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梦-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二十一章 梦

    12月的韩国非常热闹,当然指的是政坛,卢武铉与李会昌的总统竞选也进入尾声,此刻双方顾不得许多,眼看总统的大位在向自己招手,于是互相攻击、揭短,让竞选双方的支持者们,看的是目不暇接精彩异常。? ?.??`?

    “告诉他,梅森!无论对方怎么揭短,都给我撑住,我可不想前面投的钱打了水漂,你也别急着表态。金再勇已经搞到了对方的资料,后面会有逆转的。”

    “威廉,我一点都不担心这个,知道前两天利昂.拉波特告诉我什么吗?”

    “说什么?”

    “他说,日本的布鲁斯.怀特将军天天被那些政客纠缠,几乎要烦透了,现在日本经过前面的一团糟,已经安稳下来,至于说北九州那的事已经被定性为黑帮仇杀,全部完结了。”

    “这是好消息,不是吗?梅森。”

    “是的,不过你的事可让日本的邮政部门,下属的5oo多个地方邮局的负责人丢了饭碗。”

    “哦!是吗?他们真不幸,祝愿这个圣诞节他们的家庭过得愉快!”

    池明哲挂上电话,伫立在窗前,身后马丁和舒尔克两人忙的热火朝天,这里是纽约华尔街“大西洋投资基金”公司办公室。

    日本政府,在调查福冈县“仇杀”案时,现整个日本下属的地方邮政部门,对于那些黑恶势力很优待,他们所有的信件,嚣张到使用的信封上直接印着“爆”字,就可以比普通民众的信件提前得到处理,这让整个日本大众相当不满,于是有些后台不硬的地方邮政负责人,被通通下岗了。人数多达5oo多人,为此池明哲“深表歉意”。

    “圣诞节以后,你们可要拿出所有的精力,盯着石油期货市场,准备了一年,该到收获的季节了。”

    池明哲转身和马丁、舒尔克说道。

    “是的,威廉!我们的建议是1月中旬就撤出,你觉得怎么样?”

    “不,圣诞节以后就6续出货。”

    “为什么?现在原油价格可还没到达预期,才35美元一桶。”

    马丁很是不解,舒尔克也皱眉沉思。

    “听我的,不要太贪心了,别忘了!消息来自那里。”

    池明哲没和他们详细解释,只是手指着华盛顿方向。

    “明白了。”

    舒尔克点了点头。

    3月底,“伊拉克战争”就要动,美国政府会借着原油价格上涨,将暗中持有的所有原油期货合约抛出,为还没开打的战争把军费都挣了回来,那可是价值两三万亿美元,数额巨大,谁能接的住。池明哲可不愿辛苦准备了一年,将要吃到嘴的肥肉没了。这些都没法和马丁和舒尔克解释清楚,只是含糊的告诉他们,这是来自华盛顿的消息。

    。。。。。。

    忙妥了纽约的事,池明哲回到洛杉矶,过两天他要回韩国,他答应和全智贤她们一起过圣诞节。

    “会长!曲子已经编好了,你听下。”

    刚来到天际唱片,朴振英就风风火火的闯进办公室。

    “哦!做好了?那要好好听听。”

    池明哲放下手中的大衣,结果朴振英手里的u盘,插入电脑。

    几分钟以后,他摘下耳机笑着对朴振英说:

    “很棒!振英哥!”

    闻言,朴振英的刚才略皱的眉舒展开来,池明哲觉得很神奇,这《成为歌手的理由》,被朴振英把曲子写的和前世的差不多,虽然有些地方的音调不同,但相似度达到了95%以上。

    “我就说你行的,振英哥,你本身就是个优秀制作人,以前在韩国出的那六张专辑,大部分不都是你自己捣鼓出来的吗?要拿出自信,你行的!”

    “嗯!我这次和你一起回去。”

    朴振英点点头,整个人充满了干劲。

    “先别急,振英哥!我想让你在美国先带带那几个家伙。”

    “会长你的意思,真让他们在美国先出单曲?”

    “那当然,我可不会食言,当初答应的就要做到。”

    “那他们要高兴坏了,这两天希澈这小子老是跑我那,说是还要好好学学经验,其实是想打听你以前说的算不算数。”

    “是吗?麻烦振英哥你去告诉他们,我说话算数。嗯!还是一起去看看他们吧!”

    池明哲和朴振英一起出了办公室,两人说说笑笑的,池明哲还突然唱起了,朴振英当年来美国前,行的最后一张专辑《十年过去了》,里面的一歌《honey》,于是公司走廊里:

    “哦!。。。honey!。。。嗯嘛!。。。”

    池明哲做了个飞吻动作,身体摇摆起来。

    “会长你知道这歌?”

    朴振英不可置信的看着池明哲的背影。

    “你的《honey》嘛!很带劲我喜欢!嗨!。。。嗨!。。。嗨!。。。”

    池明哲举着手指耍起来,又向朴振英摆摆头示意他跟上,自己嘴里又开始唱:。

    “初次见到你的那瞬间我无法动弹”

    “你美丽的样貌使我丢失灵魂”

    朴振英也兴奋地挥着手,他的目中隐隐带着泪光,看着身旁手舞足蹈的池明哲,内心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当年的韩国小歌手,现在是国际歌坛的巨星,连格莱美都拿下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当初那个闯进自己“泰宏经纪公司”要求收购的梅森,也已经是驻韩大使,人生的机遇还真是奇妙,说不定哪天一觉想来,现这一切都是梦境,那不知自己会不会哭笑不得,不过无论如何,最该感谢的就是身旁这个叫池明哲的家伙,为自己带来一片新的天空,也开阔了眼界,哪怕现在都是梦境,自己也会永远记得他,记得这一切。

    “我朴振英此生必不负你,池明哲xi!”

    朴振英悄悄伸手擦了把眼角,也和池明哲一起合唱起来。

    “你迷人的微笑俘虏了我”

    “hey是的亲爱的来我这里”

    。。。。。。

    “ohhoneyohbabyohhoneyohbaby”

    “你为何如此美丽来我这里相信我绝对不会后悔”

    两人在公司走廊里鬼哭神嚎,很多工作人员打开办公室们探出头,看见是自己的老板在那“病”,于是全都笑嘻嘻的又把门关上。马上就要是年底,该年终奖了,这时候可不能触了老板霉头。

    “你真是上天赐予的真正的honey”

    “向我走来的你我无法凝视”

    来到楼下,两人还在自娱自乐,而丫头们的教室门也打开了,听见歌声好像是熟悉的韩语唱的,探出许多脑袋,看见是池明哲和朴振英,都涌进走廊看这两个“二百五”,在哪又唱又跳的,不过似乎还蛮带劲的,也都跟着挥着手,池明哲和朴振英两人也毫不在意。

    “因为走来的你的样子太耀眼”

    “直到现在才出现”

    “映入我眼帘的新的爱情”

    。。。。。。

    歌声停下了,池明哲和朴振英看着走廊里的丫头们,都笑起来。

    “真好听!欧巴!这是什么歌?”

    丫头们七嘴八舌的问道。

    “你们朴社长以前的老歌,很不错吧!我也觉得很好听!”

    “好听!。。。”

    “是啊!。。。从没听过的歌。。。”

    池明哲摆摆手让她们这些叽叽喳喳的丫头回教室,随后也走进教室。

    “过两天我就会韩国了,回去过圣诞节嘛!”

    “啊!。。。那我们怎么办?都留在这里?。。。好想回去。。。”

    丫头们都嘟囔着,很不满池明哲把她们留在美国,自己却回韩国了,很多丫头都很想家了。

    “欧巴呢!是有事才回去的,不过明年1月我就回来,春节我还是和你们一起过。”

    池明哲看见泰妍、允儿、美英她们一帮子丫头都撇着嘴,尤其几个年纪小的,眼圈都红红的,心里顿时也很舍不得把她们留在这,毕竟都待在美国一年了,每个人都有着一份乡愁,但是,自己的乡愁又是哪?

    “况且你们朴社长也在这,会陪着大家一起过圣诞节的,是吧!”

    朴振英也向丫头们点着头。

    “好好努力吧!姑娘们!我对你们的期望很高,以后表现好的我就让她们先出道。嗯?”

    丫头们来劲了,眼睛都亮晶晶的。出道啊!这可是她们现在的梦想,看见碧昂斯、凯莉、还有艾薇儿她们,个个出门都是前呼后拥的,所到之处,都是呼声一片,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这些丫头现在做艺人可不再是为了钱,而是要活的更精彩,不过她们也相信,欧巴会给她们安排好一切的,几年的相处下来,他似乎已经和她们的生活不可分割了。

    摸了摸秀智、智恩和智妍她们的脑袋和朴振英离开了教室,秀晶被姐姐死死拽着,不让她去缠着池明哲,那天的事以后,秀妍对秀晶更是严加管教,可怜天下“姐姐心”!

    。。。。。。

    “哎呀!。。。”

    “孝渊你怎么了?”

    “好像扭到脚了!”

    s.m公司练习室里,一群女练习生正坐在地板上闲聊,已经练习了一个上午,马上要吃午饭了,所以都停下来休息了,只不过练习室里还有个练习生正拼命练习舞蹈,这是2ooo年加入公司里的金孝渊,当时是参加了公司歌舞选秀舞蹈第一名加入的。

    “过来坐下!”

    “谢谢!秀珍欧尼!”

    刘秀珍上前把金孝渊扶到身边坐下,脱了她的鞋,给她揉起脚。

    “我自己来吧!秀珍欧尼!”

    “没事!”

    金孝渊抬起眼,看着正仔细为自己揉着脚踝的欧尼很感激。

    “欧尼比自己大六岁,已经是公司shinvi(神飞)女子组合的成员,可是自从行了《15to3o》这张专辑以后,被公司莫名的雪藏了,现在连专用的练习室都没了,组合里的欧尼们没有放弃,还和大家在一起练习,,那种不服输的劲头看着好心酸,欧尼们!难道你们不知道公司已经放弃你们了吗?可为什么还这么努力?”

    金孝渊又悄悄转头看着,边上正闭目养神的吴尚恩和俞娜欧尼,为她们感到惋惜。

    “哎!你们看过网上那段视频吗?”

    “什么视频?”

    “就是天际娱乐练习生的日常视频,不过网上现在没了,好像被删除了,不过我早就看过了,同样是练习生,和她们一比,咱们真是可怜!”

    几个练习生聊了起来,不过声音很大,这里每一个人都听的很清楚。

    “是啊!我也看过。网上说她们每月的补助有1万美元呢!什么概念啊!”

    “是啊!看看人家的生活,多舒服啊!海边别墅,顿顿的法国大餐,吃的都腻了,出去消费,都是花销上万美元。我都羡慕的要死。不知道天际娱乐还招不招练习生啊!”

    “是啊!我一个好朋友是dsp的,她们很多练习生都巴望着能加入天际呢!谁让李孝利前辈是她们公司出去的,还有成宥利前辈也是。”

    “谁说不是啊!可是天际娱乐到现在都没动静。”

    金孝渊听着这些议论低下头,她想起前几天做的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自己好像和一群陌生的女孩子,在公司里一起练习,大家都好欢乐,开开心心的,而且她们都好漂亮,最后还和她们一起出道了,站在舞台上一起向台下鞠躬,台下全是大声的欢呼和尖叫,然后和她们手拉着手大喊“我们是。。。”,到底我们“是什么”?为什么喊到这里,突然就没了声音,而且整个舞台和空间就只剩下自己一人,那种感觉好可怕,太安静了!等等!舞台出口那有个黑影,那是谁?为什么在那看着自己,然后又退后消失在黑暗里。。。真的好可怕!”

    “我好了欧尼!谢谢!我先走了,下午还要上课,午饭我就不吃了。”

    金孝渊从墙边的柜子里,取出自己的背包,和在场的人打了招呼,离开了练习室。

    “公司食堂有什么可吃的,连肉都不怎么看见,我好想吃大餐,法国大餐。。。。。。!”

    她听着身后练习室里传来的声音,走在阴暗的长廊里,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怪梦,脚还是有点痛,估计这几天都不能太用力了,路过一间门上挂着“m.i.l.k”(可爱的家族)牌子的练习室,她在门上的窗口朝里望了望,里面没人。

    “喜本欧尼和宝美欧尼她们估计也被公司雪藏了,现在都不来了,也不知我以后能不能出道,会不会最后也被雪藏啊!”

    金孝渊低着头,一瘸一拐的走向黑暗长廊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