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喜极而泣-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七十四章 喜极而泣

    “走慢点!。。。”

    燕归园静湖边的草坪上,秀晶闷头在前头走的飞快,池明哲无奈的跟在后面。

    一直待在aoa练习室里的池明哲,直到公司下班时间才从那出来,他自是不断给这些小丫头们以鼓励和打气,并待在一旁看着她们练习,不时充当后勤人员,在她们休息间隙端茶递水的,说实话其实他心里还真是对于这些丫头们,能不能到时候在舞台上发挥出正常水平,有些担忧的。

    他要求已经很低,只要发挥出正常水平即可,不过心理准备也是有的,万一演砸了也没什么,毕竟年纪还小嘛!自家媒体可不是吃干饭的。

    从这也可以看出池明哲他从来说话算数,说让她们上台就一定会这么去做,人品还是有保障的。

    可当他准备叫住秀晶一起走的时候,这人品。。。反正秀晶丫头像没听见似得,自顾自的往远处的林间小路走去。

    。。。。。。

    拐了个弯,池明哲跟着进入林间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两条小路相互交汇的路口,秀晶已经失去了踪迹。

    四周静悄悄地,枯枝败叶随处可见,不时有寒风将落叶打着卷吹向一边,冬日残阳的余晖也透过树梢显得半死不活毫无温度可言,这是隆冬时节的傍晚。

    摸了摸发髻池明哲看着远处的别墅群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趟威廉山庄。这里是燕归园深处,想来秀晶也不会出什么事,等晚上看情况允许下再去她那看看,待会儿他还要去赴约,今晚是全孝盛的“大日子”。

    。。。。。。

    “哼嗯!也不找找我。。。丢了怎么办?”

    这刚一准备转身走另一个方向,腰后就伸出一双裹着超薄羽绒服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

    “是啊!。。。秀晶如果丢了,我大概。。。不!是一定会哭死的。”

    小手有些冰凉,池明哲随即转身蹲下,将刚刚躲藏在林间的秀晶一把抱了起来。

    “威廉!”

    “嗯?”

    “要好好看紧我,知道吗?”

    “一定。。。!”

    抵着额头和她贴着鼻子蹭了蹭,唇与唇也在轻触。

    。。。。。。

    “冷不冷?”

    “有点!。。。哼嗯!我累了,送我回宿舍!”

    秀晶将两条腿夹在他腰上,双手环着他脖子慢慢将脑袋贴在肩上,就像她小时候那样只要被池明哲这样抱着,总是能睡得很香。

    “好!”

    。。。。。。

    走的很慢,因为秀晶已经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在耳边轻轻触动,少女特有的体息通过鼻子传递进大脑,让他整个人显得很沉静。曾几何时,怀中的丫头已经长大,首先个头变老高了,托着她的腰臀,虽然很稳当身子也不重,可如果有旁人看在眼里,定会觉得有些别扭。

    出了林子穿过几栋别墅才来到了她们的宿舍,其她人这会儿都还没回来,估计是先去水晶宫餐厅吃饭了。平时秀晶也会和大家一起,先去吃饭再回宿舍,可今天和池明哲怄气所以才这么匆匆想回宿舍。

    上到二楼秀晶的卧室,轻轻将她放在床上,退去外衣裤以及鞋袜,拉过被子给她盖好,临走前还将房内空调的温度设定好,又顺手打开床头柜上的一台加湿器。

    安宁甜馨,秀晶的睡姿很安稳,在她唇上吻了下,池明哲轻轻退出了房间。

    。。。。。。

    回到家里,池明哲换了衣服,也没和正在餐厅里吃饭的智贤、泰熙、孝利和艺珍她们照面又迅速的离开,他是自己驾车走的。临出门前正好遇见闵妍淑,就让她跟全智贤说声,自己晚上不在家吃饭了。

    他刚走不久,闵妍淑进了餐厅,俯身在全智贤耳边说着什么。

    “刚走吗?”

    “是的夫人!”

    “定是有什么事,你去吧!”

    “是!”

    看着自己的贴身女仆走了出去,全智贤伸出筷子从桌上摆满的美味佳肴中,夹起了一块海参,递进对面金泰熙的碗里。

    今晚就她和孙艺珍、李孝利和金泰熙几个在家,这三个孕妇是不得不在家,自己是准备当孕妇所以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而彩英和智苑则不在,这会儿也不知泡在哪个剧组里。

    “给!多吃点。。。最好噎着!”

    全智贤看着似面无表情的样子。

    “呵呵呵!。。。”

    孙艺珍、李孝利这两个无良孕妇一起笑了起来。

    就是金泰熙套出了智妍那丫头的话,才让原本经历了打野失败,准备装作没事的全智贤很无奈的出了丑,被她们好好笑了回。

    好在都是一家人,也没什太过丢脸的。

    “还是给艺珍,噎她吧!嗯?。。。你懂得!”

    金泰熙冲全智贤扬了扬俊俏的眉毛,这算是祸水东引了,把曾经跟全智贤胡说八道打野能怀孕的孙艺珍给拖下了水。

    “呀!关我什么事,那事可是真。。。”

    “停停停!。。。吃饭!。。。”

    全智贤赶紧制止了艺珍的自辩,那事她实在不想提,连朴智妍如果有可能她都不想再见了,可自家男人又那么疼这个丫头,所以全智贤选择像鸵鸟一样,埋头装不知道。

    餐厅门被推开,厨房里工作的佣人端着一个大砂锅进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像是刚从炉灶上端下来的。

    “是什么?好香啊!”

    别的孕妇在怀孕刚开始时都有妊娠反应,可李孝利却没有,而且胃口也很好,比金泰熙和孙艺珍这俩个孕妇吃的多多了。

    打开砂锅盖,佣人退了下去,她们这才知道是胡萝卜炖羊肉,是很适合冬天进补的佳肴。

    “嗯!。。。好吃!”

    麻利的将骨头上的羊肉用牙撕下,孝利随即有滋有味的咀嚼了起来。

    看着她那好胃口,泰熙、艺珍两人都很羡慕,特别是金泰熙很想多吃,毕竟肚子里有两个,很担心自己由于摄入营养不够,会对孩子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可惜她的胃口实在不算好,妊娠反应也很大,只好羡慕着了。

    “你们也多吃点!”

    尽管心里很羡慕三人有了身孕,全智贤对她们还是很关心很照顾的,给她们夹了些羊肉放进碗里,自己也夹了块。

    她前些日子花费了大价钱,从印尼买了不少顶级的燕窝回来,每晚都让厨房熬好给她们三个送到房里,可见全智贤这个大妇做的真的很到位,尽管她买燕窝的行为,遭到了池明哲批评。

    之所以批评她不是因为花钱,而是这燕窝在他看来就是笑话。动物的口水和羽毛混合体就这么值钱?就这么有营养?燕窝很多的功效都是被别有用心夸大的,在他看来那燕窝还不如自己底下冒的“坏水”来的营养,毕竟那可都是纯正的高蛋白啊!

    。。。。。。

    “这味道?”

    羊肉刚一入口,全智贤觉得不对,不由皱起了眉头,可看着连金泰熙都吃的津津有味,想了想又咬了一小口准备再尝尝看。

    “呕!。。。”

    恶心的感觉突然而至,让全智贤捂着嘴迅速冲进了洗手间。

    听着她大声呕吐的声音,金泰熙、孙艺珍和李孝利一起停下筷子,不明所以的相互瞧着。

    “难道?”

    “或许。。。”

    金泰熙和孙艺珍对视一眼,微微点了下头。

    “大概!你那秘决灵了?”

    李孝利也惊奇道。

    “噗!。。。不是被人围观了吗?”

    金泰熙又笑着说道。

    “呀!。。。你真是!”

    孙艺珍轻轻拍了下泰熙,满脸的嗔怪。

    “呜呜呜!。。。”

    哭声从卫生间里传出,金泰熙她们赶忙一起走了进去。

    梳洗台的镜子前,全智贤正捂着脸,泪水不断从指缝里溢出,可见哭的很伤心。

    “怎么了这是?”

    “智贤!别吓我。。。”

    “是啊!到底怎么了?”

    不断抽咽哭泣的全智贤放下双手,看着脸上都哭花了。

    “我。。。我大概怀上了,所以。。。高兴的。。。呜呜呜!。。。”

    这算是她喜极而泣了。

    金泰熙、孙艺珍和李孝利都表示了理解。

    。。。。。。

    奉恩寺路,无穷花公园旁的小区里,一辆簇新的黑色奥迪a8驶近了地下停车场,这是池明哲新买不久的车子。他平时自己动手开车的时候很少,但偶尔还是会用到,所以威廉山庄的车库里,总是停着几辆让他本人亲自使用的车,为了车子性能和安全上考虑,现在他每年都要更换一次车辆。

    停好车,拿着一张卡,池明哲走进了电梯间,对着一块感应区触碰了下,电梯直接显示出楼层,并将他迅速送达。

    “叮咚!。。。”

    门铃刚响起,就听见里面的脚步声,房门随即被打开。

    “欧巴!”

    孝盛见着池明哲欣喜的拥住他。

    “咣当!。。。”

    声音有些大,门是被他用脚后跟带上的。

    可两人正吻在一起,哪会顾声音大不大。

    “你做饭了?”

    池明哲嗅了嗅鼻子,好像有种饭菜的味道是从厨房那传来的。

    今天孝盛为了好好招待池欧巴,还特意请假在家,在附近超市买了不少菜,准备亲自出个丑。。。好吧!在这之前她绝不会承认自己的手艺很“潮”还会出丑。结果这做出的东西,看起来和闻起来的确像是饭菜,可孝盛自己连尝都不敢尝。

    “没做好。。。叫外卖吧!”

    “小傻瓜!。。。去看看!”

    “嗯!”

    厨房里,堆着几个装着菜的盘子,池明哲只是瞧了下,就判断出应该不会致命,可他和孝盛是绝不会去碰了,好在韩国的饭店外卖业非常发达,于是池明哲亲自给附近一家高档餐厅下了单,下面就是等待了。

    时间已经到了八点,池明哲和全孝盛刚刚吃完外卖晚餐,眼看就要像计划好的那样,上楼洗个澡上个床什么的。

    可池明哲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你在哪?”

    秀妍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显得有些焦急。

    “在外面有些事,怎么了?”

    看了眼走到一边坐下的孝盛,池明哲眼里带着赞赏,这是个识大体懂分寸的好姑娘。

    “秀晶病了!。。。发烧!温度挺高的。”

    “什么?下午还好好的。。。要不要紧啊!。。。在哪儿现在?。。。哎呀!我还是过来吧!”

    一听秀晶病了,池明哲不淡定了,那可算是他的命根子,宠的恨不能想天天揣兜里含嘴里。

    “孝盛。。。”

    “欧巴!你去忙吧!。。。没事!”

    转过头刚开口,但孝盛的话让池欧巴内心有些愧疚。

    可那边的小心尖正等着自己,所以,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欧巴!。。。正好我也和你一起回去吧!晚上一个人住在家里。。。害怕!”

    房子太大也有弊端,孝盛就不敢独自住在这100坪约330平方米的大宅里。

    “也好!。。。过两天欧巴去济州岛,和我一起,嗯?”

    “嗯!”

    孝盛高兴的应下了。

    下到地下停车场,池明哲迅速将车开出,好在这里离燕归园也不远,所以仅仅二十分钟后,他们就回到了孝盛宿舍门前。

    “我先过去看看,早点休息!”

    “嗯!。。。晚安欧巴!。。。啵!。。。”

    看着池明哲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孝盛这才转身输入密码打开别墅大门走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