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高淑恩的担忧-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四十八章 高淑恩的担忧

    “都怪你!。。。哼嗯!”

    第二天一早,秀晶就离开了姐姐的房间,走的时候看着床上躺着的姐姐,眼里还带着狡黠。惹得秀妍的巴掌在池明哲身上打的劈哩叭拉的。

    “那什么。。。你不是挺开心的?”

    “还说?”

    “不说了。。。起来洗漱吧!。。。呃!”

    刚下床池明哲就被秀妍扑在背上。

    “。。。背我去!”

    “好!。。。走咯!”

    。。。。。。

    “啊!。。。好多的台阶。。。我爬不动了!”

    “就是!。。。”

    “不想爬了!”

    丫头们望着高高延伸而去,和耸立在远处的中山陵一时无语。

    池明哲也累的够呛,和丫头们坐在台阶上望着视野开阔的下方喘着气。年纪最小的雪炫已经趴在他后背抱着脖子不肯撒手。

    秀晶和智妍也靠着他肩膀两边,双眼无神的望着远方。

    “累死的,威廉!不爬了好不好?”

    “宝宝好饿!没劲了!早知道把那些好吃的带上来了!”

    “呀!中午吃那么多,这会儿又饿了?”

    “我消化好!”

    池明哲听着两个丫头有一句没一句的拌着嘴,眼里没了焦距,这两天他顺着记忆走遍了曾经熟悉的大街小巷,但是也没有刻意去找寻是不是还有前世的自己。今生自己是个韩国人,对这个国家来说就是个外国人而已,况且身边这群丫头才是自己所要呵护关爱的重点,感怀矫情什么的最讨厌了。

    “好了!我们下去吧!上车回上海!”

    “哎呀!。。。”

    起身时趴在他后背已经睡迷糊的雪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让边上的欧尼们笑岔了气。

    “哦呦!。。。对不起!对不起!是欧巴不小心!来!。。。背你下去!”

    差点被笑哭鼻子的丫头,这才欢欢喜喜的爬上他的后背。

    “哎呀!下来两条腿更累!”

    “是啊!我的腰啊!”

    大巴里丫头们一个个叫苦不迭。

    “嗯!。。。好吃!”

    智妍好像还是很有活力的样子,从背包里捧出上午池明哲,从一家街边私人摊位上买来的整只盐水鸭大快朵颐。

    对于池明哲来说这些私人制作的盐水鸭和烤鸭才是正宗的美味,所以他一气买了几十只,每个丫头都分了一只,也包括了随行的工作人员和开车师傅。

    “欧巴!。。。咬一口!”

    油腻腻的鸭腿递到他眼前,在朴智妍期待的眼神里,张嘴撕下块鸭肉。

    “好吃吧!。。。欧巴!”

    “嗯!。。。好吃!”

    摸摸她的头,池明哲靠着座椅莫名的望着即将离开的南京上空。

    “欧巴在看什么?”

    油乎乎的小嘴还在嚼着,她见池明哲一直望着天空也好奇的望了望。

    “在看天上那飘着的鸭魂!”

    “鸭魂!”

    池明哲的话和智妍的声音,引来丫头们的注视。

    “嗯!。。。南京人爱吃鸭子。。。你们想啊!这从古到今被吃掉的鸭子有多少?所以很多鸭子的灵魂一直飘荡在这上空,死不瞑目啊!那会有多少?”

    丫头们听了都在心里默算这从古到今会有多少鸭子被吃掉,而智妍还拿着鸭腿啃得带劲。

    “那有多少啊!”

    后排的美英探出脸来问着池明哲。

    “最少十亿吧!”

    “哇!。。。十亿鸭魂啊!”

    丫头们惊叹着,美英更是捂着嘴,随即低头不知在干嘛,估计在心里祈祷吧!

    “好可怜!”

    说着智妍还看了看手里的鸭腿,犹豫了一下又递进嘴里。

    “我在心里为它们祈祷好了!”

    “呿!。。。假慈悲!”

    说来说去还是舍不得这个美味,所以招来秀晶的嘲讽。

    “那把你的鸭子给我呗!”

    “想得美。。。不过。。。”

    秀晶眼珠转了转凑到她耳边嘀咕起来。

    “我很傻吗?。。。不干!”

    “不干拉倒!”

    秀晶嘴里说着眼神里带上计谋没有得逞的遗憾,撇了撇嘴,这丫头居然异想天开的想用一只鸭子,换取智妍那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大厦一半的所有权。

    “哼!这一半可是能买好多好多鸭子,想骗我。。。没门!”

    智妍那勾魂的眼睛不禁眯了起来。

    。。。。。。

    回到上海,丫头们又进入学习状态,不久以后的语言考核,终于有人合格了,当然合格只是发音标准能说一些短句了,徐珠贤、孝盛、孝渊、恩静这五个得了六十分,除了徐珠贤和孝渊是池明哲预料之中的,其他两人算是惊喜了,于是奖励发下,而且还给了五天的假期,在其他丫头们羡慕的眼神里,池明哲带着她们返回韩国,智贤的生日就要到了,他得回去给她庆贺一下。

    “回去好好休息!都注意安全!嗯?”

    “知道了!欧巴再见!”

    在机场接他们的车子停在了公司门口,池明哲先下了车,其他人会有车子送她们回家。

    回到办公室,池明哲意外的发现刘仁娜居然在。

    “没拍戏?”

    “没有!这几天休息!”

    被抱坐在沙发上,刘仁娜羞涩的说道。

    “想我没?”

    “不想!。。。想你干嘛?”

    这女人骚情起来,都是各自有着绝活,刘仁娜就是带着种小女人的姿态,加上丰满的身子不时扭着摩擦着,让池明哲有些意动。

    可惜不一会儿郑则熏出现了,有些慌张的刘仁娜红着脸急忙出去了,可郑则熏却礼貌的向她打了招呼,在他看来这以后又是个老板娘。

    “会长!”

    “叫什么会长,不一直都喊哥吗?”

    “这里是公司,我也算是有职务的人了。”

    “呵!说的很有道理啊!。。。最近公司怎么样?”

    作为心腹之人池明哲对他信任有加。

    “一切都很安稳。。。在您英明的。。。”

    “行行行!。。。哪那么多废话!”

    急忙摆手打断郑则熏的马屁。

    “嘿嘿!。。。对了会长,这有份文件需要您过目!”

    接过递来的文件,池明哲仔细一看是关于ment电视台,今年11月底的mama也就是亚洲音乐大奖的举办申请,今年是更名后的第一届,按照池明哲的意思得好好办一下。

    签上名字,又特意写上自己的批阅意见交给郑则熏带了出去,随后又将仁娜叫了进来。

    “欧巴!想干嘛!”

    和他进了休息间的刘仁娜,脸色有些红,她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嘴里还得矜持一下。

    “来!上来一起聊聊!”

    “聊天。。。要脱衣服?”

    慢条斯理的被池明哲卸去ol制服,刘仁娜抱着双臂似乎想遮掩什么,可这样一来,反而把原本丰满的胸型衬托的更加诱人,况且下身腿间勒着的白色丁字裤,让她在池明哲眼里更像是一块等待品尝的美味。

    “这样凉快些!”

    刘仁娜已经无语了,双手也放下了,遮着还有什么意思,反正待会儿那一“捅”是跑不掉了。

    “拍戏累吗?”

    “。。。啵!”

    “嗯!。。。”

    低头看着满脸红润的仁娜,池明哲忍不住的在她胸尖吮了一口,带出的声响让仁娜身子都止不住的一颤。

    “还好!。。。欧巴。。。别抠!”

    双腿不由夹紧,可依然挡不住他那“罪恶”的手指。

    “来!。。。”

    挪起身的池明哲靠在床背上,侧过来腹部对着她的脸颊。

    望着它那狰狞摸样,仁娜身子都有些颤抖,上次这玩意给她的印象可不怎么好,痛的她死去活来。这会儿对着面颊,她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伸出娇嫩的舌尖,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仁娜又抬脸看了池明哲一眼,后脑他放置的手掌也稍稍用力,她只好随着那力道,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巴。

    。。。。。。

    “偶妈!。。。”

    “乖女儿!你回来了?”

    全妈妈看着门前的孝盛,心里充满了喜悦。

    “嗯!有五天假期,所以就回来了。”

    进了客厅的孝盛,四处打量了一眼,不禁对池明哲心怀感激,这所大房子装饰的很奢华,而且各式的家具看着也是价值不菲。

    “快坐下!跟妈妈说说最近怎么样!”

    “嗯!”

    从厨房里端出饮料的全妈妈坐在孝盛身边,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想要好好看看这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乖女儿。

    母女的相互倾诉让时间过得很快,像又想起什么,全妈妈起身上到二楼,在自己房里拿出张卡递给了孝盛。

    “这是干嘛?”

    “是。。。你男朋友留下的!”

    全妈妈有心说是她们会长,可考虑到女儿的感受,干脆就装作那个池某人是未来女婿了。个中缘由她心里很清楚。

    “偶妈!。。。这卡你就收下吧!他。。。他是给你用的!”

    脸色泛着晕红,可孝盛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可见对池明哲的贴心很满意。

    “给我。。。里面可是有三十几亿韩元。。。”

    “收下吧!偶妈!。。。我也有的。”

    孝盛早就有了池明哲给予的零钱卡,里面每月可是不少美元被汇入。

    “那。。。我手下?”

    “嗯!。。。就当他。。。孝敬你的!”

    话音刚落,全孝盛就被妈妈搂进怀里。

    “苦命的乖女啊!妈妈没本事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呜呜!。。。”

    “偶妈!。。。别这样。。。。他对我很好的。”

    抹着妈妈脸颊上的泪水,孝盛心里也是一片酸楚,可好在苦日子都过去了,一切都得往前看不是。

    “这几天有空。。。把他叫来一起吃顿饭吧!”

    “嗯!。。。我知道了!”

    就算妈妈不说孝盛也打算这两天,把池明哲叫到家里和妈妈一起吃顿饭。

    。。。。。。

    恩静来到自家的咖啡馆,在储藏室里找到了妈妈高淑恩,前面在机场就已经和妈妈通过电话,知道她来了店里,所以恩静直接过来了。

    “偶妈!你在干嘛?”

    “回来了!。。。有些东西我想理一理,吃饭了没有?”

    “没呢!”

    “走!。。。去外面,别把衣服弄脏了!”

    “哦!”

    自家的咖啡馆专门请了店长,所以咸妈妈平时只是偶尔来看看,带着恩静上了二楼靠窗的角落坐下,高淑恩就下楼去张罗,给女儿准备好吃的。

    看着窗下大街上的人流如织,恩静托着腮,心里又想起了池明哲,如果不是他给钱买下这里,这咖啡馆一定不会开的这么顺利,自己这算是找到了好归宿,是吧!

    “来!。。。恩静!快点吃吧!”

    高淑恩端着托盘来到她跟前,将一盘食物搁下。一大块牛排不算,还有两个煎蛋,周围还撒上一圈的薯条。

    “闻起来真香!”

    恩静调皮的凑近闻了一下,还做了个鬼脸。

    女儿长大了也越来越漂亮了,高淑恩看着正低头切割着牛排的恩静,心里感叹的同时还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在翻腾,眼神里也隐匿着担忧。这间店面女儿一次性的付了款,而且还给了大笔钱来装修,这在她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她知道恩静公司里的练习补助很高,当初还帮了家里大忙,恩静爸爸的月收入还没自家女儿来的高,时常还被她拿来取笑。

    可而今的高淑恩已经不再有这个想法,心里时常充满了困扰与焦躁,当然她也没敢和自己老公说这事,只是假托向朋友借了钱才开的咖啡馆。但自己时常的夜不能寐,就是在担心恩静,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包养了,这念头让她有些可笑的同时还有些惶恐,这如果是真的,那自己拿着这家店还能心安理得吗?

    “偶妈!。。。怎么了?”

    优雅的将切碎的牛排递进嘴里轻轻的咀嚼着,恩静在抬头以后发现妈妈看着她发呆。

    “没什么?。。。好吃吗?”

    勉强的笑容显现在高淑恩的脸上,可恩静一下就猜出是什么原因,毕竟自己的大手笔,换做任何人都会引来好奇与担心,更何况是自己的妈妈。况且如果她要是知道,自己马上在上海还会拥有一栋大厦,或许会更加担忧吧!

    “偶妈!。。。过几天我带你见一个人。。。好吗?”

    “是谁?”

    高淑恩眼神一闪,想到这怕是女儿要摊牌了吧!

    “那个给钱的男人要现身了?”

    咸妈妈心里毫不怀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在她脑子里这时候就臆想了那么一位事业有成,年纪大的可以做自家女儿爸爸的男人形象。

    “到时候就知道了。。。可别太惊讶哦!”

    恩静的话让她心里有些颤抖,她真怕见面时对方真是一位老男人。可看着面带笑容的女儿,又觉得说不定会有惊喜的感觉,只是无论怎样,她这会儿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自己女儿恩静今年才多大?

    “知道了!。。。快吃吧!”

    高淑恩咧嘴笑了笑。

    。。。。。。

    “欧巴!快起来!天都黑了!”

    仁娜摇了摇身边睡得正香的池明哲。

    “嗯!。。。几点了,宝贝!”

    一声宝贝叫的她心里酥酥的,也算是不枉自己刚才那么应承他了。

    想到这,刘仁娜就有些脸红,前面最后全弄在她脸上了,还说自己现在是事业上升期会影响到发展,怀孕了就麻烦了,她起先还埋怨他来着,池明哲这一说反而让她有种欣喜被他心疼来着。

    “七点了!。。。快回去吧!”

    “和我一起回去吧!”

    看着仁娜有些恹恹的表情,池明哲又将她丰盈的身子搂住。

    “还是不要。。。过些日子再说好吗?”

    “。。。好吧!”

    见她的神色很坚定,池明哲也没继续劝慰。

    也许这是仁娜心里还有些犹豫甚至是害怕,害怕见到池明哲那些女人们。当然说不定哪天她会勇敢去面对,但不是现在,她心里还是有些自行惭愧,毕竟全智贤、金泰熙她们都是韩国响当当的大明星,自己只是池明哲的秘书,在演员这行当里是个新人,身份和她们完全不对等,她也不想被人看轻,所以在刘仁娜心里,她下了决心等自己成了明星以后,才会进他的家门。

    当然,池明哲如果知道她心里所想,一定会啼笑皆非,自己这些个女人谁不是靠他在后面扶持,这成明星什么的,最是简单不过,资源玩命的往下砸,估计只要不是自己作死,逮谁都能成名。

    “那我走了!好好的,嗯?”

    “哦!。。。欧巴慢走!”

    在仁娜所住别墅的门口,她丰满的身子再次被抱住,两人热吻了很久才分开。

    看着仁娜进了屋,池明哲这才转身离开,穿过静湖边时,他还在那张长椅前驻留了一小会儿,不远处湖边灯火通明的水晶宫餐厅里人头攒动,sbs的晚间工作人员正在这里用餐,或许没人能想到,离他们不远处的静湖边上,自家老板会对着一张长椅在散发着思绪。

    半晌,池明哲才从燕归园的边门走进了威廉山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