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觉悟-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四十四章 觉悟

    一辆法拉利缓缓开进洛杉矶玫瑰岗纪念公园,这里是加州有名的墓园,它依山傍水绿草如茵,景色看起来很是怡人,当然是在天气好的时候,车子前行的速度很缓慢,似乎怕那排气管里传出的引擎轰鸣爆裂的声音,惊扰了长眠在这里的人。∽↗,

    天空飘着蒙蒙细雨,让整个墓园看上去像似罩上了一层薄雾,这里现在很安静,也许是天气不好,所以往常可以遇到的不少游人,此刻已不见了踪迹。

    池明哲先下了车撑开雨伞,然后绕到车的右侧打开了车门。黄美英带着墨镜,在他的搀扶下也下了车,刚进墓园的时候,她已经控制不住的留下了眼泪,她的妈妈就埋葬在这个墓园里,并且今天是她妈妈的忌日,而巧合的是池明哲的父亲池正明也埋葬在这里。

    他已经有很久没来看望父亲,正好美英和他说起今天想来祭拜母亲,所以他也一起来了。将雨伞递给美英,池明哲从车子座椅的后面,拿出两束鲜花,随着她缓缓的往前方的十字路口走去。

    “慢点!美英!地上有水洼!”

    “嗯!。。。”

    “欧巴!。。。我好想妈妈!”

    带着哭腔声音抽咽着,黄美英依靠着池明哲的肩,摘下墨镜举着手绢不断在脸上擦拭。

    “乖!别哭了,眼睛都肿了!我们往哪走?”

    “那边!”

    扶着她的肩,轻轻带着美英向她指出的方向走去,雨好像变大了。

    一颗棕榈树下。就是美英妈妈“住”的地方,整个墓园很少看到竖直的墓碑。全都是放倒了镶嵌在地上。

    美英看着母亲的墓碑,缓缓地蹲下将一束鲜花搁在上面。随即捂着脸又轻声的哭泣起来。池明哲在她后面撑着伞,但是雨水还是淋湿了她的头发,顺着发髻流下的雨滴,伴随着眼泪一起滑落在墓碑上。

    池明哲的神情很沉重,抵首看着哭泣的美英,他并没有去劝慰,想着让她哭出来,才是排解忧伤的好办法。空旷寂静的四周只有美英的缀泣,在这细雨纷纷打湿了大片绿荫的时刻。池明哲脑子里莫名的想起一首歌。

    “allwehadwasjustonesummer,”

    “twoloversstrollinginthepark,”

    “butliketheysay,theworldkeepsturning,”

    “astheleaveswerefalling,”

    “weshouldfallapart.”

    。。。。。。

    池明哲嘴里突然轻轻的吟唱,让这刻更显忧伤,可是唱的却很好听,慢慢地连美英哭泣的声音也变得很低了。

    良久。池明哲也蹲了下来,望着墓碑,缓缓地说道:

    “阿姨!您好!我叫池明哲,是美英的。。。”

    池明哲的话卡住了。他不确定如果说是她的男朋友,美英妈妈会不会从地里钻出来找他拼命。

    “妈妈!他是我的男朋友威廉!美英。。。很喜欢他,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希望你在天堂里也过得好!”

    美英哽咽着,池明哲把她冰凉的小手握住。十指紧扣。

    “咳!。。。阿姨您放心,我年纪虽然比美英大了。。。一些。可是我很会疼人,会好好照顾美英一生一世,除非我死了,在有生之年里,不会让她受到任何委屈,我发誓!如果做不到的话,您就带走我。。。不是。。。您就惩罚我!”

    “。。。欧巴!。。。”

    美英捂住他的嘴,半响,

    “刚才的歌叫什么?欧巴!”

    ““活着就是为了爱你“!好听吗?”

    “嗯!好听!是送给我的吗?”

    “是啊!送给我的小可怜!”

    双目对视着,两人都缓缓站了起来,雨伞遮住了上方阴郁的天,而伞下的他们都深情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池明哲的话让美英很感动,埋首轻轻挤进他怀里,仰起那带着凄美的面孔,轻柔抚摸着他那有些消瘦的面颊,唇与唇即刻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妈妈我走了!以后再来看你!。。。欧巴!去看叔叔吧!”

    “好!”

    两人又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爸爸!我来看你了!”

    池明哲伫立在墓碑前久久没有动弹,美英弯腰将花束放在碑上。

    “我已经回到韩国了,爸爸!”

    已经蹲下的池明哲,用手拭着墓碑上的雨水,美英站在他的身后,又低头抹起眼泪。

    “你见到那个女人了吗?她有没有向你赔罪?我亲手逼她下去的,你不会怪我吧!爸爸!”

    池明哲的神情很冷静,他也不知怎么这会儿一点悲伤的情绪都没了,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淡淡地述说着。

    “我知道,你肯定会责怪我,可是我不后悔!是她放弃了我,爸爸!。。。我想她一定没脸来见你!也好!早就不是一家人了,她和她全家都下来了,改天我多给你烧些纸人保镖,好去找她算账!她欠你的,就让她来世给你做牛做马。”

    池明哲嘴角挂着冷笑,眼角余光里,一双脚出现在身旁,他知道是美英。

    “爸爸!这是我女朋友,黄美英!我知道。。。年纪是有些相差,那什么。。。我是真心的。”

    “叔叔!我是美英,第一次来看您,请原谅!威廉对我很好的!我。。。不会嫌弃他年纪大的。”

    眼圈红红的美英说着说着就捂着嘴,池明哲以为她又要哭,可是却发现她是在忍着笑。

    “爸爸!你多保重!以后我再来看你!对了!美英的妈妈也住在这里。有空你们多串串门,这样也不会太寂寞。”

    “噗!。。。欧巴!”

    站起身。池明哲向着父亲的墓碑鞠了一躬,美英也跟着鞠躬。随后他就拉着美英离去。

    。。。。。。

    “欧巴!昨天和美英去看她妈妈了?”

    郑秀妍侧头瞧着身边正啃着苹果的池明哲。

    “嗯!是啊!顺便还看了我父亲。”

    “哦!。。。还去看叔叔了!”

    秀妍没再说什么,脸色有些冷,靠着沙发继续盯着电视屏幕,可是眼里的焦距出卖了她,现在她心不在焉!

    “不高兴了?”

    “没!”

    揽过她的肩膀,秀妍挣扎了下,就乖乖的靠着他。

    “以后时间还长着呢!我会带你去拜祭爸爸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欧巴!”

    “小傻瓜!”

    秀妍的脸上有了笑容,只是抿着嘴,忍着。

    “你呀!心里有什么事。脸上的表情就把你卖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说明我性子直嘛!”

    她心情一好,说话的声音都甜的发腻。

    “过来!坐这!”

    将果核扔进垃圾桶里,池明哲拍拍腿,秀妍起身跨坐到他身上。

    “这就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但是更喜欢你冷着脸的样子,简直爱死了!”

    “哪有你这样的?是不是还想我冷着脸骂你?”

    池明哲笑盈盈的不住点着头。

    “哼!。。。不理你!”

    傲娇的气质又出来了。

    “就是这个,好好!再摆个脸看看!”

    “欧巴!。。。讨厌死了!”

    “哎呦喂!我的心肝啊!来!欧巴!疼疼你!”

    “嗯!。。。”

    秀妍的娇嗔让他身子都麻了,这果断是个贱人。

    。。。。。。

    “前几天的议事堂很热闹啊!”

    卢武铉和周正贤在青瓦台后面的大草坪上散着步,身后的保镖们离得远远地。

    “是的!阁下!我也是逼不得已。他们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周正贤微微弯着腰,神态很躬谦。

    “哈哈!你啊!年纪也不小了,还这么冲动。”

    “以后不会了。”

    卢武铉看着自己的这个心腹,对他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议案的通过有把握吗?”

    “已经和他们谈过了。在一些政府职务任命上给与些让步,他们会跟着我们的节奏来,不过阁下。您真的要向那位妥协?会不会显得我们太软弱了?”

    “正贤啊!有时候妥协并不是坏事,况且我只是完成承诺罢了。现在我们才刚入主这里,慢慢来!时间还长。而且他的实力如何,你也很清楚,首先美国人就是我们现在得罪不起的,也不能得罪!这位池会长至少对我们韩国的经济发展还是有巨大贡献的,500亿美元啊!希望济州岛真的能够被他发展起来。”

    卢武铉的眼神中带着无奈、期许和迷惘,很是复杂。

    “是的,他总要比那些财阀企业守规矩的多,税务上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搞不懂啊!”

    “那说明人家根本不靠这个挣钱!我们下面的目标,就是要规范那些依附在国家身上吸血的财阀企业,这么多年来,他们以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政府要依靠他们,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是不可容忍也不能容忍的。”

    卢武铉此时浑身好像充满了激情和干劲,周正贤唯唯诺诺的在他身旁伫立。

    “我们国家的财阀,和日本以及美国的那些财阀有本质上的区别。”

    “愿闻其详!阁下!”

    “日本的财阀都是“术业有专攻“,他们注重在自己强项领域发展,而美国的那些大财团他们只投资而不生产,我们国家的这些财阀以家族为核心,即迷恋制造业,又要多元化扩张,什么领域都要插上一手,比如三星,不是有这么句话吗?我们韩国人一生无法避免三样东西:死亡、税收和三星,瞧!多厉害!”

    周正贤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听着。

    “三星他们掌管着韩国人出生所在的医院、安家落户的公寓,甚至包括去世后短暂停留的停尸房。这是可怕!他们是怎么发家的?他们依靠当初贩卖外国援助物资、发国家的战争财,才有的今天,当初国家有困难,也不得不依靠他们这些财阀企业,给予他们大量的优惠政策,最后他们反而认为自己是国家功臣,可以为所欲为。幸好啊!”

    卢武铉停顿了一下,抬头望着天空,缓缓说道。

    “亚洲金融危机,虽然重创了我们国家,可也把国家从这些财阀的阴影下解救了出来。”

    周正贤也点点头。

    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来临时,韩国的很多大财团纷纷倒地不起,大宇和真露破产,三星、现代以及浦项制铁一起向国外资本出售了自己公司将近70%的股份,整个国家外汇储备只剩下39亿美元,韩国政府不得不被迫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30亿美元的贷款,并且被该组织监督和干预国家经济政策的执行,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为韩国经济领域的太上皇。但是原有的30家财阀企业,最后只剩下14家,政府也乘机修订了相关法律,限制了这些财阀无休止的多领域扩张。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真露烧酒,明明只是家酒厂,却向建筑行业,物流以及家用电器制造业盲目扩张,结果金融风暴一来,资金链断裂,彻底糊了。

    “这些还远远不够,我的设想是这些财阀企业必须要接受政府的指导,还要有国民来参与。”

    “您是说。。。发行国民股?”

    卢武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呃!。。。阁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正贤!这些谁想要达成很困难,会遇到极大的阻力和反抗,毕竟很多企业都是老一辈人打拼,最后传下来的,我们是在谋人家业,可是再困难我也要去做,都是为了我们国家能够健康的发展下去,我有着觉悟,哪怕付出的代价是生命,我也在所不惜!”

    这一刻的卢武铉让周正贤很钦佩,可和那些已经根深蒂固的财阀们争斗,他很不看好卢武铉,毕竟他有着自己的“死穴”,那就是他的家人,你要动人财阀的家资,首先自身要过硬,但是卢武铉的老婆和儿子们都是贪婪之辈,私下收了很多贿赂,很多都是他的敌人故意为之的,这就是所谓“没有把柄也要创造把柄”,这种证据池明哲手上早就备下了。

    卢武铉眼看着就往寻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周正贤只能在心里替他默哀了。只要自己背后的老板事情达成,随便你卢总统怎么折腾都行。

    周正贤很快就给池明哲的助手安明顺打了电话,让他转告老板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而池明哲接到安明顺的电话以后,心情很是愉快,他来到丫头们这里,嬉闹了一会儿,大手一挥。

    “走!姑娘们!亲亲欧巴带你们消费去!”

    “欧巴要请客?”

    丫头们都开始摩拳擦掌。

    “你们要什么,我就买什么!行不!”

    “欧巴!最高!”

    朴智妍一如既往的首先高呼,让池明哲很欣慰,拍了拍她的头,告诉她会有好果子吃,智妍笑的很甜。

    “姑娘们!go!go!go!”

    一大群人鱼贯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