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有后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有后了

    韩佳人心情是愉悦的,她刚从医院里出来,手里还抓着一份检测报告,脸上的笑容是怎么止也止不住,急匆匆的上了早已等候在医院门前的一辆奔驰轿车,她要赶回去将自己怀孕的好消息与姐妹们一起分享,拿出手机她想着是不是该告诉池明哲一声,可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家里再说。c£,

    这么长时间以来,池明哲有多想要个孩子,她们都是很清楚的,可一直以来大家肚子里都没什么动静。自从池明哲告诉她们未来的家产怎么分配以后,几人之间也都暗自熄了相互竞争的念头,关系才真正变得融洽起来,可不管怎么说家里第一个孩子还是很受重视的,现在她韩佳人拔得了头筹,心里那是极为的高兴,就盼着自己怀的是个男孩。至少这能让她在池明哲心目中的地位得到极大巩固和提升,以后哪怕家里再进女人,她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会儿威廉山庄里除了李孝利还在外地参加商演以外,其他人都聚在一间奢华宽大的客厅里喝着茶聊着天,这段时间以来,全智贤、金泰熙和孙艺珍她们都是过着传说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心日子,每天睡到自然醒,起床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今天该怎么消遣,然后大家就聚在一块打打牌、喝喝茶、聊聊天,要么就是一起去逛街购物或是去做护肤保养什么的,这真是神仙般的日子,这种生活方式放在以前她们是想也不敢想的。同时她们心里还都奇葩的庆幸着家里女人多,在一起不至于显得太过无聊,这不,几人还约好过几天一起来个环球旅行,顺道去美国看看池明哲。这个一直不曾归家的男人日子过得怎么样了。

    “哎!这次我怕是不能成行了!”

    “怎么了?艺珍!”

    智贤有些奇怪,明明大家说好的事,她怎么就变卦了。

    “不是接了部公司里的电影吗?刚接到通知,马上就要开机了,赶着进组呢!你们自己玩的开心点吧!”

    “这样?那就太可惜了!”

    金泰熙替孙艺珍感到惋惜,就连孝利听说要来个环球之旅。立刻就知会了经纪人,将今后一个月之内的行程全部取消了,好跟她们一起成行。

    “要是别人的剧本,还好推一推,只是。。。这是公司里郭在容导演的戏,推了面子上不好看。”

    “郭导演啊!还真不好推!”

    全智贤理解的点了点头。

    外界那些个演员们,如果知道孙艺珍仅仅是因为怕面子上不好看,才没拒绝郭在容的戏,不知会作何感想。如今的郭在容,可是在韩国导演届声威大震,多部电影都打破了观影记录,而且还是自己破自己的记录。一些著名演员,都巴望着能和他有所合作,可是他的每部电影都是紧着自家演员里挑,实在是没人了,才会把一些角色放出来。给外界的演员们,就这样还打破了头的被那些名演员们激烈争强。更别说那些一年到头拍不了几个角色的普通演员了。

    孙艺珍、泰熙和智贤她们如今都是淡了事业心,那么辛苦干嘛?还不是为了人气,为了人气干嘛?还不是为了知名度?为了知名度干嘛?还不是为了能多接戏,最后归根结底都是为了钱,为了将来生活能有个保障,可是如今有了池明哲这个人形银行的存在。还那么拼命干嘛,连他自己都说过,赚钱的事由他来,你们女人就在家里消费好好享受就行,多感人。多贴心啊!一个女人最终不就是要找个这样的好归宿吗?现在一切无忧了,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池欧巴不是自己能一个人独享的,得和别人一起分享,这真真是太遗憾了。

    “我回来了!”

    韩佳人走进了客厅,脸上的神色带着巨大的喜悦之情。

    “回来了,刚才还在说艺珍这次不能和我们一起去旅行了,她要拍戏,只能我们四个一起去了。到时候去了美国,就告诉欧巴我们把她卖了当路费了。”

    “是啊!她行李都收拾好了,正好能带着进剧组了,呵呵!”

    全智贤和金泰熙笑呵呵的调侃着孙艺珍,她只能无奈的苦笑,旅行什么的都无所谓,关键是要去美国见池明哲啊!这才是重点,自己早就想他想的厉害。

    “我。。。我也不能去了!”

    韩佳人期期艾艾的说到。

    “是吗?。。。什么?你也不能去?”

    全智贤、金泰熙和孙艺珍都惊讶的看着她。

    “我。。。我怀孕了!”

    “哦!。。。啊?。。。”

    三个女人都大声叫了起来,客厅门外的侍女们都听见了,孙管家急忙推开门,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到全智贤、孙艺珍和金泰熙脑袋凑到一起,看着一张纸。韩佳人笑容满面的冲她点了下头,她这才小心的将门又带上。

    “这是小baby?好小哦!就这么一点点大!男的女的?”

    孙艺珍发出好奇的感叹,金泰熙和全智贤都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正仔细读着报告。

    “现在还看不出来!。。。对不起了,智贤欧尼!我。。。”

    韩佳人的道歉,让她们都抬起头来,金泰熙的眼里带着丝妒意,而全智贤则是神色复杂,孙艺珍看着到没什么,心里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三个人面上还是带着笑容的。

    “说什么傻话!这是喜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告诉欧巴了吗?”

    全智贤看着还是挺大度的,可她心里酸涩的要死,只是作为“大妇”,该有的气度还是要摆出来的。金泰熙和孙艺珍也跟着恭喜了她。

    “还没呢!医院里回来,就先想着告诉大家一声,晚上我再打电话。这个时间会影响欧巴休息的!”

    “这样也好!对了!以后就别穿高跟鞋了!”

    “嗯!谢谢欧尼!”

    全智贤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金泰熙也端起杯子,只是就这么端着,眼神里的焦距有些发散。孙艺珍抱着手臂,倚在沙发背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发着呆,韩佳人没有说话,有些沉默的低着头,客厅里静谧的有些突然、也有些诡异。

    “打个电话给孝利。那她高兴高兴!”

    全智贤嘴角带着笑,打破了室内的寂静,大家又都活了过来。

    “好!”

    李孝利接到“报喜”电话时正在自己那豪华大巴房车里补妆,按说她是不需要这种车的,可池明哲心疼她,硬是给配了,为了让她去外地短途演出时,在路上能舒服些,可见池明哲有多宠她。

    她在电话里立刻就恭喜了韩佳人。只是手里拿着的唇膏,已经碎的不成样子。等发现时,嘴角带上了一丝苦笑。她曾和金泰熙私下争的比较厉害,起先也不知为什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争了起来,后来知道了池明哲有多少身家以后就成了刻意的竞争,无非是为了能早早给池明哲生个孩子,好巩固地位,以后也能多分些家产什么的。只是现在她已熄了和金泰熙争斗的心思,这都是在池明哲召开那个家庭会议后的结果。可是对于谁能第一个生下孩子,每个人心里还是想争一下的,现在就都不用争了,韩佳人后来者居上了。这会儿李孝利很想知道的是,金泰熙在得知韩佳人的情况以后,脸上是什么表情。

    。。。。。。

    “威廉!你好厉害!。。。”

    “我是想着美韩友谊。才不得不努力!”

    “呵呵!。。。”

    池明哲正从凯特.贝金赛尔的身上下来,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只是他随手给她腰下塞上个枕头是几个意思。

    “不好意思,失误失误!”

    “没什么!”

    凯特心里到是一动,可还是从腰下抽出了枕头。

    他浑身大汗淋漓,但这不是虚脱。只是因为自己居然把曾经幻想过的《黑夜传说》里的“死亡行者”赛琳娜给睡了,内心非常的有成就感,所以全身心的投入了,这一投入可就是一个多小时。唯一遗憾的是没能给她提前准备好那件黑色的皮风衣和全套行头,不过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不是。

    “要一起洗洗吗?”

    “好!”

    凯特起了身,手被池明哲牵着走向浴室,只是才走了几步,就觉着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腿间流出。

    “你的。。。好多!”

    凯特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路走来的地上。

    “这说明我诚意十足!你说呢!”

    “噗!。。呵呵!”

    洗浴完以后,两人倒在床上,交谈了一会儿,很快就相拥着睡熟了。

    房间里非常的安静,静到床上池明哲的呼吸声都显得很响的地步,但并不是在打鼾,只见在熟睡中的他开始皱起眉头,一只手还正巧捂在心口处,头颈也开始无意识的左右摆动,直到他浑身一震,睁开了眼睛,他做了噩梦。

    。。。。。。

    手术室的门灯终于变成了绿色,一位医生推门走出。全智贤、金泰熙、李孝利和孙艺珍立刻围了上去。

    “医生,怎么样了?”

    全智贤的声音很急切。

    “已经没事了,以后一定要小心!特别是才怀孕的前期,更是要多加注意!”

    “谢谢!医生!给您添麻烦了!”

    全智贤给医生鞠了一躬,泰熙她们也都是如此。

    本来晚上吃过晚饭,韩佳人在山庄里散步,想着待会儿给池明哲打电话后,他会是什么表情,身边只有一个贴身女佣熙珍在陪伴,可是在上一处台阶时,韩佳人歪了一下,结果摔倒了,幸好她刻意的护住了腹部,只是摔坐到了地上,还是手掌先撑着地,看起来并不严重。熙珍急忙扶起了她,回到卧室里不久,韩佳人就觉得不适,腿间流出了一些不明的液体,还好不是红色的,但这可也把她吓坏了,随即她就被全智贤她们送进了池明哲在汉城的“慈心”私立医院里接受检查,然后又被送进了手术室,这可急坏了全智贤她们,接着又打了电话给在外地的李孝利,随后她也赶到了医院。

    。。。。。。

    池明哲起床走到了落地窗前,这会儿已是深夜,远处什么都看不见,毕竟不远处是汪洋大海一望无际。只有自家庭院里的背景灯光,还在挥发着自己的光和热。

    池明哲悄然从床头拿着手机,打开卧室门来到了楼下的客厅,随后拨打了全智贤的电话。

    “欧巴!是你吗?”

    “是我!你们都还好吧!”

    全智贤的声音有着倦意,池明哲心里一拎。

    “欧巴!我们都在医院。”

    “什么?出什么事了?”

    “是佳人!。。。她怀孕了!”

    “真的!这。。。太好了!我。。。马上回来。。。”

    “欧巴!”

    池明哲有些语无伦次,他太高兴了,自己终于有后了,只是全智贤随后的声音让他有些惶恐。

    “是不是。。。孩子。。。孩子没了。。。你别吓我!智贤!”

    “没有,只是差一点,晚饭后。。。。。。”

    挂上电话,池明哲神色很平静,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做的那个噩梦。

    梦里的池明哲回到了从前中国家乡,他在那熟悉的城市里,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闲逛着,这时候他看见路中间的一口下水井的盖子没了,刚要上前查看,却惊恐的发现,里面伸出一只小手,接着就听见下水井里传出了声音:

    “救救我!。。。爸爸。。。救救我!”

    池明哲那时候是惊恐的,甚至带着焦急,可他的脚却怎么都迈不动步子,就像是被一条无形的枷锁束缚着,街上的行人也依然如故的各行其是,就好像没看见那口下水井一样,池明哲听着那呼救声最后越来越弱,直至那小手又消失在那下水井里。

    随后他就惊醒了,心里开始不安,总觉得这个梦是不是什么预兆,将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内心其实对一些东西是敬畏的,不然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又从何解释,他也怀疑是不是丫头们有什么事,可又觉着不是,直到他给全智贤拨打了电话。

    现在他心平气静了,脸上带着不明意义的笑容。

    “是个女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