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姜敏京-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姜敏京

    汉城龙山.区梨泰院二洞,位于南山背面,虽不能眺望远山,但胜在视野开阔,这一地区密集着各式别墅和花园住宅。池明哲交代金再勇给秋瓷炫安排的住宅就在这里,这栋别墅早已划在她的名下。

    一辆奔驰suv缓缓停在一家别墅区大门前,门口的警卫望了车内驾驶座一眼,急忙立正敬礼,车内的池明哲可是他们的大老板,门卫打开了大门栏杆,车子从从门口缓缓驶入。不久,又有两部suv陆续停在了大门口的路边,车上三三两两下来几个黑衣壮汉抽着烟,并向门卫方向挥了挥手,这些人徘徊在路边,四处眺望着,他们都是池明哲的保镖,前面是一直跟在池明哲所驾车辆的后面来到这里。这家别墅小区,是泰荣顺昌地产开发的,总共32栋别墅散落在一座山坡上,这里的别墅已经全部售完,每栋都价值不菲,是龙山一带有名的豪宅区。

    b-6栋是一幢150坪的别墅,造型别致外观典雅,这里就是秋瓷炫住的地方,车停在了别墅门前的路边,池明哲没有下车,放下车窗弹了弹雪茄烟蒂,虽说他已经戒烟,但似乎又染上了抽雪茄的习惯。

    他从挡风玻璃内观察着窗帘紧闭的这座两层小楼,神情有些复杂。屋顶似乎是个小花园,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秋瓷炫早上醒来,无聊的靠在床上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又下楼做了早餐,吃完后就坐在客厅沙发上,进行每天必有的发呆。这座大宅只有她一个人住,每个星期钟点工会来打扫三次,其他时候就只有她一个人,在这空旷的豪宅里,忍受着寂寞和孤独,已经很久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她,彻底淡出了娱乐圈。

    上到屋顶,她随手拿起一个小水壶,给周围的植物和盆栽撒着水,至于楼下别墅前的花园,会有专门的园艺师定时前来打理。

    抛下水壶,她又拿出一包烟,随意的点上一支,双肘撑在栏杆上托着腮,望着远处的南山发散着思维。池明哲下了车,走进别墅花园里,抬头望着已经看见他的秋瓷炫挥挥手。

    两人就这么对望有两分钟,秋瓷炫消失在屋顶。

    “欧巴!。。。”

    打开门冲进院子里的瓷炫神色有些激动,但嗓音有些干涩,池明哲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打量着显得很憔悴的她。

    松散过膝的睡袍、散乱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显得有些凌乱,面色更是苍白的毫无血色,尽管这样,她的脸看起来还是有种凄然的美。

    “刚起来?”

    “嗯!”

    池明哲的声音很平淡,她的激动也消失无踪,取代的是平静无波。

    “进去吧!外面有些冷!”

    池明哲揽着她的腰,感觉很瘦,侧头看着低头而走的秋瓷炫,心里有些痛惜。

    客厅很昏暗,厚重的窗帘将外面的光线全部遮住,屋里很干净,一切显得井井有条。他拉开了窗帘,客厅顿时亮堂多了。

    “最近在干什么?我听说你好久都不出门了!”

    池明哲拉她坐下,将她垂散的发丝别在而后,看着她消瘦苍白的侧脸,语气轻柔。

    “欧巴!。。。我不想出门。”

    “多出去走走不好吗?这样心情也会舒畅点。别总闷在家里,哪怕回家里看看父母也好!”

    “妈妈!前几天来看过我,我父母很早就。。。离婚了!”

    秋瓷炫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有些颤抖,池明哲伸手捂住它不断地搓揉。

    “瓷炫!振作些吧!那事不能全怪你!也有我的错,在你彷徨无措的时候,没能在你身边,致使你。。。”

    池明哲的话还没说完,秋瓷炫就扑进他怀里,低声哭泣起来。

    “是我的错,欧巴!。。。是我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我愿意接受惩罚,任何的惩罚!只要欧巴能原谅我!”

    “他已经走了!”

    “什么?。。。欧巴!”

    秋瓷炫泪眼婆娑的抬起头不明所以。池明哲抚摸着她的头发,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我们的孩子,来向我告过别,我还和他玩了会儿,他很可爱!很活泼!只是走的时候。。。好像很害怕!呵呵!。。。”

    池明哲边笑边流着泪,向她说起那个梦,只是声音有些哽咽。

    “欧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错了!。。。唔。。。唔。。。”

    秋瓷炫心里像被什么揪住,捧着池明哲的脸搂在肩上,嚎啕大哭非常地伤心。半响,

    “别哭了!瓷炫!。。。我想孩子会原谅你的!”

    池明哲掏出手绢帮她擦拭着,只是她面色凄然双手死死攥着一直不愿松开。

    “来!去床上躺会儿吧!”

    池明哲扶起她,走向二楼。

    “欧巴!能陪我躺会儿吗?”

    秋瓷炫拽着他的手,拽得紧紧的,生怕他走掉。

    “好!。。。不过我先去给你拿毛巾,擦把脸!”

    她靠着床背看着他走进浴室。

    “来!躺下睡会儿,欧巴不走。”

    瓷炫像个孩子倚在他怀里,闭上眼,只是还不时抽咽。

    “欧巴!唱首歌给我听吧!”

    “好!”

    池明哲摸着她的面颊,轻声开口:

    “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

    “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

    “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

    “沉默的沉没在深海里,”

    池明哲唱的是首中文歌,是他曾经前世很喜欢的一首歌《默》,这歌唱出时也是他无心之举,可是他没有发觉,秋瓷炫居然听的懂,直到半天他才反应过来。

    “瓷炫你懂中文?”

    “嗯!很久前就学过,原本公司还打算让我去中国发展。”

    秋瓷炫这几句话说的是中文,虽然有些口音但是很流利。

    “你说的正好!”

    池明哲说的也是中文,让瓷炫很惊讶,没有别扭的口音,似乎是标准的普通话。

    “欧巴!继续!”

    “嗯!”

    卧室里又响起池明哲的歌声。

    “重温几次,”

    “结局还是失去你,”

    “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不还手、不放手”

    “笔下画不完的圆,”

    “心间填不满的缘,”

    “是你!”

    。。。。。。

    池明哲离开时,秋瓷炫已经睡着了,但是两人都知道,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原来,他临走时在她床头留下一张纸条,和一张卡。纸条里充满他的温言、安慰和歉意,而卡里面则有五千万美元,这是自上次给她卡里打了200亿韩元后,最后一次给她钱,从此两人真就不再相见。

    他从别墅里出来,微眯着眼,外面的阳光让他浑身暖洋洋的,上了车刚要发动,一个人,或是说一小姑娘敲了敲车窗。

    “请问是池明哲欧巴吗?”

    放下车窗的池明哲,莫名的看着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皮肤很白,在阳光下闪着光泽。他觉着很面善,只是她的脸颊有些胖,让他无法确认。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真是欧巴!”

    小姑娘显得很兴奋,然后递进一个粉色的小本子。

    “欧巴!我叫姜敏京,就住在前面这栋屋里,前面就看见欧巴了,只是不敢确认,所以就一直等在旁边,没想到真的是欧巴你。。。欧巴帮我签个名好吗?”

    小姑娘像个自来熟,“欧巴、欧巴”叫个不停,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很活泼,看的出来人很开朗,她家就住在秋瓷炫的对面,刚才池明哲停车时,她就在窗口看到了,而池明哲没有伪装,戴眼镜什么的,所以她半信半疑的来这,守车待“哲”。

    “好!。。。嗯!你叫。。。姜。。。敏京,嗯?。。。姜敏京?”

    池明哲拿出笔签名,突然一愣。

    “是啊!欧巴!我叫姜敏京,是你的粉丝哦!”

    池明哲签好名,却打开车门下了车。

    姜敏京退后几步,很恭敬的看着池明哲,她的个头还蛮高,已经快到池明哲胸口位置,一头棕黄色的披肩发散在脑后,穿着一件运动薄羽绒服非常合身,下着一条酒红色紧身牛仔裤配着阿迪的运动鞋,看起来很清爽,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腿型有些不太直。

    点点头,池明哲把本子还给她,脸上带着亲切的笑,仔细打量着她。这才确定这丫头就是以后davichi里的那个姜敏京,不过这会年纪还小。

    “敏京你。。。多大了?”

    “今年13岁了!”

    姜敏京被池明哲看的很不好意思,背着手,身子轻轻晃动,以缓解自己的羞涩。

    “想不想来欧巴的公司,以后做一个歌手?”

    “哎?欧巴是说。。。去你公司?以后做歌手?”

    姜敏京睁大好看的眼睛,一副惊讶的模样,然后又有些兴奋。

    “是啊!以后还可以在美国出道哦!”

    池明哲的表情像个标准的金鱼佬,就差直接掏出棒棒糖了。

    “嗯!我可以考虑下吗?欧巴!”

    “可以!如果想好了,欢迎你和家里人来公司参观。”

    “嗯!我知道了欧巴!”

    池明哲知道这丫头想回家和父母商量,于是又在她本子上,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欧巴再见!”

    “再见!”

    丫头欢快的回家了,看得出人很高兴,池明哲反身上车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他心情很不错,完全走出了刚刚在瓷炫那的压抑和哀伤。而且还遇到了姜敏京,真是意外之喜,后面跟着两辆车,池明哲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就加速驶上了盘浦大桥。

    “阿爸我回来了!”

    “敏京刚刚去哪了?”

    “就在小区里,没去哪?”

    姜敏京回到家,看见父亲正坐在客厅看报纸,妈妈也在厨房里忙活。

    “偶妈,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姜敏京来到厨房,跟在妈妈身后拽了拽她的手。

    。。。。。。

    刚回到公司,池明哲的手机就响起了短信提示,他翻开一看是李英爱发来的短信:

    “弟弟下午有空吗?如果有空就和姐姐一起喝下午茶吧!”

    池明哲边走边给李英爱回了电话,约好下午两点见。

    “欧巴!回来了?”

    “嗯!上午没什么事吧?”

    “刚刚智苑欧尼来找你,你人不在,她说过会再来。”

    “河智苑?”

    “是啊!”

    韩佳人仔细观察着池明哲的神色,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是不是这家伙和河智苑有什么,可是池明哲的表情控制已臻化境,他笑了笑,逼近她。

    “咦?你嘴上有东西,过来!欧巴看看!”

    “真的?”

    “嗯!。。。讨厌!”

    池明哲一把搂住韩佳人,在她嘴上吻了好几分钟,还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声音是又脆又响很用力,而且那个臀浪颤颤啊!就差佳人娇喘连连了,这让她的脸一直红到耳朵根,虽说已是老夫老妻了,可这里是办公室,不带这么玩办公室禁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