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变故-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变故

    “下面有请!。…≦,。。cmz投资控股集团公司池明哲会长nim发表讲话!”

    6月5日在公司总部,池明哲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针对韩国政府关于《建立济州特别自治道及开发国际自由城市的特别法》和集团公司投资500亿美元,用于开发济州岛事项作出详细说明以及社会通报,新闻发布会主持人由刘在石担当。

    “咔咔!。。。咔咔咔!。。。”

    池明哲步伐稳健的走上主席台,和刘在石相互行了礼,随后走到主席台中间的发布台前。在场近200多名记者举起相机不断按着快门,现场响声一片,刺目的相机灯光不断闪烁,各电视台摄像人员,也将进行现场直播的摄像机镜头对准了主席台中央。是的,这场新闻发布会进行了电视直播,让那些对此事感兴趣的韩国民众们在家通过电视,就能看到发布会现场的实况。

    “本人谨代表集团公司全体工作人员,对于各位媒体朋友们的到来表示感谢!辛苦了!”

    池明哲向台下所有与会者鞠了一躬,又是引来一片灯光闪烁。

    “当初本人回到韩国发展,是抱着为祖国尽一份力的想法,在投下大笔资金之初也派人专门走访了我们国家的大好河山,随后毫不犹豫的在全韩各地投下了资金,因为我知道,我的祖国需要这笔投资,当时我们国家的情况,我想在场的诸位都应该很清楚,所以我觉得!为自己的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是很应该的。”

    台下的人全都鼓起掌声。对于当初池明哲回到韩国投资的情况这些人都很清楚,甚至还报道过。

    “可是有一个地方我忽略了。。。那就是我们国家美丽的济州岛!一直以来。我们的政府为了改善民众的生活水平而不懈余力,可是突然到来的金融危机给予了我们国家重创。那些贪婪卑鄙的外国投机者把我们国家和民众辛辛苦苦得来的血汗钱全部掠夺走了,使很多家庭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也使很多无辜者丢失了性命,我得知以后当时是真痛心疾首。于是我回来了,回来为国家尽一份力。”

    池明哲脸不红心不跳的在台上当着全国的民众面前扯着谎,将自己装扮成一个爱国者,可往往装过了头,就会遭报应。

    “我想打断一下!池会长!”

    一位中年男子从会场靠后比较偏僻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现场骚动起来。很多记者拿起相机对着他猛拍。那位男子神情有些得意,扬了扬手中一份文件夹。

    “请问你有什么事?”

    面色平静的池明哲,内心“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强烈的出现在脑海中,他突然又想起在飞机上做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梦,至于为什么此时想起那个梦他也不明白。

    “难道那个梦是什么预兆?”

    但他很肯定,那绝不是朴智妍将会发生什么,而是自己马上将要面对什么?

    “憋屈、窝囊!。。。是的!梦里就是这种感觉,难道自己马上要面对的是这个?”

    那种梦里的感觉让他非常的讨厌和愤怒。池明哲的眼里瞬间带上了阴狠,他决定如果这个人要是让他体验那种不愉快的心境,他会杀他全家。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会场边上静立的金再勇,对方轻轻点了点头。

    池明哲在现场面对这么多的媒体。他只能强忍着把这个中年男子撕碎的冲动,露出雪白的牙齿,面上带着笑容。

    青瓦台总统办公室里。卢武铉正和助手一起看着这场新闻发布会的电视直播,突然出现的这个插曲让他愣了一下。预感将有什么事会发生,向助手要了一支香烟。点着以后缓缓吐出烟雾,他这会儿似乎都忘了,自己已经戒烟多年。

    “有意思!”

    这句话从很多韩国财阀首脑的办公室里传出。

    “这是有人要报复啊!会是谁?”

    三星的李健熙和儿子李在镕也是满脑子的疑问,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紧盯电视屏幕。

    于此同时,很多在家收看这场新闻发布会节目的韩国民众也都死死盯着家中的电视,这突然出现的变故让他们都很有兴趣,有的甚至巴不得池明哲出丑,这也是韩国人社会心态的一部分--“仇富”。

    “池会长!我想问的是,97年的时候,你只是个还没大学毕业的普通学生,请问你哪来的钱回韩国投资,而且数额巨大。”

    池明哲的脑袋嗡了一下,他预感到对方要说什么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可是炒作韩元得来的,如果这要是捅出来,那绝对会在韩国引起天崩地裂,他不信在韩国就没有财阀参与这次投机,只是掩饰的好罢了,而自己记得已经把首尾收拾干净了,对方是怎么查到的,但这会儿他知道,自己千万不能慌张,也不能露出怯意。

    “这位先生,关于我的发家史,我想这属于个人**,我不会在这里透露,而且今天这里是关于我们公司投资济州岛的新闻发布会,请不要无故打断,不然我会认为你是在故意捣乱,现场保安会请你出去,明白吗?现在请坐下吧!我们继续!”

    现场的不少记者原先也以为,这位跳出来会有什么大新闻被爆料出来,没想到是问池明哲的发家史,虽然大家都感兴趣,可是这也是别人的**,谁会说出来。脑子有病吧!正当所有记者面露嘲讽的看着这位中年男子时,他举起了手中的文件夹。

    “我这里有一份资料显示,97年时,你曾经通过两家离岸公司将一笔钱,投在华尔街一家叫“蓝鸟”的投资公司里,是不是?”

    那人越发的得意。不待池明哲回答,又面向与会的记者。大声说道。

    “那家华尔街的投资公司,曾经参与了针对我们国家韩元的投机行动。也就是说你池会长和那些贪婪卑鄙的外国投机者一样,是让我们国家经济遭受重创的罪魁祸首之一。”

    话音刚落全场哗然,与会记者纷纷发出了提问,闪光灯也不断闪烁起来,主席台上的池明哲面对记者的提问充耳不闻,仍然面带着微笑一言不发。随后,

    “我现在明白了,你真是来捣乱的,保安!请这位先生出去。这里不欢迎他!”

    几个严阵以待的保安立刻扑了上去。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这是打击报复。。。姓池的。。。我揭穿了你的真面目,让你卑鄙的嘴脸暴露了。。。你们放手。。。”

    “咚!。。。”

    会场大门又重新关上,但是现场已是一团糟,记者们不仅议论纷纷,而且全都望着主席台上的池明哲,都在等待他的解释。

    “好吧!我想不解释清楚,大家心里一定以为那个家伙说的都是真的,现在我就大概的和你们说一下。当然,我说完以后。你们才可以提问。”

    池明哲脑子急速转动,他决定先把事情混淆过去,等金再勇查过那个人手里的资料在决定,要不要在报纸媒体上做出详细解释。

    “我要杀他全家。一个都不会放过,还有那些幕后指使的人。”

    在发布台下,池明哲双拳紧捏。心里把那个家伙和幕后指使的人恨到了极点。

    “我的确在当拿出过一笔钱。”

    底下的议论声立刻大了起来,池明哲向台下示意安静后又接着说道。

    “那时候我的父亲刚刚去世,我很悲痛!整个人每天都是混混僵僵的。后来我的同学马丁来找我,他想问我借钱准备投资做生意,我也没多想什么就答应了,至于他是不是投资了那家华尔街的公司或是投机了我们国家的货币,我本人根本就不清楚,这话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反正我是清白的,刚才那人明显是在捣乱,你们想想,我当初只是个穷学生,哪来的钱去投机,我同学问我借的钱,还是卖掉了父亲留给我的房产以后借给他的。这么说你们明白吗?”

    池明哲话刚讲完,底下的记者就发出了提问。

    “请问。。。”

    “池会长。。。”

    提问的人太多,最后池明哲特意挑了《朝鲜日报》的记者来回答问题。

    “请问会长nim!我想问您的是,当初为什么会卖掉您父亲留给您的房产,而且仅仅是因为您的同学向您借钱,这有些不可思议。”

    这位记者的潜台词在场的人都明白,没人会为了借钱给别人而把自己的房产给卖掉,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

    “你们可能不太清楚,我当时的状态,父亲的去世给我的打击有多大!我曾连续和同学们整整一个星期都泡在酒吧里,我当时只想借酒消愁忘掉所有的痛苦,很多次都喝得昏迷不醒。”

    池明哲眼圈有些红了,他还掏出手绢在眼角拭了拭,的确有几滴眼泪被他挤了出来,然后声音带着低沉。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不少同学陪着我,只是后来很多人受不了这样每天的喝酒,最后只剩下马丁一直陪着我,安慰和鼓励我,他是我在纽约大学里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一个,我很感激他。所以他向我借钱的时候,我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了。”

    池明哲不等众人的反应继续接着说道。

    “我之所以把父亲留给我的房产卖掉,主要不是因为要借钱给别人,是因为我想离开曾经住的地方,离开那个伤心之地以免睹物思人,你们能明白我的感受吗?况且卖了房子的这些钱,留在自己手中暂时也没地方用,那我干嘛不借给自己的好朋友呢?好吧!请你们继续!”

    底下的记者消停了许多,似乎被池明哲的情绪和所说的悲伤故事感染了,又或许正在运量着某些思路,想着准备提什么样的问题才能获得大新闻。

    “请这位。。。是《中央日报》的吧!。。。您问吧!”

    池明哲始终在让别人家的报社记者提问,自家的报社记者暂时没有理会,这也让《韩民族新闻》和《京乡新闻》的记者们想到了什么,也就没那么积极的提问了。

    “池会长nim!我想问的是您当初回到韩国,所投的资金数额巨大,这些资金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详细的解答。”

    池明哲抿了抿嘴,似乎在整理思路,半响,

    “我在那时候曾拍摄过两部电影,你们都应该知道的,当时的票房是多少你们应该清楚,我记得大家都报道过。我的一部分资金就是来源于票房的分层收益,而另一部分则是我的同学马丁说服家人借给我的。”

    话音刚落,记者们又都举起手来,一位《东亚日报》的记者获得了提问机会。

    “会长nim!您刚说有一部分资金是电影票房分成所得我们相信,可是另一部分又是您的同学马丁借给你的,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我的同学马丁家里很有钱,都是做生意的,他当初之所以问我借钱,是因为和家人闹了矛盾,被家里人断了经济来源,才会问我借钱来证明自己,最后他也的确证明了自己,和家人缓和了关系,又听我说想回国发展,为自己的国家做贡献,就主动说服了家里人借了一大笔钱给我,我为此很感激他!”

    “那请问借了多少钱给您!”

    “整整两亿美元!”

    “哇!。。。”

    “这么多钱都借。。。”

    “真是笔巨款。。。”

    底下的记者们又议论起来,整个现场像是有无数的苍蝇“嗡嗡!”直响到处乱飞,池明哲的脑子都快炸了,头痛欲裂的想要发火,他胡诌了半天也相当的费神,人也很疲惫,可是这会儿由不得他松懈,必须把这事先糊弄过去,有什么回头再说。

    “当然借钱是有利息的。”

    池明哲挥手压下想提问的记者们,又接到。

    “两亿美元的利息是一亿美金,当然他们肯借钱给我也是看在我同学马丁的面子上,何况是两亿美元,这么大一笔巨款,你们说是不是?”

    这下算是把前面那个突然出现的变故解释清了,电视机前的大部分韩国观众也都信了,当然也有持怀疑态度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事是暂时糊弄过去了。

    青瓦台里的卢武铉询问起自己的助手,这事能不能查到什么,可是助手的回答让他有些失望,他告诉卢武铉,这事想查清楚很有难度,除非要花很大的代价,但也许查到最后仍然是一无所获也有很大的可能,况且这事要是真的,谁会真正留下把柄让人查,卢武铉闻言想了半天也只得作罢。持同样想法的也有很多有心人,只是咨询了专业人士以后,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了各位,看来今天这个发布会只能到这了,我很疲惫,很抱歉!”

    刘在石早已等在主席台的边上,池明哲一说完他就窜了上去,向台下的记者们道了歉,然后宣布新闻发布会提前结束。

    “查!。。。给我查到底,到底是谁在和我们作对,再勇哥!无论花多少代价都给我一查到底。”

    “放心!很快就会有眉目了。”

    池明哲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

    “玄女士?”

    “是的,池会长,刚才的电视我看了,我有个消息不知您感不感兴趣,不过我需要您的一些帮助!”

    “没问题!我们是朋友,有困难当然要帮助了,您说吧!”

    “我知道是谁在找您的麻烦。”

    “您说吧!需要什么帮助?”

    “能再带一笔款项给我们现代集团吗?”

    “没问题!”

    池明哲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已经快压制不住自己的暴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