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风起云涌-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二百二十章 风起云涌

    飞机降落的地点是在济州岛国际机场,池明哲在上飞机前就接到金九道的电话说有要事向他汇报,所以回韩第一站就是这里。在机场的停机坪边,郑则熏和金再勇以及安明顺已经等候在那里。

    今时今日的金再勇,作为自治道警察总长已经算是位高权重,虽然只是在济州岛,可大家都知道他是池明哲的心腹之臣,所以包括金九道在内的一干济州政府人员都不敢得罪他。并且私下里他“空降兵”负责人的身份始终没有变过,他也曾想将这个位置让给郑则熏,可没想到郑则熏却拒绝了。

    “会长!您辛苦了!”

    如果没有外人在场,池明哲会和他们三人处的很随意,毕竟关系不一样。只是还有几个济州自治道政府的官员也在场,那就得恭恭敬敬的。

    毕竟韩国人讲究正统、讲体面、求严谨、重现实和实效。据说这一切根源于儒家学说,当然是根源于汉武帝时代,被董仲舒要求独尊儒术后,变革的满篇煌煌之言实际像坨屎的儒家学说。所以韩国后来跟中国汉族一样,变成了没有血性的民族。血性啊!其实这才是民族之魂。

    “您辛苦了!”

    赫伯特也是池明哲心腹,现作为一市之长干的也是得心应手,多年待在韩国,韩语说的也很溜,这会儿的礼仪各方面看起来很像回事,他领着几个官员一起鞠着躬。

    池明哲虽然没有任何公职在身,可整个韩国都知道,他实际就是济州岛的幕后掌控者,这里很多的重要产业都属于他,也不枉自打回韩后的处心积虑了。

    “大家也都辛苦了!”

    行完礼,池明哲与他们挨个握了手,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向济州市进发。

    在自治道政府办公大楼里,金九道与悄悄来到济州岛卢武铉的亲信,实际是“济州帮”一伙的国会议员周正贤和池明哲开了两个小时的秘密会议,当然还有赫伯特以及金再勇这些个他的心腹也都在场。

    会议室里这时候带上了分凝重。

    “这么说,我们卢总统迫不及待了,想下手对付那些财阀?”

    “是的,老板!”

    周正贤点头说道。

    济州官员们私下都会称呼池明哲为老板,似乎约定成熟似得都这么叫。而周正贤作为卢武铉的“身边人”也颇受池明哲重视,作为内应他不断将一些政府的机密透露给“自己人”。

    池明哲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实际在脑子里回忆一些东西。今年的韩国政坛会发生什么呢!就是国会将发起对于卢武铉总统的不信任提案,要求他占时离职接受检察机关的调查,起因就是常见的什么受贿、滥用职权的,当然内在的原因还是他想向那些传统势力开刀,结果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所以整整一年时间都是被不断地调查来调查去,最后因为妥协了一些东西,才与各位财阀们相互达成了谅解这才恢复总统职务。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在后面的几年任期里,卢武铉一直都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与初衷,时不时地找些由头对这些财阀们下手,这也埋下了后来他卸任后被迫自杀的祸根。

    在池明哲看来,路卢总统还是值得尊敬的,只是太过于想当然了,韩国的总统只是政治妥协的产物,别说韩国了,就连美国也是如此,你一总统不为各个支持你上台的势力服务,还不断找麻烦甚至想消灭这些掣肘不是找死是什么。

    “嗯!不管如何,我们先顾好自家的地头,至于要不要参与进去,看情况再说。”

    “可是老板!最近有些风头似乎不妙。”

    池明哲话音刚落,周正贤又开口道。

    “说卢总统上台,您才是最大的推手,所以现在济州岛自治道的设立是对于您的报答。”

    “是吗?这些是私下的传言,还是明面上的?”

    “现在是私下的,而且那些个传风言议员的背后,据说是金刚高丽化工集团所扶持的。”

    周正贤这么一说,池明哲立刻反应过来,这个金刚高丽化工是个什么玩意。

    现代集团的事情过去近一年,玄贞恩通过威廉银行的贷款已经牢牢把持住自己董事长的职权,不过这也得罪了郑周永的弟弟郑相永,他可是处心积虑在自家兄长死了以后,才对现代集团下的手,虽然他对郑梦九和郑梦准不太敢下手得罪,可死了男人孤立无援的玄贞恩就成了目标,本以为手到擒来,可没想到玄贞恩也算是有魄力了,把剩下的优质资产抵押给了池明哲,这才死中求活。

    对于池明哲,郑相永也不敢明面里来,光那庞大的资金实力就不是他敢想象的,所以就打算在暗中找些麻烦,这才指示自己支持的国会议员放出些风声。可池明哲不敢大意,有些事情看似很小,可往往的结果会照成极大地麻烦。

    “明顺!你代表我直接找郑相永去谈,看他怎么说,后面我们在从长计议。”

    “好的,会长!”

    池明哲看着周正贤神色中带着满意,这家伙办事沉稳,至今也没在卢武铉跟前露出什么马脚。

    “看看这次有没有什么机会,别的不好说,议会的次长我想还是有可能的,周正贤xi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先静观事态发展伺机而动。”

    周正贤立刻站起身来,冲着池明哲深深鞠了一躬,表达了自己的敬意,他心里也是充满喜意的。他们这些投靠池明哲的人,都在瑞士威廉银行总部有个秘密账号,每个季度都会有不菲的款项转入,以供他们维持自己富贵的生活,这也算是应该的,他们团结在以池明哲同志为核心的周围不就是图的这个吗?当然在政治上更进一步,这也是当初池明哲的承诺。

    “坐下!坐下!老周就是太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

    这会儿的气氛比较轻松,没了刚才的那份凝重。

    金九道也为周正贤感到高兴,作为当年济州惨案为数不多的遗孤,他们都很团结可惜位轻言微,池明哲的出现成为他们的主心骨也是理所当然,不光是他有钱,在实际的地位上也算是韩国政治上的一个异数,一个无权无职的人,能推举出一个总统,这也是让那些投靠他的政治人物刮目相看的原因。

    其实对于支持卢武铉当选总统,池明哲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济州岛而已,他一直都是如此的目的明确,当然他是不会表明这些的。云里雾里有时候才会让人感到高深莫测不是。

    西归浦海边宝儿的别墅里,她这会儿正带着急切的心情在等待。她一直在日本活动,虽然工作繁忙但隔几天都会和自己的池欧巴通个电话撒撒娇述说衷肠什么的,池明哲第一站回济州,她也抽空回到这里,想要好好和他见个面。

    一辆车子停在了院子里,池明哲下了车和开车的郑则熏挥了挥手,就进入了别墅客厅。

    “欧巴!。。。”

    楼梯上,宝儿像阵风一样的跑了下来,一头扎进他怀里。

    脑袋上梳着一串串的麻花辫子,被精致的别针束的很整齐,看着也挺别致,脸上化了淡妆,被雪白的肤色映衬出清新秀丽之感,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加上条嘻哈裤,整个人尽显活泼与可爱。

    “。。。哼嗯!。。。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了,都没说来日本看看我!”

    娇小可人地身子陷进他怀里不时扭着,仰起脸将自己的嘴凑上去。

    “嗯!。。。”

    紧紧裹着他的舌头,尽情的吮吸,还顽皮的轻轻咬着他舌尖,不久既感到一根坚硬抵在自己的腹上。

    “谁说不想你了,嗯?。。。对了!赵管家呢?”

    “今天放假了,家里就我们俩!”

    脸上带着晕红,宝儿的一只手还轻轻揉捏着抵在腹间之物。

    “你吃晚饭了吗?”

    “不想吃。。。我想吃你!。。。”

    “哈!。。。”

    被拉着手,池明哲跟随宝儿上了楼。

    。。。。。。

    池明哲家里的餐厅,围坐着一帮女人,对着满桌的佳肴,慢条斯理的吃着。

    “欧巴怎么还没回来?”

    “已经回来了,先去了济州岛,说是视察工作,过两天才回来。”

    全智贤向咬着筷子的孙艺珍说道,还帮她盛了碗汤。

    “哼!说不定又有什么人在哪儿等他呢!”

    李孝利夹了筷子菜,却递进金泰熙碗里,看着两人现在的关系好像很荣融洽。

    “还是工作要紧,过两天不就回来了嘛!怎么?等急了?”

    金泰熙笑着为池明哲迟迟未归开解着。

    “你现在肚子里装着了,当然不急!”

    “那等他回来,让他好好伺候你几天呗!”

    “不行!得排队!”

    孙艺珍提出了不同意见。

    “噗!。。。嗯!。。。哈哈!。。。”

    韩佳人差点将嘴里的饭喷出来,幸好及时捂住了嘴。

    “呵!。。。敢笑?等你肚子里的娃生下来再收拾你!”

    李孝利侧头冲她挥了挥拳头。

    “对!每天得打40圈麻将,不然不给休息!”

    孙艺珍也帮腔道。

    全智贤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们在商量着池明哲“弹药”的分配问题,而河智苑和韩彩英则闷头吃着饭。

    “这家伙!看样子家里几个的关系很稳固啊!怎么做到的?”

    河智苑一边吃着,一边心里暗自的琢磨,怎么也不明白一个人有这么多女人,家里还相安无事的。随即又偷偷瞧了眼全智贤,心里也不得不服气她。

    “说道麻将,我们好久没打了,要不今晚来一场。”

    李孝利搁下筷子看着大家。

    “哎呀!我怎么办?现在和佳人一样只能看你们玩了。”

    金泰熙嘴上说着,可脸上笑眯眯的。

    “行了!泰熙!别炫耀了,一边呆着看我们玩!”

    “也只能如此了。。。宝宝们!都是为了你们啊!”

    抚着还很平坦的肚子,金泰熙的脸上散开了母性的光辉,医院检查的结果,确认了是对双胞胎,这把全智贤、李孝利她们羡慕的不行,还嚷着要金泰熙传授下怎么才能怀两个的经验。而金泰熙的一阵胡吹掰咧让她们将信将疑,什么多做运动啦,多吃水果啦,让这里年纪最大的河智苑暗自啼笑皆非。

    最近一直停忙的大家,好不容易聚着吃顿饭,李孝利要打麻将的提议获得了大家的一致点头同意,连闷头吃饭的韩彩英也积极的加入。当然,金泰熙失去了这项游戏的资格,可不妨碍她看“边胡”不是。连新上手这项池明哲家新进传统项目的河智苑也很有兴趣。

    。。。。。。

    “坏欧巴!刚才差点呛死我了。。。”

    宝儿依着池明哲,面色的红晕还没彻底的消散。刚刚结束的剧烈运动,让她的力气全都耗尽了,当然,由于是她的“危险期”,所以池明哲的“东西”只好给她当了晚饭。

    “吃饱了?”

    “讨厌。。。不许说!都想要吐了。。。那么多。。。”

    搂着宝儿的身子,池明哲也是身心愉悦,好久没见到她,所以最后释放的多了些。

    “欧巴!”

    “嗯?”

    正嗅着她发髻香味的池明哲抬起脸来。

    “其实我想给你生孩子!”

    “现在还太早了,你后面我还打算让你去美国发展,等你的事业达到了高峰再说吧!嗯?”

    “去美国?哦!。。。我都听你的。”

    对于去美国发展,权宝儿是愿意的,作为韩国艺人来说没有不向往美国娱乐界的,那可是他们的梦想之地。

    此后两天汉城的s.m公司里也由于李秀满,获得了卢武铉的****而回归韩国风起云涌,至于韩国政坛上,也因为卢武铉准备拿那些财阀企业开刀而掀起无边的风浪。

    。。。。。。

    这两天小区的宽带交换设备损坏无法上网,今天才修复。求票!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