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取死之道-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取死之道

    上午九点,池明哲就来到美国大使馆,梅森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候,两人就昨天的情形聊了半个小时,随后一列车队驶进大使馆的院子里。▲∴,梅森和池明哲已经等候在使馆门厅前,下了车的鲍威尔热情而主动的伸出手来。

    “威廉先生,我是久仰大名了!”

    “您客气了,鲍威尔先生!”

    “呵呵!叫我科林,布什总统可是对你非常的具有好感!”

    “是吗?我们是好朋友,您里面请,科林先生。”

    池明哲的神情即不失礼节也不乏热情,恰到好处的带着一些矜持。

    一起进入梅森的办公室,他的秘书轻轻带上门,外面的空间里站满了身材魁梧的大汉们,这些是鲍威尔带来的保镖们,郑则熏带来的人也和他们混在一起,两方人马起先都漠然相对,但是随着郑则熏四处散烟,两方人才攀谈起来,郑则熏这厮,一口地道的纽约腔让对方的保镖领队很有好感,这个叫安格斯的家伙就是纽约人,他和郑则熏闲聊到各自薪酬时,那羡慕的眼神是怎么也遮挡不住。

    现时的“空降兵”们已经全部编入“和平鸽”公司,在池明哲看来,他们早已暴露在cia的目光之下,与其继续遮遮掩掩的自欺欺人,不如就光明正大的让他们显露人前。金再勇率领的这些“空降兵”被单独编为“和平鸽”的一个独立的部门,济州岛的训练基地也正式扩建,他也终于摆脱了农研所“所长”这个让郑则熏老是取笑的头衔。

    办公室内。鲍威尔的气色不太好,昨天参加完卢武铉的就职典礼。他就在青瓦台和这位新总统进行了会晤,交谈的内容也没什么新意。无非是再次的敲打韩国,这只美国在亚洲豢养的恶犬,只是卢武铉的态度以及言辞让他很不满意,出于良好的素养,鲍威尔重头到尾都面带微笑,认真聆听了这位刚上台的新总统那勃勃之言,随后晚间的就职宴会上,鲍威尔和到场的日相小泉纯一郎也进行了交流,两方的看法都认为卢武铉新的执政方针有些过于激进。这完全不像是个老练的政客所为。

    “那位新总统可真的有些让人头疼,一直都和我谈什么要加强与北方的接触及交流,却完全没什么有效的规划,这个人好像根本不像是搞政治的。”

    “呵呵!您说的很对,我们这位卢武铉总统是人权律师出身,一天到晚的为民请命,在他的认知里,估计认为只有不断地抗争,才能将现在的韩国带上一条新的发展道路。可是过于的激进,却触犯了我们美国的利益,不是吗?”

    池明哲的言辞就像是个标准的美国佬,开口闭口就是我们美国、我们美国的利益。如果外间的韩国民众看见此时他的嘴脸,一定会把“韩奸”这顶帽子狠狠地按在他的头上,可他如此的做派却获得了鲍威尔的好感。

    “是啊!他的想法有些幼稚。希望他在这个总统位置上能待得长。”

    梅森也不太看好卢武铉,两人的接触时间最久。对于他是比较了解的,在他看来。卢武铉那过于理想化的思想,以及想极力摆脱美国对于韩国的束缚,是不切实际的行为。日本的国力远远超出韩国很多,连他们都老老实实的很听话,你韩国算个球。

    “好了!不聊他了,现在到了午餐时间,我们威廉先生已经为您安排好了丰盛的午餐,韩国式的。。。当然您可能无法忍受泡菜的味道。”

    “是吗?那可非常感谢威廉先生了,我想我会试着适应一下韩国的泡菜味道。”

    梅森打开办公室的门,外间的保镖们停止了交流,全都神情肃穆的跟在池明哲他们三人的身后,驱车前往他在清潭洞的万怡大酒店,使馆门外韩国派来开道的警察们,立刻发动车辆,他们已经接到通知要去往那里,一遛长长的车队在警笛嘶鸣之下离开了大使馆。

    。。。。。。

    “他们去了清潭洞的万怡大酒店?”

    “是的,总统阁下!”

    青瓦台卢武铉的办公室里,他的助手向他汇报了鲍威尔等人的动向。

    望着窗外那郁郁葱葱的大草坪,卢武铉沉默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转头吩咐道:

    “提案准备好了吗?”

    “是的,总统阁下,已经准备好了,下星期一就会提交国会讨论。”

    “没事了,你出去吧!”

    助手小心翼翼的带上门,卢武铉靠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

    他坐上了韩国总统宝座,原先的欣喜已经荡然无存,只有到了这个位置,他才发现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整个韩国那糟糕的经济仍然没有起色,还在经济危机的后遗症中苦苦挣扎,而且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也让他忧心,财阀经济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些财阀在他看来都是贪婪无耻之辈,他们附在国家身上贪婪的压榨着人民的血汗,汲取着民脂民膏,他们的存在,让这个国家看似外表强大,实际内里虚弱不堪,大部分的资源最后都集中在小部分人的手里,这是他这个新任总统所不能容忍的。他要打击这些财阀经济,甚至消灭它们,当然他的这种危险想法是取死之道,也为他最后的悲惨结局埋下了祸根,只是此时他不知道罢了。

    打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放着一摞的资料袋,封面上都写着各大企业的名称,内里都是这些企业所有人,以及他们产业的详细资料,第一个文件袋就是现代集团的资料,作为韩国现在排名第一的企业,对整个国家的经济的影响力可想而知,那几十万的工作岗位给很多人带来了生活保障,也给韩国的社会稳定做出了贡献。可是卢武铉居然想先拿它们开刀。因为他通过韩国国家情报院,已经彻底掌握了这家财阀公司内部的隐秘资料。而且在税务上也有诸多的把柄,他既定的认为只要自己下定决心。一定能让这些财阀们俯首听命。

    带着这种幼稚的想法,他也调查了池明哲的“cmz投资控股集团”,以他的认知,这些财阀们没有不作奸犯科在税务上动脑筋的,可是看到最后的调查结果,他感到无力以及不可思议,这家集团公司不仅按章纳税,而且口碑极好,福利待遇也是现在全韩国第一。他有些坐蜡,想不明白池明哲究竟靠什么来挣得利益,以韩国的高税率,你不在税务上做文章,究竟是图的什么,如果池明哲知道了他的想法,一定会笑的背过气,老子来韩国投资置业,无非是为了完成上辈子的夙愿。挣钱有投机和掠夺来的快吗?

    卢武铉实际是想反悔当初对池明哲的承诺,济州岛在他看来也不太重要,只是内心里想着,那种被人要挟的感觉。让他很不愉快,自己是堂堂的大韩民国的总统,岂能受人摆布。再加上心里隐隐对池明哲年纪轻轻就有此成就的嫉妒,让他才有这些想法。而且池明哲当初与他交流时的态度,也让他认为那是种趾高气扬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他觉得受到了蔑视。我们这位总统一定没听过一句话“有钱就任性”,虽然池明哲还没到任性的地步,可他的气势是在有了巨额财富以后,慢慢培养出来的,并没有刻意去蔑视谁,也没这个必要。

    卢总统的误解也真是冤枉了池明哲,他的所作所为以及初衷,无非是想以后和自己的女人们活得更自在些,但是如果有人触犯到他,他也会发挥一个资深精神病应有的做派,让对方彻底消失在苍茫天地间。

    “哎!。。。先一步步来吧!”

    卢武铉将池明哲的资料袋锁进保险柜中,他决定还是先去完成自己的承诺为好,池明哲在韩国的根基虽然没有其他财阀那么深厚,可是他与美国政界交往的密切背景,却是现在所有韩国财阀们所不具备的,再加上他是卡莱尔集团董事的这个让他惊悚的身份,更加让卢武铉不敢去触碰他,情报院的资料告诉他,这家美国的集团公司是何等的强大,那遍布世界的关系网,想想都让他毛骨悚然。

    。。。。。。

    “威廉!谢谢你的盛情招待,等回美国以后,我期待你能来我家里做客。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有泡菜出现在餐桌上。”

    “哈哈!。。。好的!科林先生!祝您下午返回美国时一路平安!”

    池明哲和鲍威尔在酒店门厅前握了握手,刚刚宾主双方在宴席上的交流很是愉快。

    “谢谢!”

    望着远去的车队,池明哲低声问梅森,钱给了鲍威尔没有,梅森轻轻点了点头。对于花钱交朋友,池明哲是很愿意这样做的,讲感情什么的一直让他很是不屑,和政客讲感情?这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题,搞政治的有好人吗?不用利益和好处把他们拴住,回头就把你忘了,他后面的那个计划还需要很多有力人士的支持,所以一张百万美元的支票,存放于鲍威尔的西服内袋,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也告辞了!威廉!明天我就去度假,还是济州岛那能让我身心更愉快些!”

    “好吧!过两天我也回美国了,有事电话联系!”

    与梅森告辞,池明哲又回身与早已站在一旁等候的酒店总经理握了握手,言辞鼓励了下,才坐上郑则熏开来的车回到公司。

    。。。。。。

    “来换个姿势!”

    “呀!一会功夫的。。。就光换姿势了,非给你折腾死!。。。还能不能好好做了!”

    李孝利嘴里絮叨着,起身趴在床上。

    “啪!。。。”

    她丰盈挺翘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臀波荡漾,让池明哲兴致大增。

    “嗯!。。。又弄那里?。。。混蛋!也不提醒我。。。嗯!。。。轻点!。。。”

    咬着唇,脸色有些痛苦的她,回头狠狠看了池明哲一眼。可是仍然老老实实的撅着丰臀,生怕他对不准似得。还向后抵了抵。

    “呃!。。。舒服!。。。”

    池明哲的叹息,让孝利的脸上泛起了血色。随着后面的推动。她不住的前后晃动,异样的刺激和那说不出的爽快感,使孝利嘴里发出的声音都很有节奏感。

    “混蛋!。。。就知道这样弄我。。。她们。。。她们你怎么不这样!”

    “因为你是李孝利。。。韩国人民心里性感的。。。代名词,这样才够爽快!”

    “变态!。。。嗯!。。。”

    这几天一直在韩国南部做活动的她,今天刚回来就被池明哲逮住,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人就被压在床上,牛仔裤还在腿弯处勒着,被他摆来摆去的。换了好几种姿势。

    “想我没。。。孝利!”

    “想。。。嗯!。。。想的都睡不着。。。”

    “那今天就好好做。。。”

    “好。。。不让老娘舒坦了。。。有你受的。。。嗯!”

    战斗结束时,孝利瘫在了床上,她的姿态很是不雅,叉着光溜溜的大长腿,神情迷糊,只是从那要滴出水的眼里,看得出她很满足。

    “唉!。。。”

    长长的叹息,从她嘴里发出,终于缓过了劲。一气三回的运动,对她来说也是累的够呛。

    “抱我起来!。。。欧巴!。。。去洗洗!”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他好,我也好!”,孝利这会儿的声音都充满了娇糯。那神态要多撩人就有多撩人。随后的浴室里,传来了放水的声音,只是不一会儿的“啪!啪!”声又是怎么回事?

    。。。。。。

    “这就走了?。。。欧巴!”

    韩佳人正坐在池明哲的腿上。但是那神情却有些异样,藏在裙下的两腿微微颤抖着在使劲。

    这是在前往仁川机场的路上。池明哲要返回美国继续拍摄电影,这两天他是化身人形播种机。在全智贤、金泰熙和李孝利的身上没少折腾,可怜的韩佳人一直在韩国各地行善,代表池明哲去探望那些孤寡老人以及孤儿们,刚回来池明哲就要走了,在她那幽怨的眼神中,只好让她送自己去机场,临开车前,郑则熏得到的吩咐就是,车开的尽量慢些。

    扶着她的腰,池明哲不断在她脖子和唇上吻着,只是一直保持着固定的姿势任由韩佳人在自己腿上扭动,这是在上车后没多久,就开始的“健身运动”,短短的30分钟里,韩佳人就要了两回,还来真是急了。

    “准备好了?”

    “嗯!。。。好了。。。来吧!欧巴!”

    韩佳人脸死死贴着池明哲的脖子,紧紧抿着嘴,生怕发出一点响声。

    “嗯!。。。我。。。我好了,欧巴!”

    韩佳人从他身上下来,仔细的帮池明哲清理了下,然后才靠着池明哲的肩膀回着气。

    “呵呵!。。。”

    “怎么了?佳人!”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艺珍在国外玩的怎么样?”

    “是啊!真是不巧,她陪父母出国了,这次连面也见不着了。”

    “欧巴!想她?”

    “我想你们每一个人!你们都是我的至爱家人。”

    “哦!”

    车停下,郑则熏这厮还敲了敲车门,这是在提醒什么。

    池明哲从内打开了车门,回身亲了一下韩佳人,告诉她别下车了。在她不舍的眼神中,池明哲走进了机场大厅,车子开走了。只是车上的韩佳人,正在找着什么。

    “我的内裤呢?奇怪!”

    池明哲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手绢,只是发现手感不对,仔细瞧着才发现是韩佳人的t-back,只是有些湿透了。刚才的随手一揣,没想还得了个“奖品”,见没人注意到他的举动,急忙又塞回口袋里,嘴角带着笑意。

    而车上她也想起,那条细的几乎没有的东西在哪了,脸色有些红润,贝齿轻咬着嘴角。

    “坏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