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9章 命魂双巅-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69章 命魂双巅

    聂天看着眼前少年,一脸茫然。≦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弟子?

    他感知不出少年的气息,但后者容貌他却看得非常清楚,并非他的弟子。

    不过说起来还是有些怪,虽然这少年的容貌很陌生,但聂天对他却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看来,你的这位记名老师,已经把你忘了。”魔夜看着一脸茫然的聂天,讪讪笑道。

    “记名老师?”聂天眉头一皱,随即想起什么,脸色一变,惊喜地望着眼前少年,讶然道“你是胖子的儿子,金二狗?”

    胖子,当然是聂天最好的兄弟,金大宝。

    当初,聂天还在域界的时候,金大宝已经和秋灵儿结婚,并且剩下一对双胞儿女。

    之后,金大宝留在天刑城,成为新的天刑者,守护天刑城。

    聂天第一次见到金大宝一双儿女时,收了金大宝的儿子金二狗为弟子。

    不过当时的金二狗,还是个三四岁的小娃娃,对聂天极为不屑,说让聂天暂且当个记名老师。

    所以,魔夜一说记名老师,聂天马反应过来了。

    怪不得,聂天看金二狗,感觉有些熟悉呢。

    虽然聂天只和金二狗见过一面,但当时看出来,后者天赋极高。

    金二狗不仅继承了金大宝的神魔三千封印血脉,而且神魔三千在其体内,变得更为强大。

    或许是因为神魔三千封印的存在,聂天才感知不到金二狗的气息。

    聂天没有想到,再次遇到金二狗的时候,竟然已是十几年后,后者已经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了。

    更让聂天震惊的是,金二狗在烽天之路表现出的天赋,远超其他人,一骑绝尘。

    看来,当初他还是太小看金二狗了。

    “弟子金二狗,拜见老师。”金二狗见聂天终于认出自己,不禁一笑,双膝一沉,当场跪下,连磕三个头。

    “快起来吧。”聂天微微有些尴尬,前将金二狗扶起来,说道“二狗,没想到你竟然来圣域了。”

    “老师,我来圣域都七八年了,一直在找你,今天总算找到了。”金二狗笑了起来,与之前的神态完全不同,带着一股猥琐劲,跟当年的金大宝如出一辙。

    而在一旁,其他人看着金二狗,忍不住窃窃议论起来。

    “这家伙天赋这么高,容貌俊朗,英武不凡,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

    “金二狗?这是人名吗?我爹要是给我起这样的名字,我一定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这金二狗竟然是烽皇大人的弟子,而且另外一个烽皇还要抢他,这家伙的天赋是多逆天啊。”

    众人小声议论,聂天都听在耳朵里。

    金二狗这个名字,确实有些一言难尽,但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也只能接受了。

    金二狗倒是觉得没什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的话。

    “金二狗,你确定不拜我为师吗?”而在这个时候,魔夜再次开口,很是自信地问道。

    “你看不到吗?我已经有老师了。”金二狗似乎对魔夜很有敌意,冷冷说道。

    聂天也是眉头皱了皱,哪有当着人的面抢人弟子的?

    “聂天,你知道他的天赋有多高吗?”魔夜不看金二狗,而是转向聂天问道。

    “什么意思?”聂天眉头皱了一下,问道。

    “我已经看过了,他的命格和魂格都是最顶尖的。他是极少数命魂双格都在巅峰之流的人。”魔夜目光微沉,说道“如果能够得到最好的指导,他可以同时觉醒九道命脉和九道魂脉。”

    “九道命脉!九道魂脉!”聂天听到魔夜话,目光不由得剧烈一颤,心震撼不小。

    金二狗能在十几万人脱颖而出,拔得头筹,无疑说明其天赋非常强。

    但聂天万万没有想到,金二狗的命魂天赋竟然能强到这种地步。

    九道命脉和九道魂脉,这是命格魂格双双达到至尊的天赋。

    烽天宗之所以要找九道命脉之人为烽皇,正是因为这样的人代表着命格天赋的巅峰。

    而金二狗,竟然命格魂格同时达到巅峰,这种天赋,实在太可怕了。

    从这一方面来说,金二狗是聂天和魔夜更适合成为烽皇的人!

    “嗯。”魔夜点了点头,说道“他若是跟着你,可能会觉醒九道命脉,但绝对不可能觉醒九道魂脉。”

    聂天看着魔夜,一时默然。

    魔夜说得没错,他的确没有能力帮金二狗觉醒魂脉。

    “不如这样,让他拜你我两人为师,我们一起教他,如何?”魔夜见聂天在犹豫,知道后者心动了,淡淡笑着说道。

    “不必了。”不等聂天开口,金二狗便直接说道“我的天赋如何,我自己很清楚。命格也好,魂格也好,我并不在乎。”

    “不在乎吗?”魔夜扫过金二狗,嘴角扯动一抹冷笑,说道“你体内的神魔三千封印还处在异变期,难道你连这个也不在乎吗?”

    金二狗脸色唰地一变,十分惊愕。

    他没想到,魔夜竟然连神魔三千封印异变都能看得出来。

    “二狗,这是怎么回事?”聂天觉察到不对,沉声问道。

    “没什么大事,挺一挺过去了。”金二狗马恢复正常,满不在乎地说道。

    聂天眉头一皱,金二狗越是这样,他越感觉事情严重。

    “金二狗,你挺不过去的。”魔夜笑了一声,说道“现在能帮你的人只有我,拜我为师,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同意。”魔夜话音刚落,聂天直接说道“我让他拜你为师。”

    “老师,你……”金二狗愕然一愣,看着聂天,一时说不出话来。

    “二狗,你父亲是我最好的兄弟,所以我不仅是你的老师,也是你的伯父,甚至说是你半个父亲,也不为过。”聂天看着金二狗,不容违逆地说道“这件事,听我的。”

    “嗯。”金二狗有些动容,目光微微颤抖,最终还是点头。

    他离开天刑城来到圣界,是为了找聂天的,所以后者的话,他愿意听。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