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家事-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家事

    “你!.这身.哪买的?”

    “欧巴!喜欢吗?”

    池明哲欣喜的看着眼前的金泰熙,一件黑色透纱,长度只到肚脐上方的小睡衣吊在身上,让饱满上原本是粉色的两粒樱桃,存成了紫黑色且一览无遗,下着.下面好像没穿唉!只有两根极细的带子成丁字穿过胯间,那片黝黑哟!真是让他.太喜欢了!

    “岂止喜欢!简直爱死了!”

    围着泰熙的身子转了一圈,池明哲满意的点点头,就差伸手在她两半光溜溜的桃形丰臀上,来上两巴掌。↖,

    而这娘们儿的脸,正做着一副让他**的表情,媚眼如丝,目中带水,面泛潮红,纤脖上挺,精致的下巴微翘,唇上抹着泛珠光的暗色唇彩,显得很湿润,贝齿间偶尔被小巧的舌尖扫过,气息如兰,两手还十指交错的挡在腿间,身子左右轻摆着,那副扭捏欲拒还羞的模样,看呆了池明哲。

    “你!.泰熙!欧巴告诉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

    “那.欧巴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你.待会儿就知道了,走.上楼!”

    “干嘛!.”

    “唱歌给你听!”

    “呀!.”

    进了卧室结果就截然相反了。

    “欧巴!.不是说唱歌给我听吗!.嗯!.要死了你!”

    靠在床头的泰熙岔着腿,池明哲埋头其间,不时使她身子一颤一颤的。

    “正在润舌.不是.润嗓呢!”

    “咦!.嗯!.别弄那!.啊!.”

    抓着床单的手猛一掀,泰熙的腿抽搐似的用力一夹。

    “哎哟!头。。头!.”

    池明哲面色轻松的套着一件t恤,穿着宽松的运动裤走出卧室。房内床上,泰熙已经偏头睡去,秀发披散在枕上,面上的红晕正在消退,腹部担着被子一角正好遮住了隐秘。她可耻的失败了,作为一个失败者的下场就是被彻底的击垮和臣服。

    “舒坦!.赶第二家。”

    全智贤刚从浴室出来就见到床上的池明哲,前面回到屋里,她嫌弃自己一身的烟味,就去浴室泡了个澡,没想到就小睡了一会儿,醒来披上浴衣就在卧室见到他。

    “这么快?我还以为.”

    “你以为我会被泰熙击垮,摆平她只要分分钟!”

    “么?欧巴你不行了?怎么只有分分钟!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池明哲看着全智贤面上狭蹉的笑容,没有辩驳只是掀开被子,就把她吓了一跳,随即智贤就解开了浴衣腰带。

    “怎么样?吓着了吧!”

    被压在池明哲身子下的智贤闭目微喘着,她顺手从颈下抽出枕头垫进自己腰部。

    “要不!我就不去她们那了,留下来陪你!”

    摇摇头,智贤轻轻推着他。

    “去洗洗!.你还是去吧!不然就显得我没信用了,去吧!”

    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池明哲跳下床走进浴室。

    韩佳人正在床上看书,池明哲回来的消息,是她看了后勤出勤单知道后,才和智贤、孝利她们说的,结果几个女人大怒,就决定给他个教训和难堪。

    “不知道,欧巴会不会骂我!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她眼睛看着书,脑子里却想着事,直到池明哲出现在眼前。

    “敢出卖欧巴!看我怎么教训你!”

    池明哲一个虎扑就上了床。

    “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欧巴!.嗯!”

    “知道厉害了吧!看我.”

    “嗯!.嗯!.”

    池明哲又胜利了,临走时还摸了摸佳人的脸,啄了啄,而佳人无力的躺着,看着房门被轻轻带上。

    李孝利不耐烦的在卧室里看着电视,遥控器在手中按来按去的,看了眼床头的钟,才晚上七点,但是她认为池明哲不会来了,虽然说好的今天让他挨个的来伺候她们,可保不齐谁贪欢把他强留下了,于是决定立刻、马上、睡觉,饭也不想吃了,明天她会去找“截胡”的人算账,这还有没有信用了?

    楼下的灯被打开,池明哲进了孝利的屋子,把地上乱摆的拖鞋理顺放好,赤着脚走上二楼,卧室里黑漆漆的,窗外透进的月光让他看清床上一个侧卧的身影,亲手轻脚的扭开床头台灯,调暗了光线,信步上前拉上厚重的窗帘,卧室里这下显得更加静谧。

    俯身看着孝利陷入沉睡的脸颊,池明哲低头凑近,清香滑嫩,口感不错。

    “为什么以后你会嫁给一个丑男?这真是叫人理解不能。”

    池明哲靠着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背对着他的孝利,手放在她腰上没有动弹,但是脑子里思绪翻腾。对于这么块好肉,会被一个丑男长期占有,每晚还在她身子上肆意折腾,这让池明哲想想,都觉得是无法忍受的,虽然那时前世,可他就是觉得心里悲愤异常。

    一只手搂上他的脖子,池明哲发现孝利已经转过身在看着他,那慵懒的神情,让他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无法截止的怪异感觉,即酸,又妒还有冲动。

    “欧巴,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怪?”

    李孝利觉得身下的池明哲有些不对劲,湿软滑腻的触感在她腿间来回的游荡,让她不停的激灵,直到他扒上自己的身子温柔进入后,才发现他居然哭了。

    “孝利!你是我的.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抢走!”

    “欧巴!你到底怎么了.嗯!为什么哭?.嗯!是孝利惹你生气了?”

    “答应我!永远也不要离开我.答应我!.”

    池明哲答非所问的紧紧抱住她,动作轻柔有力,这反而让孝利非常的舒服。

    “不会.我不会离开.欧巴!永远不会.我只爱你一个.”

    孝利的身子上下轻轻摆动,手死死搂着他的脖子,抬头寻着他的唇。

    “这死人今天到底怎么了?好奇怪!不过他这样的温柔.好舒服!”

    池明哲终于停了下来,看着孝利红润的脸,笑了。

    “是我的.这是我的孝利!”

    .。。

    “他还没醒?”

    “没呢!还在楼上睡着!”

    全智贤、金泰熙和韩佳人一起来到孝利这,四人人一起吃着水晶宫餐厅送来的早餐。

    “他一定是累了!就别叫醒他,让他多睡会儿!”

    金泰熙喝着粥,小声对孝利说着,似乎怕声音大了,会把楼上的池明哲吵醒似得。

    “嗯!.不过他昨晚好奇怪!”

    “怎么了?”

    全智贤问道。

    “没.就是变得好温柔,还.要了三次!”

    孝利的脸有些红,想起昨晚的池明哲心里嗔怪着。

    “么?他不要命了,你也是的,就不能让他节制些,会伤身的。”

    全智贤嘴上说着,可心里却酸溜溜的,其她两个也是这副表情,餐桌上沉默起来。

    韩佳人见到有些冷场,就说道:

    “那欧尼!这次一定能怀上!”

    说完就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吃早餐。

    “我.要不我还是吃药吧!我想.”

    李孝利也是个老江湖了,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见到全智贤和金泰熙没说什么只低着头吃东西,就玩了一招以退为进。

    她可不想成为公敌,虽说几人处的不错,可是关于争宠和长子继承的问题始终是避不开的,这里是韩国还是很传统的,在坐的几人心里想什么,互相都心知肚明,池明哲也明确说过不会和当中任何一人办什么结婚手续,这对其他人不公平,但是生活保障方面他会尽量的满足。意思就是可劲的败吧!老子的钱败不完!但是一想到他那庞大的家产,说没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胡说什么呢!他不知多想要个孩子,你别乱来。”

    全智贤心里叹了一声,出言相劝道。

    “可是.”

    “行了!我不介意!别乱想了,你们谁先有了,我只会高兴。快吃吧!”

    几人的心态全智贤是清楚地,金泰熙、李孝利肯定在孩子问题上有着竞争,包括她自己也是,至于韩佳人她虽然性子软些,可是只要进了池明哲的家门,很多东西都是避免不了的,所以全智贤聪明的显示了宽容,她无论怎样都会把眼前三人团结在自己周围,这也是防止家里以后再添人时不会乱了阵脚,对于池明哲的风流她是再清楚不过的,都恨不能把他去了势,但是可以预料的是以后池家会是个大家族,女人不会少的。

    池明哲靠在二楼的门边,把几人的对话都听在了耳里,他回到卧室轻轻关上门,几个女人的心态他闭着眼都很清楚,对于自己家业以后由谁来继承的问题,他也考虑过,女人一多就免不了这些麻烦。但作为一个有着前世记忆的人来说,他是很开明的,家产以后会全部平分,不欺不灭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什么家族嫡庶在他眼里根本没这回事,只要后人过得好过得开心就行,每人都有份反而有助于家族的团结,这些他以后都会告诉这些女人,但是如果谁要是贪心不足,那对不起!老子是个资深精神病患者,弄不死你!

    “好了!吃完了就走吧!泰熙在拍新剧吧!”

    全智贤推过碗站起身。

    “是啊!还要去美国拍呢!累死个人!”

    金泰熙在包里翻出个镜子照了照。

    “欧尼!是“爱在哈弗“?”

    “对!就是那部。”

    韩佳人好奇的问着,她心里是很想拍戏的,可是现在作为自己男人的秘书,工作已经很多了,还要担任一家慈善基金的负责人可是把她折腾坏了,不时的代表池明哲去各地慰问养老院、孤儿院什么的,只好把做回演员的念头埋在心里。

    “咦!你又买了新包?”

    李孝利上前拿过金泰熙的包,仔细瞧着。

    “gi的新款,年初买的,一直没用,再不用就过时了。”

    “你那有一百多个包了吧!好多都没见你用过。”

    全智贤也上前瞧着仔细。

    她们几个的日子真的好过,特别是李孝利,以前都是很节俭的,现在她觉得三星李家也不过如此吧!自进了池明哲的家门,就没缺过钱用,她的卡里还有三千多万美元,都不知怎么用,池明哲还不时的给卡里打钱,她也问过他“家用”有多少?池明哲告诉她年用基数五千万,是美金,还上不封顶。

    日常几女的化妆品用的都是顶级牌子,衣服都去最贵的专卖店购置,至于护肤保养也是到汉城最好的私人会所去进行,可以说她们现在不干任何的工作,都不会饿肚子,反而过得很奢侈。

    “那有空一起去逛街吧!我好久没出门了!”

    李孝利现在太红,轻易也不敢出门,怕麻烦。

    “那你得好好打扮下,不然就等着被堵吧!歌坛一姐!”

    对于李孝利的人气,其她人也不羡慕,都是一家人,而且人气什么的在她们现在看来都是浮云,池明哲现在才是她们心里第一位,至于事业什么的都看的比较淡。

    池明哲已经无形中改变了她们的命运,谁让他是个“bug”呢!

    “哎!都准备走吗?”

    “欧巴!你醒啦!”

    几个女人围过去众星捧月一样。

    “正好这两天,园子隔壁我那大宅要交付了,你们一起去帮着看看验收一下,我让安明顺协助你们,明天我去日本拜访客户,完了还要接着去东南亚,你们就看着办吧!”

    “好啊!”

    全智贤答应着,也代表了其她几人,她是大妇的地位是获得认可的。

    ..

    “立正!.”

    “检查装备!准备登机!”

    加利福尼亚,范登堡空军基地,一架机后垂尾写着“hv”的c-**型军用运输机已经在待命起飞。

    一队大约90人身着黑色战斗服的军人,鱼贯从机尾大张的货物运送口进入机舱内,他们都是“和平鸽”里的雇佣军,来自世界各地,都是退役自各个国家的特种部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每人手里的武器各不相同,都是平日里自己喜欢的枪械,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正规军可以凭自己的喜好来选择装备。

    “头!到了日本可以自由活动吗?”

    一个黑人大个向一位40岁左右的白人问道。

    他是“和平鸽”行动部队的负责人兼指挥官李斯特,出身“三角洲“部队并为其服务了15年,直至去年退役,可以说是特种作战的高手,自加入“和平鸽”之后,那些来自各国的战士们被管理的服服帖帖,可见其手段有多强硬,这些人可都是各国部队的强人,属于单手扶**,背着手撒尿的货色,一个不服一个,比试是随时都能见到,搞得“和平鸽”训练基地是乌烟瘴气的,但是李斯特来了之后,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巴迪!一切听从指挥,老板要我们注意保密,所以这次不能自由活动。大家听着!这次的行动奖金很高,如果谁出了乱子,我会把他扔进日本海让他游回美国,听见了吗?”

    最后一句话,李斯特是大吼着出来。

    “是!.”

    飞机缓缓驶离跑道,收起了起落架,转向西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