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暴虐-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十五章 暴虐

    釜山是韩国第一港口和第二大城市,历史上一直是东亚大6和海洋文化交流的纽带和桥梁。▼★网w-釜山位于韩国尔东南端45o公里处,池明哲与金再勇等人凌晨6点开车从汉城出,到达釜山已是1o点多钟。

    池明哲看着周围曾经熟悉的街景,不禁想到了父亲。他的父亲从小在釜山的孤儿院长大,由于自小聪明学习努力,最后被釜山天主教会资助去美国留学,结果不负众望而考上了世界顶尖的学府。。。。。。

    从父亲生平的追忆里回过神,池明哲带着金再勇众人来到了釜山鱼贝市场(札嘎其市场),他们地到来吸引力市场里很多目光的关注,二十几个身高1米8几的大汉,一水的灰衬衫黑西服,戴着墨镜步履沉稳,一看就知道不好相与。此时是午餐时间,已经有不少当地人和来釜山旅游的游客正在市场里挑选当日捕捞上来的海鲜产品,轻车熟路的来到自己小时候和父亲经常来的海鲜档,池明哲现曾经那个热情的姨母(阿姨)老板娘已经换人了,众人挑选了一堆的海鲜,让服务员人员加工好后,便和金再勇等人推杯换盏起来。

    下午池明哲来到自己公司的工地,这里是他准备修建的一座商业中心,和在汉城的差不多,里面集中了高档商场,市,美食娱乐中心以及电影院等设施,现在全韩国所有的城市几乎都有他的这种工地。

    此时天空下起了小雨,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5点钟了,回头和为他打着伞的工地负责人说了几句,上车向着釜山镇区进。来到堂甘洞的一条街上,六辆黑色美式雪佛兰全尺寸suv停在路边上,引得过路行人不时的张望,金再勇为他打开车门,抬头望着眼前的大厦:

    “是这里吗?”池明哲问金再勇。

    “在第二十五层,一家叫做在容贸易的小公司。”

    池明哲没再说话走进大厦,此刻他尽管面无表情,但是心里有些焦躁甚至是激动,他也说不上是为什么。乘坐电梯来到这家公司,公司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差不多都下班了,只有一间办公室里还有人在。

    “你们是什么人?”西服革履的闵在容面对这些不之客时有些惊慌。

    望着这个曾经熟悉的面孔,池明哲一瞬间又想起了父亲以及父亲被打倒在地满脸是血的情景,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嘴角挂着无意识的微笑:

    “叔叔,你还认识我吗?”

    “你是?。。。对不起我好像不认识你。”闵在荣想了半天也没想起眼前的年轻人是谁。

    “我是池明哲,我父亲是池正明,叔叔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池明哲笑着坐在办公室里的沙上。

    “你是正明的儿子?明哲!。。。这么多年不见了,你父亲还好吗?”闵在荣惊讶的看着他。

    “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是啊!。。。去世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池明哲有些不耐烦了,内心有股无名的怒火燃烧起来,这个当年父亲的朋友现在活得挺安逸,池明哲很不忿,和闵在荣的寒暄他认为已没有必要,直接说出来目的。

    “去世了?哎!。。。”闵在荣被这个消息惊住了,随即被池明哲来的目的弄得表情开始不自然。

    “明哲,对于你父亲我很抱歉,但这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就。。。。。。”

    “咚!。。。”

    闵在荣还没说完,池明哲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池明哲双眼开始泛红,对着地上的闵在荣的头部开始猛踩,金再勇等人在周围面无表情的看着。

    “叔叔!。。。瞧!。。。来之前我以为我们能够很好地相处。。。你看!。。。现在多不好。”池明哲把闵在荣的脸死死踩在脚下。

    闵在荣年已经纪大了经不住这些了,他几近陷入昏迷。

    “弄醒他!”池明哲点上根烟冷静下来。

    郑则熏拎起办公室里的桶装水对着闵在荣嘴里猛灌,“咳!。。。”他被呛醒了。

    “说吧,叔叔,我很敬重你的,别再逼我做出不好的事情,听说你的女儿长得挺漂亮?。。。嗯?。。。”池明哲在来釜山之前已经下定决心,对这些曾经给自己父亲造成伤害的人以残酷无情的报复。

    “不!。。。明哲。。。我求你不要这样。。。我说。。。。”闵在荣很害怕,抖抖索索的交代了他知道的一些事情。

    当年他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让他不要再参合进池正明的软件工作室里,并且在他向池正明提出散伙后可以给他一笔钱从新开一家公司,随后那陌生人和他见了面给了他一张2亿韩元的支票,那个人叫辛元正。后来一个釜山当地黑帮七星派的成员叫刘奎镇的还威胁他,敢乱说就要他的命。

    这个叫辛元正的是池明哲外婆家的二儿子,也是他的小舅。池明哲表情阴霾,回头对着金再勇说:

    “派人送我这位叔叔"回家"吧!”随即笑着扶起闵在荣,金再勇愣了一下,他觉池明哲现在的状态有些陌生,随后释然的点点头,自己等人已经把命卖给了池明哲,他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

    夜里12点,在一家小餐馆里刘奎镇正带着几个帮里的小弟喝酒,自从他跟着现在的大哥脱离了七星派,创立了零度派以后,日子是越来越好了,金钱,女人随手可得毕竟他是帮里的二号人物。

    “你叫刘奎镇?”门外进来一群黑西服,刘奎镇感觉不妙,对方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他感觉到一股让他心悸的气息,是杀气。

    “艾希巴,大哥的名字是你叫的。”一个小弟喝上了头大声训斥着站起来,迎接他的是金再勇的拳头。小餐馆旁边的巷子里,刘奎镇和几个小弟瘫坐着,他们的双手被特制的小镣铐在背后考住了大拇指。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刘奎镇抖声问道,刚才仅仅3分钟自己等人就被制服待在了这里。他知道对方不是普通人,动作干净利落,像是军队里的人。

    “摞起他的袖子。”一个声音响起。

    “果然是你!我有些问题想问问你,认真地想清楚了再回答,千万不要隐瞒。。。。”池明哲从金再勇等人的身后走出,看着双臂满是刺青的刘奎镇双眼喷火,这人曾经在自己家的楼下毒打父亲,自己恨不能杀他全家。

    刘奎镇听了池明哲提问,先是惊愕然后是恐惧的不一言。在池明哲微笑着用一根墙角垃圾堆里捡的小木棍生生挖出他的左眼时,他交代了所有的事情。

    事情有些复杂,自己从不知道外婆家是乐天辛家的亲戚,母亲辛从南原先是有婚约的,是外婆家好容易攀上的高枝,对方是大宇集团的董事长金宇中的儿子金浩英(瞎编的名字),但是后来母亲出奔美国,此事就不了了之,随后池明哲的父母又回到了韩国,这让现在的池明哲觉得很无语,对方可是那时候如日中天的大宇家族啊!往后的事情比较狗血,金浩英很喜欢辛从南并不嫌弃她结过婚,池明哲外婆家像打了鸡血一样又高兴起来,千方百计的拆散池明哲的父母。

    事情了解清楚了,池明哲又开始庆幸起来,如果是以前的大宇集团池明哲是毫无办法,因为大宇集团对于韩国来说就是一个神话,这家集团公司1967年由金宇中创建,初创时主要从事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和出口。7o年代侧重展化学工业,8o年代后向汽车、电子和重工业领域投资,并参与国外资源的开。经营范围包括外贸、造船、重型装备、汽车、电子、通讯、建筑、化工、金融等,有系列公司29个,国外分公司3o多个。大宇集团曾经为仅次于现代集团的韩国第二大企业,世界2o家大企业之一,资产达65o亿美元。在一代人的心目中,金宇中及其大宇集团是韩国的象征。

    可是展的背后,大宇背负了高额的债务。在1997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冲击,经营不善、资不抵债的大宇集团不得不走上破产清算的一步。今年1o月份,金宇中借一次商业访问机会离开韩国,开始流亡生涯,池明哲知道大宇集团会在下个月也就是12月份宣告破产。

    嘴角带着冷笑,忽然想起什么,叫过金再勇告诉他,回去后立刻派遣“空降兵”去法国,德国,苏丹以及摩洛哥这四个国家寻找金宇中,是的,他想得到金宇中潜逃时秘密账户里的2oo亿美元的资金,自己前世通过新闻了解过这段秘辛,现在他的优势是知道金宇中本人躲在哪几个地方,只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就一定能找到,要花费的这些钱和2oo亿美元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大不了和当地的势力合作也行,不过他也想通过这件事考量一下这些他花费大量资金招募的手下能力到底如何。

    池明哲决定等待“空降兵”们的结果以后在考虑怎么动手,现在的“空降兵”已经有8o多人,派出5o多人去找人足矣。看着地上抽搐着的刘奎镇,他忽然觉得很无趣,这些人现在他的眼里和蝼蚁没什么区别,又想到此刻正在釜山外海游泳的闵在荣一家,池明哲轻叹了声气,自己是往黑暗的深渊越走越远了。

    “都处理掉吧!刘奎镇的家人就算了吧!”原先池明哲想把刘奎镇的家人全部杀掉,可现在没了刚才的暴虐心境,不知闵在荣如果还有口气在,会不会为自己的全家陪自己一起死感到悲哀。

    “动作都快点!”金再勇对手下做了一个在脖子下一划的动作

    几声沉闷的惨叫响起后,小巷里只剩下悉悉索索拖动尸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