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跟踪-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八十六章 跟踪

    全罗北道位于韩国的中西部,这里一马平川属于平原地带,所以自古以来全罗北道以及更南面的全罗南道被并称为“韩国的粮仓”,这一带没什么工业,所以保持了纯净自然的环境。※%,

    作为道府所在地的全州更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它既是百济王朝后期的首都,也是朝鲜王朝的发源地。这里不仅有许多的名胜古迹,还有传统手工制纸业,当然传统美食也是必不可少的。而在池明哲看来全州最重要的是,出产了“金软软”。

    作为全州最重要的出产品金泰妍,一大早就悄悄的起床了,昨晚她睡得很迟,可是睡眠质量却一级棒,因为池欧巴在电话里给她催眠了,轻声唱了一首她从没听过的新歌,还告诉她这是给她写的,名字叫《还有一个》,软软听见这歌名时心里还有些嘀咕,这是欧巴在告诉自己他心里还有一个人吗?但随后就被歌声那优美动听的旋律所打动了,最后池欧巴还把歌词用短信发给了她,告诉她见面以后要唱给他听,结果金软软到很晚才睡。但是她这会儿的精神状态不仅饱满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泰妍啊!怎么不多睡会儿?”

    刚出自己的卧室就碰见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餐。

    “嗯!睡不着了。偶妈!。。。”

    “嗯?”

    “我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了。。。我。。。约了几个同学一起逛街。”

    “同学?你还和以前的同学有联系?不是进了公司就转学到汉城了吗?是汉城来的?”

    金泰妍早早的就进了池明哲的公司,那时候还在上小学,最后转学到了汉城。她妈妈也有些奇怪,女儿一般都待在汉城。没听说还和全州的同学有什么联系。也就是说我们金软软现在还在上初中二年级,可见池老湿的鬼畜情怀有多博大了。

    “是啊!难得还有联系。。。好不好嘛!偶妈!”

    “好好好!随便你。要注意安全!”

    “嗯!”

    抱住妈妈的腰撒了会儿娇,泰妍带着窃喜进了洗手间。

    看着女儿的背影消失在洗手间里,金妈妈面露疼爱之色,想着她小小年纪就离家去了汉城心里很是不舍,虽说看着没吃什么苦,可终究还是很心疼。有时候想念这个女儿时,就止不住的眼泪哗哗的,随手还会给金爸爸来上两巴掌,责怪他为什么当初答应让女儿去汉城当练习生。而金爸爸总是很无语的看着她,心道没你同意我敢吗?那时候泰妍已经远在美国,所以她只好把这份念想深埋在心里。

    。。。。。。

    一辆簇新的奔驰s600顺着全州川无声的滑过,看着车窗外的风光,池明哲拿起手机给金泰妍发了个短信,告诉她已经进了全州市区。

    “叮咚。。。”

    在洗手间门口,金妈妈从门缝里瞧见泰妍正在描着眼线,微笑悄悄爬上脸庞,心里想着女儿终于长大了。都知道出门化妆了,转身进到她卧室里准备帮泰妍把被子叠上,就听见枕头底下传来门铃声,好奇的从枕下摸出个手机。就这窗外的光亮发现是条短信,可署名只是一个“哲”字,让金妈妈凭直觉就认为这条短信不简单。反手将卧室门轻轻关上点开了手机短信。

    “软软!欧巴到了,待会儿过来接你!。。。嗯嘛!”

    “软软?。。。欧巴?。。。嗯嘛?”

    金妈妈捂着嘴一脸的惊骇。虽然她不知道最后那个嗯嘛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早恋?”

    “偶妈!。。。偶妈!”

    屋外传来泰妍的声音,金妈妈赶紧将手机塞进枕头底下。打开了卧室房门。

    “这呢!在你房里收拾,鬼丫头连被子都不叠。”

    故作平静的金妈妈,念叨两句就进了自己的卧室,冲妈妈背影做了个鬼脸,泰妍也溜进卧室。

    “咦!欧巴的短信!”

    从枕下拿出手机,泰妍发现了短信,随即又疑惑的向屋外忘了一眼。

    。。。。。。

    “停车!”

    郑则熏将车停在了路边。

    “则熏!你今天就替我去明哲馆转转,我就不过去了。完了你们就自己回汉城。回头叫他们别跟着了,嗯?”

    “可是会长。。。好吧!”

    在池明哲平静的注视之下,郑则熏认了怂。

    这会儿车子正好停在中央洞梅谷路与忠敬路交汇处的全州百货公司门前。时间已到了早上八点四十分,街上的车子和行人多了起来,看着是到了全州的早高峰时间。前面不远处就是池明哲设在全州的明哲馆商业中心,打开门郑则熏下了车,他们车后还跟着三辆雪佛兰suv,那是池明哲随行保镖的车子,郑则熏上了后面的车跟他们一起向前方明哲馆驶去。

    拐了两个路口,奔驰车停在了全州银行门前,在atm机上池明哲取了一大叠10000面值的韩元装进口袋,他身上带着的都是美元,尽管还有卡但怕用起来不方便。这会儿的韩元面值最大的就是一万元,五万的要等到09年才会发行。可见李孝利、全智贤她们这些娘们,平时赌起一千万韩元的麻将,那桌上的韩元堆起来多么有视觉冲击感,尽管里面还夹杂有不少的现金支票。

    。。。。。。

    12月的全州天气还是比较冷的,太平洞驿川路上一座小区门前,金泰妍拉好卫衣的帽子遮在头上紧了紧,搓着两只小手向路两边张望着,直到池明哲的车停在她身旁。

    弯腰向里面看了一下,泰妍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哼嗯!。。。你都不想我!”

    上了车的泰妍和刚才在路边是判若两人,一个劲的往池明哲的怀里钻。嘴里哼哼着,那娇憨的样子让金鱼佬爱的要死要活的。

    摸着雪白光滑的小脸蛋。啵的亲了一口,鼻子就在泰妍的发髻上嗅了起来。温存了半晌。

    “路边有人呢!快走快走!”

    泰妍催促着池明哲将车开走。

    两个身影从小区门口跑了出来,看着远去的奔驰,又一起急匆匆的往小区里跑去。

    不一会儿一辆奔驰suv从地下车库里窜出,向着池明哲他们的方向追了过去。

    。。。。。。

    清州,是一座以新旧时代固有摩擦,又拥有恬静淡雅之美而吸引众多游客的城市。在这里人们很容易寻找到,那些大都市里已经消逝了的古典生活氛围。清州人的生活节奏比较缓慢,他们通常身处在自有的闲暇时光里,显得悠然自得。

    全孝盛的家乡就在这座城市。自从回来一个多月。她觉得这里好像陌生了许多,城市在飞速发展,自家曾居住的具有历史特色的韩屋区也拆迁了,变成了清州工业园区。现在已经搬到了市中心,新家在西门洞这里,紧靠着从城市中心穿过的无心川边上,刚建好不久的新大厦,算是目前清州最好的住宅楼了。

    买房子的钱是她从美国会给妈妈的,全款付清这让她为此而自豪。心里也再次感激了那个对她异常有兴趣的池欧巴,没有那次拉斯维加斯的赚钱之旅,怎会这么轻松的为妈妈解忧。

    作为单亲家庭的女儿,她一直和妈妈相依为命。这些年都是靠着母亲四处打工养活了她,期间的辛酸与苦辣孝盛都看在眼里。自家房子被拆了以后,妈妈为此很烦恼。补偿款不足以再买下任何房子,眼看着家里要租房生活了。可母亲却没有向她透露一个字,可细心的她总能在电话里听出妈妈语气里的哀愁。幸好不久孝盛手里有了钱。

    而当初那个狠心抛下家庭的父亲,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彻底模糊了,有时候偶尔想起来,那面孔却会无端的变成池明哲,这让她惊慌过,可是随后嘴角却总下意识的带上不明意义的微笑。

    “乖女儿!妈妈去买菜了,今天想吃什么?”

    “别去了,偶妈!我们一起去逛街吧!中午在外面吃吧!”

    看着比当初离家时长大了许多的女儿,全妈妈心里有着恍惚。

    这还是离家前那个搂着自己发誓,要让自己过上好日的乖女儿吗?这些时日在家里,女儿总是伏在阳台上,看着脚下缓缓流过的无心川在发呆,像似已经有了女儿家的小心思一般。个子长高了不少,身材也看着匀称婀娜,特别是那胸前的发育也让自己这个做妈妈的惊讶不已。几次和女儿上街,那些个异性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她,虽说自豪可心里也很担忧。

    “乖女儿!妈妈不知该不该问。。。那些买房子的钱究竟。。。”

    清州明哲馆的美食中心,一家日式料理店里,全孝盛和妈妈落座以后,她妈妈面带探寻的开口道。

    “那些是女儿挣得。。。是欧巴。。。是会长带我们一起挣的钱!”

    “你们公司的会长?”

    “嗯!”

    全妈妈有些难以置信,哪家公司的会长这么好心。

    这可不是小钱,家里买房子花了近18亿韩元,当时自己看到卡里女儿汇来的150万美元时都惊呆了,忍不住就想再打个电话问问这是哪来的。可是又怕女儿为难,从她回来休假时自己就想问清楚,一直都不知怎么开口,生怕女儿说出什么让自己受不了的,所以直到今天才小心的开口。

    “偶妈!放心吧!女儿向你保证这些钱来的都是清清白白的。”

    握住妈妈搁在桌上的手,全孝盛认真的说道。随后,

    “女儿以后会接你去汉城过好日的。。。该是报答您养育之恩的时候了,偶妈。。。我保证!”

    “嗯!。。。乖!”

    全妈妈感动的眼里泪哗哗的,孝盛也很贴心的拿纸巾给她擦拭着。脑子里莫名又出现了池明哲的身影,她的心里也做下了某种决定,以后哪怕出卖自己的身子,也要让自己的母亲过上好日子,当然买受人必须是池欧巴才行。

    “欧巴!你会要孝盛吧?。。。”

    。。。。。。

    孝盛将来的买受人池某某,将车已经停在了德津公园露天停车场里,金软软真的软了,跨坐在驾驶座池明哲的腿上,趴在他怀里,小嘴微微喘息着。

    “憋死人家了。。。坏欧巴!”

    轻轻拍着她的背,池明哲没有说话,微闭着眼似乎在享受,此刻拥着泰妍的那种温馨与安宁,一动不动抱着泰妍躺靠在放倒的座椅上。刚刚痛快的吻了她快十五分钟,直到自己也憋不住了才松口。

    “欧巴!”

    “嗯?”

    半晌,泰妍在他耳边呢喃道。

    “人家唱歌给你听!”

    “好!”

    停车场另一边的一辆奔驰suv里,金妈妈和金爸爸一直注视着池明哲的车。

    “还不下去看看,待这干嘛!”

    金妈妈推了推金爸爸。

    “他们。。。都在车里。”

    “我知道,就是都在车里我才担心!”

    “放心,大白天的。。。车子都没晃动。”

    “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