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骗子-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三十八章 骗子

    “金家眼镜店”,名字就是这么简单,除了全韩各地的明哲馆都开了一家,在汉城却因为这里的明哲馆铺面紧张,一直无法获得相应的门面,所以池明哲拿出了德黑兰路与彦州路交汇路口上的这家门面。△c,

    上下两层面积在160坪左右,装修算不上豪华但看起来窗明几净的也很亮堂,导购小姐笑容亲切的站在门口,只要你往店里张望,立马给你鞠躬,邀请你进去看看。

    池明哲进店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冲着身后望他背影傻笑的导购小姐,解释了一句就直接上了二楼,楼上边角的办公室里,金爸爸正在低头看着报表,而金妈妈正牵着夏妍站在窗前看着街景。

    “明哲来了!”

    看着推门进来的池明哲,金爸爸丢下手里的报表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

    “阿爸!。。。偶妈!”

    池明哲对他们的称呼,让金爸金妈心里非常满意,连忙让他坐下。

    小夏妍也歪头好奇的看着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大叔。是的,在她心里池明哲应该算是大叔,至于“姐夫”这个词她现在还不明白是什么。

    “你这么忙,就不用特意来看我们了,待会我们就要回全州了,泰妍也真是的。。。还特意把你叫来!”

    金妈妈嘴里说着,可打心眼里对池明哲很满意。

    他们家开了这么多眼镜店,虽说是泰妍拿出的钱,可金爸爸和金妈妈都知道,那是池明哲给的,而且还知道他每月给自己女儿的零花钱有多少,当时可把两夫妻震得不轻。但正是这样他们才知道,自家的女儿泰妍,在池明哲的心里有多少分量。虽然金钱并不能衡量什么,但在韩国这也是做父母的对未来女婿的一种评判标准。池明哲已算是极品女婿了。

    “应该的,你们是长辈,无论如何我都得来看看,要不今晚吃过晚饭再走吧!我来安排一下,后面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哎呀!不用麻烦了!明哲!以后机会有的是!我们自己开车回去。”

    “是啊!不用麻烦了明哲!记得有空来我们家里做客,我多做些好吃的给你。。。夏妍啊!。。。怎么不叫人?”

    金夏妍在妈妈的催促下,羞答答的叫了声“大叔”,结果屁股上挨了金妈妈两巴掌。小嘴咧开看着是要哭了,她不明白自己妈妈为什么会打她。

    “叫欧巴!。。。这孩子!”

    夫妻俩有些尴尬,可池明哲却不在意,一把抱过夏妍逗了逗,可她眼里的泪水已经在打转了,加上和池明哲又不熟,所以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要回到妈妈身边。

    又坐了十来分钟,池明哲才起身告辞,金爸爸和金妈妈一起把他送到楼下,很多店里的顾客这时候才发现池明哲在这,差点把他围起来,应付了几位比较热情的粉丝,他赶紧离开了这里。

    。。。。。。

    来的时候兴匆匆的,走的时候却比较匆忙,而且这时候他的心情也带着些郁闷,想到夏妍的那声大叔,要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可那怎么办,自己过两年就三十岁了,也的确和泰妍她们相差的比较大,这也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可他的节操和脸皮多年前就已经丢失,所以也只是郁闷了一小会儿,一个电话又让他心情活泛起来。

    驾车来到《嫂嫂19岁》剧组,他这是来探班。刘仁娜正在这部sbs热播的电视剧里,演着女二号,作为一个新人就能在这部剧里饰演女二的角色,也没谁了!一是公司资源实在丰富,演员再多都不够用,二来她的背景也是能演上这个角色的主要原因。

    拍完了今天自己的戏份仁娜有些无聊,想起池明哲正在韩国,于是就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来探班,池明哲哪会不愿意呢!

    “会长!您怎么亲自来了探班了!哎哟!不知咱们剧组谁这么有面子,把您给请来了!”

    现场正在拍摄,而正在一旁翻看着剧本的编剧陈秀完,见到池明哲立刻过来凑过来见礼。

    “哈!。。。陈编剧还是这么爱说笑!我来看望你们是应该的,大家都辛苦了不是!”

    池明哲打着哈哈。

    对于这位女编剧,池明哲是比较看中的,能力相当的不错,前世的一些大热剧都出自她手,比如《杀了我治愈我》和那部《拥抱太阳的月亮》。虽然这两部剧早已被他“创作”出,锁进了制作中心的资料库里,可并不妨碍池明哲对她才华的欣赏。况且,当初在完善剧本的时候,这位女编剧正好拿到了这两个剧本回去进行“深加工”,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这可不敢当啊!您可是大忙人!哦莫!。。。不会是来看望您的那位大秘书的吧!”

    这是个人精,转眼就猜到池明哲是来看谁的。

    刘仁娜虽然在圈里是个新人,可架不住她身后“有人”,集团总公司会长秘书的身份,不管她在自家公司哪个剧组里,无论饰演什么角色,反正从上到下没人敢给她脸色看,都恨不能把她供起来,就更别说那些演员们了,特别是公司以外的那些演员,没事都喜欢围着她还刻意的去讨好。指望着搞好和她的关系,说不定她在池明哲眼前美言那么几句做个推荐,那加入天际娱乐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让我很为难啊!陈编剧。。。下个月公司里的员工度假福利。。。哎呀!公司资金方面有些困难,不如出国都改为国内游算了!”

    “瞧!会长大人!。。。我这记性啊!您是特意来看我们大家的,公司都通知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您对公司每一个员工都有着关爱之情,是不是?”

    “哈哈!。。。”

    俩人在这开着玩笑,剧组导演李昌汉也跑过来问候,显然是结束了拍摄工作。池明哲又是番真情意切的关怀,让这位才加入公司不久的导演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随后池明哲转悠到了刘仁娜的房车前。

    “欧巴!”

    脸上带着喜悦,刘仁娜打开车门让池明哲上了车。

    她虽是个新人,可公司对每一个演员的标准配置她都有,所以房车什么的,也和黄政民他们是一样的,而且刚买来的一批房车显然又不够用了,毕竟有不少新人加入了公司演员行列,目前又一气定了整整二十辆房车,整个韩国的娱乐公司里,也只有天际娱乐集团有这个实力,给旗下所有演员每人配备一辆房车,这还不算另配置出行的奔驰保姆车。

    “怎么样。。。还习惯吗?”

    “嗯!挺好的!”

    刘仁娜看着是刚刚洗完澡,身子香喷喷的,一席浴袍的襟口,被她丰满的胸撑得开开的。

    “让我好好看看,瘦了没?”

    说着一把抱着她的腰,拉进怀里。

    “嗯!。。。不要。。。”

    池明哲只是抱着她,也没进一步的动作,可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旖旎。

    眼见着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刘仁娜有些害羞了,自己这是暗示他要干些什么?

    “呵!。。。”

    “不许笑!。。。”

    看着刘秘书不好意的样子,池明哲觉得很有意思。

    “咦!。。。你上火了,仁娜!”

    “唉?哪儿。。。”

    “在这。。。”

    刚说完,池明哲就用舌头在她唇角舔了下。

    “骗人!。。。”

    双手主动抱上脖子,刘仁娜将嘴主动凑上。双唇立刻交接,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自然的闭上了眼睛,鼻腔里充斥着池明哲的气息,这让她有些晕眩,甚至仁娜都弄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他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接吻、抚摸似乎一切水到渠成。

    浴袍已经全部敞开,内里的一切都坦现在池明哲的眼前,可她只是紧闭着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任由他的嘴在胸前游走、吮吸,她一把又捧起池欧巴的头,主动的吻上。

    “今天还有戏吗?”

    “没了。。。明天一大早再拍。。。”

    池明哲听罢将她栏腰抱起,走进里间的卧房。

    躺在床上,刘仁娜有些紧张了,看着池明哲将自己的浴袍全部除下,立马撑住他的胸口。

    “欧巴。。。你要干嘛!”

    “不干嘛!帮你检查下。。。看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听说拍戏很容易受伤的。。。我瞧瞧!”

    “没不舒服。。。也没受伤。。。嗯!。。。欧巴。。。别摸那里。。。”

    刘仁娜有些惊慌了,尤其是池明哲探在她腿间的手已经从内裤边沿深入。

    “别怕!。。。我看下这里有没伤口!”

    “嗯!。。。这里怎么会受伤?。。。别。。。”

    拽着他的手腕,刘仁娜身子都在颤抖。

    “不行。。。伤口挺长,得好好深入的检查一下。。。嗯?”

    池明说着就起身解开自己的腰带。

    “哪里有伤口?。。。检查。。。怎么还要脱自己裤子。。。你骗人。。。”

    “我都摸到了。。。好长的口子。。。得好好检查!”

    “哼哼嗯!。。。不要脸!”

    其实她很清楚池欧巴要干什么,心里也在挣扎,是从了还是不从,可这会儿由得她吗?

    “嗯!。。。”

    仁娜身子惊了下,随即抬起头看着池明哲慢慢伏下身体。

    “欧巴!。。。你听我说。。。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我。。。”

    撑着他的肩膀,两条腿也在挪腾。

    “我准备好了。。。仁娜!”

    “呜呜!。。。你是坏蛋!。。。人家不要。。。”

    “乖!。。。我只是检查一下。。。不进去。。。”

    刘仁娜被他的话弄得要哭了,这都抵着了还说不准备进去。

    “那你在干吗?。。。真的不进去?”

    “嗯!。。。不。。。进去了!”

    “啊!。。。骗子!”

    房车卧房里的气氛炙热起来,闷哼与喘息不时回荡,仁娜已经认命了,既然自己反抗不了,那就好好享受吧!

    。。。。。。

    “怎么还是没接听?”

    家中的餐厅里,几个女人正在等他回来吃饭,孙艺珍举着手机拨了半天,那头都没人接听。

    “指不定在哪鬼混呢!”

    李孝利的话已经真像了。

    “不等了!我们先吃吧!”

    全智贤招呼大家一起吃饭。

    “下午出去时,说是有事!”

    金泰熙慢慢噘着饭,打眼看着大家。

    “嗯!说不定和朋友在外聚会呢!”

    河智苑附和道。

    “也不知打个电话回来。”

    李孝利嘴里絮叨着,顺手给一旁的韩彩英夹了筷子菜。

    “谢谢!”

    “多吃点。。。你呀!。。。平时不吱声不吱气的。。。是不是还是不习惯?”

    “哪有?。。。怎么会?”

    韩彩英不好意思的冲孝利笑了笑,只是她的性子本身有些蒙,所以在她们看来以为是还没习惯和她们一起生活。

    “瞧!笑笑多好。。。哎!。。。问你件事!”

    李孝利凑近韩彩英低声说道。

    “什么?”

    “你那胸。。。有什么秘诀没有。。。说说呗!”

    “噗!。。。”

    边上的金泰熙听见了,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

    智贤、孙艺珍与河智苑忙问道。

    “没什么?”

    金泰熙强忍着笑低头继续吃饭,而韩彩英已经被孝利的问题弄得面红耳赤。

    “嗛!。。。变大了了不起啊!”

    李孝利小声嘀咕着,掰了泰熙因为怀孕已经鼓胀起来的胸前一眼。

    “嗯?。。。到底有没有?”

    “没。。。天生的。。。”

    韩彩英的声音低的像蚊子哼似得。

    “咔嚓!。。。”

    餐厅门又被推开,池明哲回来了。

    。。。。。。

    “。。。要不我今晚陪着你!”

    “不用。。。欧巴你回去吧!明天一早我还有戏!”

    刘仁娜忍着痛,准备起身给他拿衣服穿上。

    “我自己来。。。”

    “呜呜!。。。”

    池明哲正穿着衣服,没想到刘仁娜又突然哭了起来,急忙将她搂进怀里。

    “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

    “没有。。。”

    她轻轻摇着头,刚才后半段她可是很主动。

    “那。。。”

    “你以后。。。不会不要我吧!”

    “怎么会。。。嗯?”

    “可我心里害怕!”

    “乖!。。。一定不会不要你,到时候啊!你就和我搬回家去住,正好和智贤她们做个伴。”

    “她们?”

    刘仁娜仰起脸看着池明哲,不明白他说的她们是什么意思。

    “嗯!。。。是。。。”

    池明哲轻声给她解释了,她们是什么意思。

    “呜呜!。。。骗子!”

    刘仁娜泪崩了。

    她没想到池明哲居然有这么多的女人,居然还都住在一起,这让她不可思议的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悲凉,原以为他最多有个女朋友全智贤罢了,自己也就算是个小老婆,可没想到的是,这做小老婆也排在别人后面,让她有些无法接受。

    好在池明哲的经验很丰富,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劝,而且又拿出了张银行卡,告诉她以后的生活将会衣食无忧,这才把她哄好。

    这一点实际上很关键,这女人啊!只要给她带来生活保障,那她也没什么可抱怨和闹腾的。

    。。。。。。

    “吃了吗?”

    “还没呐!都饿坏了!”

    全智贤起身准备给他拉开椅子坐。

    “我自己来,你吃你的。”

    接过佣人递上的米饭,池明哲大口的吃着。

    “这得多饿呀!。。。慢点!。。。给。。。别噎着!”

    李孝利还准备调侃他几句,见他这副狼吞虎咽的样,赶忙给他装了碗汤递过去。

    “嗯!。。。好喝。。。乖!”

    池明哲冲她笑了笑。

    “死相!。。。”

    李孝利风情无限的瞟了他一眼。

    “别影响大家吃饭!”

    “呵呵!。。。”

    金泰熙的话让众人笑了起来。

    。。。。。。

    “天上智喜”正式于7月下旬出道了,她们的出道单曲《luv》音源一经发布,就引起了极大地轰动,随后公布的mv也让她们得到了很多粉丝的喜爱。至此,池明哲的女团复兴计划也开始实施,其实复不复兴也就是句口号,在他看来无非就是资源的支持罢了,舍得投钱再加上大力的宣传,尽管现在韩国并不适合女团大行其道,可在他后世大热歌曲的武装下,红起来那是一定的。

    出道舞台当然是由自家的ment电视台周四的《m!-countdobc的《music-camp》(更正前面的错误,原以为mbc2005年之前没打歌节目,其实是有的,只是因为05年七月的播放事故而废止,随后停播三个月后才推出的《sho.i.l.k等等都被要求继续针对性的训练,这可把他们坑苦了。好在营养、体能与科学的训练方法,也让他们很快的适应起来。

    而且从前韩国歌迷们也没特别对这方面在意过,直到“sy”的出现,才让广大的韩国歌迷发现,原来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些组合都不是真唱,这也是大众疯狂追捧“sy”的原因之一。

    “天上智喜”算是走红了,这还不算完,后面还有神飞、sugar、m.i.l.k的接力,她们都有池明哲提供的歌曲要发表,这也让神话和东方神起们很嫉妒与羡慕,当然水是要一碗端平的,池明哲也承诺了要给他们写歌,甚至找机会还要给他们弄首英文歌来唱唱,这才让他们欣喜起来。

    和“天上智喜”同期出道的还有个男团,也是池明哲所关注的,这个男子组合叫“sg-wanna-be”,三个小伙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们的队长蔡东河,池明哲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前世他与2011年5月27日在家里上吊自杀,所以他带着一种怪异的情绪看了他们在自家《人气歌谣》上的表演,也当是一种缅怀。

    当然还有一个叫boys的组合也是同期出道,但是不久他们就销声匿迹了,这由一家小公司推出的组合扑街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要资源没资源,要资金也是很不充裕,他们的出道歌曲也是一般般的水平,所以很快就被所有人给遗忘了,这也是韩国娱乐圈的常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