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9章 自废命脉-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99章 自废命脉

    温府,大堂。品书

    聂天端坐主位,大有强龙怒压地头蛇之势。

    在他的左手边,分别坐着范重和唐十三等人,而他的右手边,则是坐着一名白衣儒雅的年男子,一名须发皆白的青衣老者,还有温伦。

    白衣年男子,正是温家家主温祥,而青衣老者,则是温府管家温成蛟。

    在来温府的路,聂天已经从温伦那里了解了温家此时的大致情况。

    因为温家任家主,也是温伦的祖父,烽天命宗的四劫旗主温候,身受重伤,一直处于养伤状态,所以将家主之位传给了其次子温祥。

    这些年,一直都是温祥执掌温家大权。

    或许是因为温祥本身为人沉稳低调,所以温家这些年几乎不太跟外界联络,声望也弱了许多。

    但即便如此,温家依旧是七修圣界赫赫有名的大家族。

    当初,温候执掌温家大权的时候,对外一直很张扬,再加当年烽天命宗的实力,温家隐隐已经是七修圣界第一家族。

    而温候本身的实力,也是非常强,是七修圣界的几大巅峰人物之一。

    曾有一次,温候独立执行一项宗门任务,被对方十几名天武圣祖强者的围攻,他不但没有死,还反杀了数人,重伤了数人。

    那一战,不仅打出了烽天命宗的威名,更让温家扬名七修圣界。

    但可惜的是,不知什么原因,温候突然对外宣布受了重伤,然后便养伤在家,不再过问宗门事务。

    聂天特意询问了温候受伤一事,但温伦也没有说清楚。

    甚至据温伦说,温候已有闭关数百年,连他这个嫡长孙,都记不清多久没见过温候了。

    “温家主,冒昧打扰,还请见谅。”聂天看向温祥,淡淡一笑,略表歉意。

    “烽皇大人说得哪里话。”温祥十分恭敬,点头道“烽皇大人百忙之驾临温家,倒是我温家蓬荜生辉了。”

    “温家主太客气了。”聂天再次一笑,随即不再客气,直接说道“不瞒温家主,本皇这次来,主要是想拜见温候老先生。”

    在来温家之前,温伦还在担心,聂天是不是要对温家不利。

    不过聂天并没有这个意思,他来温家主要是为了温候而来。

    烽天命宗衰落,宗门实力太弱。

    聂天刚来宗门,自然是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

    温候的实力很强,当年曾是七修圣界巅峰人物,即便是之冷霜无尘,也是不弱。

    如果能把温候请出温府,再次担任烽天旗主,无疑对烽天命宗是一大助益。

    温祥听到聂天,目光微微一沉,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但还是恭敬说道“烽皇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恐怕您此次拜访要失望了。家父早年受伤,沉疴在身,已经在很久之前闭关了。”

    说着,他看向温伦,道“伦儿,这些事情,你难道没有告诉烽皇大人吗?”

    “二叔,我……”温伦脸色一沉,有些语塞。

    “这事不怪温伦,他已经告诉本皇了,是本皇执意要来的。”聂天却是一笑,淡淡道“其实本皇也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想请温候前辈出山。”

    “烽皇好意,我替家父谢过了。但家父旧疾在身,实在不能再为烽天命宗出力,还请烽皇大人见谅。”温祥说着,站起身来,向着聂天歉意一拜。

    聂天微微点头,随即看向下方的范重一眼。

    范重会意,干咳一声,叹道“遥想当年,范某曾和温老哥无数次并肩作战,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故人至此啊。”

    “范旗主,家父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还请不要勉强。”温祥岂能不明白范重的意思,倒是没有客气,直接说道。

    “范老哥当年受伤之事,范某也只是略有耳闻,等到范某想来探望的时候,范老哥已经回温府了。”范重点了点头,道“温家主,听说范老哥是被人伤到了命脉,这是真的吗?”

    温祥眉头皱了皱,似有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家父当年是因为一个赌约,自废命脉。”

    “自废命脉?”范重目光一颤,惊讶非常。

    他当初只是听说,温候命脉受伤,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废命脉。

    对于命格武者而言,命脉的重要性,几乎与元脉等同。

    尤其是烽天命宗的武者,专修命脉,甚至连修炼的武诀功法,都是建立在命脉的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命脉一旦被废,几乎是变成废人了。

    更为重要的是,命脉与武者生命力息息相关,命脉被废,武者寿元必然会遭受致命损伤。

    而温候受伤之事,发生在数万年前。

    那么现在,温候还活着吗?

    该不是温家一直宣称温候养病,实际情况则是,温候早已陨落了吧?

    这个可能,倒是不小,因为温家要维持原有的声望,温候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温家这些年来,这么低调的原因。

    “范旗主放心,家父虽然命脉已废,但尚在人世,只是目前正在闭关之,不宜见人。”温祥见范重如此表情,早已猜出后者在想什么,沉沉点头道。

    “那好。”范重反应过来,自知有些失态,赶紧点头,然后看向聂天道“烽皇大人,既然范老哥不宜见客,我们还是回去吧。”

    他的意思很明显,是告诉聂天,温候命脉已废,对烽天命宗已经毫无价值可言,继续留在这里,是浪费时间。

    聂天则是淡淡一笑,目光看向温祥,顿了一下,道“温家主,如果本皇说,本皇有办法替温候前辈恢复命脉,你信吗?”

    温祥先是一愣,随即脸色一沉,冷冷道“烽皇大人,请不要说笑。”

    命脉,武者元脉更为复杂。

    武者元脉被废,虽然有机会恢复,但却极其困难。

    而且,武者实力越强,元脉被废之后,恢复起来越难。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已入圣境的武者,元脉一旦被废,便再也无法恢复的原因。

    命脉也是一样,而且元脉更难。

    当初的温候,命格修炼已达命道之境,自废之后,根本无法再恢复。

    聂天现在却说,可以帮温候恢复命脉,这分明带着挑衅意味。

    温祥此时还能耐着性子说话,已然是给足聂天这个烽皇面子了。

    “本皇没有说笑,本皇的确有办法帮温候前辈恢复命脉。”但聂天却是一脸严肃,再次重复一遍。

    本书来自