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摊上大事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摊上大事了

    “来!宝儿小姐!帮我敬一敬这位野村悟先生!”

    早见直将一杯斟满的酒杯递给宝儿,她手有些颤抖。@,

    “哈哈!宝儿小姐!早就听说过你,你的歌很好听,我的孩子们都是你的歌迷!来!我们一起干一杯!”

    身为日本九州最大黑.帮工藤会四代目的野村悟,看起来显得彬彬有礼,身穿名贵的手工裁剪日式西服,面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可是又有谁知道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被日本警方列为日本最危险的人物之一,最后会在2014年被捕,当然以日本这种黑.社.会合法化的国家,他仍能在监狱里作威作福,甚至遥控指挥着工藤会,但是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已经被彻底的改变。

    喝下一杯酒后,宝儿内心打着鼓,她彻底绝望了,刚才从这些人的谈话里她听明白了,这些人全是黑.帮人物,而且还是在日本有名的黑.帮工藤会的成员,他们今天刚刚才从神户来到东京,并刚在神户和日本第二大黑.帮组织住吉会的会长福田晴了见完面,原打算直接返回福冈老巢,但是工藤会的二把手田上不美夫和早见直是朋友,早见直听闻野村悟路过东京,就极力邀请他们一起吃顿便饭,同时想震慑一下宝儿让她乖乖的听话。

    “来!宝儿!我们俩个在喝一杯!”

    早见直见到宝儿的神情就知道她怕了,伸手挽住她的肩头,用力揉了揉,他露出一口大黄牙笑了。

    “是!”

    宝儿满心的苦涩,她认命了。

    “咣当。。。”

    这时包间门被人一脚踹开,刚才送佐藤阳向的两个人双双倒在门里,脖子都诡异的扭成不正常的角度,一看就是死去没多一会儿的样子。

    “八嘎!。。。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工藤会的组员大声斥责道。

    “嘿嘿!。。。鄙人小泉纯一郎,现任大日本帝国首相,你们还不过来见礼!”

    郑则熏阴笑着走了进来,身后的一个“空降兵”还狗腿的嘱咐道:

    “请首相大人注意!地上的两个\"障碍物\"!”

    说完还用脚把地上的两具死尸踢开。

    “八嘎!。。。”

    看见死去的同伴尸身被褥,这些黑帮分子很愤怒,并且知道这几人在胡说八道,于是纷纷的站起,准备向郑则熏这里冲过来。

    “噗!。。。”

    一声轻微的响声从郑则熏的手中发出,他掏出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随意的扣动了扳机。

    “咚!。。。”

    一个工藤会叫嚣最厉害的家伙,仰头栽倒,他的嘴巴一片血糊,子弹从他嘴里射入,只是被上颚牙齿挡住,这下他上颚连带鼻腔一起被掀开,看起来就像脸上炸开了一个洞。

    随意的杀人,以及对生命的无视,从这就可以看出池明哲这些手下,是真正的无法无天。

    “啊!。。。”

    宝儿发出了尖叫,她哪见过这个,没晕倒当场就算好的,早见直也是腿不停的发着抖,他很害怕,而其他工藤会的人也都呆立不动。

    “宝儿小姐!你过来!。。。”

    郑则熏拿枪指着她,聪明的继续用日语说道。

    。。。。。。。。。。

    金再勇看着佐藤阳向被剥光了衣服坐在地上,腿间的小.鸡.鸡已经缩成了一团,似乎被吓得不轻,他并没有遭到柳尚宏等人的殴打,只是被逼着喊了十几遍的“雅蠛鲁”,摇着头,金再勇瞪了柳尚宏他们一眼,结果远处松本楼那里好像发生了骚.乱,金再勇等人回头就看见远处,郑则熏带着一个女人以及两个“空降兵”向他们这边跑来,身后有不少人在追赶。

    “发动车子,这辆保姆车也开着。”

    金再勇下着命令,看了佐藤阳向一眼,正犹豫怎么处理他,只见柳尚宏上前扶起他,一手放在他下巴上托着,一手按住头顶。

    “嘿嘿!刚才叫的不错。。。”

    “我!。。。”

    “咔嚓!。。。”

    佐藤阳向的脖子诡异的成了九十度,横过来看着柳尚宏,嘴里还丝丝的吐着气,他的大脑一定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下辈子投胎做女人吧!那叫起雅蠛蝶一定很好听。”

    把尸体塞进保姆车的后箱,迅速把车子发动起来,两辆丰田mpv已经掉好了头。

    “快上车!。。。”金再勇回头吩咐众人。

    郑则熏拉着宝儿快速的奔向丰田车,身后传来了枪声。

    一个“空降兵”明显步履踉跄了一下,似乎被打中了,金再勇拿着手枪向着他们后方跑来的几个身影连续射击。

    “噗噗噗!。。。”

    有三个身形相继倒下,还有一个立刻趴在了地上,金再勇扶着踉跄的那个“空降兵”钻进了车里。郑则熏带着宝儿也坐上了后面一辆车,随即两辆丰田mpv和保姆车冲向公园外。

    “相模!你怎么样?”

    金再勇看着身边这个叫赵相模,脸色已经惨白的“空降兵”急切的问道。

    “我。。。我怕是。。。撑不住了。。。再勇哥!。。。”

    “坚持!。。。马上我们就回船上,你。。。”

    金再勇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赵相模已经歪过头死去,这位曾经参加过非洲行动以及南美探宝活动的老“空降兵”成员,就这样,在这次他们看来不值一提的行动中丧了命。车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只有车外的轮胎,在高速拐弯时,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尖叫声,三辆车以很高的速度驶向高速公路驶去,他们决定避开这会儿的东京车流,从外围赶往东京港区。

    野村悟正在打电话,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些人是来找宝儿的,他刚才已经问过早见直详细的情况,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这是他不可容忍的,他和住吉会的福田晴了刚通过电话,对方给了他一个东京警视厅的电话号码,这会儿正在连线中。

    。。。。。。。。。。。。。

    “下面请我们公司亚洲区负责人,布什先生发表讲话!。。。”

    池明哲正和一帮老头子在纽约郊外的一座庄园里,召开着卡莱尔集团内部职务调整的会议,他将接任老布什担任亚洲区负责人,这可是他期盼已久的任命,和一众老家伙们鼓着掌,他的西服内袋里发出连续不断的震动声。

    池明哲悄悄拿出手机,按下拒接键,然后翻看到是金再勇打来的电话,他不动声色发了一条短息出去,告诉金再勇自己正在开会,回头打给他。

    “威廉!你也说几句吧!。。。”

    主持会议的董事局主席伍德罗,让池明哲为自己新任职的岗位说两句。

    “好啊!。。。”

    。。。。。。。。。。。。。。

    “开船!。。。”

    金再勇对着货轮船长命令道。

    回到船上的路并不顺利,又有三人受了伤,只是问题不大,但是金再勇是火冒三丈,一路上串出不少由东京地区黑.帮成员驾驶的车辆,围追堵截他们,还有日本警察也加入了追击行列,甚至和黑.帮们一起向他们车辆开枪,这也造成了三名“空降兵”受了伤,要不是柳尚宏驾驶着那辆结实的保姆车撞击了几辆追击的警车和黑.帮成员的车子,那他们很可能被堵在回来港区的路上。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宝儿对着金再勇鞠躬道歉,她今天算是开了眼,以往电视里的那些枪战片所演出的追击枪战,如今在她看来真是太假了,不亲身经历怎知道其中的凶险,但是她也是害怕的浑身发抖。

    “没什么!和你无关!你去休息吧!很快我们就能回到韩国。”

    宝儿被带到一间舱室里休息。

    “我的艺人生涯结束了吧?。。。这样也好!。。。”

    宝儿望着圆形舷窗外黑漆漆的海面喃喃自语。

    。。。。。。。。。。。。。

    “再勇哥!不好意思,刚刚在开会,你说吧!事情还顺利吧?”

    池明哲这会儿已经开完了会,正乘车赶往纽约机场。

    “会长!事情有了些变故。。。。。。”

    挂上电话池明哲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是眼中没有焦距的目光和把车座椅抠出几个洞的举动,显示了他心里这会儿很愤怒。

    “这次是亏大了!”

    清晨,济州港外,一艘挂着巴拿马国旗的货轮,在指引船的带领下,缓缓靠上码头。

    宝儿被唤醒,当她踏上济州港的地面时,心里不由的感到一阵踏实,回到自己的国家让她心情好了不少,只是转头看到后面,被郑则熏他们抬着的袋子,她又是一阵沉默,为了自己,这群人中有的再也无法活着回来。

    “都是我害得!”

    宝儿内心自责的想哭。

    随金再勇他们一起登上,早已等待在这里的六辆车,组成车队向济州市进发,只是半道,车队分开来,宝儿所乘坐的车辆和另外两辆车,向西归浦驶去。

    等下了车,宝儿才发现这里是海边,周围全是各种造型各异的别墅,沿着海岸线铺开,占地非常的广阔。

    “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这里是池会长的产业,他五天以后就会从美国回到济州,有什么需要就问别墅里的管家,我就先告辞了。”

    金再勇向宝儿点点头转身上了车。

    “谢谢您!金再勇xi!”

    从车里金再勇伸出一只手向她摇了摇,车子就离开这里。

    “宝儿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姓李,您里面请!”

    一位四十多岁面目慈祥的女人,弯腰请宝儿进入别墅。

    一进来就是宽阔的大厅,大约有70坪,有着将近8米高的吊顶,让宝儿仰起了脖子,一盏极端华丽拖挂着很多繁复透明珠链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天花正中.央,周围的装饰也是极尽奢华,各种家具沙发,一看也是及其的名贵,一扇巨大有10米长的玻璃幕墙,让室外海滩的壮丽美景一览无遗。一道宽大的欧式带着旋转弧度的楼梯,延伸向二楼,在管家的带领下,宝儿走进一间卧室,说是卧室可还带着小客厅,一圈色彩明艳且厚实的布艺沙发摆放其间,边上是连接的沐浴更衣室,两边到顶的橱柜上摆满了各色的浴巾,以及几件一看就及其舒适的睡衣,尽头是一间巨大的浴室,中间下沉摆放着定做的长方形浴缸,看着能同时供10个人一起泡澡,关键是浴室顶部,全由透明的玻璃组成屋顶,四周用玻璃隔断着,淋浴和抽水马桶什么的,整个浴室空隙部分,都摆放着各种植物和鲜花,这间浴室让宝儿很喜欢。

    “还满意吗?宝儿小姐!”

    女管家亲切的问道。

    “谢谢您!姨母!我很喜欢!”

    “不用客气!宝儿小姐!这都是池会长安排的,他说多放些植物,有助于您缓解紧张和疲劳。”

    宝儿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想起了池明哲。

    大西洋上空,池明哲的747飞机里,现在只有他和郑秀晶以及大sunny李顺圭,这三位乘客,他们正一起用着午餐。

    “欧巴!你经常一个人做这么大的飞机,不孤单吗?”

    李顺圭切着盘子里的牛排,看着餐厅周围华丽的装饰,对于池明哲的生活她很羡慕,这里在可是飞机上啊!

    “欧巴才不孤单呢!欧尼前面没见到那六位空姐?一个比一个漂亮,她们会给欧巴找到乐子的。”

    秀晶撇着嘴,咬着手里的叉子,看着刚给她们上完菜,扭着夸张肥臀离去的空姐,很不满。

    “呀!胡说什么呢?快吃!。。。”

    池明哲训斥着秀晶,但是又拿起餐巾帮她擦了擦唇角沾着的酱汁。

    “哼!”

    郑秀晶把一小块牛肉塞进嘴里。

    “快看!飞碟!”

    池明哲突然指着飞机舷窗外大声喊道。

    秀晶和顺圭同时转头,池明哲乘机把秀晶盘在里的牛排捞进自己盘子里。

    “哪有?欧巴骗人。”

    “咳!看错了。。。看错了!吃饭,吃饭!”

    “呀!欧巴!我的牛排。。。”

    秀晶低头才发现自己的牛排失踪了。

    “哈哈哈!。。。”

    李顺圭笑的很无良。

    池明哲这是送她俩去瑞士米兰朵医疗中心“回炉”,丫头里只剩下秀晶和顺圭没再脸上动过刀,正好池明哲也要去瑞士的苏黎世转转,看看能不能收购家小银行,为自己管理后面越来越多的财富,钱放在别人的银行他始终不放心,万一哪天被人冻结了,他还不得发疯,当然最好还要找到源源不断的财路,所以他一直对阿拉伯世界是恶意满满。

    汉城江南.区鸥亭2洞521号s.m娱乐公司,李秀满面若死灰的坐在办公桌前,宝儿失踪,经纪人佐藤阳向也死在保姆车后箱里,日本艾回给和他通电话时,他的手都在抖个不停。

    “这怎么办?宝儿家里该怎么说?”

    他这会儿恨死了艾回唱片,为了一个广告,把自己爱徒宝儿牺牲掉,现在好了,搞得连人也失踪了,还说是宝儿串通人要绑架那个什么早见直,还杀害了几个工藤会的组员,要他李秀满承担责任,这是什么狗屁逻辑。李秀满点燃香烟狠狠吸了一口,突然他大脑里跳出宝儿拿着一张金灿灿的名片的样子。将烟随手丢在烟缸里,拿起电话就拨给了池明哲。

    池明哲正和顺圭睡躺在一张床上。。。当然旁边还有秀晶,三人正在飞机上他的主卧里,一起看顺圭玩着电子游戏。游戏机通过接驳舱壁上的巨大等离子电视机,让李顺圭玩的很过瘾,秀晶也在旁大呼小叫的,很是佩服这位欧尼在游戏里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铃铃铃!”

    池明哲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号码,嘴角一撇,走出了卧室。

    “李会长!我告诉你,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电话那头的李秀满神情呆愣的拿着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