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7章 一出好戏-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57章 一出好戏

    贺大千怒目圆睁,杀意沉沉地盯着范重,显然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范重脸色极为难看,不住地看向古陵无,但后者却是一脸低沉,丝毫不理他。

    “范旗主,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说吗?”贺大千见范重迟迟不开口,心杀意已是压制不住,低沉怒吼道。

    “范重,事情到底如何,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古陵无也怒了,冷冷低喝。

    范重全身冷汗淋淋,一张脸煞白如纸,终于开口“这件事,的确与范某有关。”

    “真是你做的!”贺大千双瞳一缩,周身刀意迸发,如同火山爆发一般。

    此时如果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智,早直接出手灭杀范重了。

    古陵无听到范重的话,紧绷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心口悬着的石头,落到了谷底。

    虽然他已经看出来,事情必然跟范重有关,但心里还是有着一丝丝的侥幸。

    但范重亲口说出,直接打碎了他心的最后一点希望。

    看来这件事,难以善了了。

    聂天站在一旁,脸色同样极为难看。

    当初为了烽天命宗的大局,他选择不去计较范重之前的所作所为,却没想到,后者竟然还做了如此丧心之事。

    接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范重终于说出了事情了来龙去脉。

    原来,之前范重与鬼崖宗合作的时候,曾受鬼崖宗主的秘密指令,暗为其培养一批杀手。

    这批杀手来自鬼崖宗,但是却在烽天命宗修行,修炼命格,同时修习烽天命宗的武诀功法。

    他们表面是烽天命宗的弟子,实际却是鬼崖宗的杀手。

    大概数月之前,这批杀手被召回鬼崖宗,之后便没了消息。

    “四派联盟发生的屠城之事,应该是这批杀手所为。”范重说到最后反而镇定许多,叹息道“这批杀手并非烽天命宗的弟子,是范某一手培养出来。所以,所有事情,都无关烽天命宗,全是范某一人所为,范某愿意承担任何结果。”

    说完之后,范重好似瞬间苍老了许多,眼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锐气。

    范重原本以为,自己背叛宗门之事,可以隐瞒下去,只有聂天等人知道,却没想到出了这件事,让他不得不当众坦白。

    这下,他算是声名尽毁了。

    最后一句话落下,现场陷入一片死寂。

    古陵无脸色稍稍缓和,事情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严重。

    他没有想到的是,范重竟然为了区区宗主之位,背叛烽天命宗勾结外敌。

    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聂天竟然平息了这件事。

    如果聂天没有出现,恐怕等古陵无闭关结束之后,烽天命宗已经变天了。

    烽天命宗的其他人脸色也都平和了一些,范重主动坦承一切,并且愿意担下后果,这对烽天命宗而言,显然是好事。

    但问题是,贺大千会接受范重的解释吗?哪怕后者说的是真的?

    “好一派说辞!”片刻之后,贺大千开口了,眼杀意不仅没有半分消减,反而更为浓烈,沉沉道“你们把贺某当成三岁小孩子吗?这样的说辞,鬼都不会信!”

    “贺刀首,范某所言,句句为真啊!”范重脸色一变,似乎没想到贺大千会是这种反应,惊讶说道。

    他都承认自己叛宗结敌了,难道还会说谎不成?

    不得不说,范重太执着于自己的事情,反而忽略了贺大千等人的想法。

    古陵无眉头皱了皱,并没有太多意外。

    设身处地的想,贺大千认为范重在撒谎,一点儿也不怪。

    首先,烽天命宗和鬼崖宗是死敌,这是七修圣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范重将事情推给鬼崖宗,这本身让人起疑。

    其次,贺大千手有烽木令,命脉武者,还有杀手临死之前的话,这些都是铁证,烽天命宗不管怎样都难逃其责,范重此时站出来一人抗下所有事情,这不是弃车保将吗?

    最后,范重贵为烽天命宗旗主,地位仅次于宗主,为什么要勾结鬼崖宗,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宗主之位?

    至少在贺大千看来,区区一个宗主之位,还不足以让一名旗主背叛宗门。

    有这些思考,想让贺大千相信范重的说法,根本不可能!

    “古陵无,范重,你们一个宗主,一个旗主,真是唱的一出好戏啊。”这个时候,独孤烈忍不住了,怪叫道“你们屠杀了我们四派千万平民,以为随便让一个旗主站出来顶罪,能了结吗?”

    “三位刀首,贺某敢以武道尊严起誓,贺某刚才所言,若有半点虚假,必遭天谴!”贺大千也急了,直接起誓道。

    “起誓?”独孤烈却是冷笑一声,轻蔑道“你一个随随便便背叛宗门的人,有什么资格谈武道尊严?”

    “你……噗!”范重脸色一沉,顿时感觉到气血激涌,竟是一口鲜血狂喷出来。

    “天谴这么快来了,看来苍天都看不下去了。”独孤烈冷笑起来,神情更为张狂轻蔑。

    古陵无看了范重一眼,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范重,你先退下吧。”在这个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年轻身影走前来,正是聂天。

    范重脸色苍白,深深看了聂天一眼,便退到一边。

    “哪里来的臭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独孤烈见突然走过来一名年轻武者,顿时脸一沉,怒吼一声,顿时滚滚之势如狂浪一般,直接压过来。

    聂天冷立原地,纹丝未动。

    “嗯?”独孤烈顿时脸色一变,忍不住惊讶一声。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名只有天劫九重修为的武者,竟然无惧他的气势压迫。

    “独孤烈,这是烽天命宗的烽皇大人,休得无礼!”古陵无见状,一步踏出,一股凌厉之气呼啸而出,直接破开独孤烈的气势压迫,逼得后者后退数步。

    “他是烽皇?”独孤烈稳住身形,惊讶不已地看着聂天,显然没有想到,烽天命宗的烽皇竟然是一名如此年轻的武者。

    “烽天命宗烽皇看,聂天。”聂天微微点头,扫了独孤烈一眼,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贺大千的身。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