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9章 死罪可免-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59章 死罪可免

    最终,北漠三刀在四派联盟的人来到之前,选择离开。品书

    一场大风波,暂告平息。

    冷霜无尘示意众人散了,然后带着聂天等人来到青尘峰的议事大堂。

    场除了烽天命宗的高层之外,还有魂宗烽皇魔夜和青。

    “范重,出来!”冷霜无尘一脸冷肃,低喝一声,气势震慑全场。

    虽然聂天回归了,但目前执掌全局的,依旧是冷霜无尘。

    而且范重之事发生的时候,聂天还没有回来,所以这件事让冷霜无尘十分自责。

    范重脸色惨绿,站了出来,目光时不时地看向聂天。

    “你可知罪?”冷霜无尘脸色阴沉得滴水,全身怒意让他像一头雄狮一样,威势令人战栗。

    “属下知罪。”范重头低得很深,声如蚊蝇。

    “你,罪不可赦!”冷霜无尘目光阴冷,带着肃杀之气,惊雷怒吼。

    背叛宗门,勾结外敌,意图颠覆宗门,这些罪,随便哪一个,都够范重死十次了。

    “宗,宗主。”范重感受到冷霜无尘的杀意,声音开始发颤,说道“属下自知罪孽深重,罪无可赦。还请宗主看在属下多年为宗门尽心尽力的份,给属下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尽心尽力?戴罪立功?”冷霜无尘双瞳绽放冷芒,周身释放出一股压迫的气势,怒吼道“亏你说得出口!”

    范重顿时头低得更深,不敢说话了。

    大堂之,一片死寂,气氛沉重,令人窒息。

    许久之后,冷霜无尘目光扫过全场,再次开口,沉沉道“诸位,你们有什么看法?”

    众人纷纷回避,都不想开口。

    范重之事实在太大,这个时候说话,实在太难把握分寸。

    但唯有一人,直接站了出来,正是封云旗主沈云鹤。

    “宗主大人,范重勾结外宗背叛宗门,罪无可赦。属下以为,应该当众斩杀,以正人心!”沈云鹤一脸冰冷,气势凌然。

    冷霜无尘眉头皱了一下,没有立即回应,而是顿了一下,才说道“其他人觉得呢?”

    他当然知道,范重和沈云鹤不和,沈云鹤巴不得范重死呢。

    所以沈云鹤的意见,参考意义不大。

    一众人却是再次沉默,显然都不想说话。

    在冷霜无尘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态度之前,众人都不敢随便发表意见。

    “冷宗主,老夫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说。”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古陵无站了出来。

    虽然他久不在宗门,但毕竟还有宗主的身份,所以话语权还是较重的。

    “古陵兄请说。”冷霜无尘瞥了古陵无一眼,语气有些古怪地说道。

    烽天命宗与寻常宗门不同,门有两位宗主,虽然表面地位平等,但实际权力却是不同。

    像现在,古陵无许久不在宗门,宗门地位差冷霜无尘很多。

    而且冷霜无尘和古陵无的关系,原本不是很和谐。

    两人倒不是有什么私人恩怨,只是在管理宗门方面,有不少分歧。

    甚至当初古陵无离开烽天命宗,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冷霜无尘。

    现在古陵无突然回来,冷霜无尘心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而且,冷霜无尘并未称古陵无为宗主,似乎在有意回避后者的这个身份。

    古陵无并没有什么异样,淡淡一笑,说道“天岳旗主背叛宗门,固然是弥天大罪,但他这些年在宗门,也的确有功劳。而且刚才在北漠三刀面前,天岳旗主能主动站出来承认一切,说明他已是诚心悔改。”

    “这种情况下,老夫以为,宗门不妨大度一些,给天岳旗主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古陵无看着冷霜无尘,显然是要观察后者的反应。

    冷霜无尘脸色低沉,极为冷肃,似在思考着什么。

    “冷宗主。”这个时候,聂天也站了出来,说道“范重之事,我之前已经知道。而且还与他私下约定,只要他悔过自新,宗门可以既往不咎,饶恕之前一切。”

    “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四派联盟的事情。所以,我也觉得,当时的决定有些鲁莽。”

    “不过,我既然话已经出口了,再收回的话,实在有些不妥。”

    说着,聂天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现在有个提议,不如让范重暂时留在我身边,毕竟接下来的烽天选拔需要很多人力。而且以后面对鬼崖宗的时候,范重也可以与其当面对质。”

    说完,聂天看向冷霜无尘,静等后者回应。

    虽然他是烽皇,但毕竟冷霜无尘执掌宗门一切,所以他必须尊重后者的决定。

    冷霜无尘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道“既然烽皇大人早与范重有过约定,那范重的命,便暂时寄下。”

    “多谢宗主大人!”范重听到冷霜无尘终于松口,当即反应过来,深深拜谢。

    聂天目光微微闪烁一下,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下。

    现在的烽天命宗,依旧是冷霜无尘执掌,若是他执意要杀范重,聂天也没办法。

    好在冷霜无尘对聂天足够客气,饶下范重一命,否则气氛必然很尴尬。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留你一命,并不代表你能逃脱惩罚。”冷霜无尘冷冷看向范重,阴沉道“从现在开始,本宗夺你旗主之位,命你保护烽皇大人,寸步不可离。烽天选拔期间,烽皇大人若是有半点闪失,本宗拿你是问!”

    “是是是。”范重连连点头,不仅没有难过,反而欣喜不已。

    之前他已经不是旗主,而且也是聂天的护卫。

    只不过此时经由冷霜无尘宣布,变得正式了而已。

    冷霜无尘冷冷看了范重一眼,脸没有半点轻松。

    其实以他原本想法,是无论如何也要斩杀范重的,但聂天既然开口了,他不得不退让一步。

    聂天是他找到的烽皇,若是连他都不承认,还能指望其他人承认吗?

    范重一事,暂时平息。

    接着,冷霜无尘将目光放在了魔夜的身,神情有些古怪,沉沉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之前他注意到魔夜的存在,心里十分疑惑,为什么这人跟聂天长得这么相似?甚至连气息都有些像。

    直觉告诉他,魔夜的身份必不寻常。

    “烽天魂宗,烽皇!”魔夜嘴角扯动,淡淡一笑。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