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离开美国-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四十四章 离开美国

    对于好莱坞这里的常态来说,池明哲是个有良心的人,至少在离开以前和那些有关系的女人都打了招呼,特别是对他比较在意的妮可.基德曼和凯特.贝金赛尔来说就是如此。晚间已算是和妮可有了交代,而凯特早在前几天两人就见过,当然是偷偷的私下见的面,毕竟明面上她是那个朗.怀斯特的女朋友,这点大家可都知道。

    凯特对于池明哲的感官也是复杂的,曾经满怀希望的以为和他在一起,最后能一起步入那神圣的婚姻殿堂,至少她是这么憧憬的。只是具有东亚优良传统思想“美德”的威廉.池,生生碎了她的美好幻想。当然,再怎么样至少凯特认为,自己的男友朗.怀斯特和池明哲完全没有可比性。

    两人的见面地点在比佛利山庄的一所豪宅里,这所占地面积并不算大的别墅,是池明哲准备送给凯特的礼物,虽然他以后会把大部分精力关注在亚洲,可美国这里他也会时不时的回来小住,毕竟很多产业还在这里。起先凯特对于这栋别墅的拥有是抗拒的,她认为自己一旦要了这所房子,就表明了自己认可成为池明哲所包养情妇的身份,与其这样还不如当初就答应他。好在池明哲随后在这里的泳池内,好好“工作”了一番,才让凯特.贝金赛尔想通接受了这栋房子。所谓的想通也无非是获得他的承诺,在好莱坞这里充当她的靠山。

    。。。。。。

    池明哲已经踢踏着拖鞋步入了酒店,走在这通往丫头们居住的别墅区里,熟悉的环境氛围也不禁心让他心有感慨,马上就要离开了,在这快三年的时间里,这所酒店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她们的欢声笑语,像是这里的主人似得过得无忧无虑,或许在她们今后的人生里,马布里海滩度假别墅酒店生活的这段日子,是她们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从这里她们踏出了人生的第一步,通向那辉煌的未来,而且还有这么一个她们终身无法忘却的亲亲欧巴,占据了这段时间里大部分的美好记忆。舒适的居所、可口丰盛的美食、温暖的笑容、疼爱的眼神,还有那让青涩的她们脸红心跳的亲亲和。。。咳!无不向她们展示了一个衣冠禽兽所能做到的极致。

    “嘀嘀嘀!。。。”

    这开门的密码如今就算是深深印刻在丫头们的脑子里了,池明哲潜移默化的影响可谓很成功,姐妹们的生日不一定记得清楚,可池欧巴的生日随口就能报出来,哪怕至今他都没有好好办过一场庆生会。

    晕黄的灯光将楼下客厅渲染的有些温馨与静谧,只是吵杂的声音从电视机了传出有些破坏了这居家氛围,可这不是重点,客厅中间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一个让池明哲在私下里需小心面对的人。

    自答应宝蓝以后,他对宇蓝就刻意的保持了些距离,当然做的并不生硬,该有的亲切与关怀还是有的,只不过不再和她有那些突破姐夫与小姨子之间界限的举动,这让宇蓝也感觉到了,只是这丫头并没有表示出什么,依然对他很亲昵。

    “姐夫!”

    正在看电视的全宇蓝转过头来轻声叫道,可池明哲心里对这个称谓有种无法抗拒的无力感。

    “宇蓝。。。怎么独自在这儿?”

    “刚才下楼找些饮料喝,就顺便看会儿电视。。。姐夫是来找姐姐的?”

    “嗯!来看看她!”

    宇蓝已经起身站起来,只是她的装束让池明哲的视线有些挪移,好吧!并不是他突然变得正人君子了,那眼神也是在偷看的。

    一条白色过于紧窄的内裤,勒在两条白皙丰盈的大腿之间,之所以说是紧窄,以池明哲那5.0的视力,已经看见些顽皮的毛发出来透气儿了。

    “咳!。。。”

    他发誓自己没有故意去看。

    一件宽松的半截粉色吊带背心挂在身上,只不过被丰满的胸撑得有些晃荡,雪白的肚皮和那深邃的脐眼也一览无遗,两条手臂自然的抚在腿侧又撑到后腰上。

    “我先。。。上楼了!”

    “哦!”

    错身而过,池明哲看了她一眼,只是一双手臂突然从他腰后伸出搂住时,让他嘴里轻轻呼出一口气。

    “宇蓝。。。”

    “姐夫!。。。”

    后背贴上了宇蓝的脸颊并在磨蹭。

    此情此景,这声姐夫的轻轻叫唤,让池明哲有些挣扎。

    他甚至想到了在韩国的成宥利,只不过一想到她时,她那抱紧胸前光溜溜不知所措的形象总是随后出现在脑子里。

    池明哲心里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姐夫”这个称呼,似乎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他也不知为什么会如此,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普通的称谓对他有着这种别样的刺激,好像就是身后正抱着他的宇蓝给他带来的。

    按说秀晶也应该称呼他“姐夫”,可心里模拟了下,那场景绝对没有身后的宇蓝叫他时,所带来的那种刺激感。但是秀晶给他带来的是另一种极端的刺激,当然边上还得有她的亲姐姐郑氏--秀妍。

    “宇蓝你听我说。。。”

    “别说!。。。姐夫。。。我不想听。。。只想这么抱着你!”

    沉默只是一刹那,池明哲决定屈从于内心的那种召唤。

    秀晶和秀妍自己都能“正确”对待,宝蓝和宇蓝为什么就不能,对不对!反身将她搂进怀里,捧起了她的脸颊。

    “这样会对不起。。。宝蓝的。。。”

    他这是还想在装一装,可手已经按在她那挺翘的屁股上。

    “都是。。。我的错。。。我会向姐姐坦白的,姐夫!”

    宇蓝看着他眼睛,踮起脚将嘴凑近。

    “其实。。。你姐姐都知道!”

    望着近在咫尺缓缓靠近的娇嫩嘴唇,池明哲突然想起了宝蓝那哀怨凄婉的眼神,嘴里下意识的低声说道。

    惊恐与不安在她眼里乍现,甚至瞳孔都有些收缩,宇蓝心里涌起了复杂难言的情绪。

    “姐姐。。。都知道?。。。那。。。”

    姐姐的形象也出现在她脑子里。

    对于宝蓝她是很尊敬的,特别是在父母离异之后,无论是平日里对她的关心还是爱护,全宝蓝都当得起一个好姐姐的称呼,要不是她自己也不会加入池明哲的公司,也不会因为自己心里偷偷喜欢上池明哲,造成如今的这个让全宇蓝心里充满愧疚的局面。

    “呜呜!。。。我对不起姐姐!。。。”

    眼泪流了下来,宇蓝压抑着的哭声很低。

    池明哲转头望了眼楼上。随后抚摸着靠在怀里抽咽的宇蓝小声的安慰着,随后扶着她的肩头送她回了房里,两人还刻意的轻手轻脚,没有给住在楼上的其他人带来什么“困扰”,尤其是正等着他“聊天”的宝蓝和居丽。

    “姐夫。。。亲亲我。。。”

    对姐夫的爱,似乎战胜了理智,送她回房的池明哲刚把宇蓝安慰好,扶上床准备离开时,听见了她从身后提的这个要求。

    “嗯嘛!。。。”

    这会儿他也没什么心思,低头在宇蓝的脸颊上亲了下,但也没有敷衍。

    “不要。。。是这里。。。”

    噘起的嘴唇冲着他似乎在召唤,召唤着他心里压抑着的那种刺激感。

    “嗯!。。。”

    想了想他还是吻了上去。

    “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池明哲拉开门走了,留下宇蓝躺在床上看着那扇被轻轻带上的房门。

    “我真的错了吗?。。。对不起!。。。姐姐!”

    拉起被子遮盖住自己,低低的哭泣声不时从里面传出。

    。。。。。。

    “。。。都在这呐!”

    “咔嚓!”

    门被池明哲随手反锁上。

    “聊天”是池明哲自己心里给打上的引号,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真的找他来聊天,刚才去宝蓝房里没找见人,他才来到居丽房里,也估计宝蓝在这,这会儿他内心也才平息了刚刚在宇蓝那儿的起伏。

    床上,居丽和宝蓝穿着睡裙,一起靠着在看电视,可诡异的是电视机里,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两人却一副看得津津有味的摸样。

    “咦!。。。居丽!刚才门好像被推开了?”

    宝蓝望了眼门口,眼里像没见到他似得。

    “是啊!。。。可。。。没人进来啊!。。。门还自己关上反锁了。。。会不会?。。。”

    “有鬼。。。!”

    “嗯!。。。还是色鬼。。。!”

    对视一眼,居丽和宝蓝急忙拉起被子想躲进去。

    愣了下,池明哲才反应过来,这是想做游戏啊!做游戏什么的池欧巴可最喜欢了,他上前拽住被角准备掀开,可被子被宝蓝和居丽死死拽着。

    “别拽被子。。。”

    居丽对着宝蓝说道。

    “我没拽。。。”

    两人好像害怕似得假意四处张望显得有些惊慌,这让池明哲不得不给她们的演技点个赞。

    于是站在床边,池欧巴飞快的脱起了自己衣服,并且很快光溜溜的准备往床上钻,他对她俩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呀!。。。不要脸!”

    居丽破了功。

    “呵呵!。。。”

    宝蓝也笑起来,人往被子里直钻。

    池明哲已经钻进了被子里,从居丽身后抱住了她。

    “宝蓝。。。救命!真的有色鬼!”

    “别叫。。。人家也怕!。。。你就牺牲自己吧!”

    “你不讲义气!。。。”

    她俩先闹腾了起来,宝蓝好像不是对手唉!几下就被居丽压住了,随后还要掀她的睡裙。

    “饶了我吧!。。。好居丽!”

    池明哲在床的一边撑着脑袋看着她俩在耍,这会儿眼见着宝蓝被居丽掀起了睡裙,他可不能无动于衷。

    “我来帮你,宝蓝!”

    嘴里说着,可人却压了上去。

    “嗯!。。。不是说帮我吗!”

    “是在帮你啊!。。。帮你脱。。。”

    “不要。。。”

    居丽有些发傻,看着被池明哲压在身下的宝蓝已经被脱光了,这才害羞了起来。

    两人真的只是打电话叫他来聊天的,还商量了这出恶作剧,只是现在的剧情走向好像已经无法掌控,这出恶作剧怎么突然向现场a.v转变了,她闹不明白。

    “欧巴!。。。啊!。。。”

    居丽刚叫出声也被池明哲拉倒在床上,结果可想而知,睡裙也被抛弃扔在了床头。

    。。。。。。

    恩静和孝敏刚从健身房里回来,进了楼下客厅还奇怪电视机被打开着也没人看,关闭了电视两人上了楼准备回房洗澡休息。

    在二楼分开路过居丽房门前时,恩静似乎听见里面好像有奇怪的响动,将耳朵凑近才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脸色刹那间变得红润,急忙回到房里将门紧紧关上。

    “是欧巴在里面?”

    靠着门背后好一会儿,恩静才平息了内心的激荡。

    对于李居丽跟池明哲的关系她是知道的,主要是池明哲没有对她隐瞒,很坦然的向她告知一切,如果她要是知道这会儿居丽房里可不止有两人的话,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嗯!。。。轻点。。。”

    宝蓝紧紧抱着身下的居丽,嘴里微微喘息着,脸色红的要出血了,偏向一边搁在她肩头。而池欧巴正趴在她后背上不断耸动着,床上的三人看起来像三明治似得交叠在一起。

    “嗯!。。。”

    最下面的居丽忍不住哼出声来,她知道这会儿那坏东西又钻进自己的身子里。

    这时候她的处境真的是她和宝蓝没有想到的,池欧巴的提议是遭到她们拒绝和反抗的,可是毕竟都是“弱女子”,哪是什么大发的池欧巴的对手。好吧!这是她心里的自我安慰,无法反抗只好“委曲求全”的和宝蓝被迫摆出如此的造型。

    可让居丽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没有觉得身上的两个人有多重,甚至心里像是有团活火在烧似得,每当池欧巴透过宝蓝偏向一边的脑袋吻她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新奇与刺激是怎么也抑制不住。

    “。。。。给谁?”

    池明哲的声音让居丽回过神了。

    “我今天不行。。。欧巴!”

    闭着双眼的宝蓝,声音弱弱的在居丽耳边响起。

    “给。。。给我吧!。。。嗯!。。。”

    居丽身子轻颤,默默承受着突如其来,欧巴大量的“爱”。

    。。。。。。

    两部大巴车停在酒店大厅门前,丫头们欢快的将行李一件件递给司机塞进底部的行李箱,她们今天正式结束了在美国所有的训练,待会儿都会去机场乘上池明哲的专机离开美国。

    2am、2pm、bigbang、“sj”、2ne1和4minute都在帮着这些个公司前辈们搬运行李,一边堆得老高的行李山还有两大堆,但是在大家的努力下逐渐的降低了高度。

    “好好努力吧!。。。大家!”

    金泫雅和自己曾经的4minute队友告着别,作为新加入成员的方敏雅和金亚荣也在一旁默默看着。

    “嗯!放心吧!。。。泫雅!”

    作为新队长的南智贤,握着她的手臂,脸上带着亲昵的笑容。

    “欧尼!再见!”

    权昭贤作为组合里年纪最小的忙内,眼睛红红的心里很不舍的看着前队长。

    “再见。。。快别哭了,要好好的。。。嗯?”

    “哦!”

    泫雅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个和秀晶同年的丫头,不时抹着脸颊上流出的眼泪。

    临别前泫雅将自己很多都没用过和穿过的包包、鞋子、衣服送给了她们,她的行李实在太多了,所以也算是减负了,而南智贤她们都欢喜的不得了,这些很多可都是奢侈品牌。

    不管承不承认,池明哲对待这些练习生还是有区别的,就像“sy”们,池明哲就对他们和后面加入公司的这些男子组合有所区别对待,也不是说不闻不问,可就是没有对待当初公司第一个男子组合那么上心,不说他那时候动不动送“sy”他们名表高档服装了,光是对他们这些后来者的纪律抓的就很严格,哪有当初“sy”们,还能带泡到的美国妞回酒店过夜这么吊。

    当然“sy”们和丫头们又更是不能比,池明哲可一心都扑。。。放在她们身上,所以光看她们这时候搬运的行李就知道他有多宠了她们了,每个人都是七八个大行李箱,最多的可是近十多个,泰妍、美英、秀妍和允儿皆是如此。而且光看丫头们的行李箱就知道,这些都是价格及其昂贵的奢侈品牌,连帮着搬运行李的小伙子们和司机看的都咋舌不已。这一切都是池欧巴给的,给的心甘情愿,给的眉开眼笑。

    搬完行李,池明哲也将留在美国的这些练习生聚在一旁,给予了适当鼓励与教导,随后上了第一辆大巴车,坐在秀晶、智妍的中间,腿上还抱着雪炫,这就离开了酒店。

    沿着海岸线的公路大巴在加速,不少丫头在开车以后都回头看了逐渐远去的酒店,住了近三年在这里,她们还是很有感情的,特别是那布满细沙的马布里海滩,更是留下了她们曾经的欢笑与满满的回忆。

    今天,这一切熟悉的事物终于离她们远去了。

    “威廉!。。。我们去中国什么地方?”

    秀晶的问话,让车里不少丫头注视过来。

    捋了捋坐在腿上雪炫的长发,池明哲望着车窗外的海岸线轻声开口。

    “。。。上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