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帮我洗澡澡-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七十七章 帮我洗澡澡

    郑秀晶是当晚最后的“赢家”,是的!这是这个鬼丫头自己的心里话。依她古灵精怪的性格,再加上耳闻目濡池老湿平日里的教诲。

    “我懂着呢!。。。等我长大了你们都要靠边站!欧巴最喜欢我了!哼!”

    人小志气大,说的就是她。(“那你还和娘炮谈恋爱!”,作者君忍不住在冥冥之中怒吼道。。。呵呵!)

    。。。。。。

    池明哲眼里带着愧疚,看着眼前目光里都带着哀怨的几个女人们。

    “明年一月我才会离开!”

    安心的表情在全智贤、金泰熙、李孝利、孙艺珍以及韩佳人漂亮的脸颊上显现。

    “嗯!欧巴今天刚回来,早点休息!”

    “是啊!你一直在美国,我们都不在身边,想着心里都有些难过,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补补身子!。。。嗯?”

    智贤和泰熙她们都口出良言,眼里带着名叫关怀的温情,池明哲也是面含矜持的频频点头。

    只是都把小小的秀晶给忽略在了一边,丫头起先带着无辜懵懂的眼神,看着几位欧尼对欧巴说着暖心话,接着就低下头像是在沉思,可心里在想什么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杰西卡!我可怜的姐姐!远在美国的你。。。知道吗?金泰妍并不是你最大的敌人,你恐怕再也想不到吧!。。。呵呵!”

    秀晶又抬起眼,面上还带着微笑,不时看着这些说话的欧尼们。

    “平时多吃点好的,到时候让孙管家。。。。。。”

    “是啊!欧巴。。。。。。”

    秀晶眼里的欧尼们,这会儿一下子似乎个个都化身成了坏女人。。。似魔似妖!

    “。。。她们都在勾引我可怜善良的欧巴,我简直不能忍!。。。名为“krystal“的伟大女性。。。今晚要向她们宣战。哪怕牺牲了自己也在所不惜!我爱你!。。。姐姐!这都是为了你。。。永远记得我吧!你善良可爱的妹妹!”

    “欧巴!待会儿给姐姐打个电话吧!她。。。想你!”

    萌懂、天真,这是此刻郑秀晶的表情,餐厅里刚刚热烈的气氛瞬间又顿了下。池明哲撑着餐桌的手肘正托着下巴,侧头向她望来,眼里带着关怀与笑意。

    “待会儿打几圈,怎么样?”

    李孝利大大咧咧的说着。还拿起面前的红酒杯喝上一口。

    “好啊!最少24圈,不打完不许睡!”

    孙艺珍兴奋的两手交叠握在胸前,她对这个提议很支持。

    “嗯!。。。我想想!明天没行程吧?”

    优雅的拿起餐巾拭了拭唇角,全智贤正在思索。

    “我没问题,反正时间有的是!”

    眼角扫了下郑秀晶,金泰熙这个漂亮女人也点点头。

    “哎呀!我不行,得好好休息!”

    韩佳人幸福的抚着自己腹部。

    几个女人又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什么打多大呀!明天睡到几点起来去做护肤啊!只有小小的郑秀晶感觉到一种名为“无视”的东西在四周挥散,她眼里有些暗淡但瞬间又带上了某种坚定。平日里都被池明哲宠着,她哪里经历过这些,心里怒火焚烧,两只小手在餐桌下紧紧握着。。。很用力,直至指节都有些发白。

    一只大手覆了上来,很轻柔、很温暖。池明哲望着她,微不可察的摇摇头。

    “欧巴!秀晶好无助啊!只有你才能成为秀晶的依靠!”

    心里想着,眼里有了些雾气。可她强忍着,在秀晶看来这时候可不能哭。让这些欧尼们看扁了。只是见着欧巴那温情的眼神,心里好受多了。

    “散了吧!我先休息去了!玩归玩也都注意身子,嗯?”

    站起身,拉着秀晶的手向餐厅门口走去,在女佣打开门躬身行礼的一瞬,郑秀晶回过头。看着还都坐在餐桌边的欧尼们,眼里带上了得意。

    “我也走了,坐一会儿好累!”

    韩佳人站了起来,捶了捶腰。

    “你呀!要多休息!你现在是块宝。。。不对!你肚子里的是块宝!”

    “对哦!”

    “呵呵!。。。”

    餐厅里热闹还在继续。

    。。。。。。

    浴室里,池明哲盯着那大的有些离谱的浴缸愣着神。镀金的水龙头里吐着雾气翻腾的热水,将浴缸里搅得水花四溅。

    “欧巴!”

    “嗯?”

    池明哲回过头来。

    “帮我洗澡澡,好不好?”

    又是那副懵懂的样子,披散着过肩长发,平坦的身子裹着浴巾,再怎么也只是个小丫头,只是那漂亮的脸蛋上,那对明亮的大眼睛里含着些娇意。

    可看在池老湿的眼里却让他恍惚了,拿长大后秀晶的身形笑貌又出现在脑海里,与眼前这具个头不矮只是偏瘦柔的身子重合在一起。

    “好不好嘛?!”

    心里微颤,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可他心里却在挣扎。

    “我可以吗?。。。不可以。。。她。。。还小。。。怎么能。。。”

    “欧巴!。。。”

    又一声娇嗔尾音拖得长长的,揽手抱住还在发愣的他,似乎瞬间就将金鱼佬的心里防线摧垮。

    “她是我的。。。我的秀晶。。。连她姐姐都是我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

    “好!。。。”

    声音有些干涩,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心理挣扎好像很耗体力似得。

    “你先进去,水温刚好。。。我去换衣服!”

    望着出去的背影,郑秀晶喜笑颜开。

    “哗啦!。。。”

    水花四溢,雪白娇弱的身子寖入浴缸里,旁边地上散落着一件缀满菱形花纹的浴巾。

    换上一件t恤,穿着条运动长裤,池明哲进来后。弯身捡起地上的浴巾搁在梳洗台上。

    “水不烫吧!”

    “好舒服呢!”

    “先泡会儿!待会儿帮你搓背!”

    说着就准备反身回卧室,眼睛也没往浴缸里看。

    “欧巴!”

    “又怎么了?”

    “一。。。一起洗!”

    丫头双手覆在胸前,身子也藏在水里,满头的秀发末梢轻轻浮在水面上。咬着唇,脸上带着些娇羞以及。。。期待。

    “唉!这都跟谁学的?这做派我真是。。。受不了!”

    “好!”

    不再犹豫,动作也很迅速。退去t恤露出坚实有形的上身,只是在脱裤子的时候手顿了下,随即一蹴而就。可你只穿了条运动长裤,里面啥都没有是闹哪样?

    害羞的用手遮住脸,只是指间的缝隙有些大,秀晶脸上的笑意是怎么遮都遮不住。

    “哗啦!。。。”

    秀晶眼看着。。。姑且算是眼看着吧!池明哲进入了浴缸的另一头,撑直了双腿,将水寖入颈脖下方。

    “呼!。。。”

    呼着舒心的气息,仰面望着天花板。

    “哗啦哗啦!。。。”

    水面翻腾。浪花朵朵,浴缸着实大了些,足够十个人一起进入了,秀晶游了过来,起身将她扶住,随即抱坐在身上。

    “还是个小丫头,我这担心个什么劲!”

    帮她捋了捋耳鬓的长发,在用水向她身上泼着。手指在肋间播划了两下。

    “嘻嘻!。。。痒痒!。。。”

    身子不住扭着,又转过来变成跨坐面对着他。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随手将那硌着自己的东西,扶着向他腹部压了压才坐上去,一切显得那么自然。

    。。。。。。

    棋牌室里,又是烟雾缭绕,四个女人正在酣战。周围站着四个女佣不时给她们端茶递水,偶尔将剥好的水果轻轻递进她们嘴里。

    “胡了!清一色!哈哈!”

    金泰熙满脸的兴奋,将一只细长的女士烟叼在唇角,面前的牌被一把推到。

    “你今晚手气不错!连赢了好几把!”

    将芊指间的香烟,搁在边上小几上的烟缸里。全智贤望了眼泰熙的牌,笑着说道。

    “可不!胡的都是大牌。这把多少钱?”

    孙艺珍也笑着出言道。

    “我算算。。。每家300万!给钱!”

    金泰熙的玉手有三根指头捏在一起搓了搓,这个动作据说是跟池明哲学的,好像是给钱的意思。

    “美惠!”

    李孝利向身后站着的贴身女仆示意了下。

    “稍等下!欧尼!”

    安美惠弯腰在小茶几上大堆的韩元里,拿起几摞,交给了金泰熙身后的周慧珍,其她几人也都如此。

    “你们几个都回去睡吧!我们要打的很晚!嗯?”

    全智贤边洗着牌,边和几个佣人说道,泰熙她们也都示意了。

    “晚安!夫人们!”

    门被轻轻带上,几个小女佣都出去了,这里酣战继续。

    。。。。。。

    韩佳人已经睡了,侧着身面颊陷在松软的枕头里,嘴角还带微微弯曲撇着一丝笑容,她定是梦到了什么。而池明哲也在自己的卧室里,将秀晶浑身擦干净,裹着浴巾将她抱到床上,掀起被子让她钻进去。

    全州,金泰妍的卧室里,她也睡下了,躺在床上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翻看着自己和池明哲的照片,娇俏的脸上露出些许的笑意。

    到家后,餐桌上早已摆满了偶妈精心准备的晚餐,全家围坐欢声不断,随后她又拿出在洛杉矶买好的礼物分给家人,特别是一直闷闷不乐的哥哥金志勇,拿到了自己特意给他买的莱卡单反相机时,那欣喜若狂大吼大叫的样子,想想都让她觉着好笑。

    汉城,允儿的卧室里,迷糊之间她觉得有人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床前一张慈祥中带着严肃的脸庞,疼爱的看着她,而允儿却舒适的侧过身将怀里的毛绒玩具熊抱得更紧,门被轻声带上。

    “咦?这张照片!”

    带着绒线帽子,小脸有些通红,照片里的泰妍笑得很开心,周围的林间覆盖着皑皑白雪,而且她的脸颊边紧紧贴着池明哲的笑颜。

    细嫩的指尖在手机屏上摸搓。

    “欧巴!软软又想你了!你这会儿在干嘛?”

    林允儿又翻过身,漂亮的卧蚕眼紧闭着,嘴里还喃喃着。

    “嗯!好饿!。。。允儿要吃好吃的。。。欧巴!你在哪啊!”

    池明哲刚躺上床,冷不丁的秀晶就挤了过来,可是身子上的浴巾也不知跑哪去了。

    “好好睡觉!”

    “嗯。。。我不!”

    顺手搂过她,又掖了掖秀晶身后的被子,丫头发髻间还飘散着洗发露的清香,抬手自然的在她光溜溜的背脊上轻轻抚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