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宠溺-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宠溺

    飞机上,郑秀妍无奈的看着正在看电影的郑秀晶,最终的压力居然来自家里,自家的爸爸妈妈居然都替秀晶说话,无奈之下秀妍只好带上这个鬼丫头。,

    “欧尼!生日快乐!。。。给。。。”

    还有一个丫头的出现,也是郑秀妍意料之外和无法管束的,那就是朴智妍妹子了。她可是带着“圣旨”的,据说只是给池明哲打了个电话撒了两句娇,也就出现在了飞机上。

    “谢谢!”

    脸上的笑有些不自然,当然郑秀妍发誓自己已经努力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妹妹,所以忍着吧!

    接过智妍递来的盒子,郑秀妍又冲她笑了笑。智妍这才一抹屁股挤到秀晶身边看电影去了。盒子很精致,当然看着里面的东西应该也价值不菲。她打开盒子一只江诗丹顿的女士手表跃入眼帘,戴在手上试了试郑秀妍又向智妍表达了谢意。如果美英在这一定会大呼遇人不淑啊!这表是智妍假借自己要过生日从她那骗过来的生日礼物。谁让她认了智妍做妹妹了。

    傍晚飞机降落在仁川机场,秀妍带着秀晶和智妍出了特别通道,郑则熏带着几个保镖已经站在出口处等着她们了。

    。。。。。。

    卢武铉这段时间一直被监视居住,并不停的接受检察机关调查,2004年3月12日,韩国国会以法定的三分之二以上的绝对多数票通过了弹劾总统动议案,卢武铉被中止了总统权力,理由就是要调查他参选总统时来历不明的助选资金以及受.贿问题。这个打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第一时间就向自己所在的新千年民主党求救,结果其内的保守派视而不见,让卢武铉愤恨的同时彻底对自家党派死了心。

    而周正贤这时的探访让他很欣慰,他原先很多的亲信在他停止职务以后已离他远去,甚至直接撇清了关系,特别是他的总务秘书官还把他卖的干干净净。这会儿在他看来至少周正贤是自己手下里最忠心的,如今四面楚歌的境况下都没有抛弃他。随后在监视他的检察人员刻意回避之下,两人秘谈了40分钟。

    周正贤离开以后,卢武铉更加的愤怒,他这才知道自己的计划早就被那些财阀获悉,所以他们才先下手为强,同时有种深深地无力感让他很是丧气。周正贤当时面带忧愁的告诉他,现在没有任何一家势力可以提供帮助,他会拉下脸面去找济州方面商议,希望卢武铉能够同意他这么做。

    周正贤的诚恳与忠心让卢武铉很受感动,心里也暗自决定如果自己能够复职的话,当会重用其人。他接着又想到了池明哲,虽然是他资助自己成为了总统,可从没有向自己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哪怕就是济州自治道的设立也是为了韩国的经济发展,池明哲可是投入了巨资的。甚至还不断提醒自己对身边人经济方面多加注意,可那时候的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还把他预想为打击的目标,现在想来池明哲反而比那些财阀更亲近和可靠些。

    清潭洞万怡酒店一间套房内,三星、lg、sk以及韩进的四位当家人正与池明哲进行秘密会晤。谈论的焦点就是怎样“解救”那位正焦头烂额的卢总统,同时与会众人达成一致的协议,将组建一个政治党派,当然与其费心费力的从头组建不如直接接收一个来的划算,他们的目标定在了一家去年九月成立的“国民参与统合新党”上。

    这是一家由执政.党新千年民主.党内42名议员加上5名大国家党议员各自脱离原东家组成的新党.派,关键是他们都是支持卢武铉执政的,为此新千年内部保守派对公开支持该党的卢武铉曾表示了极度不满,所以这次的见死不救也是必然,卢武铉也是个二愣子,这早就与原党.派翻了脸,还向他们求救简直是自取其辱。

    这家党.派的现任党魁叫郑东泳,曾经也协助过卢武铉参选,他们都是从新千年当内分离出来的,可以算作是现今执政.党的死敌,如今四家财阀加上池明哲要接收这家党派也很简单,只要出资支持即刻,再加上周正贤这位卢武铉“最忠心”的心腹牵线,并承诺长期给予资金支持还会在这届议会选举中给予大力协助。

    搞政治就是这么回事,出卖、妥协、再出卖、再妥协合作,反正不要脸是政客必备的一项重要技能。上述四家财阀都在幕后参与过卢武铉的弹劾案,现在又想办法把他解救出来,归根结底无非就是为了利益。

    而卢武铉也当面向他们派出的代表承诺,只要自己复职第一件事就是脱离原党派,加入这家已经改名为开放国民.党的新党派,并让他们成为执政党,当然一些政府主要职务的从新安排会在复职后在商议。

    4月4日,这家新的党派,在三星、lg、sk、韩进以及池明哲的暗中支持下,在韩国第17届国会议员选举中战胜了在野党大国家党,获得299个席位中的152席,咦微弱优势过半成为议会的第一大党派。剩下的就等5月的韩国宪法法庭开庭审理卢武铉弹劾案了。

    。。。。。。

    秀妍、秀晶和智妍被接回威廉山庄,池明哲已经回来了。

    “欧巴!。。。”

    智妍、秀晶一起扑了上去,随后池明哲的老脸被亲的劈哩叭拉的,那热乎劲儿让秀妍看了都脸红。

    “真乖!。。。”

    带着三个丫头一起来到主楼后面的一栋独立别墅式样的建筑里,这里可是早已被秀晶丫头划为了自己的地盘。

    “姐姐你瞧!这里都是我的。”

    秀晶得意的向秀妍炫耀着,这楼上下三层,有着七间套房,还有好几个客厅。地方很大关键是独立建筑,离主楼有段不短的距离。

    上次秀晶和朴智妍把主楼后面那六七栋独立建筑逛了个遍,一人选了一栋还宣布了主权,池明哲居然点头同意了,还特意吩咐了孙管家,可见他对这两个丫头有多宠溺。

    “看把你能的。”

    摸了摸自己妹妹的脑袋,让她和智妍去玩,自己走到池明哲近前。

    “威廉!我们就住这里?”

    “嗯!回头让人来布置布置,明晚在这给你举办个小宴会。可惜就是人少了。。。”

    “没关系,只要有你在!”

    抱着池明哲的腰,脸颊贴进他怀里。

    “你开心就好!”

    秀晶和智妍在二楼和三楼不停的跑来跑去疯的不行,随后又一起离开这里跑到离这不远属于朴智妍的地盘上去玩耍。

    “这里你真打算送给秀晶?”

    “她喜欢就给她,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这么宠她,有时候连我都嫉妒!”

    “你啊!连妹妹也嫉妒!”

    “哼嗯!。。。”

    4月18日晚,池明哲和全智贤她们一起给郑秀妍过了生日,还分别送上了礼物,这让她心里很开心,当然池明哲随后给她的礼物更是让郑秀妍心里激动。

    “看样子,这个叫郑秀妍的丫头就是那混蛋的小相好了。”

    全智贤、金泰熙她们一帮子女人溜达着正往主楼走去,李孝利突然开口说道。

    “显然的,我们和她比起来,是不是老了?”

    孙艺珍脸色平淡的也跟着说道。

    “胡说什么呢!他呀!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反正。。。随他吧!”

    全智贤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度。

    “还不止一个呢!况且,除了智贤,她可是比我们所有人都早早被那家伙下了手。”

    “什么意思?。。。”

    金泰熙的话让她们有些不太明白,连全智贤都有些诧异。

    “我是说。。。除了智贤,那个郑秀妍恐怕在美国时就被他打主意了,还有个叫黄美英的丫头也是。”

    这话可是冤枉了池明哲,他如果在场一定会努力辩解,这都是回韩国以后的事好不好。

    “她们那时候才多大?。。。欧巴真是。。。”

    抚着肚子慢慢跟着的韩佳人也忍不住开了口。

    “那混蛋就是个变态!他这是想在家里搞个老中青三代啊!”

    李孝利很不忿的说道。

    “唉?。。。什么老中青三代?”

    金泰熙和孙艺珍她们一起看着李孝利。

    “呵!。。。我们这些算是老一代的,对吧!那郑秀妍就算是中代,别忘了。。。还有那两个小的!”

    “噗!。。。这就是老中青三代啊!。。。呵呵!”

    “行了!行了!越说越离谱,小心他知道收拾你!”

    全智贤侧头看着李孝利开口说道。

    “我会怕他?。。。”

    “是哦!你巴不得他来“收拾“你呢!”

    “呵呵呵!。。。”

    几个女人说说笑笑的进了主楼,而河智苑与韩彩英至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跟着一起笑笑,毕竟她们进家门的日子尚短,所以还在适应阶段。

    。。。。。。

    一楼的客厅里,只剩下池明哲和郑秀妍,秀晶和智妍已经回房间休息去了,他随手递过一个文件袋给她。

    “这。。。是给我的?”

    看着文件袋里一份济州岛度假酒店的产权转让文件,郑秀妍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了,生日礼物!”

    “威廉!。。。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秀妍撒着娇,踮起脚将小嘴凑了上去,狠狠吻了池明哲一口。

    “高兴吧!”

    “嗯!。。。高兴的要死!”

    “小傻瓜!高兴可以但不能死,明白吗?”

    池明哲宠溺的在秀妍挺翘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知道了。。。威廉!我想上楼休息。。。”

    抱着他脖子,秀妍发着嗲。

    “好!我们上楼。”

    “抱我!。。。”

    刚进房间,门还没来得及关上,秀晶跑了进来。

    “欧巴!”

    “怎么了?”

    “我要跟你们一起睡!”

    说着还打了个哈气。

    “好!”

    秀妍刚要开口,池明哲却同意了,丫头急忙往床上爬,生怕姐姐阻止她。

    没想到,朴智妍这时候也跑了进来,看到秀晶躺在床上也跟着爬上床。这下可好,秀妍还打算好好伺候一把池欧巴,现在被这两个没眼力劲的丫头给搅和了。

    好在床很大,睡四个人绰绰有余,秀晶硬是挤在姐姐和池明哲中间睡着,手还搂着他脖子不放,而朴智妍已经在他背后抱着他的腰睡着了。

    “晚安!威廉!”

    “晚安!”

    难得的是秀妍没有发火,隔着秀晶看着他,身子随后贴着秀晶的后背和池明哲吻在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