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舌尖上的韩彩英-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六十七章 舌尖上的韩彩英

    “今天没拍戏?”

    “没有,这两天有些不舒服,刚好点!”

    池明哲上前了一布,让韩彩英不由的向后挪了一下。⊙,

    “我有这么可怕?”

    他的话让她愣了一下。

    “没。。。没有!”

    韩彩英说完以后,还可以在脸上憋出些笑容。

    “看来你对欧巴的误会不小啊!来!今天好好和你说道说道。这样下去不行,欧巴会伤心的。”

    拉着彩英的手不容她挣开,推开边上的一间练习室门。

    “真无耻!和我说话眼睛都离不开我的胸。”

    脸色红了,被拽着的韩彩英心里嘀咕着,和他进了练习室里。

    “这娘们老远看着就像一对大胸走了过来,脸都会被忽略,这对胸长得真是凶残。”

    池明哲回首关上门。

    “咔嚓!。。。”

    门还被反锁上了,韩彩英脸色吓得都变了。

    “欧巴!你。。。你想干嘛?”

    声音带着丝颤音,手却被池明哲松开,韩彩英向后退着。

    “你在干嘛?”

    看着韩彩英一步步向后退着,池明哲好奇的问道。

    “我。。。是啊!我在干嘛?这里是公司,他应该不会乱来的,是吧!”

    韩彩英停下脚步,心里也为自己现在的举动感到难为情。脸又红了。

    走进练习室里间的休息室,打开冰箱门拿出两瓶饮料,拧开一瓶递给彩英。她小心的接过,还道了声谢。

    “坐吧!彩英!我们好好聊聊!”

    “哦!”

    池明哲看着她坐到了自己对面的沙发上也没说什么。喝了口饮料脑子里整理了下思路才开口。

    “这么长时间,欧巴都没好好关心过你。心里是惭愧的,让你受委屈了。”

    脸上带着愧疚的神色,眼神也变得平静下来,他声音还带着些低沉。

    “没有的,欧巴对我很好了!没什么委屈的。”

    饮料瓶在手里下意识的转着,眼睛也看着地面,韩彩英的心里有些微微的触动。

    一起进公司的几个姐妹,只剩下河智苑和她两个人,这么说好像也不对。与金泰熙、韩佳人和孙艺珍还是能经常见面的,但是在其他方面是有差别的,比如说她进了剧组拍戏,池明哲没有去探望过一次,只有制作中心的李璟荣社长,代表公司偶尔出现在剧组里探望她,她可是知道金泰熙、孙艺珍她们拍戏时,池明哲的探望是经常性的,哪怕已经不怎么演戏的韩佳人偶尔进剧组拍戏时。他也多次探过班,全智贤那就更不必说了,这两厢一对比,怎么能让她不心酸没有想法。

    彩英沉默着。她曾经也想过,如果池明哲也要她成为他的女人,自己会如何。结果自己都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一跳:半推办就、顺势而为、或是毫不犹豫,无论是什么念头好像都没能跳出这三样选择。唯一没有的想法就是拒绝。当她清楚自己的念头以后,她就悄悄地留意了。特别是得知其他人都跟了池明哲以后。毕竟女人都是好攀比的,哪怕是成为别人小老婆的这种羞耻攀比。

    她自认不比金泰熙、韩佳人以及孙艺珍差到哪里,结果等啊等!一直都没等到池明哲的暗示什么的,更没有直白的相告,她的心就凉了,最后等到的是河智苑主动地放弃和他看自己****那下流的目光,她心里是有着自己骄傲的,最后就演变成开始刻意的躲着池明哲,见到他都是下意识的防备,他越是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就越是防备,直至自己绝了那种念想。

    “彩英!告诉欧巴,心里有没有想过和我在一起。”

    池明哲的话在她耳边响起时,让她吓一跳,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坐到了自己身旁居然没有发现。

    “我。。。”

    腰被揽住,让她身子僵了一下,那可恶的手已经在腰际开始轻轻地揉捏起来。

    “欧巴!。。。”

    “嘘!。。。”

    池明哲的手指触碰在她唇上,还划了划,让她的话没有说完。

    “我已经知道你的想法了,这样吧彩英,你摸着自己胸口再认真的想想,有没有过这样想过。”

    “又是这样的眼神,真是下流,让我摸着自己的胸口,我看是你想摸吧!。。。”

    当然池明哲只是瞥了一眼,却被彩英看在了眼里。

    沉默,接着沉默,直到,

    “嗯嗯!。。。嗯!”

    嘴被堵上,池明哲已经半压在她的身上,嘴里闯入了一条灵活好动的湿软,她知道那是池明哲的舌头。

    大脑有些晕眩,似是有些缺氧了,嘴也被撬得张开,一股香味传入口腔,如果没弄错的话,那是自己常用的唇膏的味道,彩英的舌头好像也开始不由自主的还击,甚至还伸进了池明哲的嘴里,一阵酥麻从舌尖上传出,像是一股电流直通到尾椎,最后传递到股间,舌头被咬住了。

    “嗯!。。。嗯!。。。”

    恍惚中韩彩英把池明哲的舌头吸入嘴里,贝齿也轻轻咬在他的舌尖上,还一颤一颤的,接着是用力的吮吸。

    “嗯!。。。真是。。。舌尖上的韩彩英啊!”

    十分钟后,韩彩英已经瘫倒在沙发靠背上,大口的喘着气,憋得太狠了,差点窒息过去,身子软的无法动弹,胸前正被一直魔手揉捏着,舒麻舒麻地,腿间好像也湿透了。

    “欧巴!你怎么能这样?”

    羞愤让她无地自容,只不过声音实在是低,听着像是在娇嗔。

    “从今天起,韩彩英小姐,你属于我了!”

    霸道而直白。这让她有些发愣,直到自己脖子后的结带被解开。连衣裙的上半部分滑脱下来。

    凶残,只有凶残这个词才能很好的注解池明哲所看到的。裹着胸围都已让他目眩神迷,更别说随后解开了。韩彩英已经没了任何的动作,只是这么看着,看着池欧巴盯着自己的胸,从凶狠的注视到轻柔的把玩似乎怕捏痛了她,最后则是疯狂的吮吸,那滑腻的口感让他也很满意,瞬间想起前世自己最爱的食物,来自中国故乡家喻户晓的美食-大肉。

    跟在他身后的韩彩英。默默地低着头,双手拢在腹间这么走着,刚才最后池明哲并没有接着继续,饕餮了一番就停止了。

    “欧巴!我暂时还不想让她们知道。。。好吗?”

    “好!家里的大门一直为你敞着,嗯?”

    “嗯!”

    笑容慢慢在她脸上显现,只是随后一黯。

    “对不起!。。。智苑欧尼!”

    。。。。。。

    “欧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宝宝想死你了!”

    池明哲正在晨跑,一边跑一边接着朴智妍那丫头的电话,这段时间,他是累惨了。家里的几个女人除了韩佳人以外,一个个像是进入了发情期,特别是池明哲兑现了承诺,当着面给了韩佳人一张存有10亿美元的威廉银行卡后。这情况更是达到了高峰,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连全智贤都不例外。

    “生孩子怀孕之前可真是累啊!”

    这是他每天扶墙而出的感慨。

    池明哲这时候都会分外的想念。那远在美国会“治愈系”法术的金软软,和让他恨不能天天受其傲娇对待。甚至虐骂的郑秀妍她们那些“心头肉”们。这不,一大早接到朴妹子的电话。把他高兴的跟什么似得。

    “欧巴也想死你了!乖宝贝啊!”

    “乖宝贝?”

    智妍在电话那头瞬间那是热情高涨开心坏了。

    “听见没有,郑秀晶!我都是欧巴的乖宝贝了!以后要是再敢对欧尼不客气,我就。。。呵呵!”

    智妍傻笑着口水好像都要留下来了。

    “在吗?智妍?”

    “在呐!在呐!”

    “过几天就回来,到时候带你们吃好吃的!”

    “我们?”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欧巴!”

    池明哲想了一下。

    “智妍要好好练习,乖乖的听话,欧巴也可以单独带智妍去吃好吃的呦!”

    “嗯嗯!听话!宝宝可听话了!”

    “呵呵!”

    接下来又顺着庄园里跑了两圈,池明哲回到屋里,洗好澡来到餐厅,全智贤她们都下来了,全部坐在位子上等着他。

    “你们就先吃吧!不用等我的。。。”

    可当他看到她们都穿着睡袍时,顿时就有些心头郁闷。

    “如果下辈子还能穿到韩国,还能保持着前世记忆,我不会再找这么多的女人,我发誓!”

    “我记住了!”

    “噹!。。。”

    手里的餐具掉在面前的盘子里,池明哲的脸色有些惨白。(呵呵!恶搞一下!)

    “刚刚那是幻觉吧!幻觉。。。是的,一定是幻觉!真的是累了!”

    “欧巴!怎么了?”

    “没事,没事!餐具没拿稳。你们吃啊!”

    女人们一个个往嘴里塞着食物时,眼睛都瞄着他,那目光里都带着一股危险的母兽气息,池明哲脸上露出自以为亲切的笑容以应对,在他看来今天还得继续“工作”,还好韩佳人是正常的。

    “不行!后天必须走,再不走就。。。要死人了!”

    心头哀叹的同时,已经做好了决定。

    。。。。。。

    在公司总部召开了集团阶段性总结会议以后,池明哲告别了全智贤和金泰熙她们,拖着内耗严重的疲惫身躯爬上飞机,去了济州岛视察工作,在那里休养了三天以后,飞回了洛杉矶。

    脚步很是松快,似走似跑,心里带着一种即将久别重逢的小激动,和那种大难得脱的劫后余生之感,池明哲行进在马里布海边的沙滩上。此时已是半夜,从机场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他就匆匆出了门。

    视野的前方就是马里布万怡海滩度假别墅酒店,至今都没对外营业过,只供内部使用,很多带着家属来美国度假的集团公司员工们,或是出差前来美国公干的员工们,只要是到了洛杉矶,都可以居住在这里,食宿费用全免,这也算是员工福利的一部分了。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熟悉的小径、熟悉的花园还有那熟悉的几栋别墅小楼,稍许犹豫了下,他来到了“治愈系”金法师居住的别墅门前,依旧是熟悉的开门密码,当然丫头们所居住的别墅开门密码都是一样的,无耻的池明哲用的是自己生日作为密码,为了让他的影响力对丫头们达到潜移默化的程度,各种小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健步窜上二楼,等等。。。他又走了下来,刚才忙着赶路加上心里那急迫的心情,所以感到口渴了。

    “咕咚咕咚!。。。”

    在厨房里,一瓶水下了肚。

    “哎!。。。我来了!**师!”

    “噌嗯!。。。”

    抹了下嘴,那渴望而迫切望着二楼的眼神,在黑暗中几乎达到虚室生电的地步。

    金泰妍的卧室里,此时床上依旧躺着的是那具娇小熟悉的身影,侧身正安静的面向卧室飘窗方向,那帘布随着吹进的海风轻轻浮动着,室内景象这会儿显得非常的温馨怡人,空气中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池明哲熟悉的气息。

    “软软!。。。”

    半蹲在床前,抚着被飘窗外洒进的皎洁月光,映衬的吹弹可破的娇嫩脸蛋,他痴了!哪怕仅仅只是看着她,池明哲都会觉着自身的心灵都得到了净化以及升华!(呕!)

    刚要将她两只藕节般雪嫩的手臂放进被子里,霎时就被突然起身的泰妍搂住了脖子。

    “欧巴!软软想你!”

    “金法师!救命!”

    。。。。。。

    娇小的身子趴在池明哲的身上,泰妍早已沉沉的睡去,双手在她滑嫩不着寸缕的后背上来回抚动片刻,闭着眼的池明哲这时心境是说不出平缓,自喊出那句“救命”以后,金法师将她的欧巴脱的精光,然后也退去自身所有的衣物,就这么扒他身上聆听着,那强劲有力地心跳,嗅着他可治女性月事不调的气息,又似乎嫌那物碍事硌得慌,就将它轻轻夹在腿间,并很快进入了梦乡。

    池明哲此刻睡得很安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