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李居丽-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一百零八章 李居丽

    池明哲情急之下连李智贤以后的艺名都叫出来了,只是在场谁都没有注意,李智贤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这让全宝蓝脸色有些苍白,嘴唇蠕动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w?

    李智贤刚才是被渴醒的,原先正做着梦,梦里自己正在海边散步,从海里游来一条蛇,吓得她大叫,然后转身就跑,只是画面一转就身在池明哲的屋子里,而且正好看见金泰妍和池明哲在厨房里抱着亲吻,她奇怪怎么又看见这个了,不是以前见过吗?她刚想转身,就被池明哲一把抓住,还问她想不想一起,这还了得,她忍不住的冷笑刚要说什么,结果就被池明哲按倒在地,双脚还被金泰妍死死按着,她想叫,只是被池明哲吻住了嘴,她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而且身子居然有了反应,她挣扎着,最后居然不再反抗,还主动缠着池明哲,然后。。。就醒了。

    “自己怎么了,怎么会做这种梦?梦里居然和欧巴。。。那个。。。我。。。”

    李智贤自嘲的笑了笑,欧巴怎么会对自己感兴趣?他变.态。。。只喜欢那些小丫头。

    “记得当初那些人来自己家里拜访,说让自己去做练习生,家里人是坚决的反对,尤其是爷爷还把他们赶出了家门,自己从小就被家人宠着,生活条件也很优越,只是真的很好奇,所以看了他们留下的公司资料,竟然是学校里小姐妹们都很喜欢的池明哲欧巴开的娱乐公司,当时好高兴啊!想着可以和小姐妹们炫耀了,于是开始了和家里人的“战争”,结果自己如愿以偿了,来了公司才现有好多女孩子一起加入这里,当时还想该怎么引起欧巴的注意呢!呵!可是随着时间长了才现这个欧巴是。。。是个金鱼佬,好伤心啊!智贤!自己太幼稚了,还就这么被无视了,他只对那些小女孩感兴趣,哼!早知道就不来公司了,幸好认识了宝蓝这个好姐妹。。。”

    醒来的时候,她嗓子干的要冒烟,浑身大汗淋漓,打开卧室的灯光,李智贤下了床,只是步履有些蹒跚,觉着身子很酸痛。

    “或许这几天的练习有些过了,哎!。。。下楼找些水喝。。。嗯?”

    李智贤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走廊有声音,她有些害怕,只是听见了一声“啊!”时才听出那是宝蓝的声音,于是就立刻打开了门,结果。。。。。。

    全宝蓝回到卧室里立刻扑在床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很快湿了枕头,自己太丢脸了,还被好姐妹智贤看见了,这叫自己以后还怎么在她面前抬起头。

    “唔!。。。唔!。。。”

    嘤嘤的哭泣声在房里响起,也不知过了多久,宝蓝卧室房门传来声响。

    “咔嚓!。。。”

    全宝蓝已经昏昏睡去,但是她被那声响惊醒了,还没转身抬头,身子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覆住。

    “欧巴!。。。”

    男性的气息让她知道了是谁。

    “是我。”

    “唔!。。。”

    全宝蓝又想哭了,自己丢人丢大了,而且对方还是欧巴,这个心里自己一直很感激的人,也不知什么从时候开始的,自己心里总是不时想起他,搞得自己以为是不是爱上了他,但是今晚让她知道了,自己是喜欢他的。

    “不哭了!宝蓝!欧巴和智贤谈过了,告诉她刚才是误会,她也明白了。”

    “真的。。。欧巴!智贤。。。她不会怪我了?”

    “嗯!真的,欧巴不仅解释了,刚才还教育了她,让她以后不要以为眼睛看见的就是真相,要多了解才行。”

    宝蓝的声音还有些呜咽,但是听见这话就抬眼看着池明哲,漂亮的小脸蛋萌萌的,眼睛里还含着泪水,鼻息轻轻抽泣着,这小模样让池明哲心痒不已。

    “谢谢。。。欧巴!”

    池明哲笑了,伸手穿过宝蓝的颈下将她搂进怀中,她非常的顺从,全宝蓝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只穿着内.衣,蜷缩在他怀里,没有半点的羞涩和不好意思,小脸就抵着池明哲的鼻子下,闻着他呼出的气息觉着非常的安心。

    “睡吧!宝蓝!等你睡着了,欧巴就回去了。”

    “嗯!欧巴晚安!”

    池明哲看着全宝蓝熟睡的模样,就想起刚才和李智贤的“较量”。

    “智贤!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李智贤冷冷的看着他,理都不理的转身就要关上房门,池明哲急忙抵住门,全宝蓝转身捂着嘴跑回自己的卧室。

    “你出去!我要休息了。。。你。。。”

    池明哲被她推着门往外赶,眼看门就要关上,他一侧身从边上的空档钻进李智贤的卧室。

    尽管之前动作剧烈,可是双方都刻意压低声响,生怕把正在其它卧室里睡觉的丫头们吵醒,这间别墅里除了住着宝蓝,还有黄美英外,还住着孝敏、恩静和闵先艺,门终于关上了,池明哲心里松了口气,看来美英那是去不成了,先得把李智贤给哄好了。

    “你听我说,居。。。智贤,那个你刚刚看见的不是事实。”池明哲差点又喊出了居丽这个名字。

    “我不听,我只相信自己看见的。哼!。。。你出去吧!你们的事我不管,也不想管。”

    李智贤也不知自己这会儿干嘛要火,就是觉得自己心里很烦躁,看着池明哲的脸不由得心里难受,鼻子一酸,眼睛立刻泪水莹莹。

    本身长得就不错,在加上瑞士的“回炉”,这会儿的李智贤比前世还要漂亮,已经17岁的她,身材育的也很好,这一哭更是有种“泪美人”的感觉,池明哲心里一软,语气说不出的温柔起来。

    “智贤啊!欧巴刚刚和宝蓝是有点误会,你别乱想啊!我再怎么也不会做出那种事。”

    “你做的还少吗?”

    李智贤的声音带着哭腔。

    “么?。。。”

    “金泰妍、黄美英还有郑秀妍。。。你简直变.态。。。”

    她的话刚说出口就顿住了。

    “他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偷看?以为。。。”李智贤暗自后悔的想着。

    池明哲认真的打量着李智贤,见她目光有些躲闪,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那你要一起吗?”

    李智贤这会儿顾不得流泪了,她呆住了。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是。。。是梦里他说的话。”

    池明哲往前走了一步,李智贤则向后退了一步。

    “你。。。干嘛?”

    “智贤!欧巴问你。。。你嫉妒她们吗?”

    “我。。。我干嘛嫉妒,我。。。我怎么会嫉妒。。。你别乱说。。。”

    李智贤慌乱了,自己嫉妒吗?她自己也不知道,特别是在池明哲看向金泰妍她们,目光里包含的那种关切,让她一想起就心里酸溜溜的,甚至她真的曾幻想过也能得到池明哲的这种关切。

    已经退到了床边,退无可退了,李智贤心里憋屈,“不该这样啊,怎么这会儿事情就变了味。”想到这她心里就想怒,似乎不宣泄出来就憋得难受。

    “其实欧巴也很关心你的,智贤!现在告诉我。。。你嫉妒吗?”

    李智贤腿已经靠着床边,听了此话,终于怒了。

    “嫉妒?是!我嫉妒。。。我嫉妒她们,嫉妒她们能得到你的关心,能得到你区别对待,能得到你嘘寒问暖的,我嫉妒的要死。。。我。。。嗯!。。。”

    李智贤倒在了床上,被池明哲压在身下,嘴也被堵上,当然是用他的唇,她眼睛睁的老大,随着一条柔软滑腻侵入自己嘴里,她似忘了挣扎,随即眼睛也缓缓地闭上,脑袋里充满了轰鸣声。

    “我这是在哪?。。。为什么周围好安静。。。身子好热!。。。喘不过气来了,我难到还在梦里?刚才欧巴他好像。。。”

    李智贤一下睁开了眼睛,跃入眼帘的是池明哲的脸,离自己很近,正仔细打量着自己,她知道这会儿脸一定很红,见到她睁开了眼,池明哲的面上渐渐露出微笑。

    “欧巴!。。。我刚才怎么了?”

    “你好像晕过去了,被吻得晕过去了。”

    “么?欧巴。。。我晕过去了?”

    李智贤无语了,自己居然晕过去了。

    “等等!吻?欧巴。。。你。。。你吻了我?”

    她这才反应过来,池明哲还压在身上,并且自己的睡衣纽扣已经开了,露出了带着bra的高耸胸部,李智贤面部的红晕更甚。

    “起。。。起来,欧巴!”

    池明哲无动于衷的看着她,呼出的气息扑在她的面上,接着又底下了头。

    “嗯!。。。不要。。。嗯!。。。欧巴我。。。我还没准备好。。。”李智贤的头左右摆动。

    “欧巴准备好了。”

    池明哲这会儿的无耻让她是更有体会了,奇怪的是自己好像并不反感,身子居然也很想让他压着,双手还环着他的腰。

    “唔!唔!唔!。。。。。。”

    她哭了,并且哭出了声。

    五分钟以后,李智贤靠在池明哲的怀里,眼角还带着泪痕。只是她的表情很从容、很安静。

    “好点了吗?不哭了?”

    “嗯!”

    “其实。。。我对你们每个人都很关心,只是你感觉不到摆了,不过我也得承认,自己有时候很偏心,不过那是以前,现在不会了,以前我还没想好,现在想明白了,人啊!装什么大尾巴狼!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不可说、不可做的,你可以说我变.态、说我是金鱼佬,但是那又怎样?我就喜欢了,我看上谁,我就喜欢谁,不服你咬我啊!”

    “噗!。。。”

    “居丽,呃!。。。不是。。。智贤。。。”

    “欧巴!。。。为什么老是叫我居丽?已经叫了好几回了。”

    “这是我给你想的艺名,以后你出道就会用到,你的名字叫的人太多,所以要特别点。”

    “居丽?李居丽。。。欧巴!那。。。现在开始我就叫李居丽了,好不好?”李智贤声音娇柔,脸又往他怀里贴了贴。

    “好,居丽!”

    。。。。。。。。。。。。。。。。。。

    池明哲给宝蓝盖好被子,顺手又熄上床头台灯,轻轻的带上门。原想直接回家,可是又实在放心不下,于是打开了黄美英的卧室门。

    她睡得很沉,额上布满了汗水,显然睡前吃的药挥了作用,池明哲进浴室用热水拧了条毛巾,给她仔细擦拭着,连身子也擦了一遍。

    “欧巴!。。。你来了。。。”

    黄美英勉强睁开眼,努力的露出一丝笑。

    “嗯!欧巴来看你了!”

    “渴!。。。”

    池明哲扶着她的头,喂她喝了些早已准备好的水。

    “好好睡吧!明天就好了!”

    “嗯!。。。欧巴晚安!”

    “晚安!我的小可怜!”

    在美英的唇上碰了一下,为她揶好被子,轻步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