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怨念-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二十五章 怨念

    李秀满算是达成了多年的心愿,s.m又从新回到了他手里,虽然要退市还得等一段时间,可公司里再也不用什么事都得召开股东会议了,想想以前的日子他就脑仁疼,现在终于自己当家做主了,虽然还欠着池明哲不少债务,可这老家伙心里也打起算盘,所谓无风不起浪,未必空穴不来风,这池明哲总是说帮他是看在顺圭的面上,他这会儿还真巴不得自家侄女和池明哲有什么,说不定这债务最后就。。。不得不说老东西想的太多。

    满公司走了一圈,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一些路过的练习生,老远就停下脚步向李秀满鞠躬行礼,而他却少见的和这些个练习生寒暄了几句,随后这些练习生把李社长的变化传遍了整个公司。

    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李秀满点了一支烟,开始望着墙上挂满的照片发呆,特别是六个大男孩和他本人的合影更是让他不由唉声叹气,去年五月“神话”终于和s.m结束了五年的合约,那时候李秀满本人还躲在美国,不过他也知道当时神话们是铁了心想离开公司。

    想想也是,原先的合约也的确苛刻了,可公司之前在他们身上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得回本不是,只不过在谈续约的时候,那些股东居然不同意给他们提高太多的分成,这才迫使他们下定决心离开公司。当时李秀满想过挽留,可又并不能自己做主,其实自从公司被融资入股以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己做主了。那些个股东们眼里只有利益,当然这也没错,可作为李秀满来说,自己招进来的六个大男孩,辛辛苦苦的培养起来,再把他们送出道,毕竟还是有感情的,外面都说自己只是把公司旗下艺人当做商品,但是真正的内里实情又有谁清楚呢!

    掐灭了烟头,李秀满来到窗前,看着公司楼下门口,一如既往的围了不少粉丝在那,大部分都是在等“东方神起”的,可是他心里只能无奈的呵呵,和天际的“sy”们比起成就来,自家公司的这个组合简直就被甩了十几条街,虽说这个组合是他离开前就着手准备的,但具体操办的全是金英敏的人,好赖自己当时都无法插手,其实就算自己插了手又能怎样。

    他这时不由又想起池明哲那张脸来。在他李秀满看来那家伙就是一个混蛋,而且是一个有钱有势力的混蛋,那么有钱做什么不好偏要做娱乐,这让他们这些砸锅卖铁搞娱乐的人该怎么办。天际娱乐就像座大山般的压在整个韩国所有娱乐公司头上,他们还不敢得罪了,不然光是两家电视台的打歌节目被下绊子就够受的。

    “唉!。。。资源啊!”

    虽然李秀满在这唉声叹气的,可他脑子里也在急速转动,思考着今后的s.m该怎么运作,又想起以前自家公司被称为韩国第一娱乐公司,他嘴角就不由带上自嘲的苦笑。

    又转回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电话。

    “是。。。是老师吗?”

    “是我!晸赫。。。”

    他居然给“神话”的队长打了电话,这也让电话那头的文晸赫心里忐忑起来。

    “你们现在待的那家good-eai还习惯吗?”

    “老师。。。!”

    。。。。。。

    刘仁娜已经开始接受公司里演技老师的培训,不过她得和刚进公司的新人们一起上课。当然她起先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因为老师们居然先给她行礼,这让金范、李敏镐、宋仲基以及金秀贤他们,开始都用很怪异的眼神看她。

    随后他们又得知这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怒那,居然是大会长的秘书,赶紧又一起怒那长怒那短的讨好起她来,虽然有些前倨后恭,可性情温和的刘仁娜,却当仁不让的拍着丰满的大胸.脯告诉他们,以后姐姐照着你们。

    池明哲也不时过来绕一趟,看看她学习的进度如何,这也让那几个小伙子,对这位怒那讨好的更起劲,他们也在社会上接触过,有个粗大腿不紧紧抱住,那不是傻子吗?

    这两天,公司又来了一个新人,起先看着宋仲基他们还自带着些优越感,他可是七岁就以童星身份出道了,甚至还在01年的时候和宝儿一起拍摄过sk电信的电视广告,最后也不知他是怎么联系上宝儿的,通过她向池明哲做了推荐,然后从留学的新西兰跑了回来加入了公司,没错这个有些拽拽的不过长得还是比较帅的家伙就是--张根硕。

    “怒那!。。。我这是跑了好几条街才买到的寿司,您快尝尝!”

    张根硕有些狗腿的捧着盒子,递到刘仁娜跟前。

    这家伙起先也有些小瞧刘仁娜,结果宋仲基他们也看他不爽,就没透露这位年纪比他们大不少的怒那到底是谁。直到池大会长再次现身,张根硕才变成这副奴才相。

    “哟!那可真是辛苦你了。。。硕啊!”

    “不辛苦!这是应该的,怒那!”

    本身就是一帅小伙,再加上刻意的讨好,所以刘仁娜对他印象不错,至于他前面小瞧什么的,她根本也没注意到。而边上李敏镐、金范他们看他这副做派也是看得头直摇。

    “挺好吃的,嗯!。。。说吧!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忙的?”

    刘仁娜毕竟在公司里也待了一段时间,作为会长秘书接触的人也多,所以一些人有什么小心思还是看得出来的。

    “也没什么需要怒那帮忙的,就是想问问。。。咱们会长大人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怒那!我可是今天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

    “这个啊!。。。”

    刘仁娜听见他说的话也有些好笑,就在前面不久池明哲还来过一趟,又再次鼓励了几个小伙子和她一番,只是眼神一瞧到张根硕的时候,就显得很怪异。

    盯着他足足打量了好几分钟,这让张根硕心里直打鼓,担心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会长,结果池明哲对他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这让他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撒丫子就出了公司跑了几条街买了一大盒寿司回来,当然据说是刘仁娜爱吃这个。李钟硕他们却在心里喜笑颜开,巴不得这个嘚瑟的家伙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会长,最好将他一脚踢出公司得了。

    其实池明哲之所以如此,也是瞅见了张根硕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部叫《爱情雨》的电视剧,林允儿可是在这部戏里被他占尽了便宜,那个吻哟!所以池明哲才会那样打量他,心里还发誓这部电视剧说什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小心肝允儿去参与了,尽管这部电视剧已经完本,收藏进了制作中心的资料库里。

    “应该是没得罪他,嗨!。。。想那么多干嘛!咱们会长心胸开阔的很,行了!别瞎想了!好好上课就是了,我听说后面公司给你们安排了不少戏积累经验呢!”

    “真的吗?怒那!”

    不光张根硕眼里冒光,李钟硕、李敏镐他们也是一脸的激动。

    几个一起同期进来的丫头,都去拍电影了那可把他们羡慕坏了,刘仁娜也没见到那几个丫头,不过她毕竟还有秘书的职位在身,所以一些内部的消息总是能很快得知。

    。。。。。。

    背着手池明哲回到办公室里,脑子里还在想着《爱情雨》,这的多大的怨念,随后又拿出电话给允儿播了过去。

    “欧巴呀!。。。”

    “哎呦!我的宝贝也学说釜山话了!”

    电话一接通,就传出林允儿嗲嗲的学着釜山口音叫他。

    “呵呵!。。。就是觉得欧巴应该爱听。。。是吧!”

    “嗯!。。。允儿说的我就爱听。。。这会儿还没休息,嗯?”

    “刚躺到床上。。。欧巴!。。。晚上。。。我们给奎利欧尼过生日了!。。。”

    允儿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只是有些吞吐,似乎想提醒什么。

    “呵呵!。。。知道了,我的宝贝允儿是月底的生日,对不对?”

    “嗯!”

    “乖!我会过来给你庆生的。”

    “哦!。。。欧巴真好!。。。嗯嘛!。。。嘻嘻!”

    “傻丫头!。。。好好休息吧!”

    “嗯!。。。想你了。。。欧巴!”

    “我也是。。。”

    挂上电话,池明哲在办公桌里拿出个本子写着什么。

    本子里面记着自己几个女人和小心肝们的出生日期,以前和自己有关系的小心肝年纪都还小,随便买个礼物就打发了,现在不一样了,毕竟都长大了,而且关系也更“密切”了不是。5月10号是孝利的生日,池明哲给她好好操办了一下,当然只是在家里邀请了她的一些关系非常密切的好友参加,完了又陪她回房好好伺候了一把。

    正写着,池明哲的视线一下注意到了一个日期,后面写着李顺圭的名字。

    “大意了!。。。这丫头不会生气吧!”

    李顺圭是15号的生日自己都忘了,现在已经20号了,过了好几天自己连个电话也没打,心里有些惭愧,“大香蕉”可是没少喂人吃,估计她心里也难过了。

    那个时段正好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卢武铉的事情上,14号宪法法庭一宣判完,一连几天都是和那几家忙着安排自己人入党什么的,这可是忙正事儿。

    想到这他赶紧又拿起了电话。

    “嘟嘟!。。。”

    电话响了半天也没人接,正当他准备挂的时候。

    “是。。。欧巴吗?”

    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些干涩。

    “怎么了顺圭?是不是嗓子不舒服?”

    “有一点。。。而且刚才睡着了。。。欧巴。。。哼嗯!。。。”

    说着,电话那头的顺圭居然发出像猫咪般的哼哼。

    “对不起。。。欧巴太忙了,把你生日给忘了,原谅我一次好吗?”

    “哦!我没有怪欧巴。。。知道你忙。。。”

    “放心。。。礼物还是有的,过几天我要回来一趟,到时候给你。”

    “知道了!。。。”

    挂了电话,池明哲嘴角也带着苦笑,可见以后他得把这个本子上的日子都给记牢了。

    还好,他也没打算把那些丫头们都给收了,不然这日子真没法过,见天的忙给她们过生日吧!

    。。。。。。

    “明天就走吗?”

    “嗯!”

    “那我。。。”

    韩佳人的卧室里,她正躺他怀里。

    “就去办点事,放心!你生孩子的时候我肯定在。”

    “哦!”

    得到确切的答复她这才安心,想到自己就快生了,池明哲要是不在身边,她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好好睡!这段时间养足了精神,下面你要打场硬仗!”

    “别说。。。越说我越害怕!”

    “放心!我会陪着你。”

    池明哲可是向她保证要一起进产房陪着。

    “嗯!。。。可是。。。能不能剖腹产啊!欧巴!”

    “怎么了?”

    “我怕。。。生了孩子,下面。。。下面会变大。。。”

    “噗!。。。”

    “不许笑。。。”

    “好。。。不笑。。。”

    憋住了笑,可看着韩佳人脸色又有些发白,怕她心里产生阴影,忙把她搂紧。

    “我听说。。。生孩子最后还要。。。还要用剪刀把下面。。。剪开。。。嗯!。。。我好怕!”

    “别说了。。。佳人。。。”

    池明哲一听,身子也莫名的发起抖。

    “你怎么了,欧巴!”

    韩佳人感觉到,忙仰起脸来问道。

    “我。。。我也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