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4章 井底之蛙-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14章 井底之蛙

    风坤看着聂天,眼尽是轻蔑之色。≦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范重和温伦等人见状,脸色齐刷刷变了。

    不管怎样,聂天都是烽天命宗之主,即便修为不高,身份也不是风坤可,后者当面羞辱,等于是在打烽天命宗的脸。

    更何况,聂天只是境界不高,战力却是远非常人可。

    不说其他,即便是风坤,也不一定是聂天对手。

    “风坤,不得无礼!”一旁的风耀升脸色一沉,冷冷斥责。

    虽是在斥责,但风耀升显然并不怎么在意,而且他看聂天的眼神也有些变了,应该是后者的修为让他有些失望。

    “无妨。”聂天却是淡淡一笑,满不在乎。

    风坤这样的人他见多了,不用理他是了。

    但聂天的平静,在风坤的眼却是在退让,这反而让他更为得寸进尺。

    “听说烽皇大人刚刚挫败了鬼崖宗的挑衅,不知是真是假?”风坤冷瞥了聂天一眼,一副阴阳怪气的口吻。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淡淡笑道“没想到风鬼一族居于这山林之,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烽皇大人说笑了,我们风家也有弟子在鬼崖宗和烽天命宗,这么大的事情,当然会知道了。”风耀升笑了一声,目光灼灼地看着聂天,很期待后者接下来的话。

    其实当听到聂天挫败鬼崖宗的事情之后,风鬼一族大多数人是不太相信的。

    尤其是传闻之,把聂天的实力描述的神乎其神,几乎到了秒天秒地的程度,更是让人无法相信。

    更夸张的是,传言聂天的修为只有天劫九重,尚没有踏足天觉之境,这更加难以置信了。

    风耀升一生经历太多事情,当然知道,很多带有传色彩的传闻,基本都有很大的夸大成分。

    之前在没有见到聂天之前,他心还有所期待,当亲眼见到,聂天真的只是一名天劫圣王的时候,心期待变成了失望。

    风耀升绝不相信,一名圣王武者,能打败鬼崖宗排名前三的天才辛崖。

    甚至,传闻之,聂天和辛崖一战,连剑都没出,只是一道剑意,让辛崖认输了。

    风耀升当然能感知出来,聂天是一名剑者,但他并不觉得,聂天的剑意有什么非同寻常。

    风坤看着聂天,眼轻蔑更甚。

    他曾在鬼崖宗短暂修炼过,也曾和辛崖交手,虽然后者被他打败,但他也受伤了。

    虽然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辛崖,但风坤认为,辛崖的实力必然不弱。

    聂天区区天劫九重修为,不要说打败辛崖,算能在辛崖手下活命,都是非常了不起了。

    “我的确打败了鬼崖宗的几个人,不过他们的实力太弱了,我还没有出剑,全都认输了。”聂天看了风坤一眼,自然能猜出后者在想什么,淡淡一笑说道。

    “哦?没想到烽皇大人修为不高,战力却这么强。”风耀升目光微沉,笑了一声。

    任谁都能从这笑声,听出浓浓的嘲讽之意。

    范重和温伦眉头皱紧,几次想说话,都被聂天摆手拦下。

    一群井底之蛙,何必辩解。

    “这么说,辛崖真的败给你了?”风坤冷冷一笑,显然不相信聂天的话。

    “你若是不信,可以亲自试试。”聂天一脸淡然,落在风坤眼却是极为挑衅。

    “挑衅我,你这是找死!”风坤顿时脸色一沉,眼涌动着浓郁的杀意。

    但这个时候,风耀升却是拦了风坤一下,然后看着聂天,淡淡笑道“如果烽皇大人有兴致的话,老夫可以陪同,带你去风鬼演武场看看。”

    “好啊。”聂天岂能听不出风耀升话的意思,淡淡一笑,欣然同意。

    风坤则是一脸低沉,不明白风耀升为什么不让他出手。

    风耀升阻拦风坤,自然有自己的考量。

    一方面他觉得,风坤乃是风鬼一族第一天才,区区一名天劫圣王,还不值得风坤出手。

    另一方面,风耀升十分了解风坤的性格,一旦出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把聂天伤到,那不好了。

    不管怎样,聂天都是烽天命宗之主。

    纵然烽天命宗近些年势弱,但底蕴还在,瘦死的骆驼马大,还是不要轻易招惹的好。

    最后一个原因,则是风耀升看出来,聂天不是愚蠢之辈,这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肯定有所依仗。

    先让其他人跟聂天交手,试试他的实力,也很不错。

    如果是实在不行了,再让风坤也不迟。

    聂天当然知道风耀升打得什么主意,但他丝毫不惧。

    既然来拜访风鬼一族,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岂会有话语权。

    片刻之后,聂天等人在风耀升的带领下,来到风鬼演武场。

    说是演武场,实则是一处宽广的山谷,四周都是万丈之高的山体峭壁,的确是一处适合战斗的地方。

    此时,演武场有数十名武者正在战斗,场面并不是很激烈,只是寻常的相互印证和切磋。

    聂天扫了一眼,这些人都很年轻,而且实力都很强,大部分都是天劫圣王强者,还有几人是天觉圣帝强者。

    “烽皇大人,你觉得如何?”众人站在演武场外围的高台之,风耀升目光扫过聂天,一副得意的神情。

    “还不错。”聂天淡淡一笑,毫无波澜。

    这几十人,如此年轻,实力又强,的确能看出风鬼一族的强大。

    要知道,连温伦这样的天才,此时也只是天觉一重修为而已。

    不过在聂天看来,风鬼一族的年轻一辈,也只是不错而已,尚不能让他刮目相看。

    “既然如此,烽皇大人可想……”风耀升眉头皱了一下,显然对聂天的回答有些不满意,但他话还没有说话,聂天已经出手了。

    聂天身影未动,只是手掌一挥,一道雄浑剑意从天而降,轰然落下,在演武场留下一道数百米之长的深深沟壑。

    这道沟壑位置相当巧妙,恰好将演武场分为两半,那几十名风鬼武者在演武场的一半,另外一半则是没人。

    “烽皇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风耀升脸色一变,神情骤然变冷。

    “大长老不是想试探本皇的实力吗?”聂天嘴角扯动,眼神睥睨,淡淡道“本皇站在这里不动,演武场的那些人,如果有人能越过那道沟壑,算本皇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