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戮-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戮

    “各位夫人们好!”

    安明顺很恭敬的不断向全智贤和李孝利她们行礼,他心里很无奈,自己老板的德行他是很清楚的,女人太多,光打招呼行礼就够累的,还得做的面面俱到,不然怠慢了一个,还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

    “你辛苦了!.”

    几女纷纷问候道。

    “不辛苦!这是交接手续,请过目!”

    安明顺手里举着合约书,但是他只是举在身前,没有递向任何一个人,其实他心里也打着鼓,眼前的四个女人他也不知该给谁,只好这么举着,小心无大错。

    “我看看!”

    全智贤接过手续仔细看着,随后又递给身后金泰熙她们。

    “几位夫人请随我了!”

    安明顺带着她们在这座眼前的大庄园里参观起来。

    主体建筑仿得是欧洲皇宫式样,高达五层,融合了当今欧洲各个著名皇宫的特点,而形成自己的特色,主题建筑前是巨大的长方形喷水池,宽15米,长5o米,内置各式欧洲神话人物雕塑,栩栩如生,这些全部出自名家之手,全智贤她们在这些雕塑前,伫立许久。

    进入主体建筑里,她们全都惊呆了,层高2o米,长达8o的大厅,让她们半天都没出声,整个大厅空间而巨大,顶部天花全是各种繁复的雕刻,还绘着各种绘画,还有金色的雕花将整个天花几乎包覆起来,顺着大厅还悬吊着一排式样繁杂到极点的水晶吊灯,打开的灯光,将这座大厅映衬的金碧辉煌,巨大的立柱耸立两旁,排列成长长的过道,又让这里看起来多了一分庄严和肃穆,也使整个大厅显现出一种神秘,而引人遐想。

    “这是欧巴的家?”

    韩佳人仰着头,望着似乎很遥远的天花,出不可置信的感叹。

    “这家伙,可真会花钱,那些金色的雕饰不会是真的黄金吧!”

    李孝利也觉得眼睛不够用了,嘴里絮叨着。

    “是的,各位夫人,顶部和立柱以及吊顶裙边的装饰用了大量的黄金,某些部位还用了各色的宝石点缀。”

    安明顺尽管来过多次,可每次还是忍不住被这里奢靡的装饰所吸引。

    “哇!.”

    都走了很远,她们还在大厅里转悠,地方实在太大,每隔五米就设置的巨大落地窗,也让她们查看了好久,直到金泰熙提议去楼上看看,她们才离开这里。

    ..。。

    日本福冈美军板付飞行场,巨大的c-17飞机已经降落,雇佣兵们正在跑道边休息,远处驶来一列车队,直到近前才停下,雇佣兵们一起围拢过来,郑则熏打开车门,露出池明哲的身影。

    “立正!.敬礼!”

    李斯特大喊两声,雇佣军们一起站直,向池明哲敬礼,望着这些魁梧的军人,池明哲内心也是很激动地,这些都是自己的兵,虽说不存在什么忠诚,都是冲着高昂薪水来的,但是只要自己能养的起,指哪打哪他们也是毫不犹豫的。

    “辛苦了,李斯特!”

    “这没什么。”

    两人握了握手,池明哲就向他介绍了金再勇和郑则熏等人,随后一起商议了晚上行动的细节,接着池明哲上车离开了这里,他要赶往东京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会面,现在一切就绪,就等着夜幕降临了。

    福冈县北九州市小仓北区的一栋四层的小楼里,野村悟正和自己几个得力手下谈着话,这里是工藤会总部,不久,工藤会二把手田上不美夫也到来,身后跟着几个手下。

    “怎么样?查到了是谁吗?”

    野村悟看着刚进来的田上不美夫问道。

    “艾回那我问过了,他们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警视厅那里的消息也没什么用,只知道那艘船是巴拿马籍的,目的地是济州岛,估计他们都是韩国人。”

    “韩国人?哼!.”

    “告诉艾回,让他们把韩国s。m那个叫李秀满的叫到日本来,我倒要看看他哪来那么大胆子,敢和我们工藤会作对。”

    “那个李秀满听说已经逃到美国去了,据说韩国检查部门正在调查他经济问题,结果他就先跑了。”

    野村悟闻言摇摇头,也不知说什么好。

    “线索就这么断了?那个宝儿不是有家人吗?不行就派人把她家人一起抓到日本来,”

    野村悟还是不死心。

    “这恐怕.不过我们和韩国的2o世纪派有些合作,不如先让他们帮着去济州岛调查一下,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田上不美夫接着说道。

    “先这么着吧!”

    野村悟带着手下离开了这里,今天是周末,他要和家人一起团聚。

    时间来到晚上6点,从美军机场6续开出12辆集装箱卡车,里面坐满了全副武装的雇佣军,鸦雀无声,他们每人都带着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在黑暗的集装箱里看起来显得很狰狞。

    当车队快要进入北九州市区时,路边一辆小车拦在前面,车上下来一个人,是“空降兵”派在这里的情报人员,他来到打头的卡车前,金再勇摇下车窗,向他招了招手。

    “再勇哥!工藤会很多成员都回家了,今天是周末,野村悟也回家和家人们在一起,这是那些家伙的地址。嘿!这些黑帮很嚣张,成员的住址都是公开的,很容易就搞到了,好多都住在一个小区里,据说是社团的集体宿舍,一共是三个小区。野村悟和田上不美夫住在别的地方,都写在里面了。”

    “辛苦了!正好这些人都在家,连他们家人一起解决掉不是正好,还省了不少事。”

    那名“空降兵”闻言笑了起来,然后受命带领潜伏在福冈县的其他几个“空降兵”返回韩国。

    金再勇和从其他卡车上下来的几个行动负责人凑在一起,看着手里的资料,仔细商议后又全部返回车上,车队继续前进。在一个十字路口车队分成三队,向不同的方向进。

    野村悟正和妻子小山花衣带着三个儿女正在家里吃饭,他屋前院子里六个手下保镖正聚在一起闲聊,今天是周末,大部分工藤会的成员都回家团聚去了,而留在这里的都是值班人员,毕竟野村悟今天在家,所以他们得负责他的安全。

    一辆集装箱货车停在了路边,金再勇跳下货车,向四处看了看,这里地处一个偏僻的山坡上,周围没有人家居住,只有一栋很大的宅子建在前面不远山坡旁,他走到车后,敲了敲门,随后又到车头举起手里的望远镜。

    15个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跳下车,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其中一个来到金再勇身边也举起了望远镜。

    “有三个摄像头,都装的很隐蔽,估计已经现我们了,所以我觉得改变计划,直接冲进去,你看怎么样,根据情报,里面只有六个保镖。”

    金再勇用英语和身边这位小队的指挥官说道。

    “那还等什么,就这么办!.全部上车!”

    其他人都不知怎么回事,但是都服从命令的又爬上车,货车动起来,加大油门,向前面那座不远的大宅冲去。

    ..。。

    奈木小区是工藤会成员的聚居地,这里面只有一栋8层的楼房,居住着工藤会7o多名骨干成员,以及192个他们的家属。

    在福冈县的当地居民都知道这里住的是什么人,对于工藤会他们都没什么好印象,在日本大多数的帮会里,工藤会是个异类,他们不像其他老牌帮会那样,与邻人为善,不欺压普通人,甚至以身作则的为当地的社会治安稳定做出贡献。而工藤会不仅经营着大量的酒吧、地下赌场、和非法妓。院,还从事贩卖毒。品,放高利贷等营生,经常有一些工藤会成员,因为帮派争端,在街上大打出手,其间还动用枪支,甚至闹出人命,误伤过不少当地居民,事后也是不闻不问,为福冈当地的社会稳定带来极大的危害,连本地的警署他们都敢冲击,还打伤过不少警员,真正是当地一害。

    现在“正义使者”降临了,四辆货车一起停在了小区门前,门口的几个守卫,上前准备驱赶,结果看见四辆车下来的人以后,就知道大事不妙。他们刚想掏枪示警,就被这些个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军,开枪撂倒。也合该这些工藤会成员今天倒霉,这个奈木小区为了安全着想,只有一座大门出口,现在被四辆货车挡的死死的,雇佣军们一起冲了进去,行动迅异常,从一楼开始,挨家挨户的进行屠杀。

    ..

    “总裁!快走!有人闯进来了,木村他们正在抵挡,您快和夫人一起离开。”

    一个保镖跑进大宅,此时野村悟正和家人吃着饭。

    “什么?有多少人?”

    野村悟丢下碗筷急忙站起,他的妻子小山花衣脸上有些惊慌,作为黑道人物的家人,一般都有着觉悟,对于生生死死,或多或少的有着心理准备,可是看着眼前,三个已经吓坏的孩子,她心里更加的慌乱。

    “花衣,你快带着孩子们先走。”

    “不!要走一起走。”

    小山花衣把孩子们拉到身边,倔强的看着野村悟。

    “你们哪也不用去了,一起死在这里不是很好吗?”

    金再勇拿着枪走了进来,身后鱼贯涌入一大帮人,除了留下几人在院子里警戒,其他人都进来了。

    “混蛋!你们是什么人?你们知道我是谁?”

    野村悟歇斯底里的大叫着,他知道现在完了,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枪上都带着消音器,一个个杀气四溢,面目狰狞。

    “妈妈!我怕!”

    野村悟的小女儿野村雅美今年11岁,已经上中学了,在学校里同学们没人知道,她的父亲是个黑道人物,而在老师的眼里她是个好学生,此时她害怕的浑身直哆嗦,紧紧靠着妈妈的怀里,小山花衣也是有些绝望了,她本以为是普通的黑道寻仇,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噗!噗!噗!.”

    那个保镖刚想后退,从侧门跑出去,就被一个雇佣军开了瓢,脑浆和着鲜血溅的到处都是。

    “啊!.”

    小山花衣吓得尖叫起来,野村雅美也大声哭泣着,野村悟另外两个儿子也吓得叫起来。

    “噗噗噗!.噗噗噗!.”

    金再勇也不在废话,直接开了枪,后面的雇佣军们也都抬枪射击。

    枪声停下以后,野村悟一家的尸体,被打的支离破碎不成人形,两个佣人从厨房里跑出来跪在地上求饶,可是刚开口,就被一阵乱枪打到在地,开枪的家伙踢了踢尸体,嘴里叨咕着:

    “抱歉!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随后雇佣军四散在宅子里,到处搜索,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结果一个雇佣军在野村悟书房里,找到一个暗室,里面存放了大量的武器,还有巨量的现金。

    “钱都归你们了。”

    金再勇转身走出暗室。

    ..

    “不!.”

    田上不美夫的家里已是一片狼藉,他的父母以及两个儿子,已经到地死去,自己也中了好几枪,倒在客厅沙上,临死前出了这声嚎叫,可是面前的一群蒙面人无动于衷的看着他。

    “你们!.咳!.”

    他吐出一口血就再也没动静了。

    “噗!.”

    生怕他还没死,一个雇佣军又对着他的头补了一枪。

    “他妻子呢!”

    开枪的雇佣军扭头问站在身旁的人。

    “资料上说,三年前就死了。”

    “运气不错!”

    ..

    “蹦蹦蹦!.”

    “是什么人?”

    开门的是工藤会一个小头目井上隼,他没有家人是个孤儿出身,因为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在组织里以敢打敢拼著称,今天他带着几个手下,和几个女高中生在家里开“无遮大会”,屋里已是乱糟糟的,甚至这会儿还有一个手下正趴在一个女高中生身上耸动着,敲门声响起时,他刚完事,看着客厅地下躺着的女人,他得意的咧着嘴,只是敲门声让他大怒,

    “老子家可是有门铃的。”

    “噗噗!.”

    他栽倒在地,脸上多了个大洞,开枪的这个雇佣军枪法犀利,两枪都打在同一位置上,所以井上隼在地上四肢抽搐着。客厅里其他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接连被打死。这里是福冈县福冈市,另一处工藤会成员聚居区,丰川小区三楼。

    “可惜了,这些小妞!我还想找几个玩玩呢!”

    “走了,巴迪!还有不少家要清理。”

    巴迪走时还轻轻带上了门。

    杀戮在继续,在奈木小区不远处,就有一家警局派出所,说是派出所其实只是一座小亭子,这会儿里面有三个警员正在吃着便当,一个警员从外面跑进来说,前面奈木小区有情况,建议一起去看看,这时从门进来两人,全副武装身材异常高大,只是脸上的面具就让他们吓得不敢动弹。

    “这里是警局.你们.”

    “噗噗噗!.噗噗噗!.”

    派出所里的办公桌木屑横飞,四个警员的身体像是在跳舞一样的手舞足蹈。

    “杀他们没事?”

    “情报上说,这里的警员都和工藤会有勾结,所以.没事!”

    “哦!走吧!.要不要再扔颗手雷进去?”

    “那是浪费!声音太大会惊动这里的邻居。”

    两人转身从派出所出来,就见到四五个当地居民,胆战心惊的一哄而散。

    “混蛋!.死吧!”

    仓木悠辉举着一把日本刀,躲在门后向一个闯进来的雇佣军奋力砍去,谁知后腰上挨了一脚,当即倒地不起。

    “噗噗噗!.”

    “妈。的!差点挨一刀。谢谢你!尼森!”

    差点挨刀的雇佣军,对着地上的仓木悠辉开完枪,就向身后进来的尼森道谢。

    “别客气!当心点!”

    这是八楼的一间屋子,一位老人抱着自己才8岁的孙女,紧张的看着闯入的两个雇佣军。

    “开枪吗?”

    “呃!.开吧!”

    “噗噗噗!.”

    老人和小女孩倒在血泊之中,连一丝声响都没出。

    “真可怜!”

    一位雇佣军同情道。

    “他们是垃圾,不值得同情.这是老板说的。”

    另一个雇佣军的回答让他哑口无言,他们必须遵照命令行事。随后屋内一个房间里的响动,让他们对视一眼后又迅行动起来,结果里面的工藤会成员和他的情。妇双双被打死在床上。

    “各行动组注意!加快动作,时间快到了,准备撤退!”

    所用雇佣军和金再勇的耳麦里,传来总指挥李斯特的声音,他没有参加行动,只是在机场坐镇指挥,负责调度,眼看计划的时间快到了,他通知所有人准备撤退,而且已经有大量的警察向出事地点涌去。

    所有的雇佣军都加快了杀戮的动作,有的直接扔出手雷了事,这下可把这些小区周围的邻居们吓坏了,当地警局也接到大量的报警电话,他们迅赶往出事地点。只是等他们赶到时,只看到触目惊心的屠杀现场。凶手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老板!行动圆满完成,队员一个不少,全部返回,还有什么指示?”

    李斯特在机场给池明哲打去电话。

    “很好!主要目标都清除了?”

    “是的,全部确认死亡!”

    “好!现在返航吧!我想等你们回到基地,会有美酒佳肴还有大笔奖金等着你们,旅途愉快!”

    “谢谢老板!”

    挂上电话,李斯特命令众人登机,金再勇也已经赶赴一处港口,乘坐一艘货轮离开日本九州。

    机舱里一大帮的雇佣军全都沉默不语,李斯特宣布了池明哲的讲话内容,可众人没有欢呼,这也在他的预料之内。

    “听着,伙计们,我们是雇佣军,服从雇主的命令,是我们雇佣军第一行为准则,明白吗?”

    李斯特说完也没看这些沉默着的佣兵们,转身走向飞机驾驶舱,通知飞行员可以起飞了。

    “他们很多都是平民,就这么死了!”

    黑人大个巴迪和身边一个佣兵说道,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其实他也没指望对方回答什么,似乎刚才只是他在自言自语。

    池明哲收起电话,和身边的郑则熏说了什么,然后又回到了包房,里面只有一位5o多岁的老人和四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这是一家东京郊外的会所,池明哲正以美国卡莱尔集团亚洲区负责人的身份,招待着日本内阁官房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