酒瓶,一些盘子里的食物看着都没动过。

    她抬头看了眼二楼,顺着楼梯进了自己的房间,路过孝盛房门口的时候,还明显听见了什么。

    “欧巴!孝盛好高兴!”

    全孝盛靠着池明哲怀里,一只手还抚着他的脸颊。

    晚餐是池明哲让人送来别墅的,还有一瓶红酒,孝盛自是陪着喝了一杯,一杯接一杯结果两人把酒喝完了,面颊染着晕红自然是酒精在作怪,孝盛也不怕自己喝醉了池欧巴会做什么,她心里可是期待着他做些什么。结果自是按照剧本的发展一起上了楼,随后还一块洗了澡,那张房里的大床自然也是她的“归宿”。

    不知不觉中两人就合体了,孝盛甚至都没觉着疼痛,她心里还恐慌来着,自己可是黄花闺女,传说中的第一次不是应该疼痛难忍吗?纠结和担心只是一瞬,在池欧巴温柔的侍弄下她很快迷失了。

    好在完事以后,她终于见到了梅花点点才安了心。

    “嗯!”

    池明哲微笑着点点头。

    “以后。。。不会不要我吧?”

    她心里还是有些惶恐。

    “怎么会?我可舍不得你这对宝啊!”

    她胸前的规模已经很棒了,池明哲爱不释手的一直握着。

    “嗯!。。。一直都为你好好保管着,这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欧巴!”

    池明哲心里顿时灼热不已,要不是怕孝盛吃不住,都想再来一次。结果,

    “。。。还想要嘛!。。。欧巴!好好疼孝盛!”

    这个要求让他无法拒绝,看着躺在床上分着腿等待他的孝盛,池明哲也迷失了。

    。。。。。。

    “讨厌!那么大声干嘛!不要脸!”

    顺圭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原本今晚和叔叔共进晚餐她是带着喜悦的,可自家叔叔的一些试探和临别时的话,让她很不痛快。居然让自己和池明哲最好“更亲密”些,作为开过“小荤”的她自然懂得那是什么意思,随即顺圭的脸色气得有些苍白,可随后叔叔愁眉苦脸低声下气的和她道了歉,又述说了苦衷神色凄然还带着哀求,让善良的李顺圭有些无所适从。

    结果她原本回来后想和池明哲好好聊聊的,可看着孝盛紧闭的房门以及里面的声响,她心里也很凄苦。

    自己心里的确喜欢池明哲,可那是自己的事情,而叔叔却把自己当做进阶的手段,让她不耻的同时又同情他,这都是被当初新千年党的那些吸血鬼给压迫狠了,他现在既想复仇又想趁此机会,为自己今后的政治道路打开局面,可惜他被判过刑还出逃过,但这就是污点虽然被****了,可想在政治上有所发展,这自是需要有人在后扫平障碍再顶一大把,而池明哲就是他需要的助力,当然能成为一家人就更好。

    “还有完没完?”

    掀开被子,李顺圭赤着脚出了卧室,站在孝盛门前她又犹豫了,可随即还是按上了门把手。

    “拧不开。。。千万拧不开。。。呃!”

    门居然被拧开了,看来本就没反锁。

    “欧巴!。。。”

    看着里面的情形,顺圭的声音带着颤抖。

    。。。。。。

    返回汉城的飞机上,顺圭将身子缩在宽大的座椅上,望着舷窗外的朵朵浮云发着呆,这下可顺了叔叔的意,自己真的和池明哲更亲密了,可她又不打算在池明哲面前帮叔叔说什么,聪明的她自然知晓,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池明哲定会给自家叔叔一个前程的。

    “顺圭啊!。。。过来!”

    看着依偎在一张沙发上看电影的孝盛和冲自己招收的池明哲,李顺圭缓缓步了过去,随即三人亲密的靠在一块看起了据说是公司郭在容导演拍摄的,最近刚上映的好莱坞影片《寻找梦幻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