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雅蠛蝶与雅蠛鲁-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一十章 雅蠛蝶与雅蠛鲁

    “会长!我们已经到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辛苦了!我也没什么说的,吓唬吓唬就行了,注意安全!”

    “是!会长!”

    池明哲放下电话,一头扎进自家泳池里,一大帮丫头这会儿都在池子里泡着。¥f,

    “啊!。。。欧巴!。。。”

    靠在池边喝着饮料的秀英、侑莉和闵先艺她们,被溅起的水花泼了一脸。

    “抱歉!抱歉!没注意到!。。。唔!。。。”

    池明哲在泳池里冒了头,向几个丫头道歉,秀晶乘机游到他背后两腿夹着他的腰,双手搂住他脖子,用自己身体的重量用力把他摁进水里。正在旁边游着的允儿、秀妍、泰妍、小贤和娜娜认为有便宜可占就一起围了过来。

    “啊!。。。”

    几个聚拢过来的丫头迅速四散,池明哲把秀晶从水里举了起来。

    “欧巴!饶了我吧!我不敢了!”

    “噗啊!。。。”

    从嘴里吐出水,池明哲看看四散的丫头,特别是道娇小的身子,在水中笨拙的刨着向池边游去,他咧嘴一笑,随手把秀晶仍在水里,立刻潜入水中向泰妍的方向游去。

    “呀!。。。”

    “咦!”

    他在水里随手捞到一具女体(真是邪恶的词句),就手在她屁股上揪了一把,等从水里钻出来才发现是具荷拉。

    “抱歉!荷拉,欧巴不知道是你!不过。。。手感不错!”

    池明哲凑近她耳边说了一句,立刻掉头又准备潜入水中,具荷拉怎肯吃亏,也扑了上去,结果她扒在池明哲的背上和他一起潜进水里,一道水线快速向这游来,然后也潜进水中,周围也有好几道人影也同时进入水下。

    权侑莉的水性很不错,她的随度也很快,刚才被池明哲射。。。溅了一脸的水花,正准备找池欧巴报仇呢!看见具荷拉扒着池明哲一起入水,就快速游过来即刻也跟随他们进入水下,来到近前她翻过身,两脚打着水一个加速已经来到池明哲的下面(难道要吃?咳!),随即两腿盘上池明哲的身子,双手抱了上去。

    李居丽和全宝蓝换在池明哲家的客房里,换好泳衣边走边说着来到室内泳池这里,刚进来就见到一幅奇景。

    池明哲家的室内泳池,有一面是透明的,由特种玻璃组成,配上水下可以变换好几种颜色的背景灯光,将整个泳池底映衬的美轮美奂。

    在幽蓝色的池底背景灯下,三个人影叠在一起,在水下慢慢打着滚,四周有很多丫头也潜在水下围在四周,宝蓝扒在玻璃上才看清楚,是池明哲被两个丫头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周围的丫头们像美人鱼一样在四周游来游去,不时在池明哲的身上捞两下,又迅速游开。整个泳池里的景象通过玻璃水墙这面看来,真是:

    “好美啊!”

    全宝蓝赞叹着,李居丽眼睛也盯着水下的池明哲不时的点点头。

    池明哲终于和背上的具荷拉以及身子下面的权侑莉分开,立刻上浮,大口喘着气,他差点憋死。

    “快逃!。。。”

    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四周一起上浮的丫头们四散着向池边逃去,池明哲两手一捞从身边拽过两个妹子。

    “欧巴!饶了我们!。。。”

    郑秀妍和金泰妍被一双魔手死死箍着,接着那手就顺着两人的腰部泳裤边伸了进去。瞬时羞红脸的两个丫头挣扎起来,池明哲却蔚然不动,他的手顺着秀妍和泰妍的臀缝继续探入。

    “嗯!。。。”

    “欧巴!饶了我们。。。”

    泰妍和秀妍求着饶,双腿死死的夹着池明哲的手指不让他再深入作怪。

    “这会儿就饶了你们。。。嗯?”

    说完他的手指还抠了抠就松开了她们,俩丫头一颤,随后向两旁逃开。

    这一切都被全宝蓝和李居丽看的真真切切,宝蓝睁大了眼,捂着嘴。

    “哼!”

    她回头看着发出冷哼的李居丽,有些支吾的问道:

    “居丽,我。。。我们还游吗?”

    “游!怎么不游?!”

    说完就拽着宝蓝从边上的台阶走上泳池平台。

    。。。。。。。。

    “则熏!地址都勘察过了?”

    “是的,哥!不过。。。是不是搞得复杂了?而且也不用提前和那什么宝儿见面了,咱们直接到现场把人带走不完了吗?”

    “是啊!。。。”

    周围的人也都附和着,看着周围这些久经沙场的老手,金再勇托着下巴也在沉思,池明哲也要求他们别把事搞得太大,而对于宝儿的事在他们这些做惯“大事”人的眼里,是不值一提的,属于杀鸡用机枪了,思绪了半响,他看着四周的彪形大汉们点了点头。

    随着约定时间的到来,宝儿的心沉入谷底,自她给池明哲打过电话以后,心里才有些安稳,可是今天晚上就要按照约定和早见直一起吃饭,时间眼看快到了她又开始慌乱起来。

    “。。。交给我来解决吧!。。。”

    这是池明哲在电话里给她的承诺,可是现在她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

    “也许。。。这一关我。。。是过不去了。。。这就是我的命吗?”

    宝儿准备向命运妥协。

    “宝儿,出发了!。。。”

    经纪人佐藤阳向催促着她,这次的广告艾回唱片很重视,为了和可尔必思搞好关系关系,他们觉得牺牲一个宝儿是值得的,所以对于早见直的要求他们是满口的答应了,至于韩国s.m李秀满的意见,他们完全无视之,想在日本发展就得老实的听他们艾回的摆布。

    宝儿的保姆车从艾回的低下停车场里使出,刚上到大街上,路边两辆黑色的丰田塞纳mpv就跟在了后面,穿过热闹的东京闹市,保姆车想着日比谷方向开去。

    车上的宝儿无力的靠着座椅,今天被要求好好打扮了一番,看着车窗玻璃反射的自己画了妆的漂亮面容,宝儿一阵的揪心,今晚的自己就像是一件廉价的商品被艾回和s.m出卖了,自己后悔加入娱乐圈了吗?或是当初要是不去参加练习生选拔,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在她脑海不断翻腾着过去与现在头昏脑涨之时,车子停了下来。

    “咣啷!。。。”

    佐藤阳向拉开车门,晚上阴暗的光线将他脸部轮廓,映衬的有些可怖。

    “下来!。。。”

    宝儿觉得自己的腿像灌了铅,下车后跟在经纪人的身后向不远处的一栋独立小洋楼走去。

    “松本楼?”

    柳尚宏下了车看着眼前这块大大的招牌,然后和一帮子“空降兵”四散开来,他们现在日比谷公园里,这里面有家很有名的饭店“松本楼”。

    这是家创立于1903年的百年老店,曾经被烧毁过两次,并且都是与什么学.生.运.动.啊!和政.治.游.行.事件有关系,近代日本东京的游.行示.威活动什么的,都是从这个公园里开始起,而处在这家公园里的饭店可就倒了血霉,通常都会被拿来显示决心什么的,都是一把火点燃之。

    如今一些有钱的阔佬都很喜欢来这里用餐,当然都是带着女秘书或是小三什么的,这里处在公园内,相对比较幽静也不怕被人看见,宝儿和佐藤阳向刚到楼门口,就有两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上前。

    “是佐藤君?”

    “嘿!”

    佐藤阳向低腰鞠躬,面前的这个身着黑色西服开口的人,一看面相就不是好像与的。

    “这位是宝儿小姐?”

    宝儿害怕的赶紧点点头,也鞠了一躬。

    “跟我们进来吧!早见先生已经等在里面了。”

    一扇包间门被推开,里面已经聚集着十几个人,早见直和一个脸颊偏瘦双目炯炯有神的中年人坐在主座上。

    “哈哈!宝儿小姐来了,快过来坐!”

    里面的这些人都西服革履的,但是全都面相狰狞,佐藤阳向的额上已经微微见汗,他弯着腰和周围人打着招呼,可是只得到冷淡的回应。

    “佐藤先生,你辛苦了!你就先回去吧!宝儿小姐我明天会亲自送回去的。”

    “嘿!”

    佐藤阳向弯着腰推出房间,宝儿惊恐的叫道,

    “佐藤先生!。。。你别走。。。”

    他好像装作没听见的,快速离开。

    。。。。。。。。。。

    “好像有点不对!”

    金再勇在树林里拿着红外望远镜注视着松本楼方向。

    他看见宝儿的经纪人独自走了出来,后面还有两个人相送,这两人不像是老实人。

    “则熏!你带两个人过去看看,其他人待会儿拦住那辆保姆车。”

    郑则熏带着两人上前向松本楼走去,宝儿的经纪人向身后两人鞠了一躬,转身上车,随即不久两道亮光从公园里向着大门口扫来。柳尚宏和几个人站在公园小路的中间,相互点着香烟看向远处驶来的保姆车。

    柳尚宏抬起右手坐着停车动作,佐藤阳向刚才惊慌的内心才刚刚平复,就看见路中间有人拦车,他把车缓缓靠在了路边。

    “哟呵!这小日本素质不错,还知道停在路边不挡道。”

    柳尚宏嘴里絮絮叨叨的上前敲了敲车窗玻璃,佐藤阳向就这车灯看清了外面几个身材魁梧,身高超过1米八的大汉,心里有些发毛,他打开了自己这边的车窗,赶不及的向柳尚宏点着头。

    “您好!请问。。。又什么事吗?”

    “啊!。。。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这个。。。你们日本女人遇到不可阻挡的危害时,一般怎么说?”

    柳尚宏叼着烟,满口流利的日语,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但是佐藤阳向心里直接就慌乱。

    “呃!。。。这位先生。。。你请别开玩笑,我。。。”

    “开玩笑?**看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啊!。。。”

    佐藤阳向看着柳尚宏凶神恶煞的样子,先是点点头又急忙摇着头。

    “告诉老子,怎么说。。。”

    “雅。。。雅。。。雅蠛蝶!”

    “对啊!就是这个!”

    柳尚宏吐着烟摇头晃脑的样子,让佐藤阳向更加害怕,觉得这人是疯的。

    “那男人呢?”

    又听见发问,佐藤阳向想哭。

    “雅。。。雅蠛鲁!先生,我没得罪过你,请。。。请不要耍我。”

    “嘿嘿!。。。”

    柳尚宏咧嘴一笑,一把拉开车门,佐藤阳向死死拽着门并且锁上,但是他一下顿住,一只手枪顶在他的太阳穴上,柳尚宏笑眯眯看着他。

    “下来吧!佐藤君!我们好好聊聊!”

    金再勇好在拿着望远镜盯着松本楼的门口,就听见身后方传来惨叫。

    “雅蠛鲁。。。雅蠛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