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3章 两个烽皇-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23章 两个烽皇

    烽皇!

    当魔夜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众人脸色齐刷刷地变了,怔怔的望着魔夜,满脸的不可思议。≦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范重神情也有些错愕,虽然他已经隐隐猜出魔夜的身份,但当后者真正说出来的时候,仍然让他震撼不已。

    又一个烽皇,烽天魂宗的烽皇!

    聂天和魔夜,烽天命宗和烽天魂宗,两个烽皇!

    聂天望着魔夜,目光平静了许多,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笑。

    魔夜和他的关系,像当初的极武邪天和东皇峥嵘。

    只是,东皇峥嵘已死,极武邪天还活着。

    难道历史,会在聂天和魔夜的身重演吗?

    聂天心早知道,他和魔夜之间,注定会有宿命一战。

    只是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遇到魔夜,而后者的身份,竟还与他出的相似。

    或许,冥冥之的宿命,真的存在吧。

    “聂天,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唐十三盯着魔夜看了许久,从后者的身感知到熟悉的气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不禁暗暗传声过来问道。

    魔夜的容貌和聂天相似,气息和聂天相似,连力量,也惊人的相似,两人关系显然不一般。

    唐十三乍以为,魔夜是聂天的双胞兄弟呢,但一想,聂天从来没有什么兄弟啊。

    “他是我的阴暗面,我的心魔。”聂天目光微沉,传声说道。

    “心魔?”唐十三不由得脸色一变,但也没有继续多问什么。

    他已经看出来,聂天和魔夜的关系,他想得更复杂。

    “聂天,在我来七修圣界之前,已经知道,烽天命宗找到了新的烽皇,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烽皇是你。”魔夜嘴角扯动一抹邪异的弧度,看着聂天说道“看来,我们终究还是躲不过彼此啊。”

    聂天嘴角微动,道“你来七修圣界,是为了烽天命宗。你的目的,不止是拜访烽天命宗的烽皇这么简单吧。”

    “从来分必有合,散必有统。烽天魂宗和烽天命宗一脉同源,分离了这么久,也到了统合为一的时候了。”魔夜目光之射出一道精锐之芒,身隐隐透出一股狂霸之气。

    “果然!”聂天目光一颤,心头为之一沉。

    他已经猜到魔夜的目的,只是还不确定,后者亲口说出,自然十分明了了。

    与其说魔夜是为了统一烽天宗而来,倒不如说他想吞并烽天命宗,建立新的烽天宗。

    “你我都是烽皇,自当明白,烽皇的责任是带领宗门再创辉煌。”魔夜再次一笑,道“烽天宗之所以会极速没落,是因为魂宗和命宗不和。只要魂宗和命宗合二为一,烽天宗必将崛起!”

    “你说得没错。”聂天目光一颤,眼神之透出一抹凌厉,笑道“只是不知道新的烽天宗,你是烽皇,还是我是烽皇?”

    “烽皇之位,关乎整个宗门的生死存亡,自然是能者居之。”魔夜淡然一笑,眼满是自信。

    很明显,他非常有信心,打败聂天。

    聂天嘴角扯动一下,没说什么。

    当初,东皇峥嵘和极武邪天三战全胜,只是每一战过后,东皇峥嵘都倍感压力。

    而这一点,在聂天和魔夜的身,惊人的相似。

    甚至,聂天和魔夜之间,也有相近的约战。

    只是不知道,聂天能不能复制东皇峥嵘的胜利了。

    “有点儿意思。”这个时候,沉默许久的鬼崖副宗主严庆开口了,目光怪异地扫过聂天和魔夜,讪笑道“原来烽天命宗之外,还有一个烽天魂宗。看来我鬼崖宗今天,要同时面对两个宗门了。”

    魔夜目光一转,看了过来,笑道“既然本皇到了,这一战不再属于烽天命宗,而属于烽天宗。这位严宗主,本皇作为烽天宗的一位参战代表,你应该没意见吧?”

    “当然。”严庆嘴角扯动一抹冷冽,眼涌动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他已经感知过了,魔夜不仅长相和聂天酷似,修为也是一样,天劫九重。

    既然魔夜是烽天魂宗的烽皇,以后必然也会是一个大麻烦。

    在此战,直接杀掉烽天宗的两位烽皇,何乐不为?

    魔夜淡淡一笑,然后看向聂天道“聂天,你我参战,再让你的这位跟班凑个数,没问题吧?”

    跟班,他说的是范重。

    在他嘴里,原本实力最强的范重,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人。

    “没想到,这位魂宗的烽皇,年纪不大,口气倒是很大。”严庆不由得冷笑一声,嘲讽道“是不知道,实力能不能撑得起这么大的口气。”

    “严宗主,既然你质疑本皇的实力,那接下来,不如由本皇来战你,如何?”魔夜看着严庆,目光冰冷而自信。

    严庆眉头一皱,心头竟是莫名一颤,随即冷冷道“既然魂宗烽皇开口了,老夫又岂能避战!”

    面对如此挑衅,严庆若是不战,未免显得怯懦。

    风鬼凌云等一众人看着魔夜,脸色一变再变。

    原本他们以为,聂天已经够张狂了,没想到这位新来的魂宗烽皇,竟然聂天更张狂,直接挑战鬼崖宗一方最强的严庆。

    聂天则是眉头皱了一下,自然不争。

    既然魔夜主动要战最强的严庆,他又何必阻止呢。

    不得不说,魔夜的出现虽然让聂天意想不到,但却是来得恰到时机。

    如果是寻常的天劫九重武者挑战严庆,聂天绝对不会认为有半点机会。

    但是魔夜,他却觉得有些机会,而且机会还不小!

    “命宗烽皇,那由本长老来战你,如何?”接着,鬼崖宗三长老站了出来,一脸冷笑地看着聂天,神情肃杀。

    “可以。”聂天淡淡一笑,欣然应战。

    这么一来,范重的对手成了鬼崖宗四长老,反而是鬼崖宗一方实力最弱的人。

    “久闻范旗主大名,请来赐教吧。”这个时候,四长老身影直接动了,如一道长虹,冷立高空之,叫战范重。

    “烽皇大人,属下去了。”范重目光微微一沉,跟聂天说了一声,然后凌空而起,与四长老对立。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