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都是我的错-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一十四章 都是我的错

    济州国际机场,池明哲走下飞机就看见,金再勇和郑则熏已经在停机坪上等候,互相都没话郑则熏迅速打开车门,池明哲抬腿就上了车,三人离开了机场。

    “会长!对方的老巢已经摸清了,一切等你的指示。”

    “先不急,等我和利昂。拉波特见过面再说。”

    池明哲脑子里正在急速运转,他要把很多事情想明白再说,这次的行动恐怕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他要求的是稳当。

    “会长说的这个人是?”

    “新到任的驻韩美军司令,原先的托马斯将军被调回美国了,现任职国防部采办、技术与后勤的副部长,我这次去纽约开会前,刚和他见过面,后面打交道的时间会很多。”

    “明白了,哦!会长这是李秀满托人送来的文件.”

    金再勇递给池明哲一封文件袋。

    郑则熏开着车一言不发的看着前方,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池明哲正闭眼靠在座位上,控制着车速以求尽量平稳些,汽车向西归浦方向开去。

    “宝儿小姐,外面风很大,回屋吧!”

    赵管家手里撑着一把遮阳伞,语带关心的向宝儿说道。

    这会的宝儿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赤着脚立在海边,手里拎着拖鞋,正低头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沙滩。

    这几天她除了吃就是睡,脑子里不再想任何事情,最多就在海边沙滩上散步,她已经决定,坦然接受后面即将归于平凡的生活,或许做个普通人更好。

    “好的!姨母!”

    宝儿回头对她笑了笑。

    几天相处下来,宝儿对这位照顾着自己的女管家很感激,处处微微不至不说,她任何的要求都能即刻得到满足。让宝儿很想把赵管家一直留在身边,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首先这里还不知能住多久,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况且自己也没这个经济能力雇佣她。

    出道这两年宝儿手里挣得钱很少,大部分都被公司拿去了,用于归还公司在她出道前,所花的投资,要说宝儿没有怨念是不可能的,出道后她起早贪黑的参加各种打歌活动不说,还有接不完的各种商演,最后却没落下几个钱,还要补贴家里的生活,所以她很羡慕池明哲公司里的艺人,甚至是练习生的待遇。

    刚走到别墅门口,就有一辆车开进院子,宝儿心里有些激动,她已经看见车子后座上的是谁了。

    “宝儿!住着还习惯吗?”

    池明哲下车后就回头对着车里的金再勇他们点点头,两人都向宝儿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车子开走了。

    “这里很好!住的很舒服!”

    并肩和池明哲往客厅走的宝儿紧紧跟着着他,像是有了主心骨,其实她很想扑进池明哲的怀里,让他抱紧自己,可是又怕被拒绝,而且赵管家还在旁边,就让她把这种念头死死的压制住。

    “住舒服就好!”

    池明哲语调温和,轻声细语的,看她的眼神也很温柔,让宝儿的心砰砰跳起来,想起在日本时,自己要拿着他的名片才睡的香甜,脸上溢出一种想要和他一诉衷肠的模样。

    “赵管家!你去歇息吧!我去楼上宝儿房里看看!”

    池明哲看着宝儿微红的脸,眼神里透出好像要想说什么的样子,就回头向女管家说道。

    “先生我先下去了!”

    赵管家向池明哲鞠着躬,轻轻的退走,显示了良好的素养。

    “对她满意吗?”

    赵管家离去后,池明哲贴近宝儿问道,看着她的眼睛,嘴里的气息扑在她脸上,让宝儿面上的晕红蔓延到耳上。

    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宝儿微仰着头也注视着池明哲,随即被他拉着手走上楼梯,盯着他的背影和还不时回头看她的眼神,宝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是喜欢上他了吗?.是吧!”

    进到宝儿卧室,池明哲放开手,四处看了看。

    “这里建好后,我还从没来看过,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何止不错,这里简直太豪华、太舒适了!可惜我买不起这里。以后我得..”

    宝儿的话突兀的停下,她刚想说自己以后得多挣点钱努力买下这里,可是一想到以后自己怕是没机会买下这了,不做艺人哪有机会多挣那么多钱,靠打工永远都买不起这里。

    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宝儿,池明哲伸手揽住她的腰,宝儿一下抬起头来,似乎不敢相信他会有这个举动。

    “自你住进来那天起,这里就归你了。这是祝贺你加入我公司的礼物,满意吗?”

    池明哲边说着边把宝儿额前散乱的发丝理了理。

    见着她惊讶的微张着嘴,那红的唇、白的齿,以及嘴里那团湿润微颤的香舌,忍不住低头就吻了上去,勾出那团软糯吸入自己嘴里。

    宝儿醉了,鼻腔里全是他的气息,那种很甜糯很湿软的感觉让她觉得有种舒麻,一瞬间从口腔通过脊柱传递到腰间,闭着眼发出轻哼,身子似黏在他怀里一样,此时的情形和感触让她好像在梦里,死死搂着他脖子,生怕一会儿就要醒来。

    “这是梦,这是梦里.我不要醒.不要!”

    宝儿一面激烈的回应,一边流着泪,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我睡着了?这里是.宿舍?”

    宝儿睁开眼,以为这里还是在日本的宿舍里,前几天所发生的事只不过是一场梦,现在醒来了。

    可是入眼的天花,和身下那巨大的睡床,让她一下醒悟,前面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微微抬起头就看见,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池明哲。

    “欧巴!”

    背影回过头,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笑了,随即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

    “这段时间你累了,要多休息,什么都别想,一切有我呢!”

    池明哲摸着宝儿的脸颊,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口。

    从被子里伸出手,轻轻放在他摸自己脸的手背上,痴痴的看着他。

    “欧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宝儿啊!.傻丫头!”

    坐起身子缩进他的怀里,宝儿现在不想说话,只想静静地靠在池明哲怀里,聆听他的心跳和呼吸。

    “利昂将军!谢谢你为我联系驻日司令官搁下,才让我的事这么顺利,我真该好好感谢你!”

    “威廉!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们可是朋友。”

    “当然!这张支票你千万得收下,还有这张会员卡,没事就和梅森去我那打打球,就在济州岛,不远!”

    “谢谢!威廉!”

    池明哲和新到任的驻韩美军司令利昂。拉波特在梅森的官邸见了面。这位利昂将军和池明哲在小布什的就任总统典礼上见过,和梅森也算认识,就算是不认识通过钱这个纽带很快也会认识,他帮池明哲联系了驻日本美军司令官布鲁斯。怀特,借用位于福冈博多的板付辅助飞行场,这是美军在当地的一个空运货站。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池明哲随即表示会在去日本时,顺路去拜访他,布鲁斯很高兴的邀请他到时候,来东京横田空军基地喝杯咖啡。

    池明哲身为卡莱尔集团亚洲区新任负责人,按理应该去拜访所有亚洲地区客户的,日本也算是大客户了,他已经跟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约好,过几天在东京秘密碰面,据说小泉纯一郎也想和他见一面。这里不得不说卡莱尔集团真心牛b,客户遍及世界各地,还与很多权势显赫的人物都有合作关系,在亚洲除了大陆以外,大多数国家的首脑或政府部门都在这家公司有投资,甚至一些人还亲自担任一些内部职务,如印尼总统、新加坡总理等,至于沙特就更不用说了,而卡莱尔集团在美国之所以低调,就是内部有很多人的身份实在是敏感,论起关系网那就真是纵横全球。池明哲私下也和梅森说过,自己捡了大便宜,趁着“911”加入了这家集团,就为这董事身份花20亿美元都值。

    这次池明哲想把在美国的“和平鸽”里的雇佣军一起拉出来练练手,想看看战力到底如何,其实就是要让那些每天无聊的做小丫头保镖的家伙们交投名状。交通工具就是租用的一架美军现役的c-17战略运输机。正好工藤会老巢就在福冈,飞机载着这些家伙来,然后等在那里,完成了“屠杀”以后在从哪里飞回美国。

    是的,这次行动本意就是屠杀,将那些黑帮人物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干掉,在美国那里,和平鸽公司为这次行动已经向政府有关部门打过招呼,池明哲先和小布什的助手保尔联系,讲了此事,后又和小布什通了电话,得到了对方“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承诺!”,随后通过保尔又得到来自cia的情报支持,最后还得知工藤会在福冈有个底下军火库,要求到时候一并打掉。

    工藤会是一个真正的暴力团伙,而野村悟也自以为很吊,他们在美国大量的从事毒。品交易,以及杀人等暴力活动,给美国当地的治安带来极大的危害。早被国际刑警和fbi、以及cia挂了号,只是“911”发生后,政府和情报部门的一切注意力都放在反恐上了,才让他们逃过一劫,现在池明哲想对他们下手,正好双方一拍即合。

    美国方面在事后会把一切痕迹消除,包括池明哲租用军机的资料等,至于借用日本当地的美军机场就由池明哲自己搞定了,哪怕闹大了最后也会往恐怖分子头上栽,池明哲已经为这次行动人员安排了身份,那就是冒充“赤军”。至于日本人最后信不信,池明哲是不会在乎的。

    看望过宝儿,池明哲是第二天早上就回到汉城的,下了飞机立刻就前来梅森的大使馆和利昂见面了,当然宝儿继续留在了济州岛那已经属于她的海景豪墅里,她要等一切都解决以后才能继续自己的艺人生涯。但是宝儿很放心,因为池明哲已经成为了她的依靠。那天两人并没进一步的发生什么,池明哲不想趁人之危,他自认是一个有原则的禽兽。可宝儿自己知道,只要池明哲需要,她会毫不犹豫的献上自己的一切,宝儿已经爱上了池明哲。

    “好了!梅森!我的事算完了,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利昂走后,池明哲留下来和梅森闲聊着。

    “还不错!没事就是打打球什么的,再不然就去度假,好着呢!”

    “等两年再看,我想办法让你回美国,去竞选个议员什么的,如果有机会说不定给你弄个州长玩玩。”

    “哈哈!.那我得好好谢谢你了!威廉!”

    “好了!我先告辞了,好久没回家了,我得回去看看!”

    回到燕归园,池明哲刚打开家门,就见到一阵烟雾从里面飘出来,进去后就听见女人的说话声,探头看向客厅左侧餐厅,目瞪口呆的驻在那,自家餐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用上好木料定做的麻将桌,这是他自己走前定做的,这会有四个女人,每人手里都拿着烟围坐在那。

    “哎!哎!佳人你摸错牌了,从这里拿.”

    李孝利手里夹着一根女士烟,嘴里还吐出个小烟圈,两条腿盘坐在椅子上。

    “哦!对不起!欧尼!”

    韩佳人一只手把烟叼嘴上,放下手里摸错的麻将,从新拿起一张,另一只手码着面前的牌,好像在数着牌。

    “好了!快出牌.”

    金泰熙有些不耐烦,把烟头掐灭,又点起一根。

    “别催她,越催她越会出错,她这两天已经输了不少!”

    全智贤抽烟的架势很熟练,估计是没少练。

    每人边上都有个小茶几,上面放着不少饮料、水果和零食,更多地是大堆的纸币,估摸着每人边上都有好几百万韩元的现金。

    “这得玩多大的?这群败家的娘们儿!”

    “都是我的错!.这烟抽的.还怎么生孩子?”

    他嘴里嘀咕着,但马上又笑容满面的说道:

    “我回来了!”

    没人理他,几个女人还在低头看牌。

    “我说我回来了!”

    只有智贤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嘴里道:

    “哦!回来啦!先去洗澡吧!一定累了吧!早点休息!”

    “哎!哎!我碰!.”

    她叫着丢出一张牌,把金泰熙打出的一张牌收了回来。

    “那.我先.去洗澡了,你们慢慢玩.玩的开心点!”

    他算看出来了,这几人女人一定是自己不在家,就学着打麻将玩,现在全部上瘾了,而且还学会了不良习气,赌钱!赌的还挺大。回来的好心情没了,步履有些蹒跚。

    “都是你的错轻易爱上我”

    “让我不知不觉满足被爱的虚荣”

    “都是你的错你对人的宠”

    “是一种诱惑”..

    池明哲用中文大声唱着这首老歌,一步一步的上了楼。

    “欧尼!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欧巴!好像生气了!”

    韩佳人细声细语的说道,接着低下头不敢看三位欧尼的眼神。

    “哼!心疼了?.人回来了,居然还瞒着,要不是打电话问他,他会说吗?他想干嘛?”

    李孝利脸一摆,手指优雅的弹了弹烟蒂。

    “算了!算了!不打了!收拾一下吧!散了吧!今天谁陪他?”

    金泰熙说着就把自己的牌推向桌子中间,但是发现其她三个都看着她,才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看不出来,泰熙你骚。情蛮大的,这大白天的,就想跟他找乐子?”

    李孝利的调笑让金泰熙的脸更红了。

    “行了!别说了,别说你不想?我看抓阄吧!或者掷色子吧!”

    全智贤这个大妇为金泰熙出了头,让她挺感激的。

    “我手气不好的,我.”

    韩佳人急切的说道,结果看见三个欧尼的眼神又把话憋回去了,真像个小受。

    “我是说掷色子排顺序,今天累死他!”

    “我赞成!老娘非把他榨干了不可!”

    李孝利的话很霸气。

    “行了!给姐妹们都留一点,别只顾着自己!”

    “我只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全智贤的气度还是有的,李孝利对她还是挺佩服的。

    “谁先掷?”

    池明哲洗好澡,穿着浴袍走下楼来,准备去冰箱里拿水喝,发现餐厅里安静了,这才发现自己的餐桌又回来了,而且周围也没什么烟味了,地上也很干净,让他疑惑起来。

    “刚才我是幻觉?这人都哪去了?.难道真是幻觉!我就说嘛!..”

    “老爷!”

    池明哲听见声音转过身就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