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杀青-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四十二章 杀青

    “欧尼!雪炫好怕啊!会不会很痛!”

    金雪炫紧紧拽着秀晶和智妍的手,小身子不仅僵直还有些发抖。

    按照惯例,新来的七个丫头,也将奔赴欧洲的瑞士,去米兰朵医疗中心接受改造,年纪最小的雪炫差点吓哭了,在机场紧紧黏着前来给她送行的三个亲亲欧尼,最后才在她们好言安慰下,跟着其她六个欧尼上了单独接送她们去欧洲的737专机,走在舷梯上的小丫头一边抹着眼泪,还一步一回头的望着和她招手的欧尼们,搞得这一幕像是生死离别一样。

    “希望雪炫到时别吓得大哭,哎呀!好心疼啊!”

    “是啊!。。。是啊!。。。可别吓哭了!”

    秀晶和娜恩都附和着智妍的话,三人也摸了摸眼角。

    雪炫真的很讨秀晶、智妍和娜恩的喜欢,这不,刚到美国没多久,就被三个欧尼拉着在洛杉矶到处乱转,还给她买了不少的衣服,当然,美食也是必不可少的,已经被公司所有丫头亲切称呼为“第二食堂”的比佛利山庄的mastro’ssteakhouse餐厅,经常能看见她们四个小丫头的身影,作为常客,她们都很受这家餐厅服务人员以及餐厅经理劳尔的欢迎,为什么?因为丫头们舍得给小费,甚至比那些经常来这里吃饭的各路好莱坞明星们更加大方,出手都是100美元起。现在都不需要保镖现身打招呼了,她们一到就会被迎宾亲切的领进去。

    除了秀晶她们受欢迎,公司里其她的丫头们也同样受到家餐厅的特别礼遇。她们的消费能力实在是强悍,每次一来都是一帮子人。一结账都是一两万美元的往上跑,受欢迎那是太应该了。时间长了。在餐厅经理劳尔那优异的公关交际能力下,终于搞清楚了这些亚裔姑娘的来路。

    “天际唱片未来的大歌星们!”

    以现在天际唱片的名声,餐厅经理劳尔,理所当然的会这么认为。

    在洛杉矶的餐饮业,尤其是在比佛利山庄从事顶级餐饮的那些餐厅经营者们,对优质客户的把握和培养是很到位的,丫头们不仅能获得折扣,餐厅还经常奉送些甜点什么的,以获得丫头们的好感度。当然这些丫头也引起了其他在比佛利山庄经营顶级餐饮的那些餐厅经理们的高度关注,名片、各式宣传资料一股脑的都往马里布海滩别墅度假酒店里送,甚至还邀请她们前来试吃,全部都是免费,不得不说这些餐厅是下了血本。

    有钱难免任性,尤其是这些有钱的小丫头们,偶尔会要求这些顶级餐厅的大厨们,做些闻所未闻的菜肴,比如牛排加泡菜什么的。虽说小费不少,而且付给这特式菜肴的价格也很高,可还是让好多大厨差点拽光了脑袋上的头发。如果池明哲知道了丫头们的所作所为,不仅不会责怪和阻止。一定还会大声的夸赞她们懂得享受,会花钱,都是好样的!用心实在险恶!

    现在这位用心险恶之人。正在冷山镇为电影的最后拍摄部分努力着。这天,三辆轿车驶进了冷山镇。车子停在镇子外的停车场,陆续下来六七个男男女女。

    “卡尔文总裁!这里就是冷山镇!”

    一位衣着得体。气质和馨、四处稍试打量的亚裔中年女性,开口问着卡尔文,英语很流利。

    她就是从韩国来到这里,想要当面感谢池明哲的现代集团董事长玄贞恩。通过诚信-威廉银行的帮助,现代集团得到了巨额资金的贷款,很快就稳住了阵脚,不仅把欠款全部归还,还把被郑相永收购的大量股份给买了回来,尽管现代集团又回到玄贞恩的手里,可实际上已经元气大伤,再也经不起折腾。尽管如此,玄贞恩还是决定亲赴美国,当面感谢池明哲的帮助。

    “是的,玄女士!老板为了拍好电影,不惜花下巨资将这里的土地全部买下,完全复原了剧本里的那座小镇。”

    “池会长真是敬业啊!”

    玄贞恩的话得到一起随行,她的助手们的附和,可是从他们得神情里可以看出,与其说这趟美国之行是来感谢的,不如说是觐见来的更贴切,现代集团大部分优质资产都已抵押给了池明哲的银行,在贷款没还清以前,池明哲对于现代集团来说就是天。

    在一间会客室里,池明哲亲切接见了玄贞恩一行,随后池明哲也表明了态度,对于现代集团的日常经营,银行方面是不会插手,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这也让玄贞恩稍稍的放了心。

    “池会长!我能和您单独谈谈吗?”

    “可以的,玄女士!”

    等人员一起退出会客室以后,玄贞恩思索了半响都没出声,而池明哲也没出言打扰,只在一旁默默抽着雪茄。

    “我丈夫。。。是被政府逼死的。”

    池明哲闻言转过头。

    “请继续!”

    玄贞恩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叠资料,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池明哲没动。

    “在这之前,一些调查部门的人把我丈夫秘密的带走,进行了盘问,都是问些关于政治献金方面的问题,随后又是调查税务方面的问题,还把集团里的财务总监也带走了,当然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外界根本不知道。”

    玄贞恩似在调整思路,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

    “随后,我丈夫又见到一个人。。。他来自青瓦台秘书室。。。”

    “是不是我们那位新上任的总统出手了?”

    池明哲打断她的话,随即脑中豁然开朗,按说郑梦宪根本不必跳楼自杀,哪怕资金再短缺。也不至于走上绝路,一定是有什么巨大的压力。让他无法承受了,才会做了这个选择。

    玄贞恩掏出手绢擦拭着眼角。她的眼睛刚才已经流下了眼泪。池明哲宽慰了几句,随即住口不言。

    “是的,他们要求现代集团增发国民股份,甚至让政府的资本买进大部分股份,还要进入管理层,他们难道不知道?如今的现代已经不是过去的现代了,早就分了家,最好的产业都被现代汽车和现代重工瓜分了,剩下的都是负载累累的不良资产。”

    玄贞恩的语气带上了愤恨。

    “柿子是挑软的捏。”

    “什么?”

    “就是因为知道现代集团已经不是曾经那个韩国排名第一的企业。所以青瓦台才选择下手。”

    “他们为什么要。。。”

    玄贞恩似乎明白了,这是要个个击破,先挑好下手的,然后才会对其他的慢慢下手。

    “节哀吧!玄女士。”

    玄贞恩呆了片刻,才把茶几上的资料推向池明哲。

    “我最恨的是家里那些人,他们不仅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我曾求过他们好多次,让他们帮帮我。可是。。。他们都置之不理。我恨他们!”

    “这些是什么?”

    “这是我丈夫生前收集的郑梦九以及郑梦准的一些机密资料,是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的,我想把它交给你。”

    “为什么给我?宣女士!”

    这才是题中应有之义,郑家兄弟闹矛盾不是一两天了。大家都会准备对方的一些把柄,只看谁的手快了,无疑郑梦宪棋差一招。被自己的哥哥弟弟先了一步,拿起资料池明哲又问道。

    “池会长!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调查过你!”

    似乎在观察池明哲的眼色,只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我知道真正算起来。您才是整个韩国最有钱的人,没有之一。”

    “哦?何以见得!”

    池明哲翻开了资料,心里也松了口气,对方只是查了自己的经济能力,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

    “对不起!我。。。曾经在美国留过学,有位老同学在花旗银行总部担任高管,我也是花了大价钱才得知您的一些信息。”

    池明哲差点黑了脸,自己的资料真的这么好查?是人是鬼都能在银行里获得自己的资金信息,还有没有王法啦?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幸亏自己把所有资金转进了私人的银行,看来这步棋是走对了。

    “这些交给你,我想您总会用得到,不是吗?”

    池明哲笑了笑,点点头。

    “您的这份友谊我收下了,玄女士!”

    “谢谢!池会长!”

    这女人是想通过池明哲替他报仇,只是没好处谁干?这些资料暂时留在手里还是有用的,等到时机合适,池明哲不介意抽冷子给他们来一家伙,让郑梦九和郑梦准这两个薄情寡义之辈好好体验一把,什么是上辈子自己在做大保健时,享受过的所谓**********的滋味。

    三天后,玄贞恩一行离开美国返回了韩国,而池明哲也加快速度的把剩下的电影认真的拍完。

    “cat!”

    “好了!我们直到今天,电影算是拍完了!晚上所有人都好好喝一杯,我早让人又送了不少好酒到镇上,当然,上好的神户牛排什么的都管够,电影杀青了!”

    “哦!。。。”

    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欢呼起来,现在的时间已经是4月下旬,电影陆陆续续拍了两个多月,终于结束了。

    所有人有演员都差不多离开了冷山镇,妮可是最后离开的,镇外的停车场一辆商务车里,池明哲和妮可告别,这些时日,两人是恋奸情热,一有空就苟且在一起,只是两人都清楚,双方之间只不过互相找慰藉罢了,当成真爱,那就没意思了。

    “多保重!妮可!有什么需要就给我电话。”

    “嗯!有空就给我来电话!别把我忘了!”

    妮可用手抚摸着池明哲的脸颊,似有些不舍,凑近自己的唇,吻上。

    “不会!”

    妮可终于走了,池明哲在镇上又待了三天进行收尾,随后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起回到了洛杉矶。

    。。。。。。

    “金软软!”

    金泰妍的房里,池明哲推门进来,然后双手捂在嘴边,眼睛四处找寻着,还装作大声叫喊的样子,其实声音很低、很轻柔。

    “咦!哪去了?”

    一双白嫩的手臂从身后探出,紧紧抱着池明哲的腰身。

    泰妍一直刚才接到他的电话,就一直悄悄藏在浴室门后,直到他进来四处找自己时,才溜到他身后抱住她。

    “你是谁?请冷静下,我不会反抗的,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的软软?”

    池明哲捉住白嫩的手臂,没有回身,却和泰妍玩起了游戏。

    “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的人。”

    “不可能!我对软软是忠贞不渝的!我只爱她一个!”

    “呃!。。。欧巴!。。。好肉麻!好恶心!”

    泰妍已经受不了,小脸蛋在他后背使劲的蹭了蹭,似乎在嫌弃。

    转过身,池明哲看着眼前这个娇小漂亮的丫头,心里像似灌了蜜一样,甜的发腻,一把抱起她,走向床边。

    “坏欧巴!你要干嘛!是不是想。。。欺负人家!”

    “好久没见到我的心肝了,让我好好瞧瞧!”

    坐在床边,池明哲捧着丫头的脸蛋,越看越喜欢,心里直至今都在赞叹米兰朵医疗中心的那些医学大师们的手艺,真不是盖的!泰妍脸上完全没有任何的妆容,可是依旧美得冒泡,虽说每个丫头做整容的费用高昂,可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前世他也看过那些女团妹子的素颜,和舞台上比那简直是两个人,比路人甲好不了多少,粉丝们再怎么夸赞,那也是有种自欺欺人的味道在里面,现在不一样了,当初指定手术项目时,池明哲就要求,素颜也要漂亮,还不许用那些化学材料,这可愁怀了大师们,好在困难都克服了,在他今天看来这个要求简直太棒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漂亮?嗯?告诉我!金软软!”

    “。。。人家也不知道嘞!坏欧巴!。。。又顶着人家!”

    小脸泛着红晕,额头抵着池明哲的下巴,随即抬起来,伸出娇舌在他唇角轻扫着,直至被一口含住。良久,

    “嗯!。。。好想你!欧巴!”

    “有多想?”

    被泰妍捉起一只手,覆在她心口上。

    “感觉到了吗?”

    “嗯!大了不少!”

    “坏欧巴!。。。”

    池明哲随即仰躺在床上,泰妍则趴在他的胸口上,两人都没说话,只是相互久久的对视,安静的房间里落针可闻,似乎连时间都静止了,作为“治愈系”的魔法师,泰妍发挥了她的魔力,池明哲这会儿已经闭上眼睛,轻轻发出了鼾声。

    “爱你!欧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