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服你咬我-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服你咬我

    清晨的海边没有一个人,池明哲早早就起床开始了晨跑,他保持着匀速、呼吸也很均匀,额上已经微微见了汗。∽↗,

    这几天他正为《冷山》制作电影配乐,而从昨天开始,似乎大脑思维开始变得繁杂和缓慢,他果断的就停下了,这是过于疲劳了,需要好好休息。

    将脚上的跑鞋脱下,池明哲赤着脚踩在沙滩上,面向着大海远方眺望,不远处又隐隐约约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侧头望去,那是一大群刚从酒店里跑出来的丫头们。

    “好了!大家排好队形,跟着节奏保持呼吸!”

    李居丽和全宝蓝带着头,领着丫头们向池明哲这个方向跑来。

    “1、2、3。。。”

    她们的作息时间有着良好的规划,什么时候就该干什么,这一切规划原则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她们以后能有个好身体,作为艺人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和充沛的体力可不行。

    “欧巴!。。。”

    丫头们都看见了前面伫立着的池明哲,不少丫头还向他挥着手。

    “一起跑吧!”

    池明哲加入她们。

    晨跑结束时,已经到了早餐时间。池明哲直接来到了酒店的餐厅,此时餐厅里已经摆满了食物和饮品,他随意的挑了些,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边吃边想着电影的配乐。回房换好衣服的丫头们,三三两两的进来,一起围着餐台挑选着自己喜欢的食物。

    “碰!。。。”

    五只餐盘搁在桌子上,打断了池明哲的思路。

    秀晶、智妍、秀智、娜恩还有小雪炫一起围着他坐了下来。也没说话,都低着头吃起来。

    “雪炫啊!在这还习惯吗?”

    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雪炫。抬头眨了眨眼看着池明哲,先是点着头。然后,

    “嗯!。。。习惯!这里真好!”

    小妹子有些呆萌,反射弧好像也有些长,看着这个前世aoa里人气很高的小丫头,池明哲疼爱的拿起纸巾给她擦擦嘴,而秀晶难得的也没吃醋,还笑呵呵的看着,谁让她现在升级做了欧尼呢!

    直起身子转头望着餐厅里坐满的丫头,他心里很满足。这些个丫头们从小被自己饲养。。。不是!是培养!展露的都是真性情。这也是池明哲愿意看到的。在韩国各家娱乐公司里,一个个面露单纯无知,纯真善良的练习生们,内里的心机都是很可怕的,无处不在的竞争不仅激烈而且还很残酷,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手段,玩起来一点都不比成年人来的差,这都是为了以后能够顺利的出道,谁让那些公司的资源也就那么多不竞争不行。

    如果你认为那些出了道的女团成员。个个都是善良纯情加可爱的话,那可真是白瞎了,也不是她们天性如此,这都是残酷环境逼迫出来的。不然她们也出不了道,早就被其他练习生给淘汰了。而在天际娱乐就不同了,这些个丫头很多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进入了公司。优越的环境加上金鱼佬无微不至的关怀,提倡所谓亲如一家的相处方式。让她们真正展现了纯真善良的真性情并且亲如姐妹。

    这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她们没有经历过残酷竞争和恶劣的生存环境。还没有学会什么是拼搏和顽强,更别说什么忍耐和坚韧了,她们都是温室里的花朵,是在池明哲精心保护下娇惯出的娇嫩花朵。就像郑秀妍曾说过的那样,她们都是池明哲养的宠物,只是他绝对不会承认罢了。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吧!待会儿上课要专心,嗯?”

    “知道了欧巴!”

    秀晶、秀智、智妍和娜恩都点着头。

    “哦!。。。”

    金雪炫慢了一拍的回答,让池明哲忍不住在她被改造后漂亮可爱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

    “爱死你了!小忙内!”

    四个小欧尼都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嘴里还嚼着食物,腮帮子鼓鼓的小丫头呆愣愣的看着欧尼们,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亲自己,小手摸了摸脸蛋,继续埋头开吃。

    路过一张餐桌,池明哲停下脚步,弯着腰在,韩善花、郑荷娜、宋智恩的面前端详半天,让她们三个有些不知所措,小脸都红了,而和她们坐一起的全孝盛则笑盈盈的看着,那鼓鼓的****真的很养眼。

    “缘分啊!缘分!。。。”

    留下这句连孝盛也不明白的话,池明哲又转到另一桌,朴草娥、申惠静、姜敏京她们那里,又仔细打量着。

    “不错不错!个个貌美如花啊!。。。”

    和她们坐一起的恩静、孝敏、以及孝琳都不禁摸摸自己的脸颊,好像被这个坏欧巴夸奖的都不好意思了,现在池明哲私下都被丫头们称呼为“坏欧巴!”,只是这个称呼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有些暧昧。

    “好了!大家慢慢吃!你们。。。亲亲欧巴!我就先走了!”

    向丫头们挥挥手,池明哲向餐厅门口走去,低低的笑声从各桌丫头们那里传出。

    “欧巴走好!”

    这突兀的声音是朴智妍发出的,她像是池明哲贴心的小棉袄,又像是个死忠粉丝那样永远的支持他,无论他说什么都是她第一个回应,这给池明哲带来了很多欢乐,所以也非常疼爱她,这不,前几天这丫头可怜兮兮的告诉池明哲,自己卡里钱不够了,连带雪炫出去玩都是秀晶、秀智和娜恩在花钱,作为几人中年纪最大的欧尼,这让自己好丢脸,正抱着她享受丫头撒娇的金鱼佬二话不说,当即就用她房里的电脑给她卡上转了100万美元,这可真是宠爱有加。当然朴妹子随后的痛吻也让他是醉了。

    “亲亲欧巴?”

    韩善花低声说了句,看着同桌的几人。

    “嗯!就是亲亲欧巴!”

    全孝盛往嘴里塞着食物。轻轻点着头,看见宋智恩、郑荷娜她们都很好奇的眼神。又带着狭蹉的眼神说了句,

    “真的亲亲喔!”

    说完还撅起唇,做了个亲的动作,让三个姑娘惊讶的捂住嘴。只是孝盛随后又在想着坏欧巴刚刚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缘分?什么意思呢?”

    。。。。。。。

    回到天际唱片的池明哲,就瞧见嘎嘎带着助理们从大厅里出来。已经火起来的她,怎么看着都有种明星的范。

    “嘎嘎!这是去哪?”

    “嗨!威廉!”

    还像个孩子一样的嘎嘎,跑了两步扑在他的怀里。

    “现在成大明星了,感觉怎么样?”

    放下她,看着画着妖冶浓妆的嘎嘎。池明哲笑呵呵的问道。

    “还不错,就是。。。私人时间少了很多,而且到哪好像都有记者跟着。”

    “这就是做明星的代价,不是吗?这种心理准备,我想你一定会早就有的。”

    “是的,不管怎样我得好好谢你,威廉!”

    “不用客气!”

    “来个吻怎么样?”

    “哦!天哪!我能说不吗?”

    和嘎嘎嬉闹了几分钟,双方就告别了,她还要赶着去纽约参加活动。而池明哲脸上被印了个鲜红的唇印。

    一路走到录音室,拿着手绢不断擦脸的池明哲嘴里哼哼着曲子,这是来公司的路上脑子里突然蹦出的灵感。坐到钢琴前,十指律动。一首听着就让人觉得很静谧的曲子,回荡在录音室里。弹了十分钟,他又拿起笔。刷刷的书写着,真是思如泉涌。灵感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最后写上《youwillbemyaintruelove》。

    琴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弹奏的以前就写好的曲子《heartfulmemories》,弹着琴键他心里考虑着,怎么在这首钢琴区加入其它乐器,不然曲子显得太单薄了,一直到三个小时以后,才大功告成,更加让他欣喜的是,通过这首曲子,他又弄出了《moonflow》这首曲子,两首曲子旋律差不多,只是节奏不同,这首曲子他不会放进电影里,留着以后再说。

    接下来两个星期,在天际唱片的录音室里,《thescarlettide》、《likeasongbirdthathasfallen》、《phantomscope》、《morethanwords》等等近20多首电影插曲诞生在池明哲手里,为此他让碧昂斯、凯莉、嘎嘎、还有白智英一起回到公司,把这些有歌词的曲子都录制完成,甚至还将需要男声演唱的曲子,传给韩国的朴振英,让他录制好歌以后再发回来。可以说《冷山》电影里的插曲,都是世界当红歌星演唱的,后面等电影上映后,还会发行电影原声专辑,当然所得的利润池明哲也答应让所有演唱者平分,这点他是从不小气的。

    忙完了配乐,他和李容植又一头钻进米高梅的剪辑室,开始对《冷山》进行后期制作,李容植可以说一直很得池明哲的看重,他勤奋、努力而且思维活跃,不时还能提出些好的创意。两人的合作也越来越合拍,很多剪辑上的事,都是池明哲提供意见,让他亲自动手,双方轮流休息,为工作进度加快不少。

    在好莱坞,一部电影的剪辑权,一般都不会在导演手中,除非是在拍摄前商谈好的,不然再大牌的导演都无法染指电影后期剪辑,通常剪辑权都会扣在电影制作公司自己手里,找专人来剪辑,这也是很多电影上映后反响不好,导演挨骂的主要原因,可以说这时的影片导演内心是很憋屈的。剪辑后的电影和最初自己拍摄时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南辕北撤的。但是这些都不会发生在池明哲的身上,所以李容植是幸运的,他能紧紧跟随着池明哲的脚步,获得了认可才能参与到电影后期制作这种重要的工作当中,他内心是很感激地。

    。。。。。。

    韩国国会已经为一个议案讨论了两个月,至今还没个结果,那就是卢武铉提出的《关于提格济州岛为特别自治道议案》。多次的开会讨论因为某些原因,很多议员都持反对意见,其实对于济州岛,这时的韩国大多数人都是不太重视的,这个观点不仅存在于各位国会议员的想法中,连很多大企业的领导者都是这么想的,可是三星却不在此列。

    他们原先也不太重视济州岛,可是因为池明哲旗下的泰荣顺昌地产集团,在济州岛的不断加大投入和建设,起先让他们惊讶,随着济州岛所有土地全部被池明哲买下后,才真正重视起来,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按说双方没什么利益冲突,但是这会儿卢武铉的议案让三星回过味,才明白这是池明哲的意思。

    “他这是要干什么?想裂土封疆?”

    老奸巨猾的李健熙面带震惊的问着自己身边的子女们,同时也为池明哲的气魄赞叹不已。

    “咱家怎么没想到呢!”

    汉城的国会议事堂里争吵是常态,互相打斗也是会有的,与会的各位议员可以说是都代表了身后支持团体的利益,在争得利益的同时,往往会为了一些不重要的小事也争吵不休,尤其是执政党和在野党在这方面更严重。你赞同我就反对,没什么理由可讲,我就是要反对了,不服你咬我。所以还真有人咬了。

    “松开!你这个疯子!。。。啊!。。。混蛋!”

    “早看你不顺眼了。。。咬死你个老甲鱼!”

    “救命!。。。”

    新千年党的国会议员周正贤正死死按着一个老家伙,在他耳朵上不断下着嘴,已经流血了。

    周围很多议员都在推推搡搡的,一帮子人要阻止另一帮人前来营救这个老家伙,当然双发都是不同阵营的。挨咬的老家伙是大国家党的国会议员,他已经多次带头反对济州岛的议案,让周正贤恨得牙痒痒,他不光是新千年党的议员骨干,还是卢武铉的心腹,可实际上他真正的身份,是一位济州岛当年“四三事件”遗孤的后代。

    他和金九道一样,对于当年的事是耿耿于怀,对于至今政府也没有对当年的事件有什么明确的说法很愤恨和不满,但是不满规不满,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自己虽是个国会议员,但也无法改变什么,直到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金九道来汉城拜访他,随后在一家私人俱乐部里“偶然”碰见了美国驻韩大使梅森,于是双方在友好的气氛里交流了起来。当他离开时不仅神情激动,而且口袋里还有一张诚信-威廉银行的支票。

    他秘密加入了池明哲的团体,而且金九道还告诉他,以后济州岛将会是自己人等的大本营,所有的支持都会不懈余力,如果有机会,将来当上总统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忠心为大老板办事即可,从那时起,他就担负起“秘谍”的作用。不断将卢武铉的动向汇报给池明哲的助手安明顺,特别是卢武铉想消灭韩国的财阀经济,还秘密调查池明哲的情况,也通过他透露了出来。

    “他是嫌死的不够快?”

    池明哲嗤笑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