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公平-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公平

    当天的晚上,池明哲的女人们都在家里,而对于秀妍、美英和秀晶与智妍的加入,她们是很欢迎的,当然所谓的欢迎加入,只是欢迎她们在家里过平安夜而已。

    晚饭过后,几个“赌鬼”女人就迫不及待的打起了麻将,在她们看来没有什么娱乐比这个更好的了。池明哲陪着韩佳人在另一间小客厅里聊天,客厅里还播放了些比较舒缓的轻音乐,当然是给佳人肚子里的宝宝听的,胎教嘛!

    前几天池明哲亲自陪着韩佳人去了趟自家的仁心医院,检查出她肚子里的是个男孩,把佳人欢喜的不知该怎么是好,急忙给自家人打了电话报喜,她妈妈也是欢天喜地的,直言佳人争气,这下就更有保障了。池明哲也很高兴,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儿子,说不欣喜是不可能的。

    至于全智贤、金泰熙她们也替佳人高兴,至于是不是真高兴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晚上她们就挨个把池明哲折腾的死去活来。是的,就是死去活来。而且池明哲已经有感于自己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为此他感到惶恐,才二十七八岁,就吃不消那怎么行,自己那些小心肝还没长大,以后该怎么办,让别人吃?自己干看着?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在他心头,让他茶不思饭不想的,连美英悄悄提出带着自己“亲”妹妹一起陪他睡觉觉,他都拒绝了,这个问题不解决,他是什么都不想干了,这万一自己那方面不行了,后面的人生几乎就是一片灰暗啊!他就是个为b而生的人,这种觉悟已融入了他骨子里。

    于是这天,他在办公室里大叫“我的心腹在哪里!”。安明顺闪耀出场了。两人在办公室里嘀咕了几个小时,让外间他的小秘书刘仁娜也有些坐立不安,之前她可记得池明哲给她下的命令,“任何人来都不得打扰他!”。

    当安明顺面色沉重,带着临危受命壮士一去不复还的神色向她点头告辞以后,刘仁娜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在她的猜想里,公司是不会出什么事的,一直都很四平八稳,毕竟要是出什么事,作为池明哲的秘书她应该会很快知道的,她想的是,自家会长不会是生了什么难以治愈的病,就像公司拍摄的那些个韩剧一样,是得了绝症。不然安助理不会是那样的面色。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很强大,她猜的**不离十了,不过不是什么绝症,只是她的会长大人性功能衰退而已。

    下午,安明顺就坐着老板的专机飞赴中国,至于由头对外宣称是替池明哲去视察那里的产业。

    。。。。。。

    “喔!。。。”

    韩佳人打了个哈气,慢慢站起来锤了锤自己的后腰,她乏了要回屋休息。

    “好好睡一觉。我儿子也累了。”

    “欧巴真是的,现在就他最重要了。”

    说着。韩佳人还轻轻抚着隆起的肚子,面上母性的光辉是怎么也遮不住的。

    “你也一样重要。。。啵。。。”

    池明哲站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抚着佳人的熙珍抿着嘴笑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羡慕。

    。。。。。。

    江北中区,清溪高路上人满为患,不少人是冲着明洞天主教堂来的。天气很冷,但也挡不住游人的热情,很多情侣也幸福的牵着手窃窃私语着,不时还凝望着教堂那哥特式尖顶上的十字架,心里祈祷着。能和自己的爱人天长地久。

    咸恩静、朴素妍、全宝蓝以及全孝盛也挤在熙攘的人群中,不时还会窜进街边的饰品店里一起查看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几人傍晚就聚在一起,宝蓝原还准备拉上自己妹妹一起出来,可她早已和朋友们约好了,吃完中午的外卖就出门了。她们在明洞见面以后,逛了好一会儿,又一起吃了晚饭,就来到教堂附近,她们在等另一位约好的姐妹-李居丽。

    “猜猜我是谁?”

    等在街边四处张望的全宝蓝被身后一双冰冷的手遮住双眼。

    “哎呀!冷死了,快放开!居丽!”

    “呵呵!。。。”

    “手怎么这么冷啊!帮你捂捂!”

    李居丽的双手被宝蓝握住抚在她胸前,她第一时间觉得这个熟悉的姐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从说话语气还有神态都是如此,可至于原因她又说不上来。

    “怎么现在才来,都等了你很久了,还以为你会和我们一起吃饭呢!”

    宝蓝一边帮居丽捂着手一边说道,语气带着些娇嗔。

    “宝蓝啊!你怎么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嗯?”

    李居丽止不住好奇的开口。

    “瞎说什么呢!我不还是原来那样。”

    两人在街边嬉闹起来,旁边店里的素妍、孝盛、恩静她们都出来了,几人聚在一起,向教堂那走去。

    教堂门前都是人,她们好容易来到教堂门口,孝盛忽然发现了什么似得。

    “咦!允儿、小贤还有秀英!”

    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见三个带着圣诞老人帽的丫头,正蹦蹦跳跳的说着什么,于是一起走了过去。

    。。。。。。

    “九条!”

    “杠!”

    棋牌室里,全智贤、孙艺珍她们正在酣战,边上坐着四个准备拜师学艺的丫头,目不转睛的看着。

    池明哲进来的时候,朴智妍正抱着全智贤的胳膊问着麻将规则。

    “欧尼!为什么要摸一张打一张啊!”

    “。。。为什么是十三章牌啊!”

    “这比花图好玩多了。。。”

    见到池明哲进来,朴智妍又转移了目标,秀晶也缠上来问东问西的,好在池明哲颇有耐心教了一会儿,带着她们这帮小丫头去了别处。

    “她们就是那混蛋的小相好?”

    李孝利见他们走后点起一根香烟。

    “她的小相好多着呢!”

    金泰熙跟着补了一句。

    “行了!行了!。。。打牌!”

    全智贤不愿多说什么,信手也点了支烟。刚刚小丫头们都在,她们一直都没抽,现在只要是一打牌,她们就烟不离手,池明哲说过多次,也就不再去管。

    “有没有发现。他最近好像那方面。。。”

    孙艺珍吞吞吐吐的开口道。

    “你也发现了?”

    李孝利稀奇的看着孙艺珍,只有全智贤和金泰熙没说话,可看她们的眉头皱了一下,就知道她们心里也有数。

    “行了!不就是次数没以前多了?他这是知道爱惜身体了,不好吗?”

    “怕是被那些小相好榨干了吧!”

    “行了!别瞎说,那些都是孩子呢!”

    几个女人边打着麻将,边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

    。。。。。。

    十二点时,明洞天主教堂门前已是水泄不通,很多人都在闭目祈祷。宝蓝、居丽、恩静她们全都带着虔诚,双手捧在胸前心里默默许愿祝福着,小贤和秀英也是如此,只是她们多半是觉得好玩,只有允儿闭着眼睛垂着头,那副虔诚的样子让小贤都觉得惊讶。

    “主啊!请求您。。。祝愿欧巴事事顺利,身体安康。。。让他更喜欢允儿吧!”

    林允儿嘴里轻轻说着还偷偷睁开眼看向两边的孝盛和恩静,生怕别人偷听了去。发现两人都在低头祈祷才吐了吐舌头随后又闭上眼睛,可她身后的徐珠贤小妹子。眼神闪了闪小脸有些红,她可是一字不落的都听了去,刚刚的她的脑袋差点贴上允儿的后脑勺了。

    “允儿欧尼这是。。。喜欢欧巴!。。。可我也喜欢呢!”

    望着地面,小贤抚上自己有些热燥的面颊,喃喃自语道。

    。。。。。。

    “时候不早了,都休息去吧!”

    池明哲看着智妍的脑袋都一冲一冲的。起身送她们一一回房去休息。

    “欧巴!在我这睡吧!。。。这太大了我怕!”

    美英依着门看着他。

    “好吧!我的小可怜!”

    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池明哲揽着美英进了房。

    “欧尼!为什么不留欧巴和我们一起睡?”

    刚才秀晶拉着自己姐姐要和她一起睡,实际是想让姐姐把池明哲留下来,可秀妍直接就拉着她回了房什么也没说。

    “让你美英欧尼和她谈谈吧!”

    “咦!为什么?”

    “睡觉吧!别多管闲事。”

    “哦!”

    秀妍发现美英自那天参观过她家的房子后,情绪有些不对。怕是有些嫉妒的情绪,池明哲送她们回房,美英提出最后送她时,秀妍就心里有数,她这时要找池明哲撒娇了。

    。。。。。。

    “欧尼们!再见!”

    “再见!”

    宝蓝她们将允儿她们送上了出租车,时间已经很晚了,尽管大街上还是很热闹,可她们毕竟年纪小,还得回家。

    “接下来去哪?”

    李居丽问道。

    “不早了!一起去我那吧!”

    全宝蓝看着大家,孝盛和素妍可都是住在她家里。

    “你家?”

    “居丽!我租了房子,不住家里了。”

    “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你刚来当然不知道了。”

    “那还等什么!走吧!去看你的新家!”

    几人顺着大街向前面路口走去,这里人多不太好打车,刚才好容易拦了一辆也让给了允儿她们。

    。。。。。。

    “威廉!”

    美英光溜溜的身子死命的往池明哲怀里钻,手抱着他的脖子紧紧地。

    “怎么了?”

    “没!”

    “我猜猜!。。。这是嫉妒了,嗯?”

    “没有。。。嗯!我嫉妒了!”

    美英的状态池明哲是知道的,原也准备好好安慰她,对于一碗水端平他是很在行的。

    “小笨蛋!有什么就跟我说,别憋心里,谁让你是我的小可怜呢!”

    “嗯!”

    “我啊!也给你准备了一套房子,但你家里在韩国没什么亲戚,也不会来住,所以房子就落你名下了。”

    “真的?。。。威廉!你对我真好!”

    美英的脸贴着池明哲的胸口蹭啊蹭的,脸上带着娇柔的神情。

    “呵呵!。。。我会公平对待你们每一个,嗯?”

    “嗯!”

    美英满足了,她要的就是公平,对于池明哲她的要求是最少的,有钱花、不烦神、仅仅是要他能公平对待她。

    “威廉!”

    “嗯?”

    美英突然翻身起来,眼里带着羞意,目光盈盈的看着他。

    “我要好好服侍你!”

    说着就钻进了被子里。

    温暖湿腻包裹着池明哲,让他不由的伸手摸着美英的秀发。

    “真舒服!。。。我的小可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