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悲伤与欢喜-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三十七章 悲伤与欢喜

    时间已经不早,眼看着又是到了该“活动”的时候,金泰熙眼巴巴的在自己贴身女仆周慧珍的搀扶下回了房,神色充满了哀怨,好在回房还能和肚子里的两个女儿唠唠嗑。

    他池明哲这次回来,不就是要给她们“安慰”吗?这不!破天荒的,韩彩英居然和智苑一起在同张床上伺候起了他。

    这让池明哲很是惊喜,虽然以他的准则,从不勉强自己女人一起大被同眠,可这也是她俩的心意不是。

    “下不为例!。。。啊?”

    池明哲菊花满面。

    “想得美!。。。就这一次。。。要不是。。。让你赶时间。。。嗯!。。。”

    话没说完河智苑就被堵住了“嘴”。

    河智苑也是出于无奈才和韩彩英如此这般,昨晚韩彩英将他今天回来的事一公布,这些个女人就已经安排好了,可“唐僧池”就一个,一晚上排队轮下来,得费不少时间。是的,她们准备来场车轮战,可出于将效率和时间最大利用化,于是韩彩英拉着河智苑商量了半天才定下这个主意,而这种“组合”好像还不止她们一对。

    “舒服吗?”

    “舒服!。。。”

    河智苑身子被攒的起伏不休,眯着眼睛紧紧抱着他的腰不放。

    一边的韩彩英也已是情动不已,没想到三人在一块,却有种别样的刺激,她亟不可待的在池明哲身后吻着他的背,还不时探头看着两人那发出油脂融化般声音的地方,脸色随即红的吓人。

    “你们。。。快。。。点!。。。”

    韩彩英的嗓音都变了。

    “要不。。。换彩英吧!。。。欧巴!”

    池明哲没什么不愿意的,刚起身韩彩英却已经摆好了一个跪伏的姿势,在她的印象里,池欧巴可是爱死了她这样。

    “好大!。。。”

    河智苑被彩英胸前吊垂摇晃不休的硕大给惊呆了,探过双手一把握住,却发现自己的手还是太小了。

    。。。。。。

    池明哲抖擞着精神来到孙艺珍房里的时候,居然在床上看到了李孝利,好在他已经不惊讶了,也颇觉这办法好,既有效率又节省时间,可惜也就这么一次,所以他得抓紧机会。

    “谁先?。。。”

    孝利和艺珍都有些扭捏,互相对视一眼莫不吱声。

    “那就一起!。。。”

    池欧巴一个飞扑,展现了一代猛男的猥琐气质。

    “啊!。。。”

    两个穿着性感内衣的漂亮女人快速的向边上挪开,随即一起跑下了床,这让池明哲一头雾水,看着李孝利这娘们儿还带着挑衅的眼神,抱着胸看着他,嘴角即刻挂上了邪笑。

    眼看三人似乎要在这宽阔的卧室里,展开一场“斗流氓”的好戏。可惜,

    “呀!。。。”

    一旁的孙艺珍不小心被捞着了,还想挣扎一番,结果一被按倒在床上,立刻就被“捅”了。

    “嗯!。。。不带这样。。。轻点。。。”

    池明哲一边在艺珍身子上驰骋,一边撇头看着李孝利。

    随即一个黑影抛在了他脑袋上,甩开一看是孝利的丁字裤,这还了得,池明哲一把拉过她摔在床上,好嘛!这娘们儿却主动叉开了两条大长腿。

    “呀!。。。你!。。。不行!。。。”

    身子却被翻过按趴在床上,李孝利立马知道他要干啥。

    “敢对我说呀?好吧!。。。你能!”

    “不敢了。。。欧巴。。。饶了我吧!”

    她这是服软了,可池欧巴怎会绕过她,况且有艺珍当面更是让他血液沸腾。

    如果是平时在自己卧室里,孝利一定会配合,而且这也能让她有异样的快感,可当着孙艺珍的面给他弄哪里,李孝利觉得很丢人,可她的力气被无视了。

    “嗯!。。。”

    孙艺珍惊呆了,又被孝利的闷哼给吓住,不由的还夹紧了双腿,觉得这真是太残暴了,那地方是能用的吗?

    可眼前的事实告诉她,的确是能用。看着那处褶皱都被撑平了,艺珍被颠覆三观的同时身子不由的发着抖。

    “。。。好神奇!”

    咬着指甲愣愣地艺珍,算是魔怔了。

    孝利闭着眼睛,将脸埋在枕头里。她知道艺珍在看着,顿时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屈辱,可那奇怪的感觉又在不断冲击着她。

    “弄吧!。。。弄死老娘算了!”

    她这是豁出去了。

    。。。。。。

    “累着了吧!。。。让你逞能!”

    全智贤独自待在房里,侧着身已经睡下,她可没和谁搞什么组合。

    池明哲来了以后,她将他拉进了浴室,拧开淋浴龙头,温柔的给他搓起了背。

    “还好!”

    “还好?。。。能的!”

    嗔怪着仰脸在他唇上亲了下。

    那吕洞宾房中术的练习他可一天没落下,好在池明哲也不是天天都这么“疯”,不然就是吕洞宾亲来都落不着好。

    “辛苦你了!智贤!”

    “哪辛苦了?我怎么不知道!”

    一脸的淡然,随即她被抱进怀里,两人就这么紧紧贴着,智贤不由的抱紧他的腰,越来越用力。

    热水从两人上方淋下,他们相互之间静静的没有说话,聆听着水花溅落的声音,脸颊相互靠着,轻轻地在磨蹭。

    “我会补偿你的。。。智贤!”

    “欧巴!到这个时候了还说什么补偿,你是在看轻我吗?”

    “不是的。。。智贤!”

    “那就什么也别说。。。好吗?”

    她眼里带着丝哀怨还有些倔强,自己的选择就一定会坚持。池明哲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点点头。

    “还累吗?。。。”

    耳边的呢喃响起,随着娇嫩的手在他下面轻轻摸搓,智贤凑近的脸颊呼出的气息,也带上了些微喘。

    “想要?”

    “坏蛋!。。。”

    转过身,智贤弯下了腰,手扶着淋浴间的把手,咬着唇回头看着他。

    “嗯!。。。”

    淋浴间已经被热水的雾气给笼罩,只有模糊的两个身影正做着原始的韵律。。。操。

    。。。。。。

    “咦!。。。”

    朴振英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而池明哲,有说不出的惊讶,这才在机场给他们送行,转眼就在韩国又见面了。

    “家里有事就回来了。”

    “哦!”

    朴振英刚要点头,又靠近池明哲耳边。

    “你儿子怎么样?”

    作为好友,朴振英对他的家事是有了解的。

    “很好啊!。。。你闺女呐?”

    “也不错!。。。呵呵!”

    两人都笑了起来。

    他们的孩子算是同年,朴振英心里却有个想法,但也不知怎么开口。

    “怎么?。。。想和我做亲家?”

    朴振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骇,他不知道池明哲是怎么猜到的。

    “我也有这个意思。。。那就。。。这么定了!”

    唉!指腹为婚谈不上,可两人的孩子就在父辈们,看似玩笑的不经意间就被定下了终身。

    上一代往往因为交情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将下一代的姻缘给指派,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但如果是在找老婆很困难的现代社会里,这也是很多单身狗们所向往的,不是?

    “哦!。。。好!好!”

    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即朴振英高兴了起来。

    他和池明哲也算相识很久了,还在他的帮助下,获得了事业上巨大的成功,心里的感激自是不必述说,而两人也想将这段友谊一代代的延续下去,只是希望别弄到最后,成了什么韩剧式的悲剧桥段才好。

    朴振英的女儿池明哲见过,长得不错,没有继承朴振英那非主流的长相基因,多数像她母亲徐尹静。池明哲私下还奇怪,这孩子居然不像朴振英,难道这又是那个隔壁老王干的好事?

    “歌曲安排下去了?”

    “是的,都高兴坏了!。。。唉!都做了多年的练习生,那么辛苦!经过残酷的竞争出道了,却因为各种原因没红而被冷藏,实在是让人同情。”

    朴振英的心地还是不错的,当他把池明哲的歌交给了sugar、m.i.l.k和神飞以后看着她们喜极而泣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毕竟韩国娱乐圈就是这么残酷,本身他的市场有限,加上各家娱乐公司的刻意竞争,一旦出道组合没能红起来,就意味着要赔本,继续投入是不可能了,等待那些失败组合的命运只有冷藏,直至泯然于众人之间。

    至今有多少组合失败后消失,谁也说不清楚,可每年仍然有大批的少男少女投入各家公司去做练习生,就能看出他们的义无反顾,或许都只看见了成功,也都相信自己会成功,而失败后会有什么下场,也没人去在乎。

    “能帮一把是一把,进到我们的责任就好,至于其他的。。。希望她们能有个好的结果。”

    “是啊!”

    朴振英止不住的叹息。

    池明哲想到了前世,自己手下的丫头们,都不是一帆风顺,或多或少都历经了磨难,这一世却变了样,有自己的保驾护航,成功是必然,这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所以她们成了自己的小心肝,也算是变相的报答了自己,是吧!

    。。。。。。

    从朴振英的办公室里出来,池明哲晃悠到了sbs,和社长李丙正谈了会话,在他满脸喜色的恭送下,来到了综艺演播室。李丙正将被派往美国,担任nbc的coo(首席运营官),这算是高升,况且还是管理几百家的电视台,对他个人能力也是种挑战,尽管他只是作为鲍勃.赖特的副手。

    池明哲也是变相的在提醒鲍勃,自己是老板可以随时把他替换掉,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而最紧缺的是机会。至于sbs的社长空缺,池明哲打算让自己的助理安明顺走马上任,至于安明顺的空缺,郑则熏就是个很好的替代,这家伙能力还是不错的,也值得信任所有他作为自己的助理,那时百分百的放心。

    正好楼下的一间小型演艺厅里,正在录制刘在石的新综艺节目《来玩吧》,是他和金媛熙共同担当主持,今年5月8日刚刚开播,据说反响还不错。这档节目是一种以轻松心态请明星们来做客的谈话类节目,这里面被分两个环节,第一环节是对嘉宾的某一方面进行排名,例如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第二环节是在一个舒适的房间里,如节目名称一样,明星们来到这儿做客,大家在轻松的谈话中,往往不经意间会吐露一些明星们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然这挡节目前世是属于mbc电视台的,现在则属于sbs了,池明哲原打算把它卖回给mbc,可不知是节目制作中心的要价高了,还是他们电视台另有打算,反正这节目还是在自家sbs开播了。

    池明哲的到来,惊动了现场的工作人员,但是在他的示意下,大家只能强耐住向他施礼的举动,拘谨的与他一起看着现场正在录制的节目。

    这一期的《来玩吧》邀请了金善雅、孔侑和金秀路来担当嘉宾,也正好为他们即将上映的电影《s日记》做些宣传,以刘在石的主持功力,这档节目被他很好的把持着节奏,与金媛熙的配合也相当的默契,池明哲刚才引发的骚动已被刘在石看在了眼里,他还不动声色的冲池明哲示意了下。池明哲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就离开了节目录制现场。

    金秀路也瞧见了池明哲,然后还看见了他的手势,心头诧异了下,也在暗自惊叹,刘在石居然和池明哲关系那么密切,两人通过眼神和手势就算交流完毕了,可见是基情满满啊!好吧!这显然是误会了。

    池明哲走的时候还疑惑的看向女嘉宾金善雅,觉得好生面熟,仔细想想才知道这不就是金三顺吗?很多人都叫她金宣儿,当然指的是中国的粉丝们,金宣儿只是她名字的误译而已。

    “长得还挺漂亮!”

    嘀咕着,池明哲回到了办公室里。

    “仁。。。”

    看着外间空荡荡的没个人影,他这才想起来,自己那个刘秘书现在正在各个剧组里跑龙套,还显得乐此不疲,只是她从此再也没提过想当歌手的愿望。

    自己动手泡了杯茶,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

    “孝盛?”

    “欧巴!”

    “怎么了?想我了?”

    “嗯!。。。想了!”

    “呵呵!这两天有在练习新歌跟舞蹈吗?”

    “练了。。。欧巴什么时候回来?”

    “下星期就回去。”

    “知道了。。。谢谢欧巴!”

    “咦!怎么好好地说这个?”

    “我偶妈已经搬到汉城住了。。。所以。。。”

    池明哲这才明白她为什么道谢。

    “和我还用这么客气?”

    “嗯!。。。那就快点回来!我。。。跳舞给你看!”

    “呵呵!。。。我很期待!好好的,嗯?”

    “哦!。。。爱你!威廉!”

    “我也是!”

    。。。。。。

    作为自己的小心肝,池明哲又得知了她想让妈妈来汉城过好日子的愿望,于是一套高档的豪华公寓就落在了孝盛的名下。池明哲属下的泰荣顺昌公司干的就是房地产,光在汉城就开发了很多的房产项目,所以弄套房子非常的容易,而且都是一等一的繁华地段。

    奉恩寺路一侧论岘吴琼花公园旁,有座小区是泰荣顺昌地产新开发的,去年刚刚交付,里面全是高档公寓,孝盛的新家就在这里。一套100坪的奢华装修房,让孝盛妈妈看的目瞪口呆,这可是真正的拎包入住,别说家具了就连家用电器都给配好了,所以只需买些日用品和被子什么的就能直接开始居住。

    孝盛的妈妈待在屋里,第一件事就是趴在沙发上嚎啕大哭一番,心想这么好的房子,自家女儿显然是把自己给卖了,这可让她心里悲伤到不行,想着可怜的女儿能得到这所住宅得受多大的罪啊!一些不好的画面一直在全妈妈的脑子里翻腾着,在她想来自家女儿一定是跟了某个年纪很大的有钱人,为了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今后女儿还不知要受多大的委屈,这一想就更伤心了,哭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停过,直到门铃被按响了。

    收拾了一番,全妈妈打开了房门。

    “您好!伯母!我是池明哲,孝盛的。。。男朋友。”

    “哦!您好!”

    全妈妈一听是孝盛的男朋友,赶忙把他让进屋,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两人的年纪是否般配,反正她被巨大的惊喜给包围了,与想象中的老头子简直是两个极端,这么标致的俊小伙做女婿,她已经欢喜的有些无措。

    “还满意吗?”

    “太满意了!真是太感谢了!”

    “您别客气!伯母!”

    “好!好!好!”

    全妈妈连着三个好,让池明哲也难得的老脸染上红晕。

    这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欢喜,加上池明哲的卖相不错,又彬彬有礼的样子,可以说是将衣冠禽兽这个词升华到了极致。他的丈母娘已经不少了,虽然还没到全韩各地都有的地步,可以后想来达成这目标并不困难。想着那么多的丈母娘需要孝敬,这想想都很可怕,如果搞个聚会什么的,让这些丈母娘碰了面,那场面一定极具壮观。有没有!

    留下一张卡,池明哲告辞离开了,在全妈妈的相送下,他也是连连的鞠躬,更加让她喜爱。告辞出来的池明哲还要去德黑兰路,那里新开张了一家眼镜店,当然是金软软家的。在池明哲的支持下,金家的眼睛连锁店开了不少,都有向着集团发展的趋势了,他可真是太上心了。

    泰妍的爸爸妈妈这段时间都待在汉城的这家新店里,但是下午就准备回全州去了,所以池明哲要去拜会顺便送个行,谁让他当初厚脸皮的跪称和泰妍是真爱呢!

    好在也的确是真爱,所以在电话里他向泰妍保证了,要让她父母欢欢喜喜的返回家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