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安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安了

    圣诞节一过,所有的丫头们都齐聚公司,随后池明哲安排她们返回美国。而他本人则悄悄带上郑则熏几人搭乘韩亚航空的飞机前往中国上海。

    到了上海,池明哲与接机的分公司负责人一起共进午餐,接着又去公司里转悠了一会儿,才在一帮人的相送下,踏上飞往成都的飞机。

    在成都有安明顺接机,安顿了一晚就租了几辆车一起向成都大邑县城赶去。一路上池明哲仔细询问了安明顺是否找到道家高人。是的,他派遣安明顺来中国就是寻找传说中的道家高人,想学习那传说中强身健体的功法-房中术。为了以后自己的幸福,他也是蛮拼的。

    而安明顺也不负他的期望,走遍了中国道家四大名山。起先的结果是毫无所获,主要是这些名山福地全他娘成了所谓的国家级aaaaa级风景区,首先买名票就不说了,连安明顺这个外国人都看出那些个道士不像真货,更没什么会长大人告诉他的,高人必是长胡子老爷爷了。

    而池明哲也曾告诉他,要寻高人必须在那荒野草径之中的孤庙陋观里才能找到,估计他池某人是前世武侠小说看多了。这可苦了安明顺,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与当地人不断交流明显成了一只肥鸡,冤枉钱花了不少,最后还是在青城山下,花了比大钱才获得了些消息。他终于在鹤鸣山深处找到一家小道观,当安明顺一看见观主终于就安下心来,一把大胡子啊!

    鹤鸣山为公认的道家发源地。相传古时候曾有飞鹤栖鸣于此,而道教创始人张陵。在此得道跨鹤仙去,因此才得名。因此这里又有“道国仙都”之称。

    而青松观虽在鹤鸣山的荒山野岭处。可供奉的正是道家“吕主”-吕洞宾,这名字池明哲是如雷贯耳的。进了这座看起来有些破旧的道观,他也莫名的安了心,这与想象中的世外高人隐居蛰伏之地算是对上了,面见那位已经七十有三的观主时,池明哲带着虔诚与恭敬,行了个道家起手礼。

    这老道人给池明哲的感官真是鹤发童颜面若鸡皮,身着一席灰布道袍,也没什么多余的装饰。至少手里没拿着一柄佛尘挥来挥去的,但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修行有成的做派。

    “这位善福寿,贫道有礼了!”

    “真人有礼了!”

    池明哲态度严肃而恭敬,还行了个韩式鞠躬礼。而安明顺、郑则熏以及几个保镖都随后鞠躬。

    “不必如此,真人谈不上,只是一山野道人罢了!”

    老道人不在意的摇摇手,面带微笑。

    “听听!这就是高人风范啊!”

    池明哲心里有些小激动了,自己终于找对人了,看着身旁的安明顺满意的点点头。

    “请众位来后堂小歇!”

    道观不大。统共只有三小进,而且虽然看着干净但不少地方的墙面都开了裂,房顶有些地方都能透进光线,可见这里真的年久失修。

    两个小道士进来给他们一行上了茶。池明哲这才和老道人说明来意。随后这道人盯着池明哲的脸仔细瞧了半天,目中微微有些闪烁。

    “把手给我。”

    老道人给他把了脉,随后抚着长须想了半天。池明哲他们也没敢打搅,静静等在一旁。

    “你这不算病。只不过是身体亏虚,补补就好了。关键是你的心病!”

    “心病?”

    池明哲愣了下,随后看了安明顺他们一眼,几人立刻退了出去,还顺手将门带上。

    “善福寿!不是我国人士吧!”

    “是的,道长!我来自韩国。”

    “嗯!你的中国话说的很好,很标准。”

    “呵呵!。。。我自幼热爱中国文化。。。所以。。。如此。。。。。。”

    池明哲一通牛b吹完,很期待的看着老道人。

    “善福寿!你的心病很严重啊!如果不加以调理,可能会影响你的寿命。”

    “道长!。。。”

    他神情严肃,眼里透着心焦。

    “无妨!你细细说来!”

    池明哲自己也知道,他的心病由来已久,这都是从小开始的,要按照科学的说法,那就是有精神分裂。发作时性情大变,外表神情镇定而冷漠,内里却是残忍而暴虐,事后又心怀愧疚,心伤不已。时间长了难免会影响到他的身体。

    他将自己一些小时候的事慢慢的告诉了老道人,以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当然都是有选择的说出来,老道人也很感慨,安慰了他一番,答应帮他治疗。就此,池明哲在这道观里住了下来,能治病他也顾不得这里简陋不简陋了。每天也穿上件道袍,服用着老道人自山里采来的草药熬得汤汁,晚上还跟随着道人唱一歌诀。

    这个道,非常道。性命根,生死窍。

    说着丑,行着妙。人人憎,个个笑。

    大关键,在颠倒。莫厌秽,莫计较。

    得他来,立见效。地天泰,为朕兆。

    口对口,窍对窍。吞入腹,自知道。

    药苗新,先天兆。审眉间,行逆道。

    滓质物,自继绍。二者余,方绝妙。

    要行时,令人叫。气要坚,神莫耗。

    若不行,空老耗。认得真,老还少。

    不知音,莫语要。些儿法,合大道。

    精气神,不老药。静里全,明中报。

    乘凤鸾,听天诏。

    不愧是经常得格莱美的主,唱起来这嗓音里都带着磁性,阴阳顿挫,起起伏伏,唱的煞是好听。而这个歌诀他起先以为是什么内功心法,后来老道人告诉他,这是《吕洞宾房中术》秘诀歌。

    光有歌诀还不行,还得有行功方法,老道人也都悉心传授,直至一个月后的某天清晨,池明哲提出告辞。

    “善福寿!保重!”

    “道长也保重!如果有什么困难请一定和我联系!”

    “客气了!”

    “道长!告辞!”

    池明哲此时还身着道袍,他也没脱下,行了一礼转身和安明顺他们一起下了鹤鸣山。

    一行人迎着朝霞行进在山野之中,迎着清风,抚着朝雾,心境大好之下,池明哲开了口: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咳咳!”

    老道人还站在观前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从袖子里摸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

    “真是个有钱人,结个善缘也好!”

    一阵烟雾飘来,老道人化风而。。。转身回了道观。

    整整1000万人民币对于池明哲来说不算什么,他将支票交给老道人时还万分的感激,让道人从新修缮道观,并应允每年还会派人送来香火钱。这一个月对他来说不下于脱胎换骨,精气神充足而饱满,看着就又是一个身体强健的-池老湿。

    。。。。。。

    心事已了,心情就好,回到上海以后,池明哲在天际娱乐(中国)总公司开了个会,随后又前往北京视察了优酷视频网站的总部,随后又和其负责人古勇锵进行了详谈,告诉他可以授权优酷视频网站播放美国米高梅片庫里所有的电影和电视剧,而且还有他在韩国的sbs电视台所拍摄的电视剧,当然网站得实行vip收费制度,池明哲这一构想一提出就得到古勇锵的响应,双方就细节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晚间,百度的李颜宏也赶了过来,三人在北京饭店里推杯换盏,谈天说地,最后还一起去了天上人间。池明哲大把撒钱,一气叫来了近二十位小姐来陪同,顿时那包厢里莺莺燕燕群芳环集,好一个纸醉金迷之夜。不过最后走的时候,都没给那些小姐们买钟,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那里面的女人逢场作戏可以,上床吗?至少池明哲是不愿意的,还真是洁身自好。

    第二天池明哲在返回韩国前,还拜托李颜宏让他找找关系,看能不能在国内投资建设院线,随后踏上归韩的路程。

    。。。。。。

    卧室里,光线如烛,不时有那呼呼风响自那大床上传来。

    “欧巴!。。。亲亲我。。。”

    孙艺珍紧紧搂住池明哲的腰,不断随着他的剧烈动作起伏着,只是池明哲面色带着些肃穆,凝神屏气,心中还默念歌诀。

    “嗯!。。。你怎么了嘛!都不说话。。。”

    一鼓作气,池明哲很快让孙艺珍闭了嘴。

    “啊!。。。太快了。。。受不了。。。嗯!”

    世界清净了,池明哲深吐口气,翻身而下,将大汗淋漓的孙艺珍紧紧搂入怀里,抚上她背脊。至始至终他都舌顶上颚,不一会儿,喉间咕隆一声才开口说话,真是一粒金丹吞如腹。。。那什么来着。。。

    “厉害吧!嗯?”

    “太厉害了。。。都四次了。。。欧巴。。。我好喜欢!”

    气若游丝,可孙艺珍觉得很满足,这池欧巴去了中国一个多月,回来后整个人都觉得变了,但又说不出那里有变化,但是在床上的表现,那是获得了全智贤、金泰熙以及李孝利的一致好评,拍戏才归家的孙艺珍自然要亲身品味下,结果就是一万个赞。

    “睡吧!”

    “嗯!晚安。。欧巴!”

    望着沉沉睡去的孙艺珍,池明哲露出了笑颜,随即又想到了河智苑、韩彩英、以及在美国的那些心头肉们,心情大好之下,嘴中喃喃:

    “神功大成了。。。心安了。。。心安了!”

    带着对以后美好生活的憧憬,池明哲也沉沉睡去,只是嘴角的那丝笑意是那么的自然与明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