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治病要紧-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四十七章 治病要紧

    “威廉!我想你听见下面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

    “什么?”

    池明哲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抬头望了望还是黑漆漆的窗外。◇↓,

    “那个议案通过了,就在昨天。”

    “什么议案?梅森?”

    “天啊!你还没睡醒?。。。哦!抱歉!威廉!你那还是深夜。”

    “梅森!。。。梅森!。。。梅森!。。。你说的是卢武铉的那个议案?”

    池明哲抚着额头,半天才清醒。

    “是的。”

    “通过了?”

    “嗯哼!。。。”

    “那就好!”

    池明哲的反应出乎梅森的预料,原以为他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就算不会欣喜若狂,也会满心喜悦,可现在的平淡让梅森有些不可理解。

    主要还是前天的时候,池明哲刚刚从华盛顿返回,但是从他偶尔眉头紧锁的神情来看,似乎很不顺心。他这次又是和小布什私下里见面,并再一次提及关于沙特阿拉伯威胁论,是的,这是池明哲第二次在小布什面前,提及自己的那个计划,可是和第一次闻言后颇为意动的神态不同,这次的小布什明显有了顾虑。

    早在3月20日,美军发动针对伊拉克的战争以后,直到这个时候5月12日,美军已经在中东的伊拉克战争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原政府已经跨台,正在组建亲美政府,下一步就是要恢复石油生产,但是整个中东局势开始不妙,很多国家明确表示反对这场战争,沙特也再一次站在对立面。开战前就声明禁止美军的导弹发射后经过其领空,按说这不正好可以按照池明哲的那个计划下手,可是这个时候美国政府需要的是稳定,需要时间来开采石油,并且向中东各国表明,自己是正义使者。前来消灭邪恶轴心国的,所以小布什才有这个神情。

    私下和小布什的助手保尔吃了顿饭以后他才明白,更关键的是老布什再一次访问了沙特,私下又获得了大量的好处,甚至还有石油开采上的利益,池明哲这才有些回过味儿,但他没有为这些感到沮丧,而是在回洛杉矶的路上开始反思自己,自从获得事业上的成功以后。一切的所作所为全部被理清了一遍,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过狂妄自大了,先不说自己的财富有没有沙特王室的多,关键是自己把问题想岔了。

    自己之所以要针对沙特,无非是为了他们的石油,现在自己不仅是卡莱尔亚洲区负责人,而且和沙特王室的班德尔王子还是他.妈的同事,都是卡莱尔的董事。想要石油完全可以先找班德尔商量不是,利益交换也行。干嘛非要组建军队去占领人家国家和土地,不说成不成,就算是成了也会很头疼,每天不停的袭击你就够你忙的,在中东的美军现在就是见天的提心吊胆,每天不被弄死几个。他们自己都觉得不正常。

    况且这中东的狂热分子都是敢在屁.眼里塞手雷和你玩命的人,万一人家要是疯狂报复起来的话,自己的那些女人和“小可爱”们就危险了,日子还过不过了,除非。。。池明哲想到这里自己都直哆嗦。除非把被占领土地上的一切生灵都消灭掉制造无人区,那才是真的一劳永逸啊!可是这连美国佬都不敢想不敢这么玩,自己。。。还是改天找那个班德尔王子喝两盅,看看能不能弄快油田算了。

    池明哲被前面自己那疯狂的念头也吓出了一身冷汗,随后也为自己有些异想天开而苦笑不已,还是自信心过于膨胀才会导致如此,所以他立刻让李斯特停止招募人手,可是“和平鸽”近段时间还是有不少人员通过挑选而加入,现在已经有3600多人了,都是刚签了合同的。

    “老板!光赔违约金就是一大笔,你看。。。”

    “算了!算了!都留下吧!会有用处的。”

    池明哲只能自我安慰。

    既然已经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熄了那些比较危险的想法。可不管怎么说,池明哲他现在已经是济州岛真正的幕后掌控者,在国会通过《建立济州特别自治道及开发国际自由城市的特别法》以后,济州岛特别自治道新的知事由原先的副知事金九道担任,而金九道也早已投靠了池明哲,后面整个济州岛原先的政府职能机构都将面临巨大的调整。

    韩国媒体对政府突然通过《建立济州特别自治道及开发国际自由城市的特别法》也是议论纷纷,但也没有过于惊讶,毕竟这事闹了几个月了,光国会议事堂里群架都打了好几回。加上之前整个韩国都没人重视过济州岛,现在被立为特别自治道了才被有所关注,但也仅仅是有所关注而已,济州岛在韩国本土人眼里一直都是贫穷落后之地,除了有些旅游资源以及农产品外,没什么可关注的。可是随着《韩民族新闻》以及《京乡新闻》这两家报纸突然刊登出,“cmz投资控股集团”斥资500亿美元用于济州岛的开发这个大新闻,顿时就引爆了整个韩国。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而且还是投资在那么偏远落后之地,简直不可想象,甚至有的媒体还发问,济州岛用的了这么多投资吗?可“cmz投资控股集团”始终三缄其口。

    现在池明哲公司总部门前的广场,每天都聚集了大量的记者,他们希望能够采访到相关人士,获得第一手讯息资料,可是再怎么样外界媒体都不可能有公司自己旗下媒体来的亲,所以大部分新闻信息都是自家的报纸来报道的,当然这些广场上“鸠占鹊巢”的记者们,也引起了原先一直把这里当做自己地盘,天际娱乐旗下各明星的粉丝们非常不满。每天双方都是泾渭分明,各占广场半边,热闹的像是什么颁奖典礼现场似得。作为韩国的“良心企业”,池明哲公司里的保安也按时。给那些支持公司明星的粉丝们发放饮料和小点心,看的那些记者们也都是羡慕不已,当然,他们也得到了饮料和点心,从而也通过这些记者的宣传,这个“良心企业”的称谓。也算是深入人心。

    随后“cmz投资控股集团”通过公司官网告知,远在美国的集团会长池明哲,即将赶回韩国与济州自治道政府商议具体投资事宜,并与此前会在公司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可是随着《朝鲜日报》和《中央日报》等一些韩国各大媒体,远赴济州岛实地调查以后发现,早在池明哲回到韩国以后,就逐步开始收购济州岛的土地,现在整个济州岛所有的建设用地,基本上都被他旗下的泰荣顺昌地产集团垄断收购了。而且早已在这座远离韩国本土的岛屿上大兴土木,各种住宅区、别墅区,酒店、高尔夫度假村、马场是盖了一座又一座,而且各项交通、能源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也早已完成,现在整个济州岛与往昔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这是要当济州岛主的节奏啊!。。。”

    这是所有网民和记者们现在大脑里唯一的想法。

    “这是垄断!肯定有阴谋!这是要分裂我大韩民国领土的阴谋!我们坚决要抵制这条法案。。。。。。”

    一些不知所谓想博人关注的地区议员,也在一些报刊媒体上叫嚣着,当然只招来了鄙视。

    “阴谋?分裂?你眼睛瞎了吗?没好好看《建立济州特别自治道及开发国际自由城市的特别法》里的内容吧?---除了外交、国防和司法权以外。这句话你懂吗?没文化真的很可怕。”

    不管韩国的新闻媒体怎么报道和议论纷纷,池明哲任然和李容植窝在米高梅里。埋头制作着电影后期,直到一个电话过来才让他放下手头的工作。

    “小子!你当我是不是死了?说好的济州岛之行呢?说好的米高梅赌场呢?在哪里?买下了米高梅电影公司你就想不认账了?”

    “这是怎么说的,老柯克!我承认是疏忽了,但是作为一个美国人,契约精神已经深入我的骨髓了,你放心!我们之间的协议一直都有效。”

    “呵呵!小子!直说了吧!什么时候开始?”

    “这样吧!我过两天就赶回韩国。月底之前欢迎你来济州岛做客。怎么样?”

    “那我就等你的电话。”

    “放心!就这么定了。”

    挂上电话,池明哲吐了一口气,他的确把这事忘到脑后了。

    。。。。。。

    “欧巴!今天怎么来了?”

    “来看看宝蓝你,需不需要接着。。。治疗!”

    “我。。。我。。。”

    “不需要了?”

    “。。。要!”

    全宝蓝刚说完话,脸就变得通红。

    “那还不赶紧!”

    “可现在是。。。白天!”

    “治病要紧!。。。”

    “那。。。我身换衣服。。。”

    “换什么换!这样挺好。。。躺好了!”

    “哦!。。。嗯!。。。欧巴!。。。”

    “乖!”

    。。。。。。

    李居丽回到卧室里。一直沉默不语,刚刚路过隔壁宝蓝房间时,里面断断续续隐隐约约的声音,让她心绪不宁,她知道那个坏欧巴可能在里面,也不知为什么,想到宝蓝和池明哲正在房里可能在做什么时,她心里就很不痛快,甚至有些嫉妒。

    全宝蓝前些日子有些不对劲,自己是知道的,但是两人哪怕是好姐妹,对于**还是要相互尊重的,直到有一次夜里,自己下楼拿水喝,路过宝蓝房间的时候,听见里面的动静,就偷偷拧开了她的房门,结果看到了宝蓝“生病”的一幕,让她不仅面红耳赤,还惊愕万分。直到后面有一次两人聊天,宝蓝说漏了嘴,让她才知道池明哲这混蛋,已经帮她在“治疗”了。

    心思敏锐的她一下就能猜到那所谓“治疗”的内容是什么,这让居丽自己都有些受不了,毕竟已经是18岁的大姑娘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堵得慌?”

    “难道这是喜欢上了?。。。不。。。不会的。。。!”

    倒在床上,李居丽穿着的******掀到了腰上都不自知。

    不知多久,卧室门被轻轻推开了一条缝,接着一个人影闪进来。

    “碰!。。。咔嚓!。。。”

    门被带上还反锁了。

    床上的居丽回过身,刚要坐起,一个人影就来到床前,等看清是池明哲时,自己已经被压倒在床上。

    “欧巴!你要干嘛?”

    “来看看你!居丽!”

    “不是天天见吗?”

    池明哲没说话,只是盯着身下居丽的脸,一直看着。

    “能。。。不压着我吗?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居丽想推开他,可是力气太小了,而且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短裙居然掀到了腰上,顿时大羞。

    “身材真好!”

    恶魔之手顺势而下。

    “别摸。。。欧巴!。。。求你。。。摸!”

    李居丽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乎无声的在那发蒙。

    “摸。。。还是不摸!”

    摇着头的她,干脆侧过脸去,一动不动的任他施为,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身子有些抽咽。

    “怎么了?”

    发现居丽哭了,池明哲连忙掰过她的脸。

    “没。。。呜!。。。”

    “对不起!别哭!欧巴不该这么对你!。。。对不起!”

    正过脸来的居丽闻言,抬起眼泪汪汪的眼帘看着池明哲。

    “欧巴!”

    “嗯?”

    “别把手指搁我脸上!”

    “呃!。。。哪有自己嫌弃自己的?”

    “呜!。。。呜!。。。”

    “别哭!。。。”

    。。。。。。

    “容植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最迟我六月底回来,多费心了!”

    “放心吧!一切有我,你忙你的。”

    池明哲离开米高梅直奔机场而去。

    呼啸而起的飞机载着池明哲向遥远的亚洲飞去,在哪里有许多人正翘首以盼,等着这位未来的济州岛主驾临韩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