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5章 天夜联手-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85章 天夜联手

    邪流禁界,剑气横空,一片肃杀!

    “冰邪鬼少受伤极重,已经没有战斗力,想要破开这人的结界,只能靠我自己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聂天望着眼前的灰衣老者,一脸低沉,心暗自思量。

    但是灰衣老者实力太强,远超聂天。

    即便是在正常情况下,聂天也不太可能是灰衣老者对手,更何况陷入后者结界之。

    “果然不愧是烽天宗的烽皇,死劫临头,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灰衣老者一双阴鸷的眼神盯着聂天,冷冷道“既是如此,本座更加留你不得了。”

    话音落下,灰衣老者周身杀气释放,滚滚磅礴之势,竟如实质,在空凝为杀意之墙,逼向聂天。

    聂天目光不由得一颤,竟是忍不住倒退数步。

    他将冰邪鬼少护在身后,想打开九极,将后者放入其,却是发现,根本无法打开。

    在邪流禁界之,空间受到压迫,所以九极这种内部世界,无法打开。

    灰衣老者杀意恐怖,显然是一名杀性极重的武者,年轻的时候,极有可能是一名杀手。

    “你是穆召琨!”聂天稳住身形,双目沉沉地盯着灰衣老者,冷冷说道。

    “小子,看来冰姬告诉你不少事情啊。”灰衣老者阴冷一笑,没有掩饰,承认自己是穆召琨。

    聂天双瞳一冷,杀意涌动。

    自灰衣老者第一次释放剑意,聂天怀疑他是穆召琨。

    接着刚才一剑,让聂天更为真切地感知到穆召琨的剑意。

    但即便如此,聂天仍旧无法确定,眼前之人是穆召琨。

    直到穆召琨释放庞然杀意,聂天才真正确定,此人是穆召琨!

    “穆召琨,君剑刑是你打伤的,对吗?”聂天脸色阴冷,战意极盛。

    “没错。”穆召琨笑了一声,道“小子,你真是让本座意外。在本座杀意逼迫之下,你竟然丝毫不惧,甚至还想杀本座。本座一生杀人无数,但你,是最有趣的猎物。”

    “是吗?”聂天冷然一笑,眼角神魔逆纹浮现,如现魔相。

    穆召琨感受到聂天周身气息变化,微微愣了一下,说道“好了,游戏该结束了。”

    不知道为什么,聂天的气息变化,让穆召琨有一种莫名不安,所以他不想再废话了。

    “那来吧!”聂天低喝一声,周身气势直接爆发,暗涌的神魔剑意,如蓄势已久的山洪,滚滚呼啸而出,势可吞天。

    “这小子只是天觉一重境界,却能爆发出如此气势,算之一些天武高阶圣祖,也是不弱了。”穆召琨目光不由得一沉,心下震惊。

    他没想到,聂天竟强悍至此。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退到一旁的冰邪鬼少,同样被聂天震撼,神情惊骇。

    “小子,你值得本座一剑了!”而在此时,穆召琨身形一震,手出现一把如长蛇一般的细剑,顿时周围气氛一变,冷厉寂杀。

    “星空九限,混沌之极!”聂天目光一沉,丝毫不惧,低喝一声,昊天剑在空掠过,如银河倒垂一般,雄浑之势,狂压穆召琨。

    深知自己与对手差距,聂天第一剑使出全力,以星辰之力催动星空九限,配合神魔剑意,足以灭杀天武圣祖强者!

    面对聂天倾力一剑,穆召琨却是冷然一笑,淡淡道“气势够了,可惜实力太弱。”

    下一瞬间,他轻扬手细剑八岐邪流,顿时一股凌厉剑势破天而起,极杀之势,摧枯拉朽。

    “嘭!”虚空之,闷然之响,混沌剑影,终是不敌邪流之剑,轰然崩碎。

    “砰!”聂天尚未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左肩便被一股剑气洞穿,直接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魔—夜!”聂天人在半空之,嘴角却是扬起一抹邪异的笑,沉沉喊出一个名字。

    “噗!”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虚空之,一道黑暗光影落下,血光之,穆召琨握剑的手臂,竟是被直接斩断。

    随即,一道身影浮现,伸手抓住空的八岐邪流剑。

    “啊!”猝不及防的一幕,让穆召琨惨叫一声,身形狂退数十米。

    他稳住身形,看到一名与聂天长相酷似的武者,正拿着他的八岐邪流剑,一脸阴沉地看着他。

    这名武者,不是别人,正是魔夜!

    与此同时,聂天身影落下,踉跄倒退数步,差点跌倒。

    他半边身体浴血,但气息还算平稳,并无生命危险。

    刚才一剑,他倾尽全力,但本意却并非要伤穆召琨,而是要吸引后者的注意。

    真正的杀招,是魔夜!

    在聂天开启神魔躯的瞬间,神魔之力有异样共鸣,这时他才察觉到,魔夜也在结界之,一直潜伏着。

    “你……”穆召琨看着魔夜,心头震撼全都写在了脸。

    在邪流禁界之,他竟然没发现魔夜的存在!

    “很诧异吗?”魔夜冷冷一笑,道“你以为只有你会潜伏吗?”

    “你竟能在我的结界,悄无声息地接近我。”穆召琨毕竟是强者,马冷静很多,一双眼睛盯着魔夜,怨毒无。

    他本身是潜伏高手,但魔夜的潜伏手段,显然他更加高明。

    “你应该庆幸,我的修为不高,否则刚才一招,你是一具尸体了。”魔夜笑了一声,身影瞬动,来到聂天身边。

    穆召琨一脸阴沉,心有余悸。

    这一次,是他大意了。

    若是魔夜再强一些,刚刚他真的有性命之危。

    堂堂邪流剑,深渊三剑之一,若是死在自己的结界之,那是天大的笑话了。

    “聂天,魔夜,你们两人,我穆召琨记下了!”穆召琨阴沉开口,然后身影瞬动,直接消失。

    “算你走得明智。”魔夜淡淡一笑,将八岐邪流收了起来。

    聂天深吸一口气,脸色十分苍白。

    刚才一剑,直接将他重创。

    幸亏他武体远超寻常武者,否则根本无法承受穆召琨一剑。

    “你们没事吧?”邪流禁界消失,冰姬看到聂天等人,立即前,紧张问道。

    “我没事,前辈先看下冰邪鬼少吧。”聂天受伤虽重,但生命力旺盛,暂时还能撑得住。

    但冰邪鬼少的情况不乐观了,他被穆召琨的剑气所伤,再加燃烧血气,以血祭刀,导致鬼忌刀反噬,伤势严重。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