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是来告别的-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是来告别的

    “欧巴!明天就走吗?”

    “嗯!”

    “人家好想回家看看,我想阿爸、偶妈,还有夏妍,也不知道长大了多少?今年应该有五岁了吧!”

    金泰妍骑坐在池明哲的腿上,双手撑着他的胸口,两只雪白的小脚丫蹭在沙发垫上,一晃一晃的。『,

    “要不然,欧巴悄悄带你回去,好不好?”

    “不要了,这样不好,欧巴!人家不要搞特殊!”

    泰妍把脸凑近池明哲,看着他的眼睛,说话柔柔糯糯的,还皱了下鼻子,模样可爱极了。

    “软软!”

    “嗯?”

    “为什么你这么可爱?每次看见你,欧巴心里都有种很强烈念头!”

    池明哲捧起泰妍的脸,将她两鬓的秀发别在耳后,两根拇指在她眉上轻轻滑动。

    “想说什么?坏欧巴!是不是想欺负人家!”

    泰妍顽皮的撅着小嘴在池明哲的唇上啄了下,

    “软软!以后会不会嫌弃欧巴?”

    “么?怎么会嫌弃?”

    泰妍愣了一下,又摇摇头,把小脸贴上池明哲的面颊,轻轻地磨蹭。

    “人家知道欧巴要说什么?不会的,人家永远是欧巴的。。。软软!”

    池明哲搂上她的腰,渐渐用力。

    “欧巴的心头肉啊!”

    这一声,让泰妍觉得身子都麻了,撇过小脸,贴上他的唇。

    。。。。。。

    “欧尼!你这样管的住我的人,却管不住我的心!”

    “呵!你的心?”

    秀晶坐在床沿,瞪着自己的姐姐,小嘴撇着,显得气呼呼的。

    郑秀妍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一手抓着苹果轻轻啃着,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不断翻着频道,眼睛看都不看秀晶一眼。

    “你太霸道了欧尼,你这是控制我的人身自由,我要。。。报警!”

    “哼!电话在那?你打吧!”

    秀妍指着床头柜上的手机,眼睛还是盯着电视屏幕。

    “啊!。。。”

    郑秀妍惊叫一声,遥控器差点掉地上,她刚才虽然看着电视屏幕,但是心绪却在秀晶身上,手指无意中按在了特殊频道键上。

    电视画面上,一黑男子正压在一个白人女子身上挺动,交接部位还有大大的特写画面,慌张的秀妍急忙用力一按,用遥控器关上了电视。

    “哈哈!欧尼!你不学好!偷看成人电视,我要告诉阿爸,还有偶妈!。。。哼!”

    郑秀晶起先呆了一下,然后来劲了,威胁起郑秀妍。

    “你!胡说八道!我!。。。”

    “你就偷看了!”

    秀妍气的眼睛都红了,觉得很难堪,深吸一口气,

    “你走!你走啊!。。。”

    她的声音气的有些变调了。

    “欧尼!。。。”

    看见自己姐姐发火了,秀晶又蔫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床前,手都不知往哪放了。

    “这是怎么了?”

    池明哲推门进来,他在门外就听见秀妍的声音。

    “欧巴!欧尼她。。。我先回去休息了,欧巴!欧尼!。。。我先走了!”

    郑秀晶自知不好,姐姐好像真的生气了,向他俩打了声招呼,就开门跑了。

    秀妍身子笔直的坐在沙发上,泪水从眼角止不住淌了下来,一只手端在腹部,翘着兰花指的右手中指,不断抹着眼泪,身子在抽咽,发出无声的哭泣。这副模样给池明哲的感觉好特别,就像是个内心高傲,脾气倔强的性格女子,哪怕是哭,也要哭得美美的。

    拿出手绢,上前要擦拭着她的眼角,却被秀妍用手挡开,她好看的唇角沾上了眼泪,让她娇唇微启: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管住她?她让我好伤心,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郑秀妍秀目瞥着池明哲,神色微冷,盘在脑后色泽微黄的秀发有些松散,一缕发髻顺着耳畔,因为泪水贴在了白皙的面颊上,那身形、那娇颜、那神情,让举着手绢的池明哲,看的有些痴了。

    “感觉好凄美。。。咳!。。。”

    他喃喃着。

    “秀妍!这都是欧巴的错,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受,可毕竟她还小,不太理解你的苦心,以后会明白的。”

    “我就怕。。。她以后明白就迟了!”

    郑秀妍单手捂住嘴,终于哭出声来。

    “别哭!秀妍别哭。。。都是欧巴的错!真的!是欧巴的错!你一哭我就心疼!别哭!”

    池明哲将她扶起来,揽着她的腰,用手绢不住擦着她的脸颊。

    “欧巴!我的心好疼!”

    池明哲把秀妍揽入怀里,下颚贴着她的额头,没有说话,只是略皱的眉头和焦虑的眼神,显示他内心的不平静。

    “自己是该放开,对秀晶的畸念了,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这个在自己怀中,哭的美美的秀妍。”

    “欧巴答应你的事会做到了,秀妍!”

    “真的?。。。别骗我!欧巴!你要我怎样都行,只是别骗我!”

    “嗯!”

    池明哲点点头,嘴角挂着一丝淡笑。

    扶着秀妍躺在床上,让她侧身枕着自己的臂弯,脸埋在他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直到秀妍沉沉睡去。池明哲为她拉上被子,轻轻起身打开房门,回首望着床上熟睡的身影。

    “结束吧!对于秀晶那不伦的念头,在情与爱的世界里,我们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的秀妍!”

    。。。。。。

    昏暗的卧房里,唯一的光源就是打开的电视。

    画面上是一堆的男女沉沦在爱.欲交织的纠缠之中,这是一部日本的集体“动作大片”。

    宝蓝微眯着眼,后背靠在睡枕垫起的床头,薄唇微启,呼出的气息有些重,身着略微透明的薄纱短睡衣,睡裤。。。一件极细小的t-back已经被扔在了床角,这身是她新买的维密牌“工作服”。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她想“工作”时,就会穿上类似的服装。

    电视画面里,生龙活虎的日本男女演员们,卖力勤恳的表演,似乎并没有吸引宝蓝的注意,她已经闭上了眼,耳里传来各种演员们的浅吟低唱。

    “欧巴。。。好硬。。。”

    “泰妍。。。再快点。。。”

    “嗯!。。。好多!。。。都沾在衣服上了。。。”

    宝蓝的脑子里都是上次在拉斯维加斯,住处的卫生间门外,偷听到的画面,只是她在脑海里把泰妍替换成了自己。

    “欧巴。。。”

    她的手在胸口磨搓,双腿相互夹着、扭着,左手顺着腹部伸下,轻轻揉动。

    “嗯!。。。欧巴。。。”

    好像上天听见了她的召唤,房门被轻轻打开,闪进一个身影。

    池明哲惊讶的看着床上的宝蓝,那身形如无骨之躯,扭转成各种形态。

    “咕咚。。。”

    他喉间的声音,并没有让宝蓝警醒,还在继续“工作”着。

    “欧巴。。。要我。。。好好的要宝蓝。。。嗯!。。。”

    池明哲犹豫了一下,轻轻后退着来到门边,手伸到后背握住门地把手,扭开,小心的退了出去。

    “呼!。。。”

    吐出一口浊气,向楼梯走去。

    今晚他是来和这些与他关系“亲密”的丫头们告别的,美英好像不在,居丽也不在卧室,似乎整栋别墅里,只有宝蓝在房里,不过刚刚宝蓝给他的冲击有些大,所以退了出来,估计他也有些后悔了,还不如刚才上前“搭把手”呢!

    “欧尼几点了?”

    楼梯口传来孝敏的声音。池明哲走过拐角就碰见,孝敏和恩静。

    “欧巴?”

    “嗯!回来了?我来和你们打个招呼,明天我就走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哦!”

    恩静和孝敏都拎着运动包,像是刚做完健身,还洗了澡,身子香喷喷的。

    “嗯嘛!。。。嗯嘛!。。。”

    池明哲上前一人在嘴上亲了一下,就下了楼。

    孝敏和恩静都呆了呆,手一起捂在唇上。

    “欧巴他。。。亲了我的嘴?”

    恩静不确定道。

    “嗯!好像是的。”

    孝敏回答的很肯定。

    “噗!。。。你不也一样!”

    “这个坏欧巴!”

    孝敏发出了娇嗔,两个丫头好像并不反感被池欧巴亲,哪怕是亲嘴也一样。池明哲要是还在这里,一定会觉得自己平日对丫头们的“教育”很成功。

    。。。。。。

    “乒!。。。”

    下了出租车的黄美英刚要进入酒店大门,就看见池明哲匆匆走出。

    “欧巴!。。。欧巴!”

    “嗯?美英?”

    被叫了两声才回过神的池明哲,看见美英俏生生的站在面前,他脑子里刚才想着都是宝蓝的画面,甚至让他有了反应。

    “刚回来?去哪了?”

    “我回家拿了点东西!”

    池明哲上前拉着她的手,接过她提的包。

    “美英!”

    “嗯!怎么了?欧巴!”

    池明哲气息有些粗。

    “来!”

    酒店花园的树丛深处,池明哲身子颤抖着然后又放松,随即扶起蹲跪在身前的美英。

    “咕咚!。。。”

    “嗯!。。。欧巴的好多。。。”

    池明哲抬手拭着她的唇角,亲了亲。

    “欧巴的小可怜!”

    池明哲怜爱的看着美英。

    “欧巴!。。。你爱美英吗?”

    黄美英紧贴着池明哲。

    “爱!爱的。。。要死要活的!”

    美英笑的很甜。

    这个傻丫头愿意为自己的欧巴做一切,只要他喜欢,只要他爱自己,疼自己就好。

    “送你回房吧!美英!”

    “欧巴!”

    “嗯?”

    “拉链!”

    池明哲低下头,黄美英伸手一拉。

    “嗷!。。。”

    酒店的花园里传出一声惨嚎。

    “对不起!欧巴!很痛吧!我给你用冰袋捂捂。”

    “没关系!好多了!早点睡!”

    “欧巴晚安!”

    “晚安,我的小可怜!”

    池明哲微微撅着屁股下了楼。

    “居丽,你回来了?”

    别墅门前池明哲又碰见了李居丽。

    “欧巴!你。。。”

    “我是来告别的!”

    。。。。。。

    第二天凌晨六点,池明哲踏上回韩的旅程,十几个小时以后,他的飞机降落在仁川机场。

    燕归园里充满了冬的肃杀,地上落叶偏偏,傍晚的静湖水面上,也翻卷着淡淡薄雾,池明哲行进在林间小路上,看着前方别墅群里零星的灯光,他有了回家的感觉,加快了脚程,内心也有了迫切,家里还有着心爱的人在等他。

    “滴滴滴!。。。”

    打开门,他深吸一口气,想嗅那熟悉的家的味道,可扑鼻而来的是。。。浓浓的烟味。

    “九筒!。。。”

    “五条!。。。”

    “碰!。。。”

    “快出牌!。。。别磨蹭了!”

    自己的喜爱的餐桌又失踪了,四个花枝招展的妖媚女人,围坐在一起,还有一个似穿花蝴蝶的美女,正在端茶递水。

    “宝贝。。。们!我回来了!”

    池明哲很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