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意外的惊喜-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二十七章 意外的惊喜

    “你确定要演这部电影?”

    “我确定!”

    “不后悔?”

    “不后悔!”

    “好吧!我不反对!公司会支持你的决定。”

    池明哲在办公室里和前来找他的河智苑,整整争吵了半个钟头,外间的韩佳人一直在门外偷听,她决定待会儿实在过于激烈了,就开门进去劝解一下,可是没想到最后妥协的是池明哲。

    河智苑来找池明哲时,他还很高兴,以为河智苑想通了,准备和他妥协,没想到她拿出个剧本让他看,说是filmzcorp公司投资制作了一部电影,由尹济均导演拍摄,并向她发出了邀请,请她饰演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池明哲接过剧本,一看名字就立刻否决了,但同时池明哲也很奇怪,这部电影按说应该在02年初就应该拍好了,可是到现在才开始拍,让他很不解。他的否决让河智苑很生气,认为池明哲是在敷衍她,说他连剧本内容都没看,一口就否决是不尊重她,把池明哲气的半死,他之所以否决,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名字叫《色即是空》。

    这部电影是一部限制级电影,被限制18岁以上才可以观看,当然这是在前世的时候。这部电影套着校园青春喜剧的名头,实际就是部色情喜剧片,池明哲曾经看过三遍。但他也不否认这部电影很优秀,至少它能将一段爱情描写的如泣如诉,让人在看的过程中笑中带泪,并且通过短短十几分钟和十几个镜头,就能把男人的痴情与善良恰倒好处的表现出来。可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有不少出位的镜头,电影情节也过于大胆奔放了,别人来演到没什么,可让河智苑来演池明哲很不愿意,最后之所以妥协,是池明哲觉得他和河智苑可能真的没有可能了,而且她也态度坚决的要求接这部戏,所以在他同意的时候,也在心里和河智苑彻底的告了别。

    对于池明哲的突然妥协,河智苑也很是惊讶,争了半天最后他突然偃旗息鼓,让她准备好的很多说辞没了用武之地,河智苑愣了半响才向池明哲道歉,说自己态度不太好冲撞了老板,池明哲却好像没事一样,告诉他自己会尊重她所有的选择,并且支持到底。

    河智苑有些不好意思了,站起来向他鞠了一躬被池明哲拦住了,随后她就提出告辞,只是,

    “智苑!以后大家是好朋友,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会支持你在演绎事业上走下去。”

    河智苑定在办公室门口手还握着门把手,整整两分钟后,她才回过头深深地看了池明哲一眼,似乎要把他身影牢牢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谢谢!会长!”

    说完她就离开了,步伐走的很坚定,在外间还和韩佳人说笑了一会儿才离开。

    走廊里很安静,河智苑在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她背靠着墙,手捂着嘴发出无声的哭泣,剧本却早已掉在地上。

    办公室里,池明哲点上一根雪茄,靠着大班椅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何智苑之所以坚决要接这部电影,就是向他表明了一种态度,她拒绝和他在一起,而他也让她明白,接了这部电影两人永远也没有了那种可能。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韩佳人悄悄打开门,看到他的情形又把门带上,刚才河智苑和她说笑,就让韩佳人觉得她很勉强,随后她走的时候,身影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不是每个女人都把你当个宝,只有我这个傻瓜才会被你这么欺负,这下难过了吧!被女人拒绝的滋味不好受吧!坏欧巴!让你长点记性也好!”

    韩佳人从新买的包包里拿出个镜子,美美的照着,又用右手小指挑了挑唇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嘀咕着。

    “咚!”

    一声响把佳人吓了一跳,这是从办公室里面传来的,她丢下镜子冲进了池明哲办公室。

    “欧巴!你怎么了?”

    韩佳人很着急的问道。

    “哦!没什么佳人,别担心!刚才有只苍蝇被我拍死了。”

    “苍蝇?”

    韩佳人嘴角抽了抽,心说当我傻瓜吗?这个季节会有苍蝇。

    “来,佳人!”

    池明哲像韩佳人招招手。

    韩佳人刚到他面前,就被池明哲抱住放在腿上,她挣扎了一下才无奈的被他抱坐着。

    “欧巴!现在是上班时间,会有人进来!”

    池明哲的手在她穿着黑丝的腿上来回的抚摸,随后他的手消失在裙底。

    “嗯!别摸。。。求你了欧巴!会。。。会弄湿的!”

    韩佳人身子一颤,在他胸口拍了一巴掌。

    池明哲好一会儿才抽出自己的手,在佳人羞涩的目光里,将手指放进嘴里。

    “欧巴!恶心死了!讨厌!”

    “佳人的味道我很喜欢!”

    他在韩佳人的尖叫和挣扎中吻上她的唇。

    。。。。。。

    下午两点整,汉城江南.区清潭洞一家咖啡馆里,池明哲和李英爱见了面。

    “努纳!怎么有空叫我出来喝咖啡?”

    “好久没见你了,姐姐想见你了,怎么?不愿意见姐姐?”

    “没有,哪会!弟弟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李英爱单手托着腮,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定定的看着池明哲,目光迷离,神色有些奇怪。

    “姐姐我前些日子去了医院。”

    “哦?努纳身体不舒服?要不要紧?”

    池明哲关心的问道,对于李英爱他的情感很复杂,既当她是姐姐又当她是情人。她漂亮而且善解人意,和她在一起时,池明哲的身心很放松,特别是和她在床上,总能获得极大的满足,认识至今也没有和他提出过什么要求,这也让池明哲有些愧疚。

    “明哲,姐姐也不想瞒你,我前些时候怀孕了。”

    池明哲有些怪异的看着李英爱,心里却有些酸涩,这才知道李英爱和别人有了孩子才约他出来,这是要和他断绝来往,但一想到自己和她只是床伴的关系,就忍住了那种不舍的念头。

    “那恭喜努纳了!我可以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你们要结婚了?”

    李英爱垂下眼帘,半响才看着池明哲。

    “你会和我结婚吗?明哲!”

    池明哲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这太过分了,这个努纳把我当什么了?和别人有了孩子还让我娶她,让我喜当爹?”

    “孩子是你的!”

    “what?”

    池明哲大惊,飚出了英文,但是李英爱认真的点点头。

    “努纳!这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呃!。。。是不是那一次?”

    池明哲自己反应过来了,去年他从美国回来,李英爱约了他出来聚聚,最后两人去了酒店,搞了整整一夜,最后池明哲差点累瘫了。

    “太好了!努纳!我陪你再去医院检查下。”

    池明哲激动了,真是意外的惊喜,和自己女人努力了那么久,一个个的肚子都没什么动静,现在李英爱居然先怀了孩子,还真是让他喜当爹了。

    “你先坐下,明哲!”

    激动的站起来的池明哲,看见李英爱平静的神情,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想起了秋瓷炫,然后心里开始打鼓。

    “我去医院把孩子拿掉了,你。。。不会怪我吧!”

    “我。。。我。。。”

    害怕什么就来什么,池明哲满脸的苦涩,嘴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其实慧秀欧尼也怀过你的孩子,她也拿掉了。”

    池明哲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这个消息让他简直无法接受。

    “你们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不通知我,我还有没有人权了?”

    池明哲的声音有些大,咖啡馆里在座的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幸好他和李英爱都做过伪装,不怕被人认出来。

    “你小声点,先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知道我多想要个孩子吗?”

    池明哲自己感到委屈的想哭,太让他伤心了,自己又有两个孩子被人杀了,他估计自己怕是又要被孩子托梦了。

    “我看出来了,明哲!”

    现在轮到李英爱满脸的苦涩,她和金惠秀都以为池明哲不会要这两个孩子,所以就私下里去医院拿掉了,可今天池明哲的表现大出她的意料之外,这对她来说不仅苦涩还有一些后悔。

    “慧秀欧尼怀孕的比较早,就是你那次和她提出断绝来往后的不久,她查出自己怀孕了,也犹豫了好久,而且还约我出来谈心,当时她哭得很厉害,说你把她的心给伤了,这个孩子她也不敢留下来,怕你误会她会用孩子要挟,后来还是我陪她去的医院,在手术室门前她又犹豫了,可最后还是拿掉了,希望你不要怪她,她也没办法。我也是看到她的遭遇,怕你哪天也会突然和我断绝来往,所以就拿掉了孩子。”

    “你们怎么会这么想?就不能告诉我吗?”

    “告诉你?哼!你那么绝情的和她一刀两断,有考虑过她的感受?还是你觉得我们是不要脸的女人,对你别有用心,才死命的粘着你,你怕我们缠着你,就狠心的随意抛弃?知道吗?你那么强势,势力又那么大,我们都怕,真的很怕。。。从和你在床上就知道你有多强势,让我们摆出各种让你满意的姿势,不答应就发脾气,在你眼里我们就是撅着屁股让你弄的贱女人,没有自尊没有人格。”

    李英爱已经流泪了,她没有擦拭,只是任眼泪这么流着,虽然还带着墨镜,可池明哲能感觉到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悲痛和惋惜,都是为了那个已经拿掉的孩子。

    “我在你们眼里有那么可怕?努纳!”

    李英爱没有回答,只是抽出纸巾将脸上的泪水抹去。

    “现在告诉我,你要怎么处置我们,在你眼里我们都是可以随意抛弃的女人,现在犯了错,要怎么处置?”

    她的眼泪又开始止不住了。

    “我怎么会处置你们,我。。。我对不起你们,我太强势了,每次都逼迫你们。。。”

    池明哲想起每次和金惠秀与李英爱上床以后,总是逼着她们做出一些让人羞愤的动作,以满足自己那奇怪的念头,根本没考虑过她们的感受,甚至对全智贤以及韩佳人她们也是这样,她们毕竟是人,有自己的思想和尊严,所以自己要好好反思了。

    “对不起,努纳!你们要什么补偿我都答应。”

    “我们不要补偿。。。只要我们的孩子!”

    英爱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咖啡馆里的女服务生走了过来,又递上一盒拆好的纸巾,她注意这里很久了,直到发现他们桌上的纸巾盒,已经空了才过来。池明哲随手拿出一叠钞票递给她,女服务生欢天喜地的走了,然后他抽出纸巾递到李英爱的手里,又拿出电话拨给金惠秀。

    “努纳!是我!你现在有空吗?我和英爱努纳在一起,我们待会儿一起见个面吧!我们来接你!就这样。”

    挂上电话,池明哲扔下几张钞票,扶起李英爱走出了咖啡馆。

    。。。。。。

    池明哲在清潭洞的万怡酒店,二十五楼的一间套房里,金惠秀和李英爱哭得很伤心,她们告诉池明哲,这个孩子她们都是很想要的,而且也不会让他担责任,而且并不知道,池明哲会要这个孩子,只是怕他误会会被要挟,所以才忍痛去了医院,为此池明哲也回过味的将信将疑,他搂着两个丰满的努纳不断地道着歉。

    最后,两个努纳又一起躺在床上,只是腰下面都多了一个枕头,池明哲表示会努力让她们再从新怀上孩子,而且自己绝对会举双手欢迎这两个孩子的到来,可没多久两个努纳的姿势全变了,一起趴在床上撅起了屁股,池明哲有些难办了。

    “我尊重你们,我没逼你们,你们是自愿的,我尊重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