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1章 敢应战吗-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21章 敢应战吗

    风鬼一族的族长风鬼凌云,正是风坤的父亲!

    风耀升脸色十分难堪,目光微微颤抖,看得出来他十分紧张。品书

    风坤被聂天重伤,血脉天赋几乎丧失,但他却将聂天带来这里,无疑是向风鬼凌云表明,他赞同风鬼一族和烽天命宗合作。

    风鬼凌云脸色低沉,如一头雄狮一般,释放出令人胆颤的气息。

    此时任谁都没感觉得出来,风鬼凌云压抑在心头的狂暴怒气。

    “烽皇大人。”片刻死寂之后,风鬼凌云站了起来,一双眼睛低沉得可怕,死死锁定聂天,沉沉道“你是来找风鬼一族结盟的,对吗?”

    聂天微微点头,也站了起来,说道“风鬼族长,本皇来风鬼一族,并非挑衅。风坤一事只是个意外。他在对战之时开启了噬夜之界,本皇已经尽力了,却只能勉强保住他一条命。”

    聂天并非怯懦,只是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

    风鬼凌云目光微微一颤,脸色变得更为低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他没有想到,风坤竟然使用了噬夜之界,刚才风耀升并未说明这一点。

    所谓知子莫若父,风坤心性如何,风鬼凌云一清二楚。

    虽然风耀升没有细说,但他已猜到事情的大致经过。

    只是风坤使用噬夜之界,仍是让他有些意外。

    既是这样,足以证明,当时的风坤对聂天是抱着必杀之心的。聂天打败他,却还保他一命,的确已是仁至义尽。

    但,风坤算再错,也是他风鬼凌云的儿子。

    难道,真让他这个族长,与重创儿子的仇人结盟吗?

    而此时,风鬼一族的长老们,脸色也变了。

    “风坤开启噬夜之界,竟然还是败在了这小子手,这怎么可能?”

    “噬夜之界的风坤,几乎可以与高阶天武圣祖强者一战了,怎么可能会败给一名天劫圣王?”

    “噬夜之界被破,风坤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才对啊。”

    众人议论纷纷,以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聂天。

    聂天一脸坦然,高声道“诸位长老若是不信,可以问大长老。而且本皇与风坤战斗之时,还有风鬼一族几十名年轻武者作证。”

    众人脸色一变,顿时将目光转向了风耀升。

    风耀升脸色更加难看,但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接着,山谷再次陷入死寂。

    “烽皇大人,你可知道,风坤是本族长的儿子,而且是风鬼一族早已定下的下一任族长?”片刻之后,风鬼凌云竟是冷静了许多,沉沉开口道。

    “风坤挑衅在先,本皇只是不得已应战。”聂天目光微凝,说道“他的身份如何,并不会影响战斗结果。”

    淡淡的回答,再次让现场气氛变得压抑。

    “很好,本族长欣赏烽皇大人的勇气。”出乎预料的,风鬼凌云突然笑了一声,说道“只是烽天命宗是否值得结盟,还需要更好的证明。”

    “如何证明?”聂天眉头皱起,脸色为之一变。

    风鬼凌云目光微微有些邪异,然后高声道“严宗主,请入谷吧。”

    聂天脸色不由得一变,不知道风鬼凌云在搞什么名堂。

    在风鬼凌云话音落下之时,一名青衣老者迈步进入山谷之,身后还跟着数名形容严峻的老者,以及数名年轻武者。

    “鬼崖宗的人!”聂天不认识那名走在最前面的青衣老者,却是认出另外两名老者,正是之前他在烽天命宗见到的鬼崖宗挑衅者。

    当时,这两人虽然没有出手,但却是真正带领鬼崖宗众人来挑衅的人。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遇到这两人了。

    很明显,这几个人都是鬼崖宗的人,而且那名为首的青衣老者,身份无疑更高。

    聂天暗暗感知了一下青衣老者的气息,竟然不在风鬼凌云之下。

    “风鬼族长,你想好了吗?”青衣老者并不去看聂天,而是向着风鬼凌云淡淡一笑,问道。

    他叫严庆,正是鬼崖宗的副宗主!

    而他来风鬼之谷,正是为了收拢风鬼一族。

    聂天脸色顿时一变,立即明白了过来。

    看来,之前风鬼凌云没有出来接待他,并非是忙,而是去接待严庆去了。

    族长接待鬼崖宗,大长老接待烽天命宗,安排得很合理。

    如果不是出了风坤的事情,聂天和严庆应该根本不会知道彼此的存在。

    “严宗主,烽皇大人,你们都想与我风鬼一族合作,那本族长给你们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哪一方赢了,风鬼一族跟哪一方合作。”风鬼凌云向着严庆微微点头,然后目光转到聂天身,冷冷说道。

    “原来这位是烽天命宗的烽皇大人,怪不得能轻松打败我鬼崖宗的弟子。”严庆这个时候才将目光放在聂天身,阴阳怪气地说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堂堂一宗之主,算打败我鬼崖宗的弟子,又有什么稀的。

    聂天扫了严庆一眼,并不理会,而是向风鬼凌云问道“敢问风鬼族长,你想我们两方,如何竞争?”

    风鬼凌云看了鬼崖宗众人一眼,又看了看烽天命宗众人,嘴角扯动一抹冷冽,沉沉道“很简单,你们双方各出三人,三场战斗,三局两胜,胜者便是我风鬼一族的盟友。”

    “风鬼族长,我们鬼崖宗要的可不只是一个盟友啊。”风鬼凌云刚说完,严庆目光阴翳地说道。

    “只要严宗主能赢,鬼崖宗的条件,本族长答应是。”风鬼凌云一脸低沉,重重说道。

    “那好。”严庆淡淡一笑,随即看向聂天,目光轻蔑而挑衅,冷冷道“烽皇大人,风鬼族长话已经说了,你敢应战吗?”

    敢应战吗?

    这是**裸的挑衅!

    “烽皇大人!”不等聂天开口,范重站了起来,惊叫一声,摆手示意聂天不要冲动。

    这样的战斗,根本不公平。

    因为鬼崖宗这边有很多强者,而烽天命宗却只有范重一人。

    甚至,风鬼凌云提出这样的竞争,分明是借刀杀人的嫌疑。

    借鬼崖宗之刀,报风坤被废之仇!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