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7章 君子之争-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37章 君子之争

    魔夜高声一喝,强大的神魂之力让风坤顿时无法承受,当场下跪。品书

    在场众人脸色齐齐变了,惊骇无地看着魔夜,那神情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风坤再怎样也是一名绝世天才,意志力远超常人,但在魔夜面前,竟然如同木偶一般被玩弄,毫无还手之力。

    “你……”风坤双膝跪地,但头却抬起,一双眼睛赤红充血,显然还在反抗,但无论如何,他都站不起来,双腿好似灌入万钧之力,动弹不得。

    “磕头。”魔夜嘴角扯动冷意,淡淡开口。

    随着他声音落下,风坤竟然真的开始弯腰,额头缓缓地点在了地。

    众人看到这一幕,心震惊都写在了脸。

    谁都能看得出来,风坤是被魔夜压制,硬逼着下跪。

    能做到这一点,足见魔夜的恐怖。

    聂天不由得眉头皱了皱,这种硬逼着别人拜师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风坤素来张狂乖戾,可惜在魔夜的面前,只有屈膝下跪磕头的份。

    “磕了头拜了师,你现在是我的弟子了。”魔夜笑了一声,施加在风坤身的神魂之力直接释放。

    “我撕了你!”但是下一刻,风坤摆脱控制,直接暴吼一声,如猛虎出笼,虚空之握掌成抓,袭杀魔夜。

    “坤儿,快住手!”风鬼凌云脸色唰地一变,惊叫一声,却已是来不及阻止了。

    他当然不是怕风坤伤到魔夜,而是怕风坤惹怒魔夜,被后者直接杀了。

    他可是亲眼看到,魔夜将鬼崖宗副宗主变成了傀儡,又岂会被风坤所伤。

    “放肆!”魔夜负手而立,面色一沉,低喝一声,随即一掌抓出,狂力漫卷之下,以摧枯拉朽之势,破解风坤攻势,然后身影如鬼魅一般闪烁一下,出现在风坤身后,直接扣住了风坤的脖子。

    “你……”风坤大惊失色,但喉咙却被死死勒着,一张脸涨得通红,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没有想到,魔夜的力量竟如此之强,瞬间爆发出来,简直如山崩海啸一般。

    “风坤,你可知道尊师如父?”魔夜面色低沉阴冷,沉沉说道“你杀我,便如同忤逆弑父。我现在宰了你,风鬼族长也不敢说什么。”

    “烽皇大人,手下留情啊!”风鬼凌云感受到魔夜眼的凌冽杀机,吓得脸都白了,急急喊道。

    但他,并不敢出手。

    不仅是因为魔夜手掌握着月虹玉髓的秘密,更因为魔夜的实力,实在太诡异了。

    “烽皇大人,风坤只是一时冲动,请你重重责罚,千万不能杀他啊。”风耀升也开口了,近乎哀求道。

    风坤脸色涨得赤红,在那只大手的压迫之下,体内血液都停止流转了。

    但他此刻,心除了惧怕之外,更多的是震惊和不解。

    他不明白,为什么风鬼凌云和风耀升会如此忌惮魔夜。

    这里可是风鬼一族的议事大堂啊,算是鬼崖宗主亲至,也不敢如此嚣张啊。

    还有魔夜的身份,也是完全想不通的。

    风鬼凌云和风耀升称呼魔夜烽皇大人,这实在太怪了。

    烽天命宗的烽皇不是聂天吗?什么时候变成魔夜了?

    而且魔夜的容貌和聂天实在太像了,两人是兄弟吗?

    一个个疑问萦绕心头,甚至让风坤忘了,他的小命还在别人手呢。

    聂天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并不说话,更不着急。

    他知道,魔夜不可能杀风坤,否则也不会费力医治后者了。

    魔夜对风坤有兴趣,一定有更深的原因。

    或许,他想将风坤制成另一个魂格傀儡,也不一定。

    魔夜一脸阴沉,但最终还是放开了风坤。

    这一次,风坤再不敢有任何异动,一脸惊恐地看着魔夜,显然刚才见了聂天还畏惧。

    “知道怕好。”魔夜冷笑一声,然后对风鬼凌云说道“风鬼族长,这段时间,让他跟在我身边吧。”

    “好,好。”风鬼凌云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头应道。

    风坤神情有些畏惧,却是不敢说话。

    接着,魔夜又跟风鬼凌云说了一些事情,这才和聂天一起离开。

    聂天和魔夜一起,带着众人,很快离开了风鬼之谷。

    这一次拜访风鬼一族,总体有惊无险,至少最后的结果可以接受。

    只是魔夜的突然出现,让聂天有些措手不及,烽天魂宗浮出水面,更是给风雨飘摇的烽天命宗带来了极大威胁。

    这下,聂天可以说是真正的是内忧外患了。

    “聂天,你我之间注定会有烽皇之争,但是为了烽天宗的大局考量,我不想和你两败俱伤。不如我们来一场君子之争,如何?”快要到烽天命宗的时候,魔夜突然说道。

    “君子之争?”聂天眉头皱了一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魔夜这种真小人,竟然还会提出君子之争,真是有意思了。

    “对。”魔夜笑了一声,眼泛动异光芒,说道“你我之间的烽皇之争,并不仅仅关乎你我两人,更是关系到烽天宗未来的大事。既然是这样,不如我们把竞争的资格,让给各自的宗门如何?”

    “什么意思?”聂天眉头皱起,面色微沉。

    “很简单,你我各从己方宗门之挑选三名弟子,两两对战,三局两胜。”魔夜再次一笑,不由得看了一眼身边的风坤。

    聂天脸色不由得一沉,顿时陷入了沉默。

    魔夜的这个提议,倒是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

    烽天宗一旦统合,注定只能有一位烽皇。

    但是,聂天对战魔夜,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不过要是从宗门弟子之挑选人战斗,也是一个极大的风险。

    的确,烽天命宗有不少优秀弟子,但他们的实力并不是很强,甚至连七修圣界的顶尖天才都算不。

    但魔夜却是可以随便收徒,而且可以收非常强大的弟子,如风坤。

    试想一下,温伦连打败一个风离都十分吃力,又怎么可能与风坤一战?

    “不如这样,我们放宽选择对象,不仅可以从宗门弟子挑选武者,也可以从其他地方选择武者。”这个时候,魔夜似乎看出了聂天的疑虑,笑了一声,说道“但是有一个前提,所选武者,必须是年轻武者,年龄在万岁以下。”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