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4章 邪流禁界-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84章 邪流禁界

    冰邪鬼少年少气盛,在灰衣老者激怒之下,燃烧血气,以血为祭,激发鬼忌刀邪能,气势顿时再度暴涨起来。品书手机端 m

    聂天感受到虚空之传来的强大波动,脸色顿时紧绷起来。

    鬼忌刀乃是深渊鬼族四大邪兵之一,其内蕴含着极为庞大的阴寒邪能,不是一般武者所能掌控。

    冰邪鬼少身为冰家少年天才,虽是出身深渊鬼族,但毕竟年幼,实力修为不到,强行激发鬼忌邪能,极有可能被鬼忌刀反噬。

    “冰家小子,你不要小命了吗?”灰衣老者见状,目光微微一沉,冷声道“鬼忌刀邪能远非你能掌控,强行激发邪能,纵然你的实力能提升不少,但你却要遭受鬼忌反噬之苦。”

    “只要能杀你,鬼忌反噬又如何?”冰邪鬼少狂声大笑,全身气势在冰邪寒印和鬼忌刀的加持下,瞬间达到极限。

    “轰!”下一瞬间,冰邪鬼少强忍武体巨大冲击之痛,直接一刀斩下,刀势纵横狂暴,刀影如山,悍压灰衣老者。

    “蚍蜉撼树。”灰衣老者却是冷笑一声,负手而立,只是微微侧身一步,一股冷厉剑势呼啸而出,气势看似不强,但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竟是再次将头顶刀影轰碎,同时以绝杀之势,袭向冰邪鬼少。

    他本不想杀冰邪鬼少,但鬼忌刀他势在必得,留着冰邪鬼少,始终是个祸患。

    “小心!”聂天察觉到不妙,脸色大变,惊叫一声,同时周身气势勃然而发,神魔之势冲天,迎向绝杀剑势。

    “嘭!”虚空之,一声闷然之响,两股力量对撞,竟如金石一般,炸裂爆鸣。

    巨大冲击之下,聂天身影却是不退反进,大手伸出,将冰邪鬼少拉出危险范围。

    但,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冰邪鬼少受剑势冲击,身影尚在半空之,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聂天借势而退,落地之后,踉跄退了几步。

    灰衣老者实力实在太强,远在聂天和冰邪鬼少之。

    纵然冰邪鬼少有鬼忌刀在手,也难敌灰衣老者一剑。

    聂天站定之后,心有余悸。

    若不是先前冰邪鬼少一刀消去灰衣老者大部分剑势,否则刚才他和冰邪鬼少,都要受重创。

    “烽天宗的烽皇,果然有些手段。”灰衣老者见聂天终于出手,不禁笑了一声,眼杀意涌动。

    “鬼少,你没事吧?”聂天没有理会灰衣老者,见身边的冰邪鬼少脸色苍白,紧张问道。

    冰邪鬼少看了聂天一眼,只是摇了摇头。

    聂天看出,冰邪鬼少受伤极重,似乎连说话都困难了。

    “可恶!”聂天心有些烦躁,为什么过去这么久了,沈云鹤等人还没有来。

    沈云鹤不是在附近吗?这里这么大的动静,他一点都没察觉?

    “烽皇大人,不要等了,你的那些手下,现在应该已经死光了。”灰衣老者看出聂天所想,阴阳怪气地道“况且,我们正在结界之,外人是不可能察觉到的。”

    “结界?”聂天愣了一下,脸难掩惊骇之色。

    他和冰邪鬼少已经陷入灰衣老者的结界之了?

    这怎么可能?

    若是灰衣老者开启了结界,聂天不可能毫无察觉。

    还有,灰衣老者说那些手下都死光了,是什么意思?

    难道灰衣老者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一群杀手潜入烽天宗的?

    沈云鹤等人该不会已经被杀了吧?

    “聂天,我们确实处在结界之。”在聂天惊疑之际,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沉沉说道。

    “这……”聂天一时愕然,说不出话来。

    算他没有察觉到结界存在,小肥猫也不该毫无察觉啊。

    “这结界非同一般,气息很弱,但结界之的力量却是很强,是本尊大意了。”小肥猫沉沉开口,有些歉疚。

    同一时刻,结界之外。

    “邪流禁界!”冰姬身影来到,望着眼前虚空,顿时察觉到什么,双眸不禁剧烈一颤,失声道。

    虽然,她眼前一片虚无,但她能感觉到邪流禁界的存在。

    邪流禁界,正是她的三师弟穆召琨的血脉结界,诡异非常,极为棘手。

    曾经,她和穆召琨交手多次,也曾陷入邪流禁界之,每次都要付出极大代价,才能破开禁界。

    邪流禁界与寻常结界,有两大特点,其一是气息极弱,极难被人察觉。

    若不是冰姬对邪流禁界非常熟悉,也很难发现结界存在。

    其二,邪流禁界只能从内部破开,从外部几乎无法破开,除非出手之人的实力,远超设界之人。

    冰姬实力和穆召琨在伯仲之间,显然不可能从外面破开邪流禁界。

    “还有其他深渊鬼族的气息!”冰姬冷静下来,随即感知到,四周有几十道熟悉的气息,正是来自深渊鬼族。

    冰姬美眸闪动,迅速做出决定,先去解决其他深渊鬼族。

    她身影瞬动,直接来到百泉峰,入眼一幕,让她大惊失色。

    峰门之内,被血腥之气充斥,好几个小院,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尸体,都是刚死不久。

    “混蛋!”冰姬看了一眼,知道是深渊鬼族的杀人手法,顿时怒眉梢,低喝一声,直接冲了过去。

    “啊!救命啊!”

    “快跑啊!”

    “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们?”

    另外数个小院内,喊叫声不绝于耳。

    初入烽天宗的那些年轻弟子,如砧板之肉,任人宰割。

    虚空之只见杀气,不见人影。

    一道道血腥之气,一个个人命陨落。

    “你们,该死!”冰姬目睹眼前惨烈,低喝一声,周身剑气自发,在虚空之呼啸而出。

    “嘭!嘭!嘭!”顿时,一道道闷响声,几十道黑衣身影被逼出,当场惨死。

    深渊杀手,最可怕之处是善于隐匿身形,杀人于无形。

    但是在冰姬面前,他们的隐身手段,形同于无,自然也没有反抗之力。

    冰姬目光肃杀,纵然此时自己杀的是族人,她也没有丝毫愧疚之感。

    眨眼之间,冰姬已经解决掉所有深渊杀手,并以剑气封禁,强行留下深渊杀手的尸体。

    这一次,即便是千里寄杀和深渊炼印,也不能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处理完深渊杀手,冰姬立即返回邪流禁界之处。

    “四周不见冰邪的影子,他应该是陷入结界之了。”冰姬感应着面前结界,沉沉道“穆召琨,你最好不要下杀手,否则,休怪我这个做师姐的,绝情!”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