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私人钱包-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私人钱包

    李秀满觉得自己很无助,抖抖索索的又点起一支烟,刚要搁在嘴上就从指间掉在地板上。

    “混蛋!你们都是混蛋!艾回。。。池明哲。。。你们都是混蛋!。。。哎!。。。”

    “咣当!。。。哗啦。。。”

    李秀满抓起烟缸砸在玻璃茶几上,一地的碎片。几个公司里的员工打开办公室的门刚要开口,

    “滚!。。。滚出去!”

    他的怒吼让几人吓得带上房门。

    “咣!。。。”

    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门的背后,几个员工飞奔着逃离走廊。

    池明哲告诉李秀满,他的一些秘密已经被自己掌握,这让李秀满大失方寸,早在1998年李秀满被韩国检察机关调查后拘留,嫌疑罪名是挪用公司公款资金11亿5000万韩元,当作自己的增资资金投资s.m股票,但是因为证据不足而让他交付保证金后被释放,现在他贪污的罪证都被掌握了,而且池明哲还告诉他,这些罪证不仅是被他一个人所掌握,还有别人也握着他的把柄,这让李秀满惊慌失措。

    “我要是你现在就赶快跑路!”

    “跑!。。。去哪里。。。”

    “你在美国留过学,当然往美国跑了。你在美国洛杉矶不是有房产吗?你这次是到了血霉,有人要顶你的位子,怪只怪你当初为什么要接受党.派资金,当时咬咬牙也能撑过去啊!我可不信他们那时只认准了你一家。”

    “池会长,你不知道,当时要是没他们的资金入股,hot这个组合也出不了道,发不了专辑,我实在是没钱。我不能看着孩子们辛苦了几年,最后因为公司没资金,而出不了道。”

    电话里的李秀满唉声叹气,池明哲也听出这是他的真心话。前世都说他是s.m的暴君,这在池明哲看来都是以讹传讹,甚至是别有用心的造谣,殴打艺人?现时的韩国那家娱乐公司不体罚?韩国学校里还不是任意体罚学生,这都是韩国行业里默认的规矩,至于肆意殴打,那就是造谣了。通过李秀满对待宝儿的关心和态度,池明哲能感受到他温情的一面。

    “这样吧!你准备准备,我派人送你去美国,最好这个星期就走,不然就迟了。”

    “这么急?等等。。。你。。。为什么帮我?”

    “哼!就当是看在顺圭的面子上,我才帮你。”

    “顺圭?。。。你。。。等会儿,你不会打我侄女什么主意吧!。。。我告诉你姓池的,我家顺圭还小,你千万别动她什么歪脑筋,不然我哥和我都不会放过你。。。你听明白了吗?。。。”

    “呀!我说你那是什么脑子?怎么会想到这上面去了,我是。。。那。。。那种人吗?”

    池明哲的话有些底气不足,好在李秀满也没听出什么。

    “我明天就走。。。我自己坐飞机去美国,至于宝儿。。。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是我这个老师辜负了她,她的合约,走之前我会送到你们公司,希望在你手里她能得到更好的培养。”

    李秀满心里很憋屈,为了不让自己花费大量心血的公司,落入他人掌控,只好做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也是没钱但又有雄心壮志想干一番事业者的悲哀。

    。。。。。。。。。。。。

    收起电话又回到自己的卧室,秀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在床上睡着了,顺圭还在玩的起劲,只是已经戴上了耳麦,防止吵到秀晶。把秀晶摆放在床的一侧盖上被子,池明哲就靠在床中间闭上眼睛想着心事,手下意识的轻轻拍着秀晶的身子,好像在哄她睡觉一样。

    “欧巴!你对秀晶可真好,怪不得她们都说你偏心,我看欧巴是把她当女儿在养。”

    李顺圭回了下头,然后又迅速掉回去盯着游戏画面,嘴里絮叨着。

    “女儿吗?”

    池明哲低头看着秀晶沉睡着的面孔,忍不住低头吻在她的嘴唇,久久不肯放开。

    “欧巴!你在干嘛?”

    李顺圭又回头吃惊的问道。

    “你说我在干嘛?呵呵!。。。她以后是我女人,不是我女儿。”

    池明哲说完就掀开秀晶的被子。

    “你住手!。。。”

    李顺圭扔下耳麦和游戏手柄,爬到床上要推开池明哲,没想到却被他一把抱住按倒在床上,顺圭一边挣扎一边叫着:

    “放开!。。。你放开我。。。不。。。”

    “欧巴!。。。我来帮你!”

    秀晶醒了,从床上爬起来,按住李顺圭的双脚,然后用力的向两边分开,她力气好像大的惊人。

    “真乖!没白疼你!”

    池明哲终于压住李顺圭,秀晶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欧巴!待会你要完了欧尼,也要了我吧!”

    秀晶红着小脸说道。

    “好!”

    顺圭还在挣扎,嘴里大叫:

    “雅蠛蝶!。。。雅蠛蝶!。。。”

    池明哲猛地睁开了眼。

    身后的秀晶还睡得很沉,他咧着嘴忍不住差点笑出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但是他随即又低头看见了顺圭的小脸,她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头枕着他的臂弯也睡得死死的,可好死不死的自己一只手,却从她衣服下边伸进了她的胸口里握住了什么,而李顺圭的胸部以下的部位都露了出来。

    “我这该死的爪子,怎么到处乱放。。。”

    池明哲僵着身子,悄悄松开手掌,这时才发现自己掌心都有汗水了。

    “这得握的多紧啊!都出汗了,我真是。。。”

    池明哲拿出手,呼了一口气,只是他又愣住,这么用力握着,这丫头都没醒?他凑近了才发现到丫头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那好看的嘴唇还一翘一翘的。

    “她早醒了,只是一直在装睡而已。一定很痛吧!这下。。。可。。。尴尬了!”

    池明哲尽管已是资深金鱼佬,可是这样子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干脆装不知道吧!”

    池明哲闭上眼睛决定装睡,结果没多久真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两个丫头都不在身旁了,恍惚的脑袋让池明哲以为前面的,又是一个梦,起身就向卫生间走去,他有些憋得慌。

    “以后会不会一大一小啊?哼!。。。真是的。。。欧巴不会换着握嘛!”

    池明哲停在卫生间门口,没有推那半掩着的门。

    “顺圭在里面?”

    他悄悄移动脚步,从卧室里溜了出去。

    。。。。。。。。。。。。。

    “欧巴!早点过来啊!我好怕啊!不会很疼吧!”

    秀晶拽着他的手不肯松开,顺圭也是一脸苦相。

    “呵呵!。。。别怕!智妍她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我会早点过来看你们。”

    池明哲把两个丫头托付给米兰朵医疗中心,就来到了苏黎世。

    出了苏黎世中.央火车站,池明哲就顺着著名的班霍夫大街慢慢逛起来,这是一条南北向的大道,从火车站一直到苏黎士湖畔,总长不过一公里多一点,但是,这条街道商品的档次可以和纽约曼哈顿第五大街媲美。街道两旁陈列着各种极为华贵的商品,是追求世界顶级名牌的富商们购物的圣地。

    池明哲边走边看,直到有些累了才进入一家咖啡馆小歇片刻,看着咖啡馆落地窗外的街景,渐渐的池明哲眼神已没了焦距,但这也让他的心彻底静了下来,自从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再也没好好休息过,不是忙这就是忙那的,期间还经历了血雨腥风,让他的心灵也遭受到极大的创伤,但是他不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他的人生道路,他相信自己会坚定的走下去,也不管他对还是错。

    “不知道智贤、泰熙她们这会儿在干什么,一定都在忙工作吧!要是让她们知道我正在瑞士逛大街,她们一定会羡慕死,不对!一定会骂死我!”

    池明哲轻笑起来,休息了这一小会儿,他好像又精力充沛了,结完账转身走进了如织的人流里。下午池明哲参观了苏黎世大教堂,接着又顺着东南方向他走上一条叫霍廷根的大街。

    这是一幢高达五层有些年头的老房子,至少它的外墙面爬满了藤类植物,看起来就显得很陈旧,也让池明哲觉得很古老,外部造型是仿意大利宫殿式的建筑,正面比较开阔,房檐下还有很多的雕塑,大小不一,但是都很逼真,以池明哲的眼光来看,这些雕塑一定出自名家之手,当然这都是他的猜测。正面六根罗马式的廊柱下有一扇不算小的门,看了看表,十几分钟了也没有一个人进出,池明哲也不太确定这家银行是不是已经倒闭了,看了眼门边上挂的一面铜牌:swissbankcredit(瑞士诚信银行),他推门而入。

    “这是银行?”

    门里的世界让池明哲不可想象,抬头望着至少有十几米高的屋顶天花,张大了嘴巴,这是一间有五十米长的大厅,各种繁复的,也是极端华丽的雕饰,以及各式迷人眼花的图案布满了屋顶及大半的墙壁,各种油画像博物馆一样的陈列在四周墙上,配上略显晕黄的灯光,让池明哲感觉这里很神秘和诡异,周围没有一个人存在。

    但是这里一看就是有人一直在打扫,至少池明哲在一根立柱上没摸到一点的灰尘,移动着脚步,向大厅深处走去,很安静,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在大厅里。看着两边立在一高底座上的各种雕塑,池明哲心里有点毛。

    “这别是什么鬼屋吧!也许别人都看不见这栋房子,正好我能看到,然后进来了。。。突然之间就。。。”

    “先生!有什么能帮您的!”

    “我了个大操!。。。”

    刚刚还在自言自语的池明哲,被身后突兀的问话吓了一大跳。

    “对不起!先生,吓到您了吗?”

    眼前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略显消瘦,衣着很得体,身着深灰色笔挺的西服,脚上是双欧式尖头的皮鞋,一尘不染,整个人很干练,加上快1米九的身高,配上和煦的笑容以及有些苍白的皮肤,让人很有亲切之意,看着就像是位。。。吸血鬼。

    “能让我看看你的牙吗?”

    “什么先生?”

    “呃!没什么!这里是银行吗?”

    “是的,先生!不过已经倒闭了。”

    “我说呢!。。。”

    池明哲恍然大悟。

    “那你是债权人还是?。。。”

    池明哲又问道。

    “我是债权托管方,我叫卡尔文.道森,您可以叫我卡尔文,在瑞银集团工作,专门负责债务债权工作。请问先生您贵姓?”

    对方的态度让池明哲觉得他很有教养,于是,

    “我叫威廉-池,你也可以叫我威廉,我即是美国人又是韩国人,当然!到底是哪国人,就得看我的心情了。”

    “您真会开玩笑!我想您一定是双重国籍,是吗?威廉先生!”

    卡尔文的语气和神情让池明哲很舒心,很有和他聊下去的兴趣。

    “是的,卡尔文先生!能和我说说这家银行为什么会倒闭吗?如果方便的话。”

    卡尔文想了想又笑了笑。

    “当然可以,威廉先生!请您去办公室坐吧!我想您一定需要杯咖啡,才能静下心来,仔细听我接下来要说的。。。因为这个故事有点长。”

    “好吧!不过在此之前先谢谢你的咖啡,尽管我还没喝到嘴里。”

    “呵呵!。。。您客气了,我想说的是,您真的很幽默,当然从您要看我的牙开始起,我就这么觉得了!”

    随卡尔文进入一间豪华的无以加复,又面积巨大的办公室里,池明哲转头望着四周,微微咋着嘴。

    “我想我知道这家银行为什么会倒闭了,卡尔文先生!”

    “哦!那您说说看!”

    正帮池明哲倒着咖啡的卡尔文,回头闻言后很惊奇。

    “这家银行装修的这么奢华,一定是把客户的存款全部挪用了,用来装修这里,对吗?”

    池明哲笑着说。

    “哈哈哈!。。。”

    “威廉先生!我相信您是一个美国人,和您见面以后我的笑声就没停过,您太幽默了!”

    池明哲笑着摇摇头,接过卡尔文递来的咖啡,抿了一口。

    “我们开始吧!卡尔文先生!”

    。。。。。。。。。。。。。

    “这真是一个悲伤地故事!”

    池明哲听完卡尔文的讲述后面无表情,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在他看来整个故事加上这家银行倒闭的原因,可以归纳为:赌博、受骗、倒闭,仅此而已。

    “卡尔文先生!如果我要买下这里需要办什么手续?”

    “呃!威廉先生!。。。”

    卡尔文被池明哲的问话几乎扰乱了思路,说话语气都不复刚才的流畅和自信。

    池明哲不是问需要多少钱,而是直接问怎么办手续,也就是说他决定买下这里,作为自己私人财产的保管银行。不论多少钱,这是真正的土豪做派。

    “威廉先生!可能手续有些繁琐,不过我会帮您全部办好,您只需要签字即可。”

    卡尔文迅速理顺了思路。

    “我明白了,你可以为我工作吗?卡尔文先生!做这家银行的行长?”

    “呃!威廉先生。。。”

    “年薪500万美元,就这么定了,卡尔文!还有。。。银行的名字改为swi(瑞士诚信.威廉银行)”

    “如您所愿,老板!”

    池明哲和自己未来的财务大总管卡尔文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两天后池明哲办妥所有收购手续,责成卡尔文.道森正式接管这家银行,当然双方也签立了雇佣合同,由池明哲私人雇佣卡尔文为自己打理这家银行,而瑞士诚信.威廉银行也是独立于池明哲所有产业之外的,这是他的私人钱包,真正的大钱包。

    随后池明哲回到了米兰朵医疗中心,秀晶和顺圭已经做完了手术,需要静养,等待术后愈合,池明哲给她们俩都买了礼物,他在班霍夫大街的一家很有名的叫宝嘉尔的商店里,买了两只爱彼千禧女装星空系列腕表,看着手腕上精致华丽的手表李顺圭喜不自禁,当看见包装盒里的发票时,小嘴唇惊讶的又开始一翘一翘的,看的池明哲嬉笑不已,至于秀晶嘛!只要这手表好看就行,至于价格和合不合适她这个年龄带这么昂贵的手表,完全不在她考虑之中。

    池明哲踏上回韩的路程,他在韩国的几个女人暂时都不会知道这家伙要回来了,因为这趟回去他将开启清扫日本黑社会的行动,为手下牺牲和受伤的“空降兵”展开血腥异常的报复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