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虐心的秀妍-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六十八章 虐心的秀妍

    天光已经放亮,卧室里还是静悄悄地,床上被子下交叠在一起的身影微微动了动。±,

    脖间有些痒,轻轻晃了晃下巴,池明哲在睡眠中嘴角也似带着微笑,只是那瘙痒不断的出现,直至他忍耐不住时,想着伸出手去挠一下,可手臂被一具柔软滑嫩的物事给压住了。

    猛地睁开眼,正与金泰妍四目相对,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仔细的瞧着他,就像是她要从对方眼眸里看清自己面容似得,皱了皱鼻子,唇角翘起漂亮的弧度,又微微撅着贴上他的嘴。

    唇,有些微凉,但很快就变得温热湿软,随着两条柔嫩湿腻的舌头,在唇外相互轻柔的纠缠在一起,池明哲觉得,自己清晨的火气更加旺盛,腿间早已竖直,只是好像陷在什么柔软当中一样,他脑子从迷糊中渐渐变得清醒起来。

    “欧巴!。。。好硬!”

    软糯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心里舒坦。

    “小傻瓜!你腿夹得那么紧。。。当然了!”

    “舒服吗?。。。坏欧巴!”

    泰妍的脸凑近跟前,还顽皮的不断夹着自己的腿,一松一紧,她自己也在感受着那份奇特的触感,觉得又新奇又好玩。

    “舒服!”

    渐渐地,她的脸色开始有些变红,很快就红透了,池明哲也觉着腹间有些湿湿地,不禁嘴角挂上笑意。

    “软软也觉着舒服吧!。。。是吧!”

    抿着嘴没有吭声,泰妍将脸贴紧池明哲的脖子,小嘴里呼着灼热的气息。在哪使着劲。

    “欧巴!。。。人家要上厕所!不行了。。。”

    说着泰妍就要起身,却被池欧巴紧紧搂着无法动弹。

    “继续!。。。小笨蛋!”

    “我要去。。。嗯!。。。快放开!”

    娇小的身子僵了起来。跟着又抽搐了几下,接着就瘫软了下来。气息也显得有些重,池明哲顿时觉着腹间湿漉漉的。

    “讨厌死了!人家。。。人家。。。”

    张嘴咬在他胸口,只是力度很轻,池明哲探手在腹间,果然有大片的黏滑。

    “软软“尿“床了!”

    “不许说。。。羞死人了!”

    “好敏感的体质啊!”

    “不理你。。。哼!。。。”

    一把掀开被子,池明哲抱起张牙舞爪的泰妍大步走进浴室里。

    。。。。。。

    “欧巴!宝宝这几天可听话了!”

    “哦!真的吗?”

    “嗯!。。。真的。”

    朴智妍骑着池明哲的腿,憨笑可掬的样子让池明哲忍不住就想笑,她头上戴着那顶属于自己皇冠,脖子上也挂满了很多串项链。不时还抓着项链抖两下。

    现在没事的时候,智妍就喜欢一个人往池明哲这跑,经常拿出自己的珠宝首饰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更是喜欢将它们都戴在身上,自己乐呵乐呵。揪了揪她的脸蛋,把她扶正头上的皇冠,嘴里啧啧有声。

    “智妍真是太漂亮了,长大以后更不得了。”

    “呵呵!欧巴!。。。你喜欢智妍吗?”

    “当然了!”

    “那。。。那。。。”

    “嗯?”

    看着把头上的皇冠摘下,小脸埋下贴着自己胸口的智妍。池明哲有些奇怪,丫头这会儿是怎么了?

    “那。。。欧巴是喜欢智妍多点,还是。。。喜欢秀晶多点!”

    说完漂亮的小脸蛋抬了起来,清明透亮的目光。炯炯的看着池明哲。

    有那么一瞬,池明哲好像产生了错觉似得,觉得此刻坐在自己腿上的是以后的那个朴恐龙。而且说话的语气也与往日大不相同了。

    “当然是一样了,欧巴一样的喜欢你们。智妍!你要记住,你们是好姐妹。以后也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嗯?”

    “哦!。。。”

    似是对池明哲的回答有些不满意,丫头的情绪变得不高起来,有些蔫蔫地。

    “小笨蛋!不高兴了?”

    “没有!”

    声音低低地,听着像喃喃自语。

    捧起智妍的小脸蛋,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又一下,她先是呆呆的看着,然后抱上欧巴的脖子。

    。。。。。。

    “今天是怎么了?一个个情绪不高的。”

    “没!。。。就是身子没力气,不想起来。”

    秀妍懒散的躺在床上,头枕着池明哲的腿,手里还捧着一本杂志。好像自池明哲进她卧室以后,都快一个多小时了,秀妍一直就这么窝在床上,连洗手间都没上过。

    “嗯!不是懒病发作了就好!”

    “你才有懒病!我都不知道有多勤快!。。。勤快的要死!”

    扔下杂志,郑秀妍翻起身跨坐在他身上,手抚着他脸颊仔细瞧着。

    “一回来就去泰妍那,也不说是先来看看我,我知道自己没她讨喜。。。你还来我这干嘛!去找她不好吗?”

    眼里开始水润起来,还带着迷蒙,眼见着秀妍又要向着林黛玉转变,池明哲赶紧抱着她的腰向怀里紧了紧,打断她的变身。

    现在郑氏秀妍自创了一项绝技,就是“黛玉杀”,这技能一出,总能将池明哲杀的落花流水,而旁观着,当然如果有的话,那是沾者伤心,挨者落泪,属于群攻群杀技能,端是强劲无比。这可比前世她总冷着一张脸,散发着中看不中用的寒气,厉害多了,当然这项“寒冰真气”技能,她还保留着,这纯属于个人天赋技能,在来去转换之间硬是熟练无比。

    “又怎么了?好好的。。。这又气上了?”

    窗外这会儿烈日煌煌的,气温很高,估计最少也在35摄氏度以上。洛杉矶夏日的气温一直都比较高,哪怕这里是海边。

    池明哲自回来洛杉矶后。决定好好休息一阵,原先打算把《无间行者》的剧组给搭建起来。可是李容植接到韩国来的一个电话,就告假返回了韩国,据说是家里有什么事,而黄政民、千浩振他们也因为在韩国的戏还没拍完,也推迟了来美国的行程日期。他自己也是在韩国这段日子累狠了,正想给自己好好放个假,旬日里没事就待在丫头们这,况且由于天气太热,池明哲也给她们放了假。该学的也都学的差不多了,英语也一个个说的很溜,剩下的就是要不断加强练习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舒心,池明哲连现在正在上映的《冷山》票房是多少都不怎么关心,更别说其它的了,他也似乎进入了一个调整期,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每日里这个房里跑跑。那个屋里转转的很是悠闲。

    今天也可能受到气温的影响,很多的丫头们要么待在屋里,要么就泡在酒店室内泳池里,一起悠闲的像是在这度假。也有一些待在屋里睡着不想动弹。比如李居丽、比如全宝蓝、又比如正准备好好给池明哲撒个娇,再抱怨抱怨“有理取闹”一番的郑秀妍。

    “我就不能生气?我就不该生气?”

    看着怀里的秀妍又变了脸,池明哲反而兴趣盎然起来。

    “不是。。。那什么。。。饿不饿?一起去吃东西!”

    “不吃!看着你就饱了!”

    冷着脸。秀妍一下子又像是个人形冰柜,当然某人就好这一口。这总比那哭哭啼啼的“黛玉杀”让他好受多了。还有亲切感不是。

    “呵呵!好了好了!乖!要不带你出去转转?”

    忍不住就想在她嘴上啃一口,可秀妍左躲右闪的就是不让他如愿。

    “不要。。。讨厌。。。你要干嘛?人家还这么小。。。我要叫人了!”

    越是这样池明哲越是兴致高昂。他知道秀妍这是和他做游戏呢!

    “秀妍啊!快!在骂两句!”

    “我不。。。我就不。。。急死你!”

    终于被擒住了,娇弱的身子被压着。

    “嗯!。。。放开。。。你不要脸。。。就会这样!”

    四目相对,池明哲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而郑秀妍偏过脸不看他。

    “噗!。。。”

    她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哪有你这样的。。。就这么喜欢?”

    “喜欢的要命。”

    秀妍又回复成脸色平静的样子,眼里带着些黯然。

    “可你还不是照样喜欢上了别人!”

    池明哲没说话,也无话可说,这要搁在前世,能拥有一个郑秀妍在身边,估计任何喜欢少女时代的人,早就乐得找不到西了。

    “听我说,宝贝!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可是我尽量做得公平些,记得我曾说过的,这辈子我会好好疼你!”

    “我知道。。。威廉!也不指着你心里只有我一个,可就是忍不住心酸。。。也不知怎么会这样。。。时长心里总想着你,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什么都不做,就守着我身边。。。可。。。”

    说着说着,秀妍眼睛红了。

    池明哲即感动又羞愧,可他纳闷的是,郑秀妍说话的语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成熟的,他至今也没弄明白。但是当年在家门前遇见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已经在自己的记忆里越来越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这个让他喜欢的要死要活,甚至有些虐心的郑秀妍。

    他也有些后悔,不该没事就让秀妍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个变脸什么的,开开心心的不好吗?自己还真是没事找事,弄得郑秀妍这性子让他捉摸不定的。

    “威廉!”

    “嗯?”

    “跟着你,我知道这辈子都会衣食无忧的,可是你想过没有,美英、泰妍和允儿她们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吗?会不会以后都心有不甘,最后都离开你!嗯!。。。我这也是猜测!”

    “我。。。会好好对她们。。。”

    池明哲有些发愣。

    是啊!她们现在还小,等以后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也会丰富起来,况且自己和她们的年纪又相差巨大,以后还真有可能会离开,到那时候自己会怎么办?

    “我不知道。。。”

    翻过身,池明哲仰躺着,望着天花愣神,心口也觉得发闷。秀妍将头枕着他的手臂,揽着他的腰,一起沉默着。

    “你以后也会离开我吗?”

    摇摇头仰起脸,秀妍轻轻在他唇上触了一下。

    “我要守着你。。。怕你以后对秀晶不好,我只有这一个妹妹。。。放心不下!”

    把她搂进怀里,池明哲笑了。

    “以后的事谁知道?如果真要离开了,我不会拦着。”

    “别乱想了,我这也是猜测,她们要是不离开,以后有的你烦!”

    “那就让她们都离不开我。”

    心情好像又愉快了起来。

    “德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