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家庭会议-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家庭会议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本台记者赵正博由现代集团总部发回报道,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宪于今天凌晨跳楼身亡,事发地点位于现代集团总部大楼,郑梦宪遗体由值班保安发现,当即拨打报警电话。¤,。。。。。以上新闻由sbs新闻报道。”

    “。。。。。。于今天凌晨在总部大楼纵身一跃。。。。。。现代家族命运将会如何?本台记者将追踪报道。。。。。。以上由新闻mbc报道。”

    “啪!。。。”

    池明哲关上电视机,随手点起了一支雪茄烟,淡蓝色的烟气由他嘴中缓缓溢出,手指在办公桌上有节奏敲动,他并不觉得现代家族发生的这件事是个意外,虽然有很多离奇的地方,但是这是别人的家事,于己何干,不过可以作为一个事例,好好教育一下自家的几个女人。

    这两天韩国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宪自杀这件事,可以说是举国皆闻,甚至传到了国外。现代集团原先在韩国企业集团中排名第一,但是自从分家以后,就被三星集团超过,成为了第二。主要原因无非就是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没有教育好子女,致使他在2001年去世以后,家中几个儿子争斗不休,为郑周永留下的庞大的遗产大打出手,最后整个集团一分为三,现代汽车和现代重工都彻底独立了出去,留下的企业虽然庞大,但是基本上都负载累累。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还要继续负担韩国北方朝鲜的投资,其同胞兄弟也对其处境冷淡漠视不闻不问。最终让董事长郑梦宪不堪重负才走上了绝路。

    这一切其实是早就注定的,现代集团的创始人郑周永出身贫寒。但他是个猛人,非常具有开拓精神,而且步子迈得很大,和曾经的大宇集团发家史差不多,郑周永总是屡败屡战,最后获得了成功,但是和很多成功人士一样,他开始玩起了政治,他曾作为奥申委主席为韩国成功申办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随后又花费了5亿美元投资在了朝鲜的旅游业上。这笔钱明显是打了水漂,有很多钱都被朝鲜政府中饱了私囊。

    但是郑周永还不断地坚持投资,想通过推动南北朝鲜的和解来获得政治声望,因为早在1992年,他以77岁高龄参加韩国总统竞选,但最终因为资历原因而失败,所以他才另辟独径的投资朝鲜。可他对朝鲜的巨额投资也为家族埋下了祸根,这个政治意义极其明显的举措将现代集团卷入了韩国政坛的漩涡,但无论怎样。在他的积极推动下,才有了后来的韩朝峰会,可悲剧的是这反而成了反对党攻击执政党的借口,认为现代是花了5亿美元替政府买来了朝韩峰会。是政治献金的行为,让现代集团不得不频繁的接受司法调查,从而造成了深远的负面影响。

    郑梦宪是郑周永第五个儿子。他多才多艺喜欢文学,和郑周永的感情最好。深得郑周永的信任和钟爱,甚至为父亲顶缸坐过牢。这就是他能在郑周永几个儿子里脱颖而出最终担任集团董事长的原因,可是这也招致他的哥哥郑梦九的嫉妒,这才有了年初现代汽车和现代重工脱离现代集团的变故。

    晚上,全智贤、李孝利、金泰熙、韩佳人和孙艺珍一起齐聚在池明哲这里,他要找她们好好谈谈,一起吃过了饭,都跟随池明哲来到书房,坐下以后开始了交谈。

    “现代集团的事你们都听说了吧!这也给咱家敲响了警钟!”

    “唉?欧巴!这是怎么说?”

    全智贤不明白池明哲的意思,率先提出了疑问。

    “不明白?”

    池明哲托着腮看着她们,韩佳人眨巴着眼睛摇着头,金泰熙好像若有所思,李孝利则心不在焉的点起一只烟,孙艺珍也单手托腮的沉默着。

    “其实今天的这个谈话呢,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可是太忙了,正好就着现代家族这次的悲剧,也让我下定决心好好找你们谈谈。”

    “你说吧!欧巴!我们都听着。”

    全智贤回过了味儿,顺手从李孝利的烟盒里抽出香烟点上。

    “那次早上在孝利那,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我今天的话只说这一次,你们心里有数就好。”

    几个女人都点上了烟,坐直了身子,明白池明哲下面要说的话,关乎她们以后的切身利益,池明哲站起身做到全智贤的身旁。

    “将来我的财产会平均分配,你们生的孩子我会一视同仁,每人都有一份,以后也别争来争去的,发生什么悲剧,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不管你的孩子以后是天才也好,败家子也罢,该有的一份是不会少的,至于能不能最后守住,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全智贤沉默了,而李孝利、金泰熙、孙艺珍则表情放松了许多,毕竟池明哲的话也告诉她们,在他眼里,以后的子女是没什么嫡庶之分,她们也不用争来争去了。金泰熙和李孝利对视一眼,两人嘴角都隐隐带着笑意,似乎为以前那种私下里的竞争感到好笑,随后又收敛了起来,孙艺珍虽说面无表情,可心里也松了口气,韩佳人捏着点燃的香烟,在指间不停的盘着,她的表情好像重头到尾都没什么变化。

    “佳人有什么要说的吗?”

    池明哲的手在全智贤的背上,轻轻抚了抚,似在安慰什么,他也知道她心里有些不痛快,池明哲看了看她们的表情,突然开口道。

    “我?。。。欧巴以后给什么我就要什么,没什么想说的。”

    “嗯!真乖!过来,坐过来。”

    “哦!”

    韩佳人掐灭了烟头,理了下裙角站起来。池明哲伸手拉她坐到腿上,她先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快就安稳下来,拍了拍她的屁股。池明哲又开口道。

    “这次现代家族的事也让我有些害怕,为了钱而兄弟反目,甚至见死不救,这是大家族的悲哀啊!要知道你们欧巴我可比他们家有钱多了,那是不是咱家以后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所以我才会这样,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这话是对着全智贤说的,其她人都没吱声,反正人人有份,以后还争什么挣。

    “我知道啊!欧巴有八百多亿嘛!还是美元呀!”

    韩佳人的话刚出口。就突然顿住,她们上次被全智贤带着才偷偷看到那本日记,这是她们的秘密,这下可说漏嘴了,她心虚的看了看池明哲,全智贤也有些不安,生怕池明哲生气。

    “呵!谁跟你说的,不止啊!欧巴现在的资产已经超过三千亿美元了,全是现金哦!”

    池明哲话说的很平淡。可是神情却有些得意。

    全智贤微张着嘴、金泰熙睁大着眼、李孝利叼着烟愣着、孙艺珍目中没了焦距,佳人侧着脸看着池明哲,表情带着惊愕,大家心里好像都在算着三千亿美元有多少。换算成韩元又有多少。

    “哈哈哈!”

    大家的表情让他笑了。

    “啪!。。。”

    韩佳人的屁股上又挨了一巴掌,声音很响,力度很大。

    “欧巴!。。。”

    “胆子不小。偷看我的日记。我说怎么被人动过日记本呢!”

    “对不起!欧巴!我。。。”

    “好了,又没怪你!疼不疼!来。。。揉揉!”

    池明哲的手开始作怪。韩佳人害羞的跳到一边,做到金泰熙和李孝利中间。表情嗔怪着。

    “好了!以后我的钱会越来越多,孩子们都不会饿着,况且现在孩子还没影,还得努力啊!”

    搂过身边的全智贤,捏了捏她嫩滑的脸颊,轻轻啄了啄。

    “今晚智贤留下!你们先去忙吧!”

    金泰熙、李孝利、孙艺珍和韩佳人嬉笑着离开,她们知道池明哲是要和全智贤好好谈谈。

    。。。。。。

    卧室里,轻吟声不断,智贤身形不断的随着池明哲的冲击耸动着,先前池明哲和她谈了两个小时,才让她打开心结,。

    “你委屈了!。。。智贤!”

    “不委屈的!。。。欧巴!。。。嗯!。。。”

    潮红的脸颊带着些细汗,智贤的双手搭着着他的双肩,雪白嫩滑的双腿内侧因为撞击已经发红了。

    “什么时候走。。。呃!。。。”

    “过两天就走!”

    “好好照顾自己。。。嗯!。。。多注意身体。。。”

    “我知道了。。。智贤。。。要来了。。。”

    “嗯!。。。嗯!。。。好热。。。”

    抱着双腿,腰下被池明哲塞进一个枕头,智贤抬头看着狼藉的腿间,轻轻咬着嘴唇。

    “坏蛋。。。那么多。。。帮我拿些纸巾!”

    “叭!”

    脸上被他亲了下,池明哲走进浴室里,拧了一条热毛巾,仔细认真的替智贤清理着。

    “拿手机干嘛?。。。呀!。。。欧巴!别拍!”

    “咔嚓!。。。”

    “坏蛋!。。。给我!。。。别跑!。。。”

    全智贤跳下床,追着池明哲跑下了楼,也不顾自己是否赤着身子。

    “滴滴滴!。。。”

    大门突然被打开。

    “欧巴!你的秀晶来。。。呃!。。。”

    “还有宝。。。”

    郑秀晶和朴智妍目瞪口呆。

    “啊!。。。”

    全智贤的尖叫,双手都不知该捂哪才好,池明哲的耳膜都差点被震破,她遮着脸转身飞快的向楼上跑去。

    “完蛋了。。。”

    池明哲傻了眼,还愣愣的站在客厅里,手指下意识的按着手机。

    “咔嚓!。。。咔嚓!。。。”

    “秀晶。。。欧巴的鸡好大。。。”

    朴妹子瞪大眼睛嘴里嘟啷着,秀晶的眼睛开始红了。

    。。。。。。

    “嘞!嘞!。。。嘞!”

    “欧尼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

    李孝利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带成宥利来自己的更衣室里,挑选一些一直没用过的包包送给她,从池明哲那里回来,接到成宥利的电话,问自己在不在,想过来找她聊天,已经没了心事的她,就让成宥利挑几个自己没用过的新包带回去。

    “打麻将赢钱了呗!小傻瓜!喜欢什么就拿!”

    “真的欧尼?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全要。”

    “拿走!”

    “欧尼真好!”

    李孝利手一挥很是豪爽。

    “吧唧!。。。谢谢欧尼!”

    成宥利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小傻瓜!”

    。。。。。。

    “允贞!明天出来逛街吧!。。。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孙艺珍挂上电话,倒在床上望着天花,又侧过身无意识的揪着被角,脸上带着的笑容。

    。。。。。。

    “偶妈!我回来了!”

    “这么晚还回来?明天没事?”

    “嗯!回来看看你们,明天没事,今晚住家里!。。。吧唧!。。。”

    金泰熙在自己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

    “咦!碰见什么好事了!这么高兴!”

    “没什么!”

    “这丫头!”

    。。。。。。

    浴室里雾气弥漫,韩佳人正对着镜子,湿漉漉的长发甩在一侧,手里的梳子正轻轻在发间滑动。

    “欧巴真是的,打得人家好痛,哎呀!还有指印。。。坏蛋!”

    。。。。。。

    看来下午池明哲召开的家庭会议还是很成功的,他后院那隐藏的危机算是解除了,可是眼下这桩尴尬事还等着他来解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