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回家真好-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回家真好

    “我先去洗个澡,你们慢慢玩,待会儿一起出去吃饭。 ?.”

    池明哲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些。

    “哦!欧巴你辛苦了!。。。六万!”

    李孝利敷衍着,瞄了一眼他,像个老烟枪似得吐了个眼圈,全智贤和金泰熙只盯着面前的牌,连头都没抬。

    “欧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孙艺珍有些不安的从牌桌上站起身。

    “你打你的,我去给他放水!”

    一边端茶递水的韩佳人把她按坐下,飞快的就跑上了二楼。

    “我先上去了!”

    池明哲转身上楼,走在楼梯上的他,嘴角却挂着笑。

    “回家真好!”

    家的感觉有很多种,她们这样也算是一种,虽然没有热情洋溢的相迎,也没有嗲声嗲气的应承,也没怎理他,可愣是给池明哲一种,这就是家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不是吗?生活其实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哪那么多的激情和亲亲我我的。

    “你怎么没打牌?”

    浴缸里热水潺潺,池明哲坐在淋浴间,韩佳人在他身后帮他搓着背。

    “前面打过了,正好轮到我在一边伺候。。。欧巴!力道重不重?”

    韩佳人已经气喘吁吁,搓背可是个体力活。

    “好了佳人,我先冲一下,你去浴缸里等我。”

    “嗯!”

    楼下还在酣战,好像金泰熙今天的手气不错,身边的小茶几上的现金已经堆满了,这几个败家娘们,现在除了拍戏、商演参加活动什么的,也不怎么出门,除了要做护肤保养,出去一趟以外,平日都聚在一起打麻将,她们很感谢池明哲,把这么有趣的竞技游戏教会她们,让她们不必独守空房,身处空虚寂寞之境。

    “她们一般打多大的?。。。哎!好舒服!”

    池明哲跨进浴缸,立刻浑身的感觉,说不出的舒畅。

    佳人移了移身子,趟进他怀里。

    “一千万的。”

    “么?一把一千万。”

    “不是,一千万保底,两家输干了就算一将。”

    韩佳人说的很顺溜,看起来平时没少打。

    “哦!还好,不过打麻将会上瘾的。”

    “谁说不是,几天不打,心里就痒痒!”

    见佳人说的有趣,池明哲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

    “欧巴!想我没?”

    佳人有些动情,身子在浴缸里扭动起来。

    “都想死了,感觉到了吗?”

    “嗯!”

    韩佳人起身手撑着浴缸壁,回头瞧着池明哲下边。

    “欧巴!爱我!”

    池明哲站起身,扶住她的腰一送。

    “佳人半天都没下来,八成在楼上偷吃呢!”

    李孝利嗤笑着,丢出一张牌。

    “要不你去瞧瞧?顺便也加入。。。碰!”

    金泰熙把她丢出的牌拿回又丢出一张。

    李孝利斜了泰熙一眼,没说什么,全智贤纤指夹起一只烟点上,吸了一口,袅袅烟气从她唇角溢出,别有一番风情。

    “行了,打牌吧!”

    孙艺珍小心的看了她们一眼,专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牌,她是“新人”刚加入这个圈子,没什么话语权,所以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楼梯传来响动,池明哲和韩佳人下了楼。

    “怎么样,战果如何?”

    池明哲俯身把手担在孙艺珍的肩上,亲亲捏了捏,牌桌上的李孝利、全智贤和金泰熙都瞧着他身后的韩佳人,就这么会儿,整个人容光焕的,她们的目光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刚学会没多久,还有些生疏。”

    “多打打就好了!”

    他围着牌桌转了一圈,在每个女人肩上都揉了揉。

    “你们不饿吗?先别打了,出去吃饭吧!刚才佳人订好了包房。走吧!”

    众人收拾利索一起出了门,看着走在身边的这群,艳光四射的女人,池明哲感到很满足。

    。。。。。。

    韩国总统竞选已经落下了帷幕,一直处于下风的卢武铉,依靠一些渠道得到的资料和消息,利用对手小儿子逃兵役的事实,将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李会昌给击败,成功迈上总统宝座。新千年党召开了庆功宴会,池明哲没有到场,只是派了自己的助手安明顺前往道贺。而他本人则在事后和卢武铉私下进行了会晤,顺便也提醒他就职后,不要忘了和自己的约定。

    “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

    池明哲站在自己新宅大厅里,抬头望着顶部的天花。这会儿他才觉得这里大的不像话,说是家不如说是一处皇宫,本身就是仿照欧洲各个著名皇宫来建造的,主体楼建筑后面,还有零散的五六栋欧式庄园建筑,不管他家里以后有多少人都够住了。

    “欧巴不觉得太奢侈了吗?而且房间那么多,我们数过了,光是卧室套间就有6o多间,人少了真的会害怕的。”

    韩佳人拉着他的手臂,再一次被这座主体大厅奢华的装饰风格所迷住。

    “所以家里佣人不能少,我想想。。。5o个?不不!最少要一两百个,我觉得管家从英国找最好,这我来安排。你们选好住的房间了?”

    “欧巴!我们。。。”

    全智贤看着池明哲,目光里的意思是在询问,佣人多了会不会,把她们曝光出去。

    “不用担心,佣人都会仔细挑选,还得签署保密协议。”

    “哦!”

    几个女人点点头,既然一起跟了他,哪怕最后曝了光,她们也会有所心理准备。

    孙艺珍已经被这里的一切给镇住了,她是第一次来这里,而她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住在像皇宫一样的大房子里,这里的一切都出了她的认知,目光落在池明哲的背影上有些迷离,又瞧了瞧着全智贤她们。

    “这个男人以后就是自己一生的依靠,虽然没有名分,但是!她们都和我是一样!呵!”

    她心里舒坦了。

    。。。。。。

    sbs电视台的“汉城歌谣大赏”原先一直是汉城体育报举办,现在又加入池明哲的《韩民族新闻》以及《京乡新闻》共同参与,所以今年“汉城歌谣大赏”的规模比往年还要大,地点就选在了公司那座底下演绎大礼堂,空间是足够了,经过从新设置,能坐下5ooo人。再加上池明哲也会出席,这个消息又让整个晚会的对外出售的公众票非常的紧俏。

    12月2o日,第13届汉城歌谣大赏在池明哲公司总部正是举行,当晚迎来各路歌坛的明星聚集,红毯一直从门前的广场铺设到一楼大堂,各位明星的粉丝和媒体记者全都围在红毯两边,每到一位明星,都会引来欢呼声,而池明哲带着李孝利,也走了一遍红毯,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让很多歌星们都止不住的苦笑,和这位真的是没法比,人家可是格莱美得奖专业户,在韩国大众的心目中代表了韩国音乐的最高水准。

    宝儿也出席了,她被安排在靠后的时间走上的红毯,她本来是不想参加的,还是池明哲说服的她,派人把她接到汉城,并且告诉她,圣诞节以后公司就会公布她加盟的消息,所以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了。

    本来她今年的成绩相当的不错,在4月份,她的专辑《no.1》获mbcmusamp第一名,又获得sbs2oo2上半期网络票选女生人气大奖。后来又参加第三届大韩民国影像大战歌手部分获得照片奖,当然这个奖池明哲表示不太理解,凭一张照片也能得奖。随后又在mmusicvideofestiva1获最佳人气音乐录像带奖、最佳舞蹈音乐录像带奖,她没去领这个奖,人一直在济州岛休养,而12月5日,又获得日本的fns歌谣季人气歌手奖,但是被s.m派去的代表领回来的,这也是池明哲的意思。可是尽管这样,今年却有一个人,一个女人,艳压群芳,独领风骚,她就是李孝利。

    一《十分钟》迷倒了韩国的老少爷们儿,当然少男少女们也是趋之若鹜,甚至这歌也流传到整个亚洲,让她红的紫,只是这娘们现在只热衷一件事,就是打麻将了,没事就和全智贤她们裹在一起,玩的是彻夜通宵天昏地暗的,很多活动是能推就推,哪怕就是这样她照样红的没有天理,为打麻将的事,池明哲这段时间没少教育她,屁股打的噼里啪啦的,她照样我行我素,最后池明哲也没辙,只好随她去。别看她现在坐在池明哲身边安安分分的,心里说不定想着待会儿回去再摸两圈。

    “欧巴!”

    宝儿提着晚礼服的裙边,来到他身旁随后就坐下,现场很多歌星和音乐人都觉得奇怪,宝儿是s.m的,怎么会和天际娱乐的人坐在一起,而现场的s.m代表和歌星艺人,全装作没看见,这让很多人觉得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事将要生,结果他们都失望了,两边人马相安无事,s.m的新任社长金英敏,还恭敬的和池明哲打了招呼,还拜托池明哲好好照顾宝儿。

    整个典礼照着既定程序按部就班,sbs、汉城体育报、天际传媒的负责人,先都轮流上台进行讲话,本来是要池明哲上去的,可他拒绝了。然后开始颁奖:宋大官,朴尚哲,贤淑,朴贤彬的老辈歌手,都获得了trot赏,最佳作曲赏是池明哲凭借《十分钟》获得,这是无可争议的,韩流特别赏给了宝儿,mobi1e人气赏给了神话,mtv音乐赏是李孝利的,而本赏给了mc梦,申承勋,孙浩英,朴正雅,白智英,张允贞,vibe,李孝利,宝儿这九位,白智英本人还在美国打拼,由韩胜浩上台代领了,最后的大赏毫无争议的被李孝利给拿下。

    池明哲拍了拍身边宝儿的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按说这届的最终大赏应该是宝儿获得的,可谁他池明哲改写了历史呢!让李孝利提前一年红遍了韩国,他只好有情后补了。

    期间众位歌手都上台进行了表演,最后是池明哲上了台,底下是掌声雷动,他唱了一韩语新歌《姻缘》,当然是经过他改编的1ive版,走到被工作人员推上来的一架钢琴前坐下,一束灯光聚焦到他的身上,此时电视机前的很多观众都在看sbs的直播,而池明哲的即将表演,顺势将收视率提高了4.3个百分点。

    台下的李孝利有些惊讶,她起先并不知道池明哲要唱新歌,在上台前,池明哲只是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这歌送给你!”。看着台上自己的男人,孝利嘴角挂上一丝笑容,钢琴声缓缓响起,全场的观众都在仔细的聆听。

    “这就是所谓的姻缘吧!”

    池明哲略带沙哑的嗓音一出,很多人都觉得身子有了一丝战栗。

    “令人无法拒绝,”

    “为了不让这份爱锈迹斑斑,”

    “我一直擦拭珍藏,”

    唱到这里,钢琴声继续,池明哲转头看着台下的孝利,嘴角笑了笑,孝利心里嗔怪着,但心里很甜,两只端在腹部紧紧握着。

    “与我相约吧!在这一瞬间都消逝吧!”

    “直到,我们再度相遇的那天,”

    “我要抛弃所有的一切,在你身边驻足,”

    “一起走完余生的路。”

    台下的孝利知道自己流泪了,台上的池明哲的歌声让她喜在心里,他是在告诉她,要和她走完一生,不离不弃。

    “这就是所谓的姻缘吧!”

    “令人无法拒绝。”

    。。。。。。

    台下掌声不断,很多的人都擦拭着眼角,被他的歌声感动,更被他歌词里所描述的对爱情的坚贞所打动,走下台坐回孝利身边,手被孝利偷偷捂住,她眼里涌动着一股难以抑制的爱意,胸口不住的起伏,池明哲知道,这娘们来劲了。

    果然整个大赏结束以后,孝利就拽着他的领带回到了别墅里,连刚和他们道别的宝儿都看出来,池明哲待会儿将要遇到什么,最后宝儿带着酸溜溜的心情返回了济州岛。

    “欧巴!我好爱你!。。。用力。。。使劲的爱我!。。。嗯!”

    “我正在使劲,趴好了。。。别乱动。”

    “嗯!。。。好舒服。。。”

    李孝利趴在床上,而池明哲气喘吁吁的,正用力按着她的背部穴位。

    “你以为一歌,就能让老娘感动的泪哗哗的?想的美!”

    “呀!让你别乱动。。。穴位都按不准了!”

    池明哲撇撇嘴,心里苦笑着。

    “欧巴!”

    孝利一下翻过身,眼里春意流动,摞起裙角,抬起双腿拽下紧紧镶在腿间的t-back,然后将腿大大的分开。

    “还看着干嘛?”

    池明哲盯着那片黝黑,现已经湿漉漉的,急忙要脱衣服。

    “别脱了。。。快上来。。。”

    池明哲扑了上去,退下裤子一顶。

    “嗯!”

    “欧巴!。。。用力。。。”

    卧室里春意正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