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9章 冰都之主-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89章 冰都之主

    聂天神情一骇,惊出一身冷汗,看着正在向自己靠近的白衣男子。品书

    很明显,正是这名白衣男子以强大的力量,直接困住了聂天。

    聂天此时已经是天觉圣帝之境,不要说寻常武者,即便是那些天武九重圣祖,也不可能以无形之力困住他。

    毫无疑问,眼前这名男子,绝对是一名天武圣祖巅峰级别的强者。

    “嗯?”白衣男子降临聂天身边,感知着后者的气息,不由得惊讶道“你不是尹风家的人?”

    聂天见对方对自己并无杀意,顿时冷静下来,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对方身份如何,所以不敢说太多。

    “你不是鬼族之人,是外来者?”随即,白衣男子脸色一变,英挺的面孔涌动凌厉杀机,恐怖的气势让四周空间都为之颤动起来。

    “前辈息怒,我的确不是鬼族的人,我……”聂天感觉到虚空之的压力倍增,竟是让他感受到了可怕的压迫,整个身躯都好似要被撕裂一般,顿时大叫道。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来到这里?”白衣男子不等聂天说完,便冷冷断喝。

    “我叫聂天,是奉了冰姬前辈之命,前来冰都找冰都之主。”聂天强忍着剧痛,沉沉说道。

    他能真切地感知到,这名白衣男子动了杀意。

    “冰姬!”白衣男子听到冰姬之名,脸色顿时变了,惊讶道“你是冰姬派来的?”

    “嗯。”聂天感觉到压力减弱不少,赶紧点头。

    从白衣男子的反应来看,冰姬对他非常重要。

    “冰姬让你来做什么?”白衣男子随即冷静下来,冷冷问道。

    “前辈若是不表明身份,恕我不能告诉你此行目的。”聂天看着白衣男子,同时体内神魔之力涌动,准备随时反抗。

    白衣男子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聂天竟然还敢违逆于他。

    “轰!”在此时,一瞬之间,聂天身躯猛然一震,神魔之力爆发,竟是硬生生地挣脱了白衣男子的禁锢。

    “嗯?”白衣男子见聂天已经退到远处,不由得眉头皱了一下,却是并不生气,反而笑了一声,道“你是第一个能在我受伤逃脱的天觉武者。”

    “前辈,我刚才说起冰姬前辈,你的力量明显变弱不少,想来前辈应该认识冰姬前辈吧。”聂天也是一笑,直接问道。

    “呵呵,我你要找的人。”白衣男子淡然一笑,随即身影瞬动,如同一条狂龙一般,冲向高空,虚空一踏,直接压得那邪枪猛然一沉。

    聂天双瞳不由得一颤,惊得一愣。

    白衣男子实力实在太强,举手抬足之间,轻松压制邪枪。

    “嗡嗡嗡……”邪枪被压制,顿时发出激烈枪鸣,好似在挣扎一般,枪身不停震颤。

    “封魔枪,不要再反抗了。”白衣男子淡淡开口,身影一沉,大手伸出,竟是直接将邪枪牢牢握在手。

    顿时,封魔枪发出更为狂暴的枪鸣,但却无济于事,根本逃不脱白衣男子的掌控。

    聂天看着眼前一幕,一时愣住,半天反应不过来。

    片刻之后,封魔枪被降服,白衣男子轻轻一扬,收了起来。

    “前辈是冰都之主?”聂天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惊讶问道。

    “怎么,不像吗?”冰都之主笑了一声,直接道“小兄弟,既然你是冰姬派来的人,我自然不会为难你。说吧,你来此目的为何?”

    聂天却是一笑,道“前辈,我来冰都,受了冰姬前辈重托。只是,前辈说自己是冰都之主,我却不知真假。前辈可否自证身份?”

    冰都之主眉头皱了一下,但也不怒,而是说道“你既然不信,不妨随我一起去冰都,到时自会知道我是真是假。”

    “好。”想了一下,聂天沉沉点头。

    冰都之主带着聂天和金二狗两人,向着冰都而行。

    在冰都之主的帮助下,聂天和金二狗竟是感觉到,不再受到深渊鬼能的侵扰,速度也快了很多。

    很快,三人便来到冰都之外。

    望着眼前如庞然巨兽一般的巨城,聂天终于放心不少。

    “进城吧。”冰都之主点头一笑,身影一动,来到城门之外。

    随即,巨大的城门缓缓打开,一股极其恐怖的森寒气息狂涌而出,天地一片霜意。

    聂天和金二狗吓得脸色一变,急急后退。

    但冰都之主却只是扬了扬手,森寒气浪直接分开,分出一条通道来。

    “看来他真的是冰都之主。”聂天见冰都之主使出这一手,顿时确定了后者的身份。

    冰都之主带着聂天二人,信步进入冰都。

    “冰主好。”一路之,很多强者见到冰都之主,纷纷打招呼。

    “小兄弟,你现在相信我是冰都之主了吧。”冰都之主爽朗笑着,带着聂天和金二狗进入冰都接待客人的冰楼大厅。

    聂天点头一笑,不再隐瞒,直接将冰姬给自己的令牌拿出来,说道“冰主大人,冰姬前辈让我来冰都,送一位伤者。”

    “伤者?”冰都之主愣了一下,眼难掩担忧之意,问道“什么人这么重要,竟然值得让冰姬允许一个外人入冰都。”

    “是冰姬前辈的侄子,冰邪鬼少。”聂天一边说着,一边将冰邪鬼少从九极之请出。

    冰邪鬼少依旧处在昏迷之,而且周身充斥着极为强烈的邪能气息,情况之前还要差。

    “冰—邪。”冰都之主看到冰邪,沉沉开口,一双眼睛颤抖着,分明有湿润在涌动。

    “冰主大人,你……”聂天没想到冰都之主见到冰邪会是这副反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是我儿子。”冰都之主冷静许多,神情有些复杂。

    聂天愕然一愣,一时呆住。

    他没想到,冰邪竟然是冰都之主的儿子。

    只是看冰都之主的反应,父子两人的关系,应该是不简单。

    “聂天,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带冰邪去医治。”冰都之主抬起冰邪,说了一声后便离开了。

    聂天望着冰都之主背影,心想,后者应该是带冰邪去深渊鬼池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